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五十六章 县试 5

第五十六章 县试 5

  县试的第一场第一篇时文题刚在考场出现,颇有敬业精神的鄢谧就立即通过预先打通好的关系从考场外的士兵嘴里得知了考试题目,并迅速赶回了文曲书斋。

  老爹严准和预先邀请来的几位秀才都已齐聚在文曲书斋的雅间,正喝着茶,一见鄢谧来,就忙问县试出的第一题是何题?

  上气不接下气的鄢谧刚说出题目,老爹严准和几位秀才都立即扶额深思起来。

  鄢谧见初夏在下面忙,徐德明又在县衙,其他人又在忙着印刷的事,没人服侍这几位相公,便主动撸起袖子为这些秀才研起墨来。

  这几位秀才都是文曲书斋给了润笔费的,要的他们能多做几篇新出县试题的相关时文来。

  秀才相公们倒很积极,只是要求有点高,又是要沏茶的又是要点心的又嫌光线太暗的,好在鄢谧都能一一妥帖应付,服侍的颇为周到。

  倒是本该为主人的老爹严准却也跟个客人一般也和那些秀才一般要这要那,甚至比其他秀才还要会来事。

  也就鄢谧脾气好,不然若是其他人早甩手不干了。

  不过,也正因为鄢谧这个账房先生照顾的好,一众秀才写时文倒也挺认真的,当然他们也知道自己的文章是要被编纂成册供人传看的,所以他们也不敢敷衍了事,因为那样丢的也是自己的人。

  也正因为要好好写,这些秀才们都在感叹这次的县试第一题有点难度,不好发挥,然而却也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是湖广宁远县的旧题。

  就在一帮秀才相公们在文曲书斋专心致志答第一题时,县试现场这边的严衡等考试已经迎来了第二道时文题。

  “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

  一听到这道出自《论语》的时文题,严衡就乐了,心想这位县尊到底是有多懒,又出一道现题。

  而且这道现题还是他自己中府试案首的题,关键的关键是,这道题还在明末出现过,而且现在最有名的就是明末抗清英雄陈子龙做的那篇。

  当然,惶惶数百载科举史,八股之题有所重复也是常见之事,但也没有知县熊绣这种专门出自己做过的题吧。

  严衡此时也不可能去问知县熊绣,既然人家要对自己和小严嵩如此好,他也不能不接受。

  在心中默默感谢了知县熊绣一番后,严衡就继续和小严嵩互相鼓励,然后开开心心地答题。

  小严嵩真的很开心,他本来以为考县试真的很难很难,但他没想到居然只是把自己记得的写上去就是,这让他心态一下子好了许多。

  窦顶对《论语》是最熟的,这样一来,他也就更加乐意了,也忙不迭地准备开始以笔为矛开始挥洒文采起来。

  欧阳宏也松了一口气,他之前做过最多的时文题就是关于《论语》的,虽然这个题目的他没做过,但也能触类旁通,驾轻就熟。

  总之,第二篇时文的难度的确比第一道题小了些,看得出来,知县熊绣即便出现题也没再像第一道题出的那么随意,刻意降低了难度。

  第二篇时文顺利写完的儒童的确要多很多,儒童们也因此在考试结束了都增加了一丝信心。

  毕竟,谁都知道,县试的第一场录取是综合两篇一起看的,如果第二篇答的好第一篇答的不好也是有希望中第的。

  一天的考试终于结束了,严衡收拾好文房四宝等东西就提着考篮朝小严嵩一招手:“回家!”

  “好嘞!”小严嵩兴冲冲地跑来牵着哥哥严衡的手在官吏安排一下依次离开考场。

  一出考场,欧阳宏就先问起了窦顶关于此次县试第一场的考试情况。

  窦顶倒也知道谦虚,将折扇一挥:“倒是有些难度,为兄绞尽脑汁才勉强凑了一篇,县试案首不敢保,只希望县前十吧。”

  谁都听得出来,窦顶虽然略表谦虚,但自信还是在的,意思就是第一名虽然不一定是我,但我至少是前十名。

  欧阳宏不由得附和道:“表兄既如此谦虚,那小弟自然也不敢拿案首,也不敢妄居前十,只希望别名落孙山就罢。”

  其他欧阳家的子弟亲戚也相继附和说只希望能挂在榜尾别第一场就被刷下去就是万幸。

  “等等,要是第一场就被刷下去,依我看,就只可能是这两个人!”

