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十七章 奥拉尔之殇 十 完结

第十七章 奥拉尔之殇 十 完结

  威尼斯人在撤退?

  骑在战马上的一个米兰骑士用力拉住了缰绳,他厚实的盔甲面罩下一双眼睛疑惑的用力回头向号角声传来的方向看去,虽然不可能看清楚镇子外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本能的做出了这个动作。

  在他的身后,米兰骑士们同样错愕的露出不解的神色,他们当中有人甚至费力的调转马头准备去看看究竟发了什么。

  冲锋自然莫名其妙的停止了,隔着满街的尸体和抛弃在路边的各种障碍杂物,双方在只有几十米距离外相互僵持着。

  “大人,这个距离我们可以打中。”一个火枪兵压低声音对亚历山大说,似乎是怕对面的米兰人听到。

  亚历山大却慢慢放下了手里的火枪,连续长时间端着这种沉重的武器射击已经让他的肩膀和手臂几乎麻木了,看着对面在原地局促不前的米兰骑兵,亚历山大慢慢摇了摇头。

  “去告诉贡帕蒂,让他停止射击。”亚历山大忽然想起刚刚派保罗·布萨科向贡帕蒂下达的对米兰人进行全力炮击的命令,这时候显然再这么做有些多余了,他估计着也许镇外已经发生了新的变化。

  很快,亚历山大就从那队米兰骑兵的行动中证明了他的猜测。

  米兰人开始向后退去了。

  看着改变方向的米兰骑兵队伍,亚历山大把身子慢慢靠在了街垒的胸墙上,他回头向旁边的士兵们看看,向旁边一个士兵下达了给贡帕蒂的第三个命令。

  “去告诉贡帕蒂,他可以按照我之前给他的命令行事了。”

  那个士兵立刻转身向着台地上奔去,只有100多米的距离很快就跑到,在路上这个士兵还遇到了刚刚闻讯跑来的卡罗和奥孚莱依。

  “发生了什么?你这是要去哪?”卡罗对那个士大声喊着,如果不是看到他是向台地上跑,也许他会把这个人当成逃兵,毕竟之前的战斗太过激烈,不止是热那亚人,即便是阿格里人当中也出现了临阵脱逃的。

  “我去给那个屠夫传令,”士兵一不小心叫出了贡帕蒂的绰号“米兰好像要逃跑了!”

  “你说什么?”卡罗一呆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回头看了眼旁边的奥孚莱依,然后从奥孚莱依脸上看到了同样满脸意外的表情“你说米兰人跑了?这怎么可能?”

  “我不知道,我还要去传令呢。”士兵脚下不停的继续向台地跑去,当他跑到炮兵阵地上时,他先用敬畏的眼神看了眼那些可怕的火炮,然后才跑到同样神色疑惑的贡帕蒂和保罗·布萨科面前。

  “大人让我告诉你,可以按照之前他给你命令去做了。”

  有一小会贡帕蒂似乎有些吃惊,他向士兵追问亚历山大的命令,直到确定的确没有弄错之后,他回头向米兰人的方向看了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张记着一串数字的纸条。

  贡帕蒂在保罗·布萨科疑惑的注视下用那个木头刻盘迅速调整着火炮的方向和高低角度,同时布萨科还能听到他嘴里自言自语的嘟囔:“这怎么可能,米兰人难道真的败了?”

  很快,火炮射角终于确定,看着垫在火炮身管下那些早就按照不同角度裁锯子好的垫木,贡帕蒂又低声说了句:“看来得改一改了。”

  然后他深深吸了口气,向着已经等着的炮兵下达了命令:“射击!”

