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医妃难求:王爷不是人 > 第116章忽来横祸,家国不保

第116章忽来横祸,家国不保

  “灵山特有的,用来对付妖族的逸仙断肠草。”心月依旧保持着温柔的笑容,淡淡的看着宇馨笑。

  宇馨捧着胸口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就是想见见芸娘那位儿子。”心月笑着走过来,用自己的兵器抵在宇馨的脖子上。

  罗刹从暗处走出来,幽冷的看着心月问:“你要怎样?”

  “把这太子府的禁制破坏掉就可以了!”即便是要挟人,心月依旧保持着端庄的笑容,就好像只是在同人闲话家常。

  罗刹冷笑:“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虽然是芸娘的儿子,可我只是半个灵体,又不曾真的启智,如何能解开灵兮的禁制?”

  “看来,你也没有那么爱我们的小宇馨啊?”心月的剑往前推了两分,宇馨的脖子便有鲜血冒出来。

  宇馨恨声说:“罗刹,你不要管我,去叫主上来。”

  “呵呵,那你就死定了,我虽然并不怎么想杀你?”心月说着,又要将剑推进。

  罗刹不敢赌,他厉声说:“你放开她,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

  “药中仙那混蛋将你教得这样出色,不可能连禁制术都不教你,我只说最后一遍,你若是还是不肯将这里的禁制解开,那就别怪我无情,我手里的剑,若是杀了宇馨,她可就魂飞魄散了。”

  说话间,心月已经发力。

  “等等,我帮你!”罗刹双目赤红的看着心月手里的剑,他实在不敢赌,若是宇馨魂飞魄散,他该怎么办?

  从未慌乱过的他,因为有这个想法,而手脚冰冷。

  “心月大人,我一向真诚待你,你为何要对我痛下杀手?”宇馨悲切的问。

  心月眼里闪过一抹忧伤,她淡声说:“以前,我想过要好好待你,我们一起坐拥这人间沃土,可你才与那叶灵兮相处一年,你们都是,只与她相处一年,便都喜欢上她了,我不能忍受这样的事情,所以你不要怪我,是你们先背弃我的。”

  “你这个阴谋,不可能是刚刚形成的,你倒是好意思将所有的错都归咎给别人?”宇馨对她真是太失望了。

  但她最没想到的是,心月竟还跟灵山的叛逆有勾结。

  “罗刹,你最好快些,要不然我的剑会告诉你违抗我的后果!”心月不再回答宇馨的话,她淡淡的看着罗刹,逼罗刹快些动手。

  宇馨眼里含着热泪说:“罗刹,你不要听她的,我宁愿死,也不要让你们被她限制。”

  “我不会让你死!即便负了天下,我也只要你!”罗刹说罢,便拔出破云剑,开始破除芸娘的禁制。

  呵呵!

  心月笑着说:“你倒是遇到了一个痴情种。”

  “只要我不死,我定与你不死不休!”宇馨厉声道。

  心月附耳在宇馨耳边说:“可是,中了这毒,你不想死都难了。”

  “是这样么?”不知何时,穆寒清已经站在心月身后。

  心月眸子里闪过一抹慌乱,她握着剑用宇馨的身体当着自己,淡声说:“你来了啊?”

  “数千年前,你与青鸾有过一场大战,而后你们一起失踪三年,那三年里,你们一定得到了什么东西,所以才能将我与芸娘玩弄于股掌之间吧?0”穆寒清淡声问。

  心月勾唇,淡笑着说:“我没有玩弄你,我一直以为,你跟我有一样的野心。”

  “可你却背着我做了这一切?”穆寒清冷笑着说。

  呵呵!

  心月笑了她说:“我能怎么办,你爱上了灵山人,你总不能让我人财两空吧?”

  “心月,你太贱了!”穆寒清用冷淡的语气说。

  心月怒不可遏,“你说什么?”

