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林氏荣华 > 第四百十一章 行动
  易寒扶住她,将人拖到榻上,伸手握住她的头就要扭断,林清婉连忙拦住他道:“算了,不过是立场不同,她也是听命行事,让她昏厥过去就好。”

  易寒闻言便伸手往她身上一点,这一下没有两三个时辰是醒不过来的。

  小十暗暗松了一口气,仓惶的转身替林清婉更衣。

  林清婉却拦住她的手道:“不急。”

  话音一落,帐外便接二连三的传来异声,易寒守在林清婉身边,直到外面没了声响才向帐门走了两步。

  帘子被撩开,侍卫们捧了三套衣服进来,“郡主!”

  易寒选了一套最小的给林清婉,“委屈郡主了。”

  这都是从尸体上扒下来的,林清婉迅速接过,顾不得大,连忙套了上去。

  小十也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因为太大,她们只穿了外衣以做伪装。

  易寒帮林清婉套上帽子,低声道:“我们得快些,这边的异常很快会被人发现的。”

  林清婉轻轻地应了一声,看向忐忑不安的小十,将她推给两个侍卫道:“务必将人护送出去,她身上带有机密文件。”

  两个侍卫闻言一凛,抓住小十的手道:“郡主放心,我等必尽全力护送小十姑娘出去。”

  易寒已经戴好了帽子,护住林清婉道:“走吧。”

  帐外看守的辽兵都被割喉,现在站着的则是都伪装过的侍卫,林清婉和易寒走出去,侍卫们立即靠拢过来,将几人护在中间往马厩那边去。

  也就主帐附近看守严厉而已,出了这部分区域站岗的人就没这么多了,但巡视的士兵却不少。

  可此时整座大营都在混乱中,凌晨时分,正是人睡得最熟的时候,营地各面突然失火,还没等睡懵的众人醒过神来,下兵营里的汉兵们就杀了附近营帐的辽兵,抢了兵器冲营了。

  因为事发突然,等石盏等人反应过来时,汉兵们已经快冲到大营门口了。

  石盏大怒,下了剿杀的命令,道:“凡冲营者格杀勿论!”

  这些汉兵只是他们掳来的奴隶而已,竟然敢叛营,简直是狗胆包天!

  汉兵们知道,这一反,若不能冲出去,那他们必死无疑了,所以几乎是拿命在搏。

  绝望之下的爆发,就算这些汉兵是辽兵们一直看不起的弱鸡,也一时不能收服。

  何况他们还借劳作的便利四处放火,好几个着火点距离他们的粮草都不算远,所以还得派人去灭火。

  这样的混乱之下,让石盏一时想不起来防备主帐那边的林清婉。

  而就在汉兵们看到大营的门口,就快要冲出去时,营中的辽兵总算是列队完毕,开始有序的围剿他们。

  江三混在人群中几乎绝望,看到比他们强壮,人数比他们多的辽兵一步步推进,所有人都有一种“完了”的绝望感。

  而就在这时,营帐外传来震天的喊杀声,梁军攻进来了——

  江三眼睛一亮,大喊道:“兄弟们上啊,苏将军派兵来救我们了——”

  汉兵们精神一振,呼喝一声,举着手中的木棍和石头就哇哇的冲上去,“冲啊,冲出大营去我们就自由了!”

  徐廉指挥着前锋碾压过去,很快便破开辽营大门,空了一个口子让里面的汉兵出来,梁军则是以骑兵为前锋冲杀进去。

  为了避免孤军深入,徐廉没敢让他们深入太多,但只这三千骑兵就让毫无防备的辽兵措手不及了。

  石盏听了大惊,急忙吩咐道:“快派人去将林清婉押来,不对,快去主帐看看,林清婉还在不在帐中。”

  此时林清婉正低着头小跑上前,跟着易寒往马厩而去。

  营中到处是往大营门口支援的士兵,所以他们这一队小跑的士兵并不显得突兀,可人一溜烟的跑到马厩来就不对了。

  看守马厩的士兵举起枪对着他们问道:“大晚上的你们来这干嘛,只是镇压那群没骨头的汉兵,用得着取马吗?”

