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八十四章 不送礼物后的冷淡

第八十四章 不送礼物后的冷淡

  严衡承认自己之前对这位欧阳家的大小姐态度不是很好,但那是没办法,谁让这欧阳家大小姐有点爱摆大小姐的款。

  而他作为一个在现代社会生活惯了的人,讲究的就是互相尊重与人格独立,也就决定了他不可能因为欧阳雪是解元郎的千金而有所自惭形秽,而卑躬屈膝。

  欧阳雪越是表现出刁横,他就越是要抗拒与还击。

  从不愿意在姑娘面前略微放下尊严或许也是他前世单身二十多年的原因,不过这一世,他自然是更加不用再剖析自己多么无能于感情世界的。

  古人的包办婚姻对于严衡这种不会经营感情甚至也不清楚自己喜欢什么女人的人而言简直就是再合适不过的婚姻生活方式。

  也因此,他从未有过对欧阳雪丝毫的谦让之德,绅士之礼;

  这才导致他和欧阳雪之间似乎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

  不过严衡自然是没把与一个小女生的冲突略萦心上的,如今见欧阳雪出现,自己又需要欧阳雪的帮忙自然是态度要好些。

  倒是欧阳雪会因此而惊讶,也开始暗想这严衡倒也不是那么可恶,至少知道撞了人要道歉。

  难得大度一回的欧阳雪也总算是向严衡莞尔笑了笑:“不碍事,严世兄这是要去哪儿?”

  “找你们啊,就是你和小露露”,严衡这么一说,欧阳雪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有些面红耳赤地尴尬笑道:“找我们?世兄有事找二叔就是,我们到底是女儿家,恐怕不方便。”

  “方便,绝对方便,而且这件事只怕只得你们帮我才方便,在此愚兄就先求过两位妹妹了,不是愚兄唐突,主要是这事事关世兄和愚弟小严嵩之府试能否顺利通过,非如此,愚兄也不敢冒然找两位妹妹。”

  严衡尽量说得和惋些,语气也放得很谦卑,前世经历了数年人情世故的他知道该谦卑的时候还得谦卑点,因而在欧阳雪面前自然也能做到从容有度。

  “好!”

  欧阳雪一听到事关严衡和小严嵩的前程,想也没想就直接先答应了下来。

  同时,欧阳雪也在暗自思忖着严衡到底需要自己干什么,他的府试,自己又能帮上什么,在她看来,这严衡好歹也是县案首,过府试应该是没问题的,自己似乎也没必要帮他忙。

  “露儿妹妹还在马车上吧,方便的话,我可否先陪你回马车,然后我一边走一边跟你们说,你放心,只要你们帮了愚兄这个忙,他日定然少不了两位好妹妹的好处!”

  严衡保证道。

  “好!”

  欧阳雪又是一个好字,她现在只会回答这一句,不知道该怎么和严衡从容的交流,她只看到严衡有一种别人没有的自信,她现在只能毫不犹豫地服从。

  严衡把伞撑开,直接放在欧阳雪头顶,然后一只手握着拳头把住欧阳雪的肩膀:“走吧!”

  欧阳雪芳心一颤,吓得立即逃离开出严衡伞下的空间,慌忙打开自己的伞,红着脸笑道:“我自己有伞。”

  严衡第一次发现欧阳雪原来也有害羞的时候,不由得笑了笑,就先往马车这里走了来,一见欧阳露穿着雪白的大氅站在马车里依旧抬头看着上面,便笑道:“我的小弟妹,别看了,小严嵩他现在在读书呢。”

  欧阳露没听见。

  欧阳雪倒是听见了,且不由得噗呲一声笑了,但旋即又拉下脸来:“请严世兄自重,我妹妹岂能是任人随便编排的!”

  严衡这才发觉自己失言,忙向欧阳雪道歉,说自己言语有失,着实该打等语。

  欧阳雪这次倒是很大度,没有生严衡的气,自己在贴身嬷嬷帮助下上了马车。

  而这时候,欧阳露也才回过神来,见严衡在自己面前,不由得微微欠身,初现美人胚的小脸蛋甜甜一笑,露出两浅浅酒窝:

  “见过严衡哥哥!”

  严衡点了点头,越发觉得这欧阳露真的很可爱很萌,暗叹自己老弟很有眼光的同时也不忘了帮自己老弟一把,将自己昨日买的一块笑面佛玉坠解了下来,送给欧阳露:“小严嵩给你的。”

  欧阳露接过礼物,规规矩矩地给严衡道了谢。

  欧阳雪这边故作没看见,但其实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等着严衡也给自己一件礼物,但马车已经走了几步,严衡也走了几步,欧阳雪才回过味来,这严衡没有给自己送礼物的意思。

  欧阳雪心里有些恼怒也有些失望,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对着一块丝帕使气,拼命撕扯着。

  严衡即便再是木头人,也知道在古代是不能随便送跟女孩礼物的,尤其是欧阳雪这种十多岁的姑娘,关键还和自己大差不多,容易被误会,更何况这位欧阳雪大小姐本身就是个烈货。

  而欧阳露不一样,毕竟还小,且自己的理由是小严嵩送的,为的是提前为自己弟弟在自己弟妹面前留个好印象,另外就是也表示一下自己的好意。

  好在欧阳雪大度,没有跟严衡计较,只是正正经经地问严衡要自己和欧阳露帮什么忙。

  “雪儿妹妹应该知道王府台吧,愚兄想让雪儿妹妹帮个忙,带我见见这位王府台”,严衡如实回道。

  欧阳雪看了严衡一眼,她没想到严衡居然是会让她帮这个忙,再加上严衡刚才只给欧阳露送了礼物的缘故,让她也有些不高兴,便笑道:“算是明白了,难怪你刚才这么和气,原来是想通过我们去巴结知府,想不到你竟然是如此蝇营狗苟的人!不过一个小小的府试就去走门路,套关系!就就这么想要案首,想得到小三元!”

  严衡有些茫然,这位起初还率性而干脆的欧阳雪小姐怎么突然间又变得尖酸刻薄起来,直接骂自己是蝇营狗苟的人。

  严衡承认自己不是那种正气凛然的人,做不到不为五斗米折腰,但自己也算不上是没有底线没有原则和不择手段不要尊严的人啊。

  即便是帮自己恩师算计王知府,那也是王知府实在是太过贪婪且对自己恩师不公平;还收受贿赂而想把自己和小严嵩从府试罢黜才逼得自己不得不用上手段去算计,但也觉得谈不上蝇营狗苟。

  不过,严衡现在自然是不好跟这欧阳雪生气的,他也只能忍着这位大小姐的脾气,解释自己要见这位王府台是因为恩师交不起银子而没办法得到大计优评,自己作为恩师学生不忍恩师受此不公待遇,所以想亲自向知府替恩师辩白请求,方不负师生之义。

  “恩师熊知县作为分宜县知县,雪儿妹妹在分宜县也常在分宜县住着,应该知道恩师之德才是,难不成雪儿妹妹也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一位好官永远得不到提升不成?”

  严衡这么一说,欧阳雪才发现自己误会了严衡,心中的怨气稍解,说道:“那等我先回家换身衣服,打扮成男儿身见姑妈自然是不妥的。”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