  火炮齐鸣,这一次甚至没有先用一门炮做试射。

  炮弹伴随着轰鸣和炮口喷射出的口焰腾空而起,呼啸着向镇子边缘最远的方向飞去。

  贡帕蒂没有立刻命令给火炮清膛装填,而是不顾刺鼻的火药气味跑前几步看着炮弹飞出的方向。

  很快,镇子边缘的地方隐约传来了炮弹落地后发出的巨响,不过因为有密密麻麻的房子挡住,他只能从随即升腾起来的几条稀薄的烟柱判断弹着点的远近距离。

  “该死,打的不太准啊,”贡帕蒂不满的轻骂了声,他回到一门炮前继续认真的调整炮击角度,当再次计算好后,他有一次下达了射击命令。

  几颗炮弹又飞上天空,这一回较之前集中了不少的炮击效果让贡帕蒂略显满意,而旁边的保罗·布萨科却看得莫名其妙。

  “你这是在打哪?”

  “你不要知道吗?”贡帕蒂一边忙活着不住给火炮复位,一边随口说“这个地方是奥拉尔镇外的一口井。”

  说到这时,贡帕蒂停了停好像也有点发愣的和保罗·布萨科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个一脸懵懂的人不约而同的撇了撇嘴。

  “大人有时候会下达些莫名其妙的命令,”贡帕蒂一边干活一边随口说。

  保罗·布萨科开始没有开口,作为亚历山大的侍卫队长,他很清楚该什么时候保持沉默,不过看着第三轮炮弹向着贡帕蒂说的“那口井”的方向飞出去,布萨科犹豫了下终于说:

  “有时候的确是这样,不过我们都知道他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的确有原因,”贡帕蒂点点头“就拿那口井来说,这是他让波西米亚人找遍镇子之后来告诉我的,为了这个我甚至还亲自跑去测量了一下从这里到那口井的距离,所以我相信那的确是有原因的。”

  贡帕蒂并不知道,为什么亚历山大一定要让他记录下可以最大距离向那口奥拉尔镇边缘的枯井射击的数值,他只能按照之前记录之后计算的角度安排火炮射击。

  而那些炮弹第一次在距离枯井还很远地方落下时,就引起了米兰人的恐慌。

  因为那里,正是米兰人向着镇外撤退的毕竟要道之一。

  威尼斯人的突然撤退让正在疯狂向着镇子里进攻的米兰人不安大感意外,更是立刻动摇了米兰人的阵脚。

  他们当然并不知道这个后果偏偏是他们的擅自行动引起的,他们只知道威尼斯人的左翼突然被击溃了,一些逃跑的威尼斯人慌不择路的向着镇子上逃来,接着就让这个令人不安的消息在米兰人当中传开了。

  可还不等米兰人弄清楚那些惊慌的威尼斯人说的是真是假,接下来越来越多的被击散的威尼斯人就从阵地上逃了下来。

  于是他们带来的消息也变得杂乱无章起来。

  但是不论是什么,都只说明一件事,威尼斯人被击败了。

  7000热那亚人是怎么打败10000威尼斯人的,米兰人已经来不及弄清楚,就如同他们的5000人怎么始终无法击败只有2000多人的亚历山大的军队一样。

  米兰人担心的是他们现在的处境,一旦击败威尼斯人,热那亚热军队就有可能迅速调头,到那时候米兰人就有被敌人彻底包围歼灭的危险!

  原本要歼灭敌人的行动却变成了自己又被歼灭的可能,米兰人真不知道这场仗是怎么打成这样的。

  虽然从那些威尼斯人中间听到有人抱怨说这都是因为他们擅自离开战场造成的后果,但现在米兰人既不想为这个浪费口舌的和那些狼狈的威尼斯人争辩,更没有时间。

  他们要做的,是迅速摆脱与对面敌人的战斗,然后趁着热那亚人还没调头包围过来,撤离这个危险的镇子。

  米兰人同样发出了撤退的信号,米兰军队开始向着镇外撤退。

  镇外的空地变得很危险,不知道热那亚人会不会发现他们的举动后立刻包围过来,所以米兰人只能在镇子边缘早年建造的一片废弃的护墙附近集结军队。

  即便是撤退也必须要尽量保持秩序,米兰的将军们很清楚毫无纪律的撤退很可能就会变成无法控制溃败。

  但是他们的敌人似乎并不想让他们顺利的离开这个对米兰人来说,如同噩梦般的镇子。

  一串看似毫无目标的炮弹忽然从头顶上落了下来。

  在炮弹落地前,已经让米兰人听上去有点熟悉的那种呼啸声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们纷纷抬起头看向天空,除了少数一些人忽然想到了什么,大多数人还满脸迷惑。