  “我说你贱,灵兮的出现,我与她的相恋,不过就十几年光阴,可你的阴谋却从几千年前便已经开始了。”穆寒清幽冷的语气,伤了心月的心,她流着泪看着穆寒清说:“所以,你觉得她是最好的是么?”

  “她原本就是最好的,不过你也算厉害了,欺瞒我这么多年,若不是芸娘告诉我,当年你是自我封印的,我压根就想不到,你竟有这样的心机。”

  哈哈哈哈!

  “原来是她说的,原来是她!”心月笑了笑,她握着宇馨的脖子,狞笑着说:“你们若还不能将禁制打开,那宇馨可真就没救了!”

  喝!

  一直在努力解开禁制的罗刹一剑劈开禁制,那无形的禁制碎成碎片,心月笑着将宇馨推到穆寒清怀里,大笑着飞身离去。

  “带她回去,让灵兮看着,灵山很快就会来人,我们得赶在他们的人来到之前,再下一道禁制。”穆寒清说罢,便看见香芹已经站在那合欢树上,冷冷的看着他。

  “孤狼王,好久不见啊!”见穆寒清看到她,香芹淡笑着说。

  穆寒清站在树下,淡淡的看着她说:“你倒是还有脸回来!”

  “呵呵,道不同而已,孤狼王这样激动,岂不是太无趣?”香芹笑着说。

  “那我们就来点有趣的!”穆寒清说罢,便朝香芹飞身过去。

  香芹淡笑着在自己手指上咬了一记,将她的血滴在合欢树上,瞬间便打开的五角星阵。

  穆寒清见她打开了五角星阵,连忙退回来。

  香芹看着他说:“我已经将你身边那位红粉知己的真面目告知,你不感恩却还要杀我,好没道理。”

  “对待贱人,没什么道理好讲!”穆寒清说罢,便要继续对香芹出手。

  “我打不过孤狼王,所以先走一步!”香芹说罢,便飞身进入星阵之中。

  穆寒清冷冷的看着她进去,狠狠的一掌打在合欢树上,进入星阵后的香芹被震得吐了一口鲜血,她却笑得肆意。

  “你等等我,只要孤狼王杀了心月,我解决的芸娘,母亲就一定会放了你。”香芹说罢,苦痛的闭上眼睛。

  穆寒清那看似平常的一掌,其实说将整个合欢树都置于他的封印之中。

  不管香芹进去的目的是什么,至少她无法轻易从星阵中出来捣乱。

  做完一切后,穆寒清飞身朝得月阁走去。

  他一进门便问:“怎么样,宇馨伤得可重?”

  灵兮正在给宇馨施针,并未回答穆寒清的话。

  倒是宇馨,眨巴着泪眼说:“主上,我太大意了!”

  “我被她骗了那么多年,都不曾发现,你被算计一下也正常。”穆寒清倒是宽慰宇馨来了。

  罗刹看了宇馨一眼说:“我去找药中仙,一定要赶在灵山的人来之前,将禁制修复好!”

  “你没毁禁制?”穆寒清问。

  罗刹说:“这个禁制若是毁了,芸娘必死无疑。”

  “你现在去找药中仙,一定来不及,她们谋划之前,一定便已经通知了灵山那边,没等你到灵山,她们便已经杀上门来了,这里不能待了,我们离开!”穆寒清当机立断。

  灵兮问:“那我们能去哪里?”

  “去苍山!”穆寒清说罢,便让罗刹去抱宇馨。

  “那我二姐他们怎么办?”灵兮问。

  “一起带走,所有人撤离寒食!”穆寒清说完,便开始做阵法。

  呃!

  灵兮知道,此时离开是万不得已,可是寒食呢?

  邪牙人虎视眈眈,他们都走了,寒食要怎么办?

