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佞臣 > 第九十章 府试 3

第九十章 府试 3

  严衡如今算是被窦顶的捧杀给逼得没法。

  看着这么多考生在窦顶有意煽风点火下,咄咄逼人地要与自己比试一番文采。

  连带着桂萼这样的后世名臣都被挑唆地失去理智,要与自己分个高下。

  少年好斗,爱争个输赢,乃是正常现象。

  严衡也知道自己再谦虚回避是不行的了。

  因为自己越是谦虚,窦顶就越是添油加醋地煽动其他各县考生的情绪,拼命地要把自己架在火上烤。

  因而,严衡不得不让小严嵩将唐伯虎的这首诗念出来。

  虽说不上这《桃花庵歌》不是多么精炼,但也胜在意境不凡。

  让这些不过读过四书几篇时文的年轻学子听了自然也能回味半天。

  自然,严衡和小严嵩也得以脱身。

  桂萼等年轻学子至此也没再心高气傲地要与严衡一较高下,虽说心里依旧还是不会认为严衡就真的能在文章上压过他们,但也开始承认严衡不是滥竽充数之辈。

  甚至,不少年轻学子愿意主动与严衡和小严嵩结交。

  特别是一些喜欢诗文的年轻学子,其中就有桂萼。

  他们现在通过《桃花庵歌》而不得不承认严衡在诗词方面的造诣已远远超过他们。

  不过,却架不住窦顶特意借此继续吹捧严衡。

  甚至,直接对一些年轻学子洋洋得意地吹嘘道:

  “看出来了吧,我们分宜县的严兄之才即便不是才高八斗,但也远在诸位之上,诸位难不成还不相信此次府试案首不是我严衡世兄所必得?”

  “得意什么,不过是会写几首好诗而已,文章好不好还不一定呢。”

  “就是,这年头诗写的好照样名落孙山的人多了去了,也不缺你们分宜案首严衡一位,而且据说贵县父母官熊知县得罪了府台,以我看,别说是夺府试案首即便是中第也是难上加难吧。”

  不少年轻学子依旧不服气地和窦顶争辩着。

  窦顶则是佯装生气,给严衡和小严嵩争辩。

  但心底里却依旧是高兴的不行,他自然知道这次府试,严衡和小严嵩必定会名落孙山的,但就因为严衡和小严嵩会名落孙山,他才故意大放厥词道:

  “你们懂什么,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窦某敢断定严衡兄必定是此次府试案首,而小严嵩世兄则依旧是府试第二!”

  众位年轻学子自然是不服气,都斜着眼看窦顶。

  受窦顶的影响,这些年轻学子看见严衡和小严嵩也是斜着眼看,满脸写着轻视与不以为意。

  严衡和小严嵩也懒得理他们,他这几日一直是和小严嵩深居简出,除了参加府试接下来的几场外,他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如何让小严嵩应试如何让文曲书斋继续借府试发财的上面。

  而这些日子,知府王通也未曾好睡,他一直在利用自己堂堂知府的特权,在寻找着答卷中有“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这句的文章。

  知府王通很担心严衡两兄弟直接枉顾自己出的题目而直接以自己告诉他的那句为题,那样他即便敢取严衡两兄弟也会怕被大宗师给发现自己在徇私舞弊。

  但现在,知府王通没有发现答卷中没有以“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为题的答卷,这让他很是松了一口气,并暗叹这严衡不愧是能把自己和他恩师算计进去的人,果然是个少年老成的聪明之人。

  不过,知府王通也没有打算让害的他现在提心吊胆过日子的严衡太得意。

  他找出了四五篇含有“吾十有五而志于学”句子或者类似句子的文章,且都决定放在录取名单里,到时候一并录取。

  但知府王通还是选了两篇时文作为此次的府试案首和第二名。

  而且这两篇时文就是严衡和小严嵩的。

  知府王通也猜得出来这两篇就是严衡和他弟弟严嵩所作,不然不会这么巧的有《论语》里的原句—吾十有五而志于学。

  但知府王通却是想当然地认为字迹比较好的那篇应该是严衡所作,毕竟严衡比小严嵩大很多,写的字自然要好些。

  为了不让严衡太如意,知府王通便决定选字迹差点的那一篇为府试案首,而且在他看来,虽说字里行间少些底蕴,至少文章水平是很高的。

  而字体写的比较好的那篇时文,即被知府王通认为乃是严衡所作的那篇则被知府王通判位了第二名。

  知府王通不知道,就因为他这个阴差阳错的举动,让严衡再一次有机会获得府试案首这一荣耀。

  ……

  这一天,正是府试放榜的日子。

  整个袁州府的所有各县的儒童们早已是将府衙是围得水泄不通,都扬长了脖子,看着知府衙门的人放榜。

  “哥哥,你说我会不会落榜啊”,小严嵩受这现场压抑的气氛的影响,整个人也开始也有些不自信起来。

  “两位怎么可能落榜,两位世兄的才华,小弟那是钦佩已久,此次只怕不是案首就是前十!”

  窦顶这时候不知怎么就突然又出现在严衡和小严嵩身后。

  且在窦顶说了后,其身后带来的一些人便也跟着起哄起来:

  “就是啊,窦兄说得对,以两位世兄弟的才华别说府试案首就是小三元也照样不能办得到,所以如今乡谊张彦特地在此见过严兄,还望严兄多多提点。”

  其他县的年轻学子听了自然大为不爽,有直接出言不逊要争论一番的,也有暗自筹备着等到以后有空出去痛痛快快地玩一会儿的。

  而这时候,榜文已经陆陆续续报了出来。

  但让知府王通不会想到的是,他亲自点选的府试案首居然真的就是严衡,相反,而小严嵩却偏偏因为自己的字体写的太过端正而失去成为府试案首的机会。

  但现在榜单已经写好,知府王通也不能再更改,他也只能接受严衡成为自己府试案首的事实。

  府试公布的录取名次是从后面的排名往前面的排名开始公布,因而窦顶见第一张榜单没有严衡和小严嵩的名字时,心里自然是别提多乐意了,但在表面上,他还是在继续吹捧着严衡和小严嵩两兄弟。

  他窦顶现在就等着严衡和小严嵩府试落第的那一刻。

看过《佞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