  然后他们就感觉好像四周地面突然一跳,接着四面八方就烟尘四起,一片混乱。

  一颗炮弹狠狠砸进了地里,不过因为这里已经到处都是泥土地,初夏的地面又是那么柔软,所以硕大的弹丸落在软绵绵的草地上,只稍微向上跳起又在地面上扯出一条短浅的浅沟就没了动静。

  而另一颗近些的炮弹引起的骚乱就有些大了,它直接落在了一顶帐篷上,除了把帐篷瞬间砸得帐篷顶凹去,四角腾空之外,伴着一声大响,大片闪烁的金光霎时如一道从地下猛然涌出的喷泉般直飞天空,然后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瞬间护墙附近下起了金币雨。

  “上帝!”一个米兰将军发出声低叫,他怎么也没想到好巧不巧的那颗炮弹居然击中了放着装满军费箱子的帐篷。

  看到漫天金雨,原本因为炮击有些惊慌失措的佣兵们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他们不顾一切争先恐后的向着纷纷落下金币的那片地方跑去,其中甚至还有一些威尼斯人。

  “站住!我命令你们站在!”

  一个米兰军官大声吼叫着,在他旁边他的几个亲信举起长矛威胁着向他们冲过来的那些佣兵,但是根本没有人理睬他们,有些人稍微调转方向从他们身边跑过,有些干脆向着他们冲了过来。

  那几个米兰人不由自主的抬起了长矛,他们不是因为善良不忍伤害同伴,而是看到后面冲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可即便这样,只稍一犹豫,他们就被冲过来的人撞倒在地,在无数只脚的踩踏中,那个米兰军官和他的手下一边不停的滚爬挣扎,一边发出声声惨叫。

  米兰人的军官和佣兵队长们不顾一切的大声呵斥阻止更多人卷入这场抢劫金币的混乱之中。

  他们开始感到害怕,更有人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向天空,似乎在等着接下来的炮击。

  “又来了!”

  果然,伴随着不知道谁发出的一声惊恐叫声,很多人抬头看向天空,当看到那团模糊黑点时,原来勉强还能维持的队伍立刻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谁也不知道会落向哪里的炮弹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处境危险,对于几乎没有面对这种炮击经验的人来说,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本能的迈开步子四下奔逃。

  而一旦开始逃跑,恐慌的种子就开始在人群中疯狂的发芽,出土,然后像瘟疫似的洒向更多的人。

  越是人多的地方,恐慌和无助越是蔓延的更快,当几千个刚刚经历了一场血腥恶战之后疲惫不堪的士兵忽然再次被慌乱恐怖席卷之后,任何人的阻止和申斥都不再起作用。

  米兰人,崩溃了。

  首先逃跑的是威尼斯人,这一次他们用行动让之前擅自脱离战场的米兰人尝到了同样的苦果。

  看到成群威尼斯人不顾一切的向着镇外的旷野跑去,一些米兰人开始跟在后面向旷野里逃去。

  就在其他人还在犹豫不决时,头顶上再次飞来的炮弹让他们终于下了决心。

  越来越多的佣兵不顾军官们的阻拦,脱离了早已不成样子的队伍向着旷野里跑去。

  当第一支打着旗帜的佣兵队伍在他们的队长带领下也向远处逃去时,米兰的指挥官痛苦的用双手抱住了头。

  佣兵队长们已经不再帮着米兰人阻止自己手下逃跑,相反他们一边大声招呼同伴一边匆匆的向着镇外撤去。

  即便是米兰人也开始骚乱动摇起来,他们面面相觑的相互打量,很多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和自己一样的心思。