  “现在暂时管不了那么多,将你们送到苍山后,我会回来处理这边的一切。”穆寒清说罢,便开始念口诀。

  不过转瞬之间,他们便已经身处苍山之巅。

  “来人,封锁苍山,心月叛逃,同孤王一起去将她家族所有的人都关入无底狱!”穆寒清忽然滞了一下,他感觉到身体的力量在流逝。

  可他不动声色的安慰灵兮说:“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可谁知,大殿上忽然传来一阵嚣张的笑声,接着便有一个中年男子从暗处走出来。

  看到那人的瞬间,灵兮感觉到,穆寒清的眸色变得十分幽暗。

  “阁下是何人,为何闯我苍山!”那人一双眸子奸邪的看着穆寒清。

  “我去!”宇馨无力的靠在罗刹怀里。

  “是谁?”罗刹问。

  宇馨说:“心月的大哥,苍山是不能待了,我们走!”

  说罢,宇馨的身体里面忽然爆发出一阵刺眼的银光,就在那一瞬间,他们再次回到寒食盛京的太子府。

  “灵山人已经来了!”穆寒清说。

  “那现在怎么办?”灵兮问。

  穆寒清看了一眼五角星阵,淡声说:“走,我们进去!”

  说罢,他咬破灵兮的手指,将灵兮的血滴在合欢树上,五角星阵当即开启。

  他们刚进入,灵山那群女人便飞身来到太子府。

  “哼,苍山的人进入我灵族圣地,简直找死!”为首的女子说罢,滴了一滴血在合欢树上,可惜合欢树上没有丝毫动静。

  那女子气得将兵器丢在地上:“该死的,五角星阵已经被开启两次,要七日之后才能开启。”

  “我们先去诛杀他们还留在外面的人。”那女子顿了一下,将剑捡起来,朝驿馆掠去。

  留在外面的只有千城跟魅姬,两人在收到穆寒清指令之后,便已经藏匿起来,只是没了人监视,却不知邪牙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灵兮等人进入五角星阵后,便欲尚在星阵中挣扎找生路的香芹遭遇。

  这是得知香芹就是那个杀人害命的人后,灵兮第一次得见她,想着他们小时候相依为命的场景,灵兮便觉得心疼,这样一个好好的女子,没想到竟是条毒蛇。

  见到他们,香芹冷笑着说:“没想到,你们竟敢躲到这星阵中来。”

  呵呵!

  她忽然笑说:“我知道了,想不到那女人倒是有几分谋略,竟能将孤狼王逼如绝境。”

  “找死!”穆寒清先发制人,一来便发狠招攻击香芹,罗刹见状,也一同攻击香芹。

  香芹不敢接招,不得已被逼离开了星阵。

  她离开后,穆寒清便对罗刹说:“你守着他们,我下水,去要点法力来!”

  “好!”罗刹说。

  叶筱筱母女二人已经被这一连串的变故吓得不知该怎么开口相问。

  灵兮走过去安慰他们说:“二娘二姐,你们没事吧?”

  “灵兮这是哪里?”二娘紧紧的抓着灵兮的手问。

  灵兮想了想说;“这是我母亲生活的世界!”

  啊?

  二娘大叫一声,却没了下文。

  “你们放心吧,我们会保护好你们的。”灵兮安慰说。

  “顾星魂呢?”叶筱筱问:“我们藏起来了,他该怎么办?”

  “罗刹跟魅姬姐姐还在外面,他们会保护好姐夫的!”灵兮说。

  叶筱筱抱着孩子,没在说话。

  穆寒清去到芸娘的藏身地后,芸娘看着他说:“你回过苍山?”

  “你先给我点法力,我要将灵兮他们送到你这里来,苍山也好寒食也罢,都已经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穆寒清说。

  芸娘惊讶的说:“你说的是真的?”

  “对,我的属下还中了你们灵山的逸仙断肠草。”穆寒清说。

  芸娘也不敢在问,连忙给了穆寒清些法术,穆寒清淡淡的看着她说:“谢谢,又害你要再多修炼些日子了。”

  “无妨,这几日我过得还不错!”

