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八十二章 数万士民送恩师

第八十二章 数万士民送恩师

  分宜县县衙正堂。

  知县熊绣正双手捧着一方大印,对着台案上叠放整齐的冠带行礼。

  那是他为县父母官的官服。

  补子是鸂鶒的青色七品文官官服。

  他穿了这身官服快六年!

  知县熊绣发表了一番感慨激昂地言词,什么不能坐视上官虐民,贪索钱财等语,说的是无不令人感动。

  至少在堂外的几位分宜县从属是感动的。

  如今正是多雨的季节,赣北靠近长江,历来雨量充沛,如今或许是因感怀分宜县知县熊绣之赤子之心,雨是越下越大。

  不过,黄县丞和刘主簿以及张典史等人却是全然不顾雨水的冲刷,都在站在那里抹眼泪。

  “县尊此去,自当穿件好点的衣服,为何如此寒酸?”

  黄县丞此时不由得问了一句,不是他无聊,主要是知县熊绣此时穿的的确寒酸,一件外袍居然打了五六处补丁,丝毫没有一位进士老爷的风范。

  熊绣是按照严衡的建议故意这样穿的。

  甚至,他还故意做出很坦然地样子,摊手道:“这是本官最好的一件衣袍,是本官当年赶考时,母亲给我做的,嘱托我日后当为朝廷效命,为天子尽忠,如今本官自辞官职,当也穿此服而去,虽不能再尽忠,当也可尽孝,只是这么多年了,拙荆缝补无数次,到如今倒与僧人之百衲衣一样了。”

  熊绣苦笑了笑。

  黄县丞等人听后无不悲嚎痛苦:“县尊啊!您真是清正廉洁啊!”

  “以后县衙诸事就摆脱黄县丞了,告辞!”

  熊绣拍了拍黄县丞的肩膀,黄县丞哽咽着点头。

  这时候,一幕僚来到熊绣耳畔:“老爷,马车已经在西城门外准备好了。”

  熊绣点了点头,却转过身来:“拿纸笔来!”

  俄然,便有人拿出一丈见长的雪浪纸来。

  熊绣拿起大狼毫直接写下了《忆秦娥》: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严衡没告诉熊绣这首词的词名叫娄山关。

  而熊绣还是用了,且写完之后,便道:

  “虽是暮春,写深秋之景,但无此不足以表明我之心志,贴于正堂之上,让朝廷看见吧。”

  说后,熊绣便疾步离开了分宜县衙。

  黄县丞等人不由天抬头看了起来,久久回味着“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一句。

  众人不由得越发哽咽起来。

  黄县丞更是感慨道:“县尊还会回来的,而且此次以后,再也不会有人阻他的官路了。”

  黄县丞说着的时候,徐德明也已经跑到了西城门外,向老爹严准和欧阳进说道:“县尊出来了,大家可以准备了。”

  ……

  这里,熊绣打着破伞出了西城门,就看见整个城外已经乌压压一大群分宜县士民站在城外。

  老爹严准带着严家的族人来了,欧阳进也带着欧阳家的族人来了,夏举人家的上百人也来了,还有陈贡生家的,分宜县的士民几乎都来了。

  文曲书斋将熊知县为民请命大闹知府的事都登载了出来,几乎所有分宜县的士绅乃至其他县的士绅都知道了,也都意识到这是借此为自己家族给官府留下好印象的机会,所有都赶着来相送。

  毕竟,知府与知县谁对谁错对他们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知县要为他们做主,他们这样表示,就会让以后新来的官员也会因此站在他们这一边。

  人都是相互的,你对我好,我自然也对你好。

  士民们是不怕什么知府的,毕竟法不责众,知府再恨也不能恨上他们,朝廷也不可能压制一群黎民百姓对一个官员的感怀。

  所有的人几乎都打着伞,中央还有一把超大的万民伞。

  老爹严准和欧阳进两人头戴着方巾,冒着大雨持着万民伞走到了熊知县面前:“闻听县尊要走,分宜县数万士民难舍父母,特连夜赶制一把万民伞相送,还望县尊勿舍吾等庶民!”

  说着,欧阳进就先哭了起来,老爹严准也跟着嚎啕大哭。

  然后紧接着是万民抽泣,哭声一片,如丧考妣,再加上本就是阴沉沉的雨天,更助了这官民难舍的情景。

  熊知县此时已经是热泪盈眶,直接丢了伞,就跑了出去,也顾不上大雨滂沱,站在雨中,喊道:

  “乡亲们,熊某人在此多谢你们了!这些年来,熊某人有罪,最大的罪过就是未能给乡亲们多布些福泽,未来替陛下多施些恩德,如今承蒙父老乡亲如此厚情相送,熊某人在此立誓,日后当以忠诚以奉陛下,以廉洁以待黎民,若有丝毫违背,当受五雷轰顶!”

  说着,熊知县就冒着大雨呼喊道:“都回去吧,回去吧,别因为我熊某人一人之罪过害的大家都跟着生病了!”

  在熊知县的苦苦哀求下,数万士民都散了,而熊知县也是如鲠在喉,胸中感慨万千,坐在马车上久久不能释怀。

  文曲书斋出了一期特刊,没有金0瓶梅的更新内容,只有一首词和万民送分宜知县以及分宜知县自辞官职挂冠带于正堂的详细报道。

  一时间几乎所有分宜县的士绅都知道了分宜县知县的壮举和清廉之名,然而名声还在持续传播着。

  甚至因此,开始有更多人订购文曲书斋的刊物,目的也不再仅仅是看金0瓶梅而是关切此事的动态。

  毕竟官府是不出这些新闻的,什么有青楼女子因为分宜知县离开宣布从良的,什么有戏子因为分宜知县熊绣而要罢戏不唱的,什么有商人为此关门三天的,甚至还有寺庙的和尚,道观的道士都在为分宜知县熊绣祈福。

  文曲书斋持续更新着这些内容,很多内容自然是捕风捉影,不过按照严衡的意思,也不管真假,只需保持热度即可,让袁州知府王通一直活着知县熊绣的阴影中,让他意识到熊知县的民望到底有多么可怕。

  分宜县知县熊绣此刻已然在江西出了名,没人没在传播他的新闻,甚至连熊绣自辞官职后去了浙江淳安见了商阁老,和商阁老垂钓太湖的消息都传了来。

  最后连带着熊绣和王恕的诗词互贺也开始出现在袁州府城及周边各县,甚至还替知县熊绣离开分宜县的行径路线做出了一番推测,推测这位为民做主的清官是为了拜访恩师且肯定要回乡尽孝。

  湖广与江西一衣带水,很快有人证实了此消息,江西士民听后莫不感慨。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