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七十二章 小严嵩的义举

第七十二章 小严嵩的义举

  严衡手垂在两膝之间,挺直着胸膛,除了白净的脸庞和无须的下颌暴露了他的年龄以外,气度却已然显得持重而又沉稳。

  这位想揽下修缮祠堂里的木工活的堂兄严延河明显是有些畏惧严衡的,说完后就站在那里不敢动,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

  微风吹来,严衡眯了眯眼,站起身来,四处扫视了一眼后才告诉严延河:“半个时辰开宴,吃饱饭后再议事,烦请堂兄再通知一下。”

  严延河如得了圣旨一般,急急忙忙地去了。

  而这时候,严衡又把小严嵩叫了来,悄悄在他耳边嘱咐几句,让他亲自去把五房的寡妇七奶奶请来,还有二房的瘸子五弟。

  这是两位被宗族边缘化的可怜人,如今让小严嵩去,自然是因为小严嵩已经有了个天下第一大孝子的名声,如今再让他把孝顺的品德再做实些,也好继续刷一刷他的名望。

  等到小严嵩扶着步履蹒跚的七奶奶和牵着一瘸一拐的五弟回到严衡面前时,整个族里的人都惊动了,不由得都站了起来,谁也没想到年仅五岁的小严嵩竟然想到把这两个可怜人也请来。

  七奶奶因为是寡妇而被嫌弃,瘸子五弟是因为父母去世的早饿的不行而偷吃了祭品而触犯了族规所以被嫌弃。

  事实上,也不是族里人真的嫌弃他们,而是这两人无依无靠也没有任何劳动能力,各门各户又都只能养活自家,因而怕他们拖累自家,而以各种理由选择远离他们。

  但作为同姓族人,并非真的是冷血动物,都有帮助一下他们的想法,但都盼着别人先走出一步,也怕自己先帮了,以后就多了一个累赘而摆脱不了。

  如今小严嵩将这两位可怜人请来,自然是瞬间让族人都有些无地自容起来,也都感慨小严嵩不愧是天下第一孝顺的孩子,品德就是不错。

  尤其是在严延河这个三十多岁的大哥哥都没想到把这两个孤苦无依的族人请来的情况下,更加让族人认为小严嵩未来出息不浅。

  三爷爷更是激动地眼泪都流了下来,他是严氏宗族里最年长的,经历过五房同爨的兴旺发达日子,也每每感叹当年族里关系之和睦互助,子孙之勤奋上进,也最痛心如今族里人嫌贫爱富,自私自利;

  如今见小严嵩能做出如此义举,自然是大为感动:“严准啊,你有两个好儿子啊!”

  老爹严准也很感动,请几个落魄的族人吃饭也花不了多少钱,再说自己也不过是个吃闲饭的,花的都是严衡的钱,如今小严嵩如此做好事自然让他这做父亲的感到高兴。

  伯父严决也喟然一叹,指着只在一旁努力瞅那棵树上麻雀多的严志庆,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训道:“看看你严嵩小哥哥,跟人家学学!”

  小严嵩从未体验过这种被族里的叔叔伯伯猛夸的快乐,他不由得笑了起来,露出缺牙巴的小嘴,跑到严衡面前挥着小手儿说七奶奶家好困难,没有米没有肉,还是瘸子五弟好可怜,连枯草根子都拿来吃。

  严衡点了点头,也夸赞小严嵩很棒,并同意他把带来的糕点都送给七奶奶和瘸子五弟的决定。

  婶娘李氏自告奋勇地当起了此次家宴的总厨,在一边切肉下锅煮的同时就一边悄悄把切好的新鲜猪肉往自家里搬,其他族人见此,也要这样干,但婶娘李氏却又不让她们这样干,还一边叫骂着这些族人不知好歹,带嘴吃就是了,还带手拿。

  甚至,这婶娘李氏还来严准和严衡这里邀功告状,三爷爷严骐素来是讨厌婶娘李氏的,哼了一声也不理她,伯父严决素来是个没脾气的,也不好说自己婆娘。

  老爹严准再是秀才相公,也不可能教训自己嫂子。

  严衡也是一样,只能微微一笑,好言把自己婶娘劝了回去,当然婶娘李氏之所以肯不再烦严衡,是因为严衡偷偷塞给了她一个五钱的银锞子。

  半个时辰过后,在婶娘李氏与厨房里帮忙做饭的其他族中壮妇的吵吵闹闹中,家宴总算做好了。

  二十多张大桌子,八十多张长凳已经摆好,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两百多口严家族人也已按年龄长幼和辈分高低坐好。

  严衡看了一下,虽然族人都眼巴巴都瞅着桌上的肉,但也还是知道规矩,在老爹严准和伯父以及三爷爷等几位德高望重之人动筷之前,都还能做到保持静默,吞咽口水而不先动筷子夹肉送自己碗里。

  但待他们吃下第一口后,便听见满座的碗筷响,还有扯凳子拉桌子的,有因为争一块肉吵闹起来的,有直接拿手抓起一块排骨就抱着啃的。

  等到日落西山,黄昏临近时,绚烂的霞光下,便只看见杯盘狼藉,满地的碎骨头,狗和鸡鸭都聚拢了过来,而吃饱喝足的族人们则腆着肚子聚拢在大榕树下听严衡讲话。

  严衡前世便习惯了在人群面前做讲课,因而如今虽只有十二岁,也并不胆怯,将重修祠堂的好处说了一番,并且表示未来还要在祠堂建立家学,为严氏子弟和亲友子弟提供入学之处,另外还会整修水利,开垦山地等等。

  族人们自然是大声叫好,他们也知道严衡所说的对他们有很大的好处,重修祠堂可以更好的祭祀祖先,建立家学也能让自家孩子有免费读书的机会,修水利自然更有利于耕种,只是开垦山地,族人们倒是不以为然,当然严衡要花钱去开垦,他们也是没有意见的。

  但是,这些族人不知道的是,严衡真正最在意的就是能有多少山地可以开垦。

  严衡现在手上还有好几千两银子,做些族里的公益事务也花不了多少,还能剩下很多,但他并不想放在地窖里,懂些经济学的他知道钱赚来了得迅速变成其他可以升值的产品。

  但在这个时代,没有银行也没有基金,连钱庄都没有出现,严衡只能同其他商贾一样赚了钱后只能买房购地。

  只要人口还在增加,土地就会升值,当然严衡并不想只是就这么简单地成为大地主。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