  穆寒清不在跟她客气,将人全都送了进来。

  这算是灵兮第一次正式意义上的看见芸娘,她不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就好像自己这么多年所受的委屈,全都尽数爆发。

  她只想哭,只想问芸娘,为何这些年从不看她一眼。

  可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就这样看着芸娘,却不敢靠近。

  芸娘微笑看着灵兮,并对她和罗刹招手说:“你们两个过来?”

  罗刹不看她。

  灵兮握住罗刹的手,拉着他一起朝芸娘走去。

  两人站在芸娘面前,芸娘的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了,她握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说:“我终于在有生之年,再见你们两个了。”

  灵兮不忍心,只能别过眼去不看她。

  罗刹也是冷幽幽的看着她,并不说话。

  二娘已经被这一切震惊到不能说话。

  叶筱筱却似乎懂了,她眯着眸子对罗刹说:“难怪那日宇馨救我孩子,你说她是应该做的?你原来也是叶家的孩子!”

  罗刹没有回答。

  二娘喃喃问道:“你怎么会?当年你不是只生了灵兮一个吗?”

  “你们来之前,罗刹便已经落地了,但是他煞气太重,又威胁灵兮生命,我便让我一位故友将他带走了,你们来看到时,只是我做的障眼法,让你们觉得灵兮是那时才出生。”芸娘说。

  罗刹闭了闭眼,没有说话。

  “雪狼姑娘,过来让我看看?”芸娘抹了抹眼泪,对宇馨招手。

  宇馨对芸娘也存着复杂的情感,于苍山而言,宇馨是讨厌甚至恨芸娘的,可是于罗刹而言,她又觉得自己该对芸娘好一些。

  就着这样复杂的情感,宇馨不知自己该不该上前。

  罗刹见宇馨不上前,便拉了她一把,将她送到芸娘面前。

  芸娘握着宇馨的手腕,柔声说:“还好你们进来了。”

  言落,她用自己的灵力替宇馨祛除了体内的毒,不过瞬间,宇馨便觉得自己不再难受了。

  “多谢!”宇馨淡声说。

  芸娘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用客气。

  须臾,她抬头看着穆寒清说:“我能跟他们兄妹两个单独相处片刻么?”

  “自然!”穆寒清带着其他人去到另外一边。

  芸娘拉着灵兮和罗刹的手,将两人拉到身边坐下,罗刹有些许别扭,想要走远一些。

  芸娘笑的十分温柔,她说:“孩子,我没有多少时间了,你还要再同母亲置气么?”

  罗刹梗着脖子不说话。

  灵兮听了芸娘的话后,连忙抓着她的手说:“母亲,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你不是好好的么?”

  “灵兮,目前这个纷乱的局面,会让你们都很吃亏,寒清在没有实体的情况下,支撑了这么久时间,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他若是死了,我又困在这里,那整个天下就会被青鸾搅得风云莫测,如此上天便会降罪,到时候你们我们所有灵山人都要死,总要有个人结束这一切。”

  那个人,必须是她,也只能是她。

  “你说错了,苍山心月也在跟青鸾做着一样的事情。”罗刹不情不愿的说。

  芸娘唇角颤了颤,她说;“那我更要这样做,若是天下大乱,我们两族都要死。”

  “没有别的办法了么?”灵兮握着芸娘的手说:“我不想母亲有事!”

  “寒清待你极好,母亲很放心将你交给他,罗刹跟宇馨在一起,他也会很幸福,当年母亲一念之差造成的错误,母亲也是时候该弥补了。”芸娘牵起他们兄妹的手说:“我能在握住你们的手,便已经足够了。”

  “不要!”灵兮趴在芸娘腿上哭。

  罗刹也眼眶血红,他说:“你将灵兮的封印解开,让她解开穆寒清的封印,让我与她摆脱共生关系,我们两个杀出去,便能平定这一切。”

  “你不知道,青鸾那一生诡异的本事,连母亲都治不住她,加上还有一个心月,你们但凡有办法,就不会这样狼狈的躲在星阵里面来,乖孩子,母亲不在了之后,你好保护好妹妹。可好?”

