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 > 第1876章:魔宫的壁画

第1876章:魔宫的壁画

  手机阅读

  “哈哈哈哈,之南,你别把我想的太高尚。”温亭湛笑道,“我就是躲懒罢了。”

  对于这话,古灸相信温亭湛是真的这样想,因为他想更快更有效的改善朝廷的腐化,影响初出茅庐士子的心境,所以他才会有这样惊人的举动。但不是每个人都舍得做到这一步。

  “我也想之南的名字印在书上。”温亭湛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不是你为我收集的信息,而是希望将你的画印在其上,以供参考,可以让读者有更深的领会。”

  “我定当尽我所能!”古灸这下也是豪情万丈。

  天下哪里有男人没有一腔报国的热血之心?好男儿志在四方,只不过有些因为环境所限,因为性情所致,亦或者因为其他缘由,让他们无心再顾及,无能再多想,无力再伸手罢了。若是当真有个机会放在面前,很多人是会义无反顾的。

  “对了,我都忘了拿了几幅画来与你们一道观赏。”古灸突然想起这茬,上次就说他在西域画了几幅图,要拿来和温亭湛共赏,后来一直两边各自忙,今天好不容易应邀,又只有他们,古灸就带了画来。

  “这些画可非我所创,而是从画壁上临摹下来。”古灸提前君子的说明,然后将一幅展现在夜摇光和温亭湛的面前,“是不是很绚丽,你们真应该去看一看原画,实在是美得震撼人心,我只能将之神韵临摹出一二。”

  这是一幅穿着很是古老,且带着些许神话色彩的图画,是一个女子踏云拜师。

  第二幅则是这个女子坐在高位,在诸多人的见证下,云雾缭绕间收徒。

  第三幅是三个人,女子和徒弟还有个男子,他们三人背对而立,四周依然是仙雾飘飘。

  第四幅是女子和那个男子飞掠人间,广施福德,救苦救难,受万众礼拜。

  第五幅是却诡异的变成了愤怒的人去,一剑刺伤了自己的女子,和徒弟僵持而立……

  看完五幅画,夜摇光的脸色莫名的变了。

  温亭湛也是面色凝重:“之南,这些画你是在西域具体何处临摹而来?”

  “是一座古城堡,我和阿昭也是不慎闯入,里面空无一人,这些壁画构图颜色都太精美,这才让我们师徒都舍不得离开。”古灸说着抬眼,就看到温亭湛夫妻的面色不对,“怎么,这图有问题?”

  古灸想到了当初他无意间因为一幅画险些招来满门灾祸,心口一紧。

  “这画没有问题。”夜摇光连忙安抚古灸,却不等古灸松口气,夜摇光就接着道,“这画所在之处很有问题,若是我没有料错,应当是通往魔宫的通道。阿湛,你立刻传信给昭哥儿,让他赶快撤离。”

  “魔宫?”古灸不解。

  “妖魔的魔。”夜摇光深吸一口气,问古灸,“这幅画的后一幅是不是群魔乱舞?”

  古灸目光一瞪,那一幅画他还没有来得及临摹:“是!”

  “我之前听说过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翁就是这些画里的人……”夜摇光将宁璎的事情细细的讲给了古灸听。

  宁璎的事情她一直没有忘记,只不过人海茫茫她没有刻意的去追寻,而且她相信既然这件事她摊上了,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到了她该面对的时候,就必然要直面,宁璎也不是等不了这几年的人,因此她才没有行动。

  果然,这件事不就以这样的方式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这壁画如果真的是画在魔宫,能够画的这么详尽,那么不是沐梓邪本人,就是他的后人,宁璎要找的就是自己的后人。

  “这世间还有这等离奇之事……”古灸喃喃自语,“那阿昭岂不是危险?”

  “你先别急,魔宫已经被封了许久,甚至已经迁到了别处,那里倒是没有什么魔物,只不过机关重重。”夜摇光安抚古灸,“你们应该没有深入,也没有打扰魔宫的安宁。而且,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是不是魔宫尚且还未知,等阿湛传信过去让阿昭及时撤离就好。”

  古灸也镇定下来,这时候有悦耳的丝竹之声传来,而且越靠越近,好似故意接近他们,几人就忍不住放眼望去,竟然是一手华丽的大船,烛光明亮,他们已经可以看到甲板上的翩然舞姿。

  那船的速度极快,很快就与他们并行,夜摇光才看清坐在诸位的竟然是单久辞夫妇。邀请了不少人,有些面熟的学子,还有沈知妤和其他富商,也有福知府等官宦。

  “温大人,温夫人,古公子,可愿赏脸上船一聚?”单久辞走到船边扬声问道。

  夜摇光不喜欢这样的气氛,她对温亭湛示意,让温亭湛拒绝,但温亭湛却握了握她的手之后,便答应了下来:“单公子相邀,岂能推辞。”

  “来人,放板。”单久辞立刻去吩咐。

  温亭湛也吩咐他们的船夫,让两船相连。

  “你为何答应他?”夜摇光奇怪,温亭湛看着也不像是个凑热闹的人。

  “摇摇你忘了,单久辞带回来的圣光球?”那还是十年前的事情,他第一次和夜摇光去应天府,单久辞的地盘,也是在那里和单久辞认识,单久辞可是用了圣光球来刁难他们。

  圣光球是魔族之物,单久辞说他去了一趟西域,从西域的一座宫殿带回来,并且身边带着修炼高人的单久辞差一点就死在宫殿里,按照单久辞的说法,他们之所以能够逃脱,还是得益于虚谷真君的飞升,大道者飞升,普光天地,妖魔退避。

  单久辞才能够幸运的逃脱一劫。

  “你是想让之南去问单久辞,之南去的这个地方是不是魔宫对吗?”夜摇光明白了温亭湛的用意,如果两者去的是同一个地方,单久辞从里面拿了圣光球出来,这必然就是魔宫无疑。

  因为这壁画的缘故,夜摇光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就必然要去查一查,到底宁璎的后人在不在那里,如果确定是魔宫,那就得更加小心谨慎,也可以向单久辞打听一下,他在魔宫遇到了些什么,早做防备。

  本书来自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神棍夫人:夫君,要听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