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凰盟 > 第一五六章 我睡不着

第一五六章 我睡不着

  “这里我再找找!”

  十来日下来,芈凰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如常。

  听到芈凰这一句,成嘉看了对面而坐的她一眼,说道,“不,我再看看,老司徒以前随三朝大王出征,担任监军,负责讨大大小小各国的各国征讨,战场经验比你我丰富,不好对付。”

  “这倒确实!”

  “流民案险些最后关头让老司徒给翻了过来。”

  芈凰执着笔,峨眉深锁,挑灯翻看着《楚杌》中记载过的楚国所经历的各个大大小小的战役的竹简的动作也更加加快了。

  “对了,船弩建造的如何了?”

  “山中材料充足,越老他们已经带着无畏他们开始制作了,但是如今正下着雨,估计时间得晚上两三日!”成嘉摇头道。

  “天有不测风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芈凰点了点头,因为天气问题,就连这场大战,他们也停了两三日,不过自从越椒包围凤凰山以来他们的行动也越发让他们无法捉磨。

  成嘉想了想将他画的图纸转了一个方向展示给芈凰,“你看,除了船弩,这次我还想让工匠制造几样攻城器。”

  “这些是什么?”

  芈凰好奇地看着

  “这一样我叫它楼车,但是你可以叫它巢车,就像外面树枝上挂的鸟巢,是越老根据我想要的望楼车设计的。而这一样,叫“云梯”,是我在楼车的基础上让越老继续改造的!”成嘉一一解说道,芈凰仔细倾听,比对着他们设计的各种图纸,良久说道,“你这些攻城器具都很好,等我们反攻郢都时,这些想必都能用到!”

  “嗯!此战我们若是坐等还击,总是过于被动!”成嘉神色肃穆地缓缓说道。

  芈凰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现在城内的情况你也看到,城中的将领虽然名意上听从我们的调遣,可是实际上却直属于若敖氏。”

  她何尝不想出城迎战。

  重挫越椒的狼军。

  可是如今攘外必先安内,团结一致对外。

  二人一番交谈,就将此事揭过,芈凰最后说道,“无论怎样,这些时日还要辛苦你一阵了。”

  “一切为了国家。”

  成嘉轻笑点头。

  “呵……好!”

  阿朱走进书房之时,二人又开始商议着其他的要条,她悄然为他们拨了拨桌前的油灯,然后摆好碗筷,盛好清粥,才出声唤道,“太女,公子,先用晚膳吧!”

  这种大战时刻,还有晚膳可用。

  换作楚庸战场上,当时连吃的每天都发不下来一顿,全靠自己解决。

  放下笔,芈凰端起玉碗,毫无形象地大喝了一口,看着对面的成嘉挑眉,叮嘱道,“忙了一天,你也赶紧吃些东西,我们再继续吧!”

  “反正长夜漫漫,有我们忙的。”

  “好啊!”

  成嘉闻言扔了手中的笔,此时山里夜凉,窗外吹进一阵北风。

  他捂着嘴不禁一阵弯腰咳嗽。

  咳咳……

  芈凰见状赶紧命阿朱将窗户关严,再添两个火炉,让室内更温暖些,看着他撕心裂肺的咳嗽过了好半天才终止,又命阿朱去看看医老命人熬的药是否好了。

  最后终于忍不住对这个不懂照顾自己的男人,耳提面命道,“医老都说了你如今伤寒,要防风,保暖,还要静养……非常时期,无法给你时间静养,但是其他的,你还是要注意!”

  “知道吗?”

  甚至以身份要求,声音拔高,可总觉得他不会照办。

  “嗯,好,知道!……”

  见他端起玉碗含糊着声音应道,一味埋头喝粥,她就忍不住叹气,“算了……还是阿朱你多替他注意一下吧!”

  无奈地命令阿朱又去为他添置些冬衣厚被。

  阿朱目光在安静地端碗喝粥的身上微微停顿,只觉得此刻殿内此时暧意融融,轻笑应道,“是,殿下,不过阿朱不仅要多注意公子的身体状况,也要注意您的!”

  “此时整个凤凰山,谁都能倒下!”

  “唯有殿下和公子不能倒下。”

  “殿下也当多注意。”

  “我知道,我比他注意多了!”