  “我会保护你们两个!”罗刹坚决的说。

  芸娘颤抖着将罗刹抱在怀里,柔声说:“当初是母亲自私,是母亲对不起你。”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要你用余生来偿还!”罗刹愤然说。

  芸娘笑了笑说:“那也要先解开你们的封印!”

  “你去将寒清叫来吧?”芸娘说。

  罗刹不一动不动的看着芸娘,芸娘笑着说:“快去!”

  罗刹咬着唇,不甘不愿的走了出去。

  芸娘轻轻的抚摸灵兮额间的荼蘼花说:“灵兮,你长大了,日后灵山的一切,便交给你了。”

  “我不要!”灵兮抓着芸娘的手,哭的不能自已。

  芸娘将灵兮拥抱在怀里,柔声说:“孩子,母亲这一辈子,做了太多的错事,但是我最成功的,就是生了你们,我爱你们,所以我要让给你们一个太平天下。”

  芸娘说罢,便用指尖点在灵兮的荼蘼花上,就在瞬间,灵兮额间的荼蘼花便绽放开来,并且从粉色慢慢变成红色。

  穆寒清与罗刹走进来,便被强大的灵力逼得寸步难行。

  芸娘手指轻轻一划,两人面前便出现一条路,让他们能安然走到这边来。

  芸娘握住穆寒清和罗刹的手说:“你们两人的封印解开后,灵兮势必会受到很大的损伤,不过在这里,她很快就能复原,你们要记住,这七日内,不管外面有任何异动,你们都不能出去,必须要保护我们两个,我要……我要毁掉星阵,引青鸾和心月大战。”

  芸娘说罢,灵兮的灵力忽然窜入她的身体里面,再从她的身体里面分到穆寒清和罗刹身上。

  半个时辰后,灵兮与芸娘倒在地上,罗刹同穆寒清却因此如获新生。

  穆寒清看着罗刹,罗刹看着他,两人默默的走过来将灵兮和芸娘抱起来,放在芸娘之前坐着的法阵之中。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后,芸娘从昏睡中醒来。

  “你没事吧?”罗刹不叫她娘,但是却很担心她的安危。

  芸娘笑着拍了拍罗刹的手说:“我没事。”

  她轻轻的抚摸着躺在她身边的灵兮的秀发,柔声说:“我毁掉星阵后,整个灵山就会失去灵力庇护,届时心月一定会率领众妖前来攻打灵山,你们藏在这里,她们根本就找不到你们,待他们两败俱伤后,你们直接从这里出去,便会到达灵山的寒潭。”

  “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穆寒清与罗刹一起开口。

  芸娘惊讶的问:“谁?”

  “香芹!”罗刹开口说。

  “那个孩子……她也是个可怜人,她既然已经知道你们的下落,那你们便好好计划一番,出去之后,至少要想办法占据一方,若是香芹无意将你们下落告知她母亲,你们便可隔岸观火了。”

  “她生性残暴嗜杀,她不可能不会告诉她母亲我们的下落的。”罗刹说。

  芸娘摇头说:“不,她做这一切,不是为了名利,她是被她母亲胁迫的,她要保护的那个人,在她母亲手里,她痛恨她母亲,只要她足够聪明,就不会告诉她母亲你们的去向。”

  穆寒清淡声说:“将一切赌在一个杀人如麻的人身上,实在是太冒险,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那么现在,就让我先给你们打头阵吧!”芸娘说罢,一拂袖将罗刹同穆寒清逼退,她当即下了禁制,然后将自己所有的灵力都激发出来,朝各个方向飞掠而去。

  “不要,母亲!”罗刹跪在地上,哭着喊了一声。

  呵呵!

  “真好,你终于叫我母亲了,好孩子,母亲死了也不算遗憾了!”芸娘笑着说完,便闭上眼睛,源源不断的往外输送灵力。

  宇馨见罗刹伤心欲绝,便抬头看着穆寒清说:“主上,能不能救救她?”

