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七十六章 不是御史言官很恼火

第七十六章 不是御史言官很恼火

  分宜县知县熊绣虽是自己和小严嵩的恩师,但严衡并不很在意熊知县能不能在今年大计中被列为优等而升官。

  因而,严衡也就不在意考察恩师熊知县的知府王通到底有多贪多可恨。

  不过,当这刘师爷提到自己和小严嵩居然已经被长史府的人在知府王通面前下了套不让自己和小严嵩中府试的事后,严衡此时才意识到原来这位王知府不仅仅影响着自己恩师熊知县的政治前途还影响着自己和小严嵩的政治前途。

  一想到小严嵩这一月内三更灯火五更鸡的背书,自己辛苦练习了一月的字和跟着老爹学了这么久的时文训练。

  严衡觉得自己不能就让这位王知府搞砸自己和小严嵩精心准备的这次府试。

  府试不过,连成为童生的资格都没有,自己和小严嵩之前的努力也会因此而白费。

  对于坑害自己和小严嵩的长史府,严衡不用猜也知道是宁王府长史家公子窦顶搞的鬼,满袁州府,他就只认识这一个有长史府背景的人。

  严衡想过窦顶会报复自己,他也做好了一些准备,还为自己老爹写了一份去巡按御史那里告状的状词。

  但严衡没想到这窦顶居然是要断掉自己和小严嵩的政治前途,让自己和小严嵩失去这次中府试的机会,至于以后还会有什么后招,严衡并不清楚。

  不过,他现在知道,这次的府试机会他不能错过,只有通过府试并继续通过院试后,他才能不被别人轻易陷害。

  否则他一直就是一个可以被人容易治罪的普通平民!

  严衡不想让自己和小严嵩的努力就这样前功尽弃,他开始陷入了沉思,想着该如何破开这个局。

  知县熊绣也在想着如何破开自己的局,他对权力有着极大的欲望。

  眼看着他的同年不是在六部做郎中就是在外当御史,威风八面,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能早日升迁上去。

  但现在袁州知府王通成了他最大的阻碍,他自然知道送银子是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办法。

  但知县熊绣不是一个没有远见的官员,他也知道大明的即将进入下一个吏治清明时代,自己这个时候的任何一个污点在以后都会被放大,到时候自己想做阁老当尚书位极人臣的目标只怕也会因此而被断送。

  所以现在熊绣是不敢送银子给这位王知府的,但他又没有别的办法。

  三年大计,州县官是由各地府官考察后上报,因而知府对自己的评价很重要。

  如今,熊知县心里早已把知府王通的祖宗问候了一个遍,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贪官绳之以法。

  只可惜,让熊绣无奈的是,他只是一个知县不是御史言官也不是按察使体系的官员,是没有权力纠察自己这位上官的。

  官场上的麻烦只能用官场上的关系来解决,严衡深知这一道理,他继续和刘师爷聊着,在将一枚小金锞子丢进刘师爷袖子里的同时问着自家恩师也就是知县熊绣在官场上的关系往来。

  严衡现在只能指望熊绣,他在大明官场只认识且有关系的就知县熊绣这么一位官员,所以他只能从知县熊绣身上找突破口。

  他不认为一个两榜进士出身且在京城做过一段行人司行人的京官的官员不会有自己的同年或者同榜以及师生关系网。

  果然如严衡所料,他从刘师爷口中得到极为有利的信息就是,当今的江西巡按御史李俊就是自己恩师熊知县的同年!

  不但如此,如今在京城做翰林院侍讲学士的李东阳则是熊绣之师兄,两人加上刘大夏、杨一清等人皆出于黎淳门下。

  既然那个叫王通的知府影响了自己恩师和自己还有自己弟弟小严嵩的政治前途,严衡觉得自己有必要找自己恩师好好谈谈,谈谈怎么把这个拦路的绊脚石给搬开。

  袁州府治所在宜春县,分宜县离宜春县并不远,且分宜两字之由来便是有取宜春部分之地建县之含义。

  因而,也就行进了一天,严衡和熊知县等便进入了袁州城外的驿站。

  如今大明国力鼎盛,驿站还没到明末那般破败失修,因而等熊绣带着严衡等人走进驿站时,倒也没觉得这里有什么荒凉之感。

  甚至因为这一带常有过路的官民,所以很多店铺在这里出现,渐渐有发展成集镇的现象。

  熊知县很注意个人官声,没有带严衡和小严嵩住进驿站,而是在一旁的客栈下了榻。

  严衡拜托刘师爷传话给熊知县后,熊知县便让严衡来到他的房间里并询问严衡有何事问他,缘何不等到明日。

  严衡也不客气,直接就哭着求恩师救他,还让小严嵩也求熊知县,并告诉熊知县关于王知府收受贿赂意图不在府试录取自己的事。

  熊知县正为王知府唯利是图的行为而心情郁闷,如今听严衡说那王知府还要借府试发财,更是不由得勃然大怒,拍桌子:

  “科举乃抡才大典,岂容有半点徇私枉法之处!本官恨不得将这等贪官碎尸万段!”

  说着,熊知县忙扶起了小严嵩,又拍了拍严衡肩膀:“别担心,为师会为你们想办法的。”

  “不知恩师有何办法,如果可以,学生出些银钱倒也无碍,还请恩师做主!”

  严衡先故意装傻充愣,说自己大不了直接给知府王通也送银子就是。

  但熊知县听后直接喝了一声:“万万不可!以后切勿作此念想!如今天子仁厚,宽刑减罪,但在举业一途上来不得半点马虎,如今送了银子,日后若是东窗事发,轻则坐官夺爵重则死罪,即便没罪也难以跻身馆阁!宁可几年后从新再来,也不可走此行贿之举,明白吗?”

  “恩师教训的是”,严衡连忙承认自己见识浅薄,而熊绣也无心责怪严衡,不过他见严衡好像并无焦急之色,似乎胸有成竹,便问道:“莫非,你自己还有了其他的主意?”

  “恩师如此问,学生不敢隐瞒,主意倒是有,只是有些险,今日偶然听刘师爷说起恩师的前途来,学生很为恩师怀才之不遇而愤慨,所以学生在想,恩师或可直接上奏疏参劾贪酷之徒即袁州知府王通或能化险为夷,没准学生也因此化险为夷!”

  严衡话刚出口,熊知县就一拍桌子:“糊涂!参劾上官的主意你也想的出来,恩师我又不是御史言官,先不管能否参倒此人,参之前就犯了三分罪,一旦参劾失败,就是轻则革职罢官轻则流放三千里,你明白不明白?”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