  “大人,我们败了,”一个米兰骑士鼓足勇气对指挥官说“所有人都看到我们已经为斯福尔扎家尽力了,现在我们得离开这里。”

  指挥官慢慢放下手抬起头,他的脸色呆滞,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不过当看到不远处几个飞快跑过的纵马跑过的骑兵后,他好像忽然冷静了下来。

  “我们得撤退,”指挥官用戴着手套的手攥成拳用力砸了下脑门“不过我们不能去找那些威尼斯人,他们会被那个卡尔吉诺吃掉的。”

  指挥官一边说一边在随从帮助下艰难的爬上战马。

  “吹响号角,尽量召集军队,我们绕路向雷亚罗撤退,皮蒂留诺还在那里,我们去找他。”

  “那么其他人呢?”那个骑士小声问。

  听到这话,指挥官露出了愤怒:“他们自己选择了送命,那就让上帝惩罚他们的背叛吧。”

  说完,指挥官用力一夹马腹,随着嘶鸣战马迈开步子向着远处跑去。

  指挥官的旗帜在移动,很多人看到这一幕,第一个念头就是“败了”。

  没有人再考虑是否还要维持最后的秩序,米兰人开始潮水般向着镇外退去,他们当中有些人把武器换成了揣得满满的金币,有些人则干脆两手空空只为能跑得更方便些。

  最后一轮炮弹轰中枯井附近的空地时,除了破坏了些被丢弃的杂物之外,已经见不到一个米兰人。

  这一幕落在两个斥候眼中,让他们不由高兴的大声打着呼哨飞快的向镇子里纵马奔去。

  远远看到不住摇晃着帽子奔来的斥候,即便还没听到他们在喊什么,很多人都从他们激动的样子猜到可能发生了什么大事。

  而在第一声“米兰人跑了!”的喊声传来之后,街垒后面瞬间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

  虽然在听说威尼斯人撤退之后就知道米兰人也肯定会很快撤走,但是真的听到这个消息后,人们还是不由激动得吼叫欢呼起来。

  不到,他们取得了胜利,这不止是个令人骄傲的战绩,对阿格里人来说更有着的非凡的意义。

  阿格里人第一次在真正的大型战斗中证明了他们做为南方山地人的彪悍和勇敢。

  “大人,我们要发起追击吗?”卡罗激动的脸色通红,他目光闪亮的看着亚历山大等待着命令,这个时候卡罗觉得就是让他追到雷亚罗也没有问题。

  亚历山大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向不远处的台地看了看。

  只差一点。亚历山大心里苦笑一声,当他察觉到低估了米兰人因为对贡帕蒂火炮的痛恨,试图消灭他的炮兵阵地的疯狂举动时,亚历山大险些坚持不住的命令扔掉那些来之不易的火炮,然后全军撤退。

  而对于卡尔吉诺没有放弃难得的机会毅然发动对威尼斯人的进攻,亚历山大也暗暗感到庆幸。

  现在看来似乎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甚至也许在不知道真相的人眼中,奥拉尔这一战简直就是一场计划周密以少胜多的经典之战,但是只有亚历山大明白,为了实现现在这个结果,他付出了多少心血和冒着多么大的风险。

  如果米兰人进攻火炮阵地的决心再强烈一些呢?

  如果卡尔吉诺没有能及时反击呢?

  如果阿格里人不能坚持到最后呢?

  可是世界上并没有如果。

  “不要追击,”亚历山大轻轻一笑“让我们准备一下,去迎接我们那位获得大胜的朋友。”

  1497年5月3日下午,在奥拉尔镇,亚历山大·朱利安特·贡布雷取得了胜利。

看过《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