  “她已经将身上的灵力散尽,没救了!”穆寒清没想到,芸娘会为了灵兮和罗刹,将自己的生命舍弃。

  半个时辰后。

  噗!

  芸娘吐了一口鲜血,她身边的禁制也自动消失不见。

  罗刹扑上去将芸娘抱在怀里,红着眼说:“母亲,你没事吧?”

  芸娘笑了笑,她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正在快速分解成一片片的花瓣消散在空中。

  “啊!”罗刹悲痛万分,只能用怒吼发泄心里的悲伤。

  芸娘一只手摸着灵兮的手,一只手握住罗刹的手说:“灵山很快就变成人间地狱了,这一切,终于被我亲手毁灭了。”

  “母亲,你放心,我会将你的人间乐土重建起来,只要你不死,你看着我帮助灵兮重新建设灵山可好?”罗刹隐忍许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芸娘笑了笑,她用虚弱的声音说:“好,日后你们若是在灵山看见一株忘忧草,那便是我,我会站在灵山之巅,守护着你们,生生世世都不离开。”

  芸娘说完,便沉沉的闭上双眼。

  她说:“我太累了……太累!”

  “母亲!”罗刹抱着她,不敢惊扰,只能小声饮泣,可是片刻之后,芸娘还是变成花瓣消失在空中,只留下暗香浮动。

  穆寒清同宇馨站起来,深深的鞠躬。

  那一瞬间,罗刹所有的情绪都爆发出来,他双目变成金黄色,目空一切的看着穆寒清他们说:“为什么,为什么?”

  “罗刹……”宇馨扑上去想要抱住罗刹,可罗刹却一挥手将宇馨甩到水晶石上。

  他毫无知觉的问:“为什么她要这样做,为什么不让我多爱她一点,为什么不让我多体会一点有母亲的温情为什么?”

  “罗刹,你若是毁了这里,我们都得死!”穆寒清冷冷冷的看着罗刹问。

  罗刹眸色山了闪,但旋即又暴怒道:“死了便死了,所有人都该死,该死!”

  宇馨躲在罗刹身后,忽然举起一块水晶石砸在罗刹的头上,罗刹僵硬的回头,眸子里面全是冰冷的杀气。

  “你敢打我?”此刻的罗刹冰冷得如同地狱的幽灵。

  宇馨虽然害怕,可还是很用力的甩了罗刹一耳光,她恨声说:“你母亲为了给你们兄妹活路,连命都不要了,难道你转眼间就要杀你妹妹,让我们都给你母亲陪葬么,最该给你母亲陪葬的人是青鸾,是心月。”

  “青鸾,心月,很好我这就去杀了她们!”罗刹说完,便朝洞口掠去。

  “遭了,快拦下他!”穆寒清急切的说。

  可就在这时,那个洞口忽然被罗刹下了禁制,他们根本就走不出去。

  “该死!”穆寒清说:“灵兮已经没了母亲,若是连哥哥也死了,她一定不会独活,宇馨助我冲破罗刹的禁制!”

  “可是主上,他下的禁制不是轻易能破的!”宇馨也很急。

  穆寒清看了躺在地上的灵兮一眼,与宇馨一起开口说:“灵兮能!”

  “我将她唤醒,你帮我护法!”说罢,穆寒清席地而坐,他握住灵兮的手,将自己的真气反送到灵兮身体里面。

  可是时间过去颇久,灵兮却一点都动静都没有,这可急坏了穆寒清,他将灵兮抱起来,摇晃着她说:“你要是再不醒来,罗刹可就死定了!”

  然而,灵兮一点反应都没有。

  穆寒清无计可施,宇馨只能眼睁睁看着罗刹离去的方向,在心里祈祷,希望他不要出事才好。

  再说罗刹,他从摘星楼出去之后,便直接从寒潭里面冒了出来。

  因为芸娘将摘星楼摧毁,灵山灵气外泄,现在灵山如同惊弓之鸟,不得不将在寒食的人全都撤回来,镇守灵山。

  所以此时的灵山,三步一岗哨,还有人不停在周围巡逻。

  罗刹不敢贸然出现,只好将自己沉入寒潭之中,悄悄的观察水面的情况,想着等到天黑之后,再行动也不迟。

  忽然,罗刹听到外面有人在交谈,他侧耳倾听,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仙主安好!”

