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东京食尸鬼之黑龙崛起 > 第十四章 库因克斯班的分歧

第十四章 库因克斯班的分歧

  “一个月内查出torso的外貌?”这次可以说是库因克斯的内部会议,佐佐木一等,瓜江班长,六月三等和不知三等都在场,而唯一没有到场的才子估计还在二楼睡觉。

  “恩。”佐佐木如此郑重其事的召集所有人到场就是因为这个案件,这个任务很艰难,而且还是需要他们共同跨越的难关,佐佐木认为此时正好是让所有人学会团结互助重要性的好机会。“下口班费了好大功夫都毫无进展的案件要一个月就说实话条件很严格,但是大家齐心协力的话也不是办不到,我们qs班要团结一致”

  “哼!”就在佐佐木讲到兴致勃勃之处时,不知忽然开口,不仅表情很不屑,语气也充满了不满。“阿佐真会装。”

  “不知君?”佐佐木惊讶地看着已经起身打算离开的不知君,完全不知道他时候得罪了不知,平时关系不也是很好的吗?

  “我爱怎么着就这么着。”不知完全不管在背后惊讶地长大着嘴的佐佐木,径直打开门回了自己的屋子。

  “我知道了。”就在这尴尬的气氛下,瓜江忽然开口了,不过这样对局势更加雪上加霜了。“一个月内会找出torso的。”

  “瓜江君!”瓜江轻轻关上门,将佐佐木快要崩溃的声音隔开在了客厅,他的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弧度,不知那笨蛋还真是天真,居然被一句话就给挑拨地和上司作对,现在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第一个追究的就是率先反对的不知,而现在的确会在一个月内找到torso,只不过是要由我来!

  “啊啊啊”佐佐木崩溃地揉着他那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为什么就是一会儿功夫居然会演变成了这样,不知君也是,瓜江君也是,一个个都想着自己来,难道不知道团结起来才更安全吗?

  “老师”六月担心地看着佐佐木,他有些害怕佐佐木因为这件事情变得崩溃,毕竟两个部下不听话这样上司会很难看的,不过似乎他操错心了

  “坚决要单独搜查是吧我知道了。”当佐佐木再次抬起头时,气氛变得完全不同起来,看起来和善的佐佐木脸上带着阵阵杀意,似乎坚决过头了。“看了有必要让那些孩子们见识见识佐佐木认真的时候啊”

  “六月君和我一起去找torso,要抢在瓜江君他们前面!”佐佐木怒气冲冲的命令着,但是在提及小才子时还是停顿了一下,就算是暴走状态下的佐佐木也拿才子没办法。“小才子暂时留在家里!”

  “明明白!”六月有些被佐佐木的气势吓到了,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在谈团结之前,先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个人的极限吧。”佐佐木的眼神少有的可怕,这和他平日里老好人的形象大相径庭,看来最近下口的刁难,和部下的不省心让佐佐木都忍不住了,他要好好发泄一下。“走着瞧,小不点吗还有下口上等!!佐佐木认真的时候可是被称为佐佐真今晚就通宵整理资料吧!”

  看来这次老师真得生气了,六月看着好像要灼烧起来的气氛暗暗想着,今晚又得很晚睡了

  ————————————————————

  在东京的一个街头,一个身穿朴素白衣黑裙的少女默默站在路边,明明夜已经很深了,但是对方的脸上丝毫没有因为夜晚有什么不适,一辆出租车静静地驶了过来,在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少女面前停下,很奇怪的是之前明明有很多出租车驶过少女都没有什么动作,唯独这辆出租车她坐了上去,此时司机是背对着她,只能隐约看见对方那消瘦的肩膀,这时司机开口了。

  “您要去哪里?”

  “请直走了树有话要转告您。”这个少女有一头齐肩的棕发,刘海向左梳在左边用发卡卡住,虽然面容看起来很年轻,但是从对方平静的表情和一本正经的坐姿来看,却感觉气质很成熟。“torso先生”

  “顺便说一声,您最近进食过多了,”少女表情平静,对于她而言只是很普通的提醒而已。“恐怕已经被白鸽盯上了。”

  “被ccg吗?”司机的语气听起来有些颓废,听到这里明显带着一丝惊恐。“我明白了我会注意的。”

  “请把惯例的那个给我。”司机没敢拖沓,他赶紧将已经准备好的一个u盘之类的东西递给了对方,这个东西可是能保证他受到青铜树保护。

  “还有一件事”少女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她皱着眉头,那双漂亮的棕色眼睛微眯着。“车里的味道太大了不如说是从您身上您是否听过库因克斯这个名字?”

