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血狱江湖 > 第十三章:扭转局势 1
  左朝阳知道林屹不让他杀李天狼是不给西域犯境理由。

  但是左朝阳真是不甘心。

  左朝阳道:“我知道西域陈重兵于边界虎视眈眈。但是我也知道凤连城现在将十几万兵马部署在边镇。所以何必再惧西域……”

  林屹先警惕朝四下扫瞭一眼,然后他走近左朝阳压低声音道:“左兄,实话告诉你吧。凤连城对外宣称有十万大军严阵以待,其实是迷惑敌人之计。他手上只有四万来人。根本不足以抵御西域大军。凤连城正抓紧训练新军。但是训练新军也需要时日,在这期间必须得安抚住西域。而且现在南边战事吃紧,又有匪首聚众捣乱,我朝现在可谓是内忧外患……”

  听了林屹一席话,左朝阳甚是惊震,原来边镇只有四万人马防御。

  如果西域大军进犯,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林屹又道:“总之现在局势严峻,连皇上也在隐忍敌人的飞扬跋扈。为此皇上还想将七公主嫁给西域三王子和亲。朝阳,位卑未敢忘忧国。在这关键时候,我们更得忍。”

  左朝阳也是深明大义的人。他当然不会一意孤行致国家于危难。

  “原来如此。幸好你及时赶到,不然我真是险些铸下大错。”说到这里左朝阳又遗憾道:“唉,看来李天狼这个畜生是杀不了了”

  林屹心里又何偿不感到憋屈。

  只是现在真不能杀李天狼。

  “左兄你也不必郁闷。只要时机成熟,他终难逃一死。不说这个畜生了,”左朝阳“死而复生”,林屹可谓是喜出望外。“左兄,再没有什么事比你还活着更让人高兴了。世事也真是奇。左兄大难不死,又练了神功。你在黄金殿救侯爷锦儿,在鬼镇杀血僧,真是大快人心……哈哈,这下你又能帮我了。你不在我可是焦头烂额了。”

  左朝阳却无奈地道:“林兄,恐怕我是再不能帮你了。”

  林屹道:“为何?”

  左朝阳道:“你可知当初我身陷弑虎堂是谁救的我?”

  林屹一直想不明白救左朝阳的神秘人物是何方神圣。现在终于能解开这个谜团了。

  林屹道:“是谁?”

  左朝阳道:“飘零岛凌孽。”

  林屹一怔,原来是凌孽救了左朝阳。

  左朝阳道:“他不光救了我,还将我带回飘零岛替我疗伤……”

  左朝阳将凌孽传授自己武功,包括他拜凌孽为师还成了飘零岛主继承人的事都一并告诉了林屹。

  左朝阳道:“我现在是飘零岛的人,还是岛主继承人。我再不是自由之身了。我师父答应让我出江湖报仇。但是他告诫我,飘零岛已和南院解除了同盟,所以未经他同意再不能擅回南院。林兄,我这条命是他救的,新的武功也是他传授的。所以我不能忘恩负义。”

  左朝阳戴着面罩,看不到他表情。但是他眼中却充满内疚之色。

  为再难帮林屹感到内疚。

  林屹很是失望,但是他也理解左朝阳难处。

  林屹道:“就算你不能再帮我,但是你活着我就高兴。”

  左朝阳道:“我想问你件事。”

  林屹道:“什么事?”

  左朝阳道:“当初我带人进攻弑虎堂落入陷阱,分明是被人出卖了。此事你一定查了。那你查清没有,到底是谁出卖了我们?”

  林屹看着左朝阳缓缓道:“凤连城。”

  左朝阳发出一声笑。

  不知是苦笑还是愤笑。

  其实事后左朝阳将整件事梳理推测,他已经隐约感觉到,那件事和凤连城脱不了干系。

  果真是凤连城。

  但是现在凤连城身负防御西北重责,在这节骨眼儿上,他也不能找凤连城算账。

  李天狼不能杀,凤连城也不能杀。

  心里愤懑的左朝阳一掌击在旁边的一棵树上。那棵树“喀嚓”一声从中断裂。

  左朝阳道:“凤连城他为何要出卖我?!”

  就在这时候呼延钰儿和曾小童朝这边奔来。

  左朝阳看到二人来了,便对林屹道:“林兄我先走了,我要去晋州见我娘。我真是不孝,这么久了还未去见她……”

  左朝阳说罢朝一个方向而去。

  呼延钰儿知道青衣人就是左朝阳,看到左朝阳离去,一种难以言喻悲伤涌上呼延钰儿心头。

  二人到了林屹跟前,林屹对曾小童道:“小童子,你家少爷担心你。你现在去和他汇合。再告诉你家少爷,我们连袭牧天教几个分堂,敌人定会大搜寻。让他们一定都藏好。”

  “是。”曾小童便先离去。

  林屹见呼延钰儿依旧看着左朝阳逝去的方向怔怔出神,便道:“钰儿,你是不是知道他就是朝阳?”

  呼延钰儿回过神来,她点点头。

  林屹道:“那你没和他相认吗?”

  呼延钰道:“没有。我知道他还活着就很开心了……”

  林屹道:“钰儿,你这是何苦啊!”

  呼延钰儿眼中转着泪水,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最终还是未能控制住。眼中泪水夺眶涌出。流了一脸。

  呼延钰儿语气激动道:“你不要告诉他!求你不要告诉他。就当我死了……就当我死了。我现在已是残花败柳,我这污秽之身怎么能配得上他。我也没脸见他。当我死了,我在他心里就永远都是最好的,你明白吗……”

  林屹道:“这又不是你的错。朝阳他不会嫌弃你的。告诉他吧。如果他敢嫌弃你,我饶不了他!”

  呼延钰儿情绪更显激动,她哭道:“我爹被杀了,身体被喂了野兽落了个尸骨无存,我又被糟蹋了。你是不是还嫌我不够命苦。你还非要往我心头扎刀子。如果你真要告诉他,我就走,到时候让你们谁都找不到……”

  呼延钰儿越说越感心痛,她就地蹲下将头埋在膝盖间哭泣着。

  林屹看到她痛苦模样,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林屹也蹲下身,他柔声道:“钰儿,不要哭了。我答应你不告诉他。以后你就是我妹子,哥哥护着你。哥还答应过你,以后定将凤连城那个畜生杀了。还有李天狼,一个也不放过……”

  呼延钰儿此刻满腹伤痛委屈,她需要一个怀抱寻找安慰。

  于是呼延钰儿再也忍不住,她扑在林屹怀里,将头埋在林屹胸前痛快淋漓失声痛哭。

  哭声在原野上回响不绝……

看过《血狱江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