  仙主?

  “这寒潭之中的水,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冷?”说话的人,不是药中仙是谁?

  罗刹静静听着,他想,自己得想办法将自己暴露出来,让药中仙知道,他已经来到这里才行。

  罗刹继续侧耳听,“仙主真是幽默,我们灵山四季如春,根本就没有春夏秋冬的区别,更不可能有真正的寒潭,只是取了这个名字而已。”

  “呵呵,那敢情好,老子正好下去洗个澡!”说罢,药中仙便脱衣服要下水。

  那女子跺脚娇嗔:“仙主不可,这寒潭是本族的禁地,一般人是不能进入的。”

  嘁!

  药中仙睨了那女子一眼说:“老子跟你们灵主现在是共享灵山,这灵山有一半都是老子的,却偏偏这个寒潭老子进去不得?今日老子偏偏要进去,看你们能怎么办?”

  噗通一声,药中仙一个猛子扎如寒潭之中。

  他一下水,罗刹便将游过来将他拽到暗处去。

  药中仙看着眸色金黄的罗刹,眼里闪过一抹浓浓的悲伤,从灵山灵气外泄开始,他便已经知道,芸娘一定凶多吉少,现在看到罗刹,他更加确定。

  罗刹用手势告诉他,让他帮助自己潜入灵山,药中仙听了之后,点头让他放心。

  彼时,却听到上面传来青鸾的声音。

  “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照顾仙主的,怎么能让仙主下寒潭?”

  “奴婢阻拦了,可是仙主的脾气古怪,我们拉不住他?”那女子怯弱的说。

  药中仙示意罗刹不要妄动,自己连忙游了上去。

  “青鸾,这寒潭的水清澈,又不冷,为何不能让我在里面游上两圈?”药中仙说罢,还自由自在的水里来回游动。

  青鸾自然不敢将秘密告知,只要笑脸相对,安抚道:“仙主还是上来吧,这寒潭的水虽然不冰凉,可是毕竟是灵山最冷的地方,我们都不敢在里面游一圈,何况是仙主,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们的大计可如何是好?”

  “也是,拉我上来吧?”药中仙对青鸾伸手。

  青鸾伸手过来拉药中仙,药中仙却一把将青鸾拽下来,哈哈大笑着说:“这水真不凉哈哈哈哈!”

  “仙主……”青鸾欲怒目,药中仙连忙拉着她一起起来,淡声说:“奶奶的,没情趣!”

  那些侍女见两人湿漉漉的,连忙拥着两人回灵山之巅去了。

  也就在此时,罗刹快如闪电的从水中冒出头来,飞速的朝森林之中掠去。

  罗刹在森林之中找到一个能藏身的洞穴休息到夜里之后,方才走出森林。

  “谁?”森林边缘,一个巡逻的女子娇声呵斥。

  罗刹没有说话,只是故意丢了一颗石头出去。

  那女子冷哼一声说:“我灵山圣地,岂是尔等妖魔能进来的?”

  说罢,那女子便提着剑朝罗刹那边走去。

  罗刹观察了那女子的灵力,估摸着自己能打赢她后,方才快速的掠到拿女子身后。

  那女子感觉到有人掠过,连忙回头查看,可刚一回头,就被罗刹一掌拍晕。

  罗刹将那女子拍晕之后,将人拖到暗处,将其杀死之后,将她的尸体伪装成被野兽撕咬过的痕迹,将人背着远离这个地方后,方才折返回来。

  灵山巡逻的女子很快就发现了那个被袭击的女子,她们连忙将人抬到灵山之巅去,让青鸾做定夺。

  青鸾原本跟药中仙正在房中你侬我侬,被无端打扰,她很愤怒,厉声喝道:“都给我滚下去,明日之前,谁也不许前来打扰。”