  “没有”虽然出租车属于能搜集情报的类型,但是对于ccg方面的事情,torso是完全不知道的,毕竟他除了捕食就只剩下开车了。

  “详情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们是把箱子的能力植入体内的人类有消息称他们能使用喰种的力量。”如果不知道这件事,难怪司机会对气味如此不设防,毕竟人类是很难闻出血腥味,而从外貌上来看,只要是见过这家伙人估计很难将他和喰种联系起来。“其中可能有嗅觉灵敏的家伙,树可能有情报是从您这泄露出去,请您务必小心谨慎行事。”

  “感谢你的忠告。”司机知道虽然这个少女说话很和气,但是了解青铜树本质的喰种是绝对不可认为对方是什么和气的组织,如果有情报泄露出去了,torso明白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或者生不如死而他身后的这个少女,可是在青铜树里绝不能惹的几个人之一,仅仅排在枭和黑龙之后,当初有一个实力不错的家伙似乎对她图谋不轨,但是被黑龙亲自出手,一招将那家伙的脑袋生生扯了下来,而枭那边一句话都没有说。

  说完这些后的少女似乎有些疲倦了,她微微斜靠在车门上,看着车窗玻璃上自己的倒影,心中却在想着自己之前提到的库因克斯,独眼,能使用喰种的力量,那不就是和哥哥一样吗即使现在哥哥已经去世了那么久,自己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他啊

  她头轻轻触碰到了玻璃,冰冷的触感让她想起了一件事情,虽然自己是被小白给送回来了,但是绚都那家伙似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

  在白蛇所在的那件破旧的楼房里,一个蓝紫色头发身穿黑色皮衣的少年半跪在地上,他似乎想竭力撑起自己的身体,鲜血从他的嘴角缓缓滴下,落在堆满灰尘的地面上,虽然他很想站起来,但是他的身体却清晰地告诉他,他已经到极限了,而在他的面前,白发的少女翘着二郎腿托着腮眯着眼盯着他,好像野兽捕食前在戏耍对方一般。

  “这样就不行了?”白蛇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失望,她那双奇异的蓝色眼瞳慵懒地瞥向一侧。“我记得在之前你说了不少大话,害得我真得以为你进步不少呢。”

  “啰嗦我只是歇口气而已。”绚都咬着牙,声音从他牙缝中挤了出来,他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但是他已经在倔强的想站起身,只是他那颤动的小腿暴露了他的恐惧。

  “已经两年了吧”白蛇打着哈欠对默默走进来的小白说着。“两年了,你还是这副样子,而且每次结果都是一样,你也是时候认清现实了吧。”

  “但是他还是进步了不少,”小白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口,看来白蛇对这小子还是很看重的,如果这小子真得入她所说的那般无可救药,白蛇估计连问她都懒得不问,这是在叫她扮白脸免得对方太过于灰心丧气。“以前他连你一招都接不了,现在勉强能和你对上三招吧”

  “还真是厉害啊。”白蛇面带笑意,但是绚都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三年涨了三招,嗤嗤进度真是吓死我了。”

  “我迟早能赢你”绚都知道觉不是他进步的太慢,而是这个女人太恐怖了,他那点小小的进步下在这个女人的实力下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即便是这样,他也会一直这样挑战下去的,因为他有不能输的理由。

  “我以前提到过,如果你能赢我的话就将雏实的家人还给你,只是这样看来遥遥无期呢“白蛇哼了一声,似乎对绚都的坚持不屑一顾,她俯下身,清纯却带着一丝妩媚的语调在绚都耳中却如同恶魔的低语。“你一直在欺骗自己呢,难道你不知道雏实她喜欢谁吗?即使将雏实的家人还给你,你又能做些什么呢”

  “你一直在欺骗着自己啊,”绚都忽然用手臂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嘴中发出野兽面临绝境般的嘶吼,他的赫眼闪烁着危险的红光,但是眼中看不出一丝理智,他身后的赫子疯一般地缠绕在他的身体上,但是因为量不够的缘故,只是勉强包裹住他的手臂,白蛇平静地站起身,如同闲庭信步般走到了绚都面前,对他此时怪物般的模样视而不见,她只是微微抬起头,发出一身叹息。“和我一样啊”

  只是当野兽般嘶吼的绚都抬起头时,一道白光从他眼前闪过,然后落在了他的脸上,明明看起来只是轻轻放在了他的脸上,但是绚都的面部却如同被一个棒球棒击中面部一般扭曲起来,绚都整个人都不受控制一般腾空而起,还在空中翻了一圈,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他面朝下趴在地上,嘴巴大张两眼翻白,脑子里一片空白

  “把这收拾干净一下吧。”白蛇淡淡地开口,她扭了扭手腕,转头坐回了自己的床,好像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小白从绚都背后的阴影里走出,看着此时已经不成人样的绚都,眼中带着一丝怜悯,但是很快轻车熟路地拽起了绚都的腿,从楼梯上扔了下去,还随手将血迹抹去,她直起身,看着此时专心翻阅着资料的少女,她也在这破旧的地方待了三年了,只是因为那个男人随口的一句话而已。

  明明还是那个可怕的女人,还是那个掌控了整个青铜树生死大权的女人,但是看着这狭小的房间和周围宽敞却脏兮兮的地方,小白莫名觉得她很可怜。

  “我真是疯了。”小白喃喃道。

看过《东京食尸鬼之黑龙崛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