  “身体是战斗的本钱,身体不好,一切都是白费。”

  成嘉一直埋头喝粥,好像没有听到二女的对话,只是目光偶乐掠过一旁和阿朱一起忙碌的身影,一双浅的眸子在烛光照耀下,波光鳞鳞闪动。

  一时间书房中,只剩下细索的喝粥声还有温暖的火光。

  成嘉端着碗,有一瞬间对于这样的平静和温暖,微微发痴,好希望这一刻能永远停留下去,直到对面一道熟悉的目光望来,一切烟消云散。

  芈凰皱眉,“你看什么呢?”

  这目光,让她没来由地心底怪怪的。

  她正想找个什么理由转换一下,对面之人已经无害一笑,放下碗筷,又拿起笔继续低头做事,哪还有刚才什么目光灼灼发热,盯的她局促难安。

  芈凰轻轻吐着气,忍不住对阿朱说道:“我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阿朱,你留下来好了。”

  “若是时辰差不多了,就叫你家右徒早点休息!”

  “是!”

  阿朱看了二人一眼,轻轻应道。

  ……

  殿外,天色一片漆黑,浓云密布,潇潇雨下,雨打风吹得满院枯叶飘洒一地,经过的寺人宫女无不纷纷裹紧了单薄的衣衫,而芈凰带人经过庭院时,正看见几个寺人围着一株被雷雨劈成焦炭的枯木,祈求风调雨顺,大战早日结束。

  目光在劈成两半的大树上顿了顿。

  这几日大战,她本暇想起那日的事情,可是这株被雷劈中的古树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那日发生的事情。

  养由基和阿信见她站在廊下不说话,只是无声盯着院中的焦木,良久提醒道,“太女,我们还去查看城外情况吗?”

  “嗯,走吧!”

  芈凰回过神来,撑伞走出凰宫,走向凰宫从山头伸出的一截观景台,站在若敖子琰曾经站过的地方,想起他说最喜欢站在这里看整个荆蛮的天空,而低头就能将整个郢都尽收眼底。

  而此时她举着望山,抬头只能看到浓云密布的苍穹,根本一丝星光都没有,而低头此时黑夜中郢都所在的方向黯然无光,仿佛被一层黑云笼罩而住,剩下的只有城外安营扎寨的叛军趁着夜雨再度燃起火把。

  “去命人查查城外的情况!”

  “是!”

  阿信带着斥候小分队转身下山。

  一直举着望山遥望山下叛军的一举一动,直到很久后身上多了一件温暖的大裘,她不用回头就能知道是谁,于是开口道,“不是叫你休息吗?明天还有事情要你忙呢!”

  成嘉举着伞提着宫灯站在身后,无奈道:“睡不着,怎么办?”

  芈凰闻言看着成嘉突然俏皮一笑,“其实我也睡不着。”然后缓缓说道,“以前楚庸大战时,也这样整夜整夜,睡不着。总感觉一闭上眼,就会有庸国群蛮趁夜割断你的喉咙,命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成嘉闻言。

  淡淡点头。

  “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经历过。”

  芈凰轻笑,她就知道他知道,甚至并不惊讶潜意识里很多不曾对若敖子琰说起的话,为什么就这样轻易地说给了成嘉去听,因为这世间真的有成嘉这样一个人,能让你放心防。

  所以她接着摇头笑道:“不过我后来发现其实所谓的压力都是自己想象的。当我们战胜压力的时候,压力就会变成一种前行的动力,甚至责任。”

  成嘉与她并肩站在观景台上,一股淡淡的香气随风呼入口鼻,令人微醺。

  他深吸一气,望着凤凰山上星星点点亮着的灯火,说道:“有是我们必须去承担的,与生俱来。”

  忽然吹进一阵让人不寒而栗的北风,成嘉捂着嘴连连咳嗽,面色越来越呈现一种不正常的潮红,芈凰回头正想要劝他回去休息,可是突然整个凤凰山大营再次响起虎架凤鼓的报警声,穿透茫茫大雨隆隆作响。

  深夜中,在城中很多人陷入沉睡中,又一波石弹投入城中。

  芈凰与成嘉不得不赶紧组织将士进行抵御,并派人抢救各处被毁的军机要处。

  “对面又发动攻击了!”

看过《凰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