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五十四章 县试 3

第五十四章 县试 3

  窦顶此时倒没有心情与严衡和小严嵩作对。

  他虽然被黄县丞逼着脱光衣服接受搜检,但他也知道眼下当务之急是把县试考好,至于报复黄县丞以及搞清楚严衡两兄弟怎么没有被发现的事只能暂且搁置在一边。

  严衡也没空去关注一个顽皮且可能有那么一点计较的小少年。

  他坐在自己的考试座位后就笑着向小严嵩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加油!”

  小严嵩明白自己哥哥的意思是什么,忙挤出波浪眉朝哥哥严衡也眨巴眨巴眼睛,也竖了竖小拳头:“加油!”

  然后,严衡开始一件一件的把考篮里的吃食、笔墨以及多功能用的草纸都摆放好。

  而小严嵩也有样学样,看着对面的哥哥严衡怎么做,他也怎么做,小心翼翼地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好。

  严衡又向小严嵩做了怪相,两手握拳向胸前竖了竖。

  小严嵩也跟着做,笑的缺牙巴也露了出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两兄弟不是在考试而是在做哑剧。

  窦顶见严衡和小严嵩一直在做怪相,不由得轻蔑地笑了笑。

  “没见过这么傻的,真不知道他父亲是冒出多大的勇气让他们来参加县试”。

  窦顶有一种和这两兄弟一起参加县试被侮辱的感觉。

  甚至,窦顶都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不该故意整严衡和小严嵩而遭到黄县丞刁难。

  因为他现在发现这两兄弟本就是两大傻瓜,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在科举上有什么前途,也就更加不必担心他们会夺走自己的表妹欧阳雪。

  欧阳宏也远远的看见严衡和小严嵩的举动,不由得暗笑,心想只怕这两人是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纯粹是来凑热闹好玩来了。

  其他欧阳家的子弟也对此感到无语,都暗想着等考试结束后定要找人讲讲严家这两个傻子的笑话。

  事实上,他们不知道的是,严衡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让小严嵩保持一种轻松的状态。

  毕竟小严嵩此次参加县试是没什么墨水的,全靠的是临时抱佛脚背了些文章诗词在肚子里,而他又年纪小,很容易紧张,一紧张就很可能连半点本事也发挥不出来。

  如今自己这个当哥哥的刚巧坐在了小严嵩对面,本身就给了他一定安全感,如果自己再表现的轻松点,小严嵩也会跟着感到轻松而无压力,那样或许能发挥的更好。

  这时候,有衙役举着木牌走了过来,木牌上写着的正是经义时文题:

  “不以规矩”

  同时也有人在一旁念着题目,以方便近视的儒童听见题目。

  小严嵩明显是看见了,坐在那里全神贯注地发愣,旋即突然就嘿嘿一笑。

  严衡知道他在笑什么,因为以此为题的八股范文,小严嵩背过,正是知县熊绣曾经做生员的科试卷!

  或许小严嵩一开始是不知所措,但只要好好想想就能想起这是多么熟悉的题目。

  县试素来是自由度和灵活度最高的考试,出现曾经出现过的试题也算不上是什么奇事。

  有时候考生只需把以前看见过的文章写上去都能中第。

  严衡此时是没精力去猜测知县熊绣为何用现题的,他现在正忙着给小严嵩竖大拇指呢。

  小严嵩的确很兴奋,因为他本来还担心遇见一个题目该抄那一篇上去呢,却没想到是自己背过的题目,对于他而言的确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

  而严衡也同样没有压力,虽然熊绣做过的那篇,他只能无偿让给小严嵩去用,但他也能找到其他范文,而且是一篇更好的范文。

  因为这篇范文是晚清学者俞樾中会试前十时的作品。

  严衡本以为参加这次县试要费一番周折,甚至很可能真的名落孙山,但他没想到自己和小严嵩居然会得到老太爷如此眷顾。

  如此一来,严衡也就更加信心倍增,小严嵩也是如此,两兄弟忙开始研墨铺卷准备开写。

  窦顶一看见县试题目,就闭眼陷入了沉思,待破题思路打通后才睁开眼。

  睁开眼后的窦顶很有信心觉得自己可以夺魁。

  窦顶再一看严衡已经在煞有介事的磨墨,就不由得暗笑,心想这严衡做的倒是有模有样,只怕不过是在掩饰自己的无能罢了,哪有不先思索如何破题就先研墨的,就不怕再想破题的时候墨水干涸吗。

  欧阳宏也鄙夷地看了小严嵩一眼,然后则自己托着腮开始想着如何破题起来。

  严衡和小严嵩两兄弟此时全然不顾别人眼神,都认认真真地把墨研好,然后铺开纸张,认认真真地将脑海中的文章写在纸张上。

  “规矩而以也,惟恃此明与巧矣”。

  严衡写下了自己的破题,而刚巧帮着监考的黄县丞走了过来,看见严衡的破题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看见他的字又不得不摇起头来。

  严衡抬头时,黄县丞已经站在了窦顶那里,而且就没再走,估计仍然在疑心窦顶回搞什么小动作。

  窦顶不由得翻了翻白眼,但也颇有意气地直接开始研墨写字,他要给这没见识的小官看看,看看自己的文采是多么的飞扬。

  却不料,黄县丞却在欣赏小严嵩的一首娟秀的字体。

  小严嵩的确在书法上有天赋,或许他后来写青词能入嘉靖帝的眼也与他书法造诣极高有关。

  小严嵩现在是下笔如有神,毫无压力地将他背得的范文写了上去。

  黄县丞不由得面露惊愕,他认识小严嵩也知道小严嵩是跪在县衙门前替父受罪的孝顺小神童,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小神童严嵩竟然如此厉害,可以如此迅速地把文章写出来。

  黄县丞仔细看了看,天下文章这么多,他自然不知道这是当今县令熊绣曾经做过的,此时的他只觉得小严嵩写的文章虽不是最好但也算是上乘之作了!

  而黄县丞又不由得看向了远处的严衡,因为严衡的字已经吓得他不敢再靠近,所以他也就不知道严衡的文章到底如何,只是觉得严衡这个当哥哥的字写的如此差,只怕文章也好不到哪里去,如今看来,还是其弟严嵩更有才些,只是不明白上面的几位上官为何更看重严衡,难道是严衡更狡猾些?

  黄县丞对此很为不忿,因为他并不是喜欢没什么才干却只会耍小聪明的人。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