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五十七章 县试 6

第五十七章 县试 6

  严衡倒也没想到欧阳雪会出现在这里,不过他也并不怕这欧阳雪,他也没心情和这欧阳雪斗嘴,见欧阳雪这样问似乎是有意要向他表哥讨回公道,他也不逃避也不否认,并直接走在欧阳雪面前,眼神凌然若刀一般冷冷地盯着欧阳雪:

  “谁说要跑,你看见我哪只脚跑了,你来得正好,把他领回去看大夫吧,晚了一刻,你的如意郎君就变成包子脸了。”

  严衡说着就准备直接走了,而欧阳雪则也没想到严衡性格如此粗劣,打了人还咄咄逼人的跟她说话,她一时气恼就要扬起手来打严衡,却被严衡直接握住了:

  “欧阳雪小姐,你如果想打架,可以奉陪,但严衡不保证会看在你二叔面上让着你!”

  欧阳雪的手腕被严衡捏的生疼,疼的她差点就忍不住眼泪流了出来,呜咽道:“你放手!”

  窦顶和欧阳宏等人都怕了严衡,都不敢过来替欧阳雪说话,窦顶更是捂着脸转向一边:“如今是没脸见人了。”

  倒是欧阳露站了出来:“严衡哥哥,放了姐姐吧。”

  “好,听小弟妹的”,严衡不能不给欧阳露面子,毕竟自己弟弟小严嵩喜欢这欧阳露,自己再怎么心情不好,也不能坏了自己这个大伯子在小弟妹前的形象不是。

  于是,严衡便松开了欧阳雪的手,招呼小严嵩回家。

  但是,小严嵩却还拉着欧阳雪的手,一个劲地解释道:“雪儿姐姐,事实不是这样的,不是我哥哥要打人,是你表哥太可恶了,他诬陷我哥哥作弊!”

  “你血口喷人!”窦顶正要辩解,深怕欧阳雪知道了真相,却见严衡那双的冷飕飕的眼,就吓得立即不敢言语。

  不过,小严嵩这时候也被严衡强行拉着走了。

  小严嵩貌似不愿意走,还想与欧阳雪解释,还想和欧阳露说声拜拜,无奈严衡现在是一点和这些人一起的心情都没有,所以就强行拉着小严嵩走了。

  严衡并不在乎自己在欧阳雪面前的形象,也并不在乎欧阳雪会不会误解自己是一个粗暴且蛮横的人。

  因为在他记忆里,这欧阳雪本就挨过自己一巴掌,自己和她早已是隔阂已深,水火不相容之人,也不差这点冲突。

  甚至,严衡敢保证,如果欧阳雪真的强行护短,要为她表哥窦顶出气的话,他不介意会先还手,连着欧阳雪一块揍,尽管她父亲是解元郎。

  不过,欧阳雪没有再与严衡争执,她现在的确是很愤怒,但也很伤心,她没想到自己表兄和严衡竟然会闹到这一步,她也没想到严衡会如此傲慢,她很失望也很失落!

  再想到曾经自己挨过他一巴掌的场景,欧阳雪更是倍感委屈,暗叹这天底下竟然有这样霸道的人!

  甚至,在看见小严嵩的行为后,欧阳雪都觉得小严嵩都比严衡要懂事得多,她自然也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也知道自己表兄窦顶是个狠辣到把丫鬟活活打死的人。

  但好歹表哥他是疼自己的啊,不像严衡这般对自己无礼!

  待看见自己表兄那一脸的血迹,她也不由得有些担心,朝小严嵩笑了笑就忙过来拿出手帕细心给窦顶擦拭着血迹:“表哥,你没事吧。”

  窦顶虽然心里把严衡恨的是咬牙切齿,但也知道在自己表妹面前得保持儒雅君子的风度来,便大度地道:

  “多谢表妹,这也没什么大碍,我与严兄就争执了几句,只是没想到严兄脾气如此烈,说来也是我的错,不该在严兄面提县试考的不错的事,这未免刺激到了没考好的严兄,不过尽管他对我动了拳脚,我还是但愿他能中第吧。”

  一旁的欧阳宏看不下去了,小孩心性的他不由得道:“表哥也忒懦弱了些,他哪里是被刺激了,他明明是嫉妒你我比他聪明,然后把你打伤打残,让你参加不了县试,幸好姐姐来的早,要不然你就被那姓严的打死了!”

  自己亲弟弟的话不能不信,欧阳雪听后更是觉得严衡有些过分,心里恨不得现在就找上严衡理论几句。

  只是这时候,欧阳露走了过来:“好了,你们就不要这样编排严衡哥哥了,谁不知道你们的脾性,素来是欺软怕硬的,严衡哥哥他们走了,你们才敢在姐姐面前这样诋毁他,他在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敢说?”

  窦顶和欧阳宏被欧阳露说的都红了脸,因素来欧阳雪也偏袒欧阳露,所以也都不好说欧阳露,只是欧阳宏不满地哼了一声:“严家兄弟到底哪里好,姐姐喜欢他们,露儿妹妹你也喜欢他们。”

  窦顶听了欧阳宏这话心里更恨了严衡一层,暗想:“等我中县试案首后,和雪儿妹妹订了亲,再好好找他们算账!”

  ……

  严衡心情很好,暴揍了窦顶对他而言总比把受到的侮辱憋在心里强,如果事情能重来,他不介意把窦顶揍的再狠些。

  前世的他就是活的太忍让了才活的窝囊,这一世,他可不愿意再这么憋屈地活下去。

  窦顶这人虽然是宁王府长史的公子,但严衡并不畏惧,因为这位宁王本身就蹦跶不了好几十年,自己现在和窦顶闹点矛盾,还能为以后宁王造反撇清自己严家埋点伏笔。

  另外,本身即便是王府长史也不可能借助王府势力欺压自己这个秀才之子,中央朝廷向来对藩王的行为监视的十分严格,一旦有丁点的不法行为,都是要严惩不贷的。

  毕竟,谁让一个藩王都占据着大量的田地还领着丰厚的俸禄呢,朝廷早已是看不下去了,都恨不得多铲除一个,好为国库减轻点压力,所以巴不得藩王做点出格的事。

  当然,如果严衡和小严嵩日后成了有功名的士子乃至有官身后,窦顶和他倚靠的势力就更拿自己没办法了。

  县试第一场结束后,要休息一日,到后日才是发榜的日子。

  发榜即将第一场录取的儒童公布出来。

  一般情况下,这第一场是淘汰率最大的,所以落榜且无缘县试被录的考生将不低于一千人,也就是说,文曲书斋的《县试四书时文突破训练手册》的市场容纳量会在一千册以上。

  文曲书斋要在这一日加紧印刷上千册辅导资料出来,以期望在发榜之时立即卖给这些因时文不行而落榜的考生。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