  “不是的灵主,我们一个巡逻的姐妹被妖兽咬死了!”来禀告的女子,自觉事态紧急,便顾不得会冒犯青鸾,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

  听说灵山有妖兽出没,青鸾与药中仙皆是一愣,药中仙说:“这是大事,若是真的让苍山的人打上灵山来,依你现在的能力,你根本就不是寒清的对手。”

  “孤狼王现在自顾不暇,不可能是他,要是真有人前来挑衅,唯一可能的,就是那只狈妖!”青鸾笃定的眯着眼。

  药中仙率先走过去打开房门说:“管她是谁,现在要先搞清楚,灵山到底有没有人妖族混进来。”

  青鸾这才不情不愿的跟药中仙一起走出去。

  看到那侍女的模样,药中仙便确定,事情一定是罗刹干的,他拧着眉说:“没想到啊没想到,灵山这等圣地,竟连一只小妖都能任意践踏了。”

  “不可能,我们防守如此森严,若不是那只狈妖,就只有孤狼王同那只小雪狼有这样的能力。”青鸾丝毫没有怀疑那女子的伤口,这让药中仙松了一口气。

  少时,又有人抬着一具尸体从山下上来。

  青鸾拧着眉心问:“这又是哪里出现的?”

  “回禀灵主,这是在西山发现的!”那侍女回答说。

  药中仙啧啧啧的摇头说:“这就真不对劲了,青鸾你想想,一个是东山发现的,一个是西山发现的,两山之间,隔着整个灵霄殿,若是只是一个妖怪,那我们不可能没发现他的行踪。”

  “仙主的意思是说,这里的妖不止一个?”青鸾的眸色越发幽暗起来。

  药中仙点头说:“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青鸾早已经相信了药中仙的话,她恨恨的说:“你们全力给我搜山,我要去会会那小贱人。”

  言落,青鸾飞身朝苍山掠去。

  见青鸾离开,药中仙冷冷的勾唇,淡声对那些侍女说:“今夜都给我惊醒着些,要是本仙主死在灵山,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诺!”那些侍女战战兢兢的点头。

  药中仙思忖了片刻后,对那几个侍女说:“罢了罢了,生死存亡之际,我还是帮你们一把吧?挑几个人守着灵霄殿,派几个人给我,我要亲自下去巡查。”

  “诺!”青鸾不在,那些人便以药中仙马首是瞻。

  药中仙带着侍女巡查了一遍,终于在罗刹藏身的地方发现破绽,他奸邪的笑着走进,手法古怪的在那几个同他一起来巡逻的女子身上点了几下,那些女子便受不住倒在地上。

  “小混蛋,给老子出来!”药中仙叫了一声。

  听到药中仙叫自己,罗刹连忙从山洞中走出来。

  “她死了是不是?”药中仙喃喃自语一般的问。

  罗刹冷着眉眼不说话。

  “很好,她终于还是走了这条路,很好!”药中仙说了两句很好后,便冷声对罗刹说:“要玩就玩大的,把这几个人都给我弄成那样,然后分别丢在不同的地方,有时间我会给你带人来,这些黑白不分逼死我家芸娘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罗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那金色的眼眸里,因为药中仙的话,而变得流光溢彩。

  药中仙将人交给罗刹后,便自己在山中用树叶做成了几个跟被他杀死的侍女一样的女子出来,念了几句口诀后,那些女子便变成了活生生的人,围着药中仙打转。

  药中仙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那些伤害过芸娘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再说青鸾,她一路上了苍山后,便杀了无数的妖精,可谓是杀出了一条血路上苍山。

  “青鸾,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在我的地盘上大开杀戒?”心月走出来,冷幽幽的看着青鸾,说实在的,她真是很嫉妒青鸾,能有女子可以依仗。

看过《医妃难求:王爷不是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