  这时候,窦顶突然就指向了走在前面的严衡和小严嵩哥俩。

  众人一听都是哈哈大笑,明显对于窦顶的说法都很是赞同,因为他们亲眼看见这兄弟俩完全是把考场当成了玩耍的地方,一天下来就没怎么好好想过去如何答题,所以,他们也都认为严衡和小严嵩都是最不可能中第的。

  ……

  严衡并不知道在后面的窦顶等人突然在嘲笑他和小严嵩,此时的他和小严嵩都很兴奋。

  小严嵩更是高兴地直接对严衡说道:“哥哥,我觉得我们这次是必中的,对不对?”

  “对,这次如果不中,都没天理了!”

  严衡刚一说完,窦顶却拦住了严衡和小严嵩:“你们听听,这两人还在说他们会必中!”

  一众人仿佛听见了个笑话又笑将起来。

  严衡觉得这些人很无聊尤其是这个窦顶简直比狗屎还恶心,不过这窦顶似乎是跟严衡有仇一般,刻意又拦住了严衡和小严嵩:

  “两位别走啊,走了就没意思了,如果小弟错怪了两位,两位大可有明辨,毕竟也说不定两位是大才,笔下有神,文章能一蹴而就也未可知,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两位只怕把作弊的小册子真的带了进去,胡乱抄了一篇,只是不知道你们和搜查的县衙官吏有什么勾当,竟然让他们放过了你。”

  “你胡说!分明是你诬陷的,你还在这里血口喷人!”

  小严嵩先反驳了起来,就委屈地看着严衡。

  “我血口喷人,你们直接做的丑事别当我不知道!”窦顶的话刚说出口,严衡就一脚就直接朝窦顶小腹踹了过去。

  紧接着,这窦顶淬不及防之下就被严衡给骑在了身下,然后严衡直接一拳接着一拳地朝窦顶脸上砸去。

  “哥哥打的好!”

  “哥哥打的好!”

  小严嵩直接跳了起来,拼命给严衡鼓掌。

  而窦顶也是一脸懵逼,他哪里想到这严衡居然会直接暴揍他。

  别说是窦顶,其他儒童也傻了眼。

  顿时间,整个场面变得异常的安静,欧阳宏想过来帮他表兄的忙,但却被严衡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直接瞪了回去。

  严衡这些日子的身体不是白锻炼的,这些娇生惯养的欧阳家子弟们都不敢靠近。

  连带着一直挺嚣张的窦顶也呜呜哭了起来。

  “懦夫!”严衡起身拍了拍手,骂了这窦顶一句,就指着他道:“下次再敢玩阴的,老子就打爆你的蛋!”

  这就是严衡,前世从小接受的自由与独立与这具身体本身具有的抗争与暴脾气让他选择了用拳头应对。

  当然,严衡本来也没想过要打这窦顶,毕竟他也不是一个太计较的人,但这窦顶在考前给他和小严嵩考篮里丢小册子陷害他哥俩的事就已经让他很愤怒了,如今这窦顶还凑上来羞辱他和小严嵩。

  作为哥哥的严衡是要给小严嵩做一个有硬气的男儿榜样的,不可能不揍窦顶。

  事实证明,这种效果还不错。

  至少这窦顶和其他人不敢再说话,因为他们这时才发现严衡比他们都要健壮,也都怕挨严衡的拳头。

  小严嵩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哥哥,他从来没想到解决问题可以这么简单。

  “记住,小嵩儿,有些人是不必跟他们讲道理的,拳头最好使”,严衡拉着小严嵩一边走一边说道,而这时候,却正巧看见欧阳雪站在他面前,冷若冰霜:“打了人就想跑吗?”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