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帝戒传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帝戒主人的存在意义

第九百一十二章 帝戒主人的存在意义

  望见这慈祥脸面忽然严肃了不少,众人怔了一下。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苏魏立即解释道“现在的你,位于天兽实力中阶,虽然看起来很为强大,但是对于创造当中级别较为高的东西,你还是没有那个能够完完全全驾驭住,我非常是不建议你这么早使用的,但既然你用了,那就得好好把自己的身体养好。”

  “还有一开始就创造这么级别较高的东西,身体铁定没能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然后你这样还不打算去休息的?明日怎么作战?”苏魏在这里莫名变得严肃起来,倒像是一位严厉的父亲,让林羲不禁产生幻觉,仿佛看到了林徽教授的样子。

  对于过去,时不时严厉教导自己的画面,此刻还历历在目着,想到这里,林羲眼角不由自主地泛起了红润,显然是特别想念他们。

  苏魏看在眼里,语气倒是轻了不少“他们铁定也不希望你这幅样子对吧,所以去吧,我们来守夜。”

  杜布也在旁边劝道“去吧,没事的。”

  一鳄也是喃喃道“已经够麻烦你们了,要是在碍到你们,那我们就太过分了,所以帝戒主人,休息要紧。”

  都讲到这份子上了,林羲都不好意思拒接了,刚才恭敬不如从命,点头道“那我就去了吧。”

  “晚安。”三人齐声了一句。

  “晚安。”林羲微微一笑,衬着疲惫沉重的身子,慢慢躺倒了一张大床上,大床的柔软度以及舒适感,让他无法抵抗,瞬间睡去。

  还未睡觉的人,就只剩下了苏魏,杜布,一鳄。

  这时候,若有所思之间,苏魏与杜布四眼交融在了一起,皆都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发现对方欲言又止之时,他们则是微微一笑出来,让在旁边的一鳄看得很是羡慕,喃喃道“你们该不会等下要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守夜吧?”

  “你看出来?”苏魏与杜布看向了一鳄,问道。

  “不就是想要让其中一个人去睡嘛。”一鳄装着没什么了不起的嫉妒样子,因为自己没有人能够让他去睡,他手下那群人,早就在大床内舒舒服服大睡起来了,而且鼾声还特别大,几千个人村民都没有你们这些饭桶大,简直就是给我丢脸!

  “我觉得你也可以去休息一下。”苏魏与杜布再次看向了一鳄,齐声说道。

  一鳄说道“我就不了吧,你们去吧,已经够麻烦你们了,就让我担负一下守夜重任吧。”

  看不出这个外表霸气霸道,吓人摄人的中年油腻老大叔,还是有几分温柔与细心风范的。

  随后,苏魏与杜布又想看了一眼,纷纷看出了对方的意思,也是马上齐声道“那就三人都留在这里吧。”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就留在这里吧。”一鳄似乎也很高兴地点点头,毕竟这年纪的中年油腻老大叔,还是挺希望有人陪的,特别是志同道合之人。

  其他两人点了点头,一同仰望着仍旧是没有星空的乌云夜幕,一鳄突然开口道“帝戒主人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们老大也好久没见他,也很想知道这几个月后,他变成了什么样了。”

  “你老大叫你来问我们的吗?”杜布问道。

  “是的。”一鳄应道“有什么问题吗?”

  “他是通过什么让你知道的?感觉他一直都在,想要向你传递消息也好像不过是一瞬间。”杜布说道。

  一鳄笑了笑,拉起了自己那件破损衬衫,隐隐有几道蓝色幽光射出,刚开始还挺刺眼的,让杜布都不禁闭了一下眼,再度睁开眼睛看过去,那里是原来是一块鳞片,一块紧紧贴在那里的鳞片。

  紧接着,一鳄便介绍道“这就是我们老大给我的东西,一个能够传递消息的物品,每次老大想要说什么,都是这个在传达着他的意思。”

  他继续说道“方才你说他一直都在,他确实都在,因为这个他知道了我们的位置,知道了我们在干什么,也知道了帝戒主人为了给村民们一个舒适环境睡觉,不惜付出了自己,方才叫他去休息,也有让我们老大的一份意思。”

  “原来如此。”杜布应了一声。

  “那你可以告诉我了吗?帝戒主人是一个怎样的人,特别是刚刚经历过古名背叛的他,我们老大很想知道这时候的帝戒主人是在想什么,为什么还要帮助联盟之国的百姓们呢?”一鳄问道,连他那里的鳞片又闪出了较为强烈的幽光,像是殷切期待着。

  不知道为何,杜布在这个时候脸上忽然骄傲起来,语气也不知不觉地变高亢嘹亮起来“错的不是联盟之国的百姓,而是联盟之国的高层们。”

  一鳄怔了一下,就连他那里的鳞片闪出来的幽光忽然戛然而止,二者都为这股话感到无比震撼。

  慢慢的,后知后觉的一鳄哈哈大笑“此等风范,才是帝戒主人啊。”

  恢廓大度,是非分明!

  “那么你们呢?你们兽魔族人是怎么看待帝戒主人的?”苏魏很好奇地问道。

  “大部分的兽魔族认为帝戒主人是一颗眼中钉吧,都是特别想要除掉他的。”一鳄应道。

  “那你们呢?”杜布问道。

  “我们干嘛要除掉他?我们又不认为帝戒主人是一颗眼中钉。”一鳄应道。

  “那在你们眼中,帝戒主人是怎样的存在。”杜布继续问道。

  “这跟上个问题不一样吗?”一鳄微微一笑,反问道。

  “外在与内在的关系。”

  杜布的回答,也让一鳄马上开始思量,很快就讲解道“帝戒主人,生逢在乱世当中,受联盟之国与兽魔族两大势力夹缝着,又是以“帝”字称呼,就我们老大自己想来,他承担着重大使命,不仅是打败陛下而将我们赶出去那么简单。”

  一鳄脸色忽然肃穆了起来,一字一词重重地说道“毕竟敌人,不止我们陛下一个。”

  杜布与苏魏倒是没有什么惊讶,淡淡地回应道“我们知道,还有联盟之国的高层们,还有项皇嘛。”

  “不止!”

  :。:

看过《帝戒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