  为首的侍卫紧走两步,一言不发举起手中的刀划过,对方便瞪大了眼睛倒下。

  其他辽兵见状,瞪大了眼睛,举起手中的刀枪就迎了上来,侍卫们一一迎上。

  易寒则半揽着林清婉跃到马厩前,目光一扫便选中了一匹马,剑一挥,将栏杆切断,直接将马牵出来。

  其他人也纷纷上前选马。

  马厩里的辽兵很快被清理感觉,其他侍卫也牵了马出来,而恰在此时,前面传来“呜呜”的鸣金声,易寒和侍卫们听出这是敌袭的信号。

  可辽兵们却是听得出这是最高警戒,意味着有强敌来袭。

  只是两万汉兵而已,镇压他们还不跟碾死一窝蚂蚁一样简单,能让石将军吹响这个信号的只可能是梁兵来袭。

  所有士兵立即进入备战状态,本来还有些磨蹭的立即提了手中的刀剑奔向前营。

  易寒看向林清婉。

  林清婉低声道:“再等等,苏将军应该会安排人来接应我们。”

  易寒耳朵一动,看向侧营的方向道:“来了,我们走!”

  说罢抱了林清婉上马,其他侍卫也纷纷上马。

  一行人朝着侧营的方向便冲去。

  马速不慢,此时营中的人大多没想着用马,见他们骑马不由大惊,“谁下令用马的?”

  话音才落,一行人已经往远处去了,有士兵眼尖,发现中间有两匹马竟坐着两个人,心头立即怪异起来,“不对……”

  与此同时,主帐那边传来示警的敲钟声,辽兵们瞳孔一缩,指着才消失的一行人道:“不好,是大梁郡主,她要逃走了,快拦住她!”

  立即有人提了刀就追去,还有人去牵马,更有人直接跑进营帐里拿出锣来示警。

  不等他们跑到侧营,有听到锣声的士兵围剿过来,侍卫们将林清婉和小十两匹马护在中间,一路杀一路往外冲。

  等石盏派来查看的副官到时,他们已经冲了有三分之二的路程,就快要到侧营的大门了。

  而侧营那边,苏章亲自领了一千精兵往里杀,他们是骑兵,机动性强,因为辽兵多,不敢太过深入,所以三进三出的杀了三回,慢慢的往里推进。

  眼见着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也很难再保持队形,二十一匹马被冲散成了好几小队。

  而带着小十的几个护卫更是落在的侧后方,林清婉坐在马上看得一清二楚,两翼皆有来援的辽兵,人数不下于一千。

  待他们围上来,他们就是插翅也难飞了。

  总要有人活着出去,不然之前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林清婉干脆把帽子一摘,往下一堆,指着侧营的大门高声道:“给我冲!”

  她把帽子一摘,再出声便暴露了自己,辽兵们立即放弃其他侍卫,冲着她围过来。

  易寒微微一咬牙,缰绳一抖,带着她转身往另一边逃去。既然不能逃出去,那就先在营地里转圈。

  其他侍卫暗暗咬牙,一半人冲上去替他们拦阻那些辽兵,还有一般人则是继续往外冲。

  人都被林清婉和易寒引走了,他们走得顺利了许多,正巧碰上苏章带着精兵四进,双方一回合,一个侍卫就大喊道:“快去救郡主,他们的援兵到了。”

  苏章脸色一变,再顾不得稳妥,大吼道:“冲进去,将郡主护送出来。”

  易寒缰绳一抖,脚一踢,马便高高跃起,躲过刺过来的枪,飞过去时他手中的刀狠狠地往下一划,一颗脑袋便“咕噜”一声滚到了地上。

  易寒缰绳再一扯,马便转向跑往另一边,刚好避过迎面而来的辽兵。

  仗着座下的马还算好,他带着林清婉在这一片里绕了半个圈,将辽兵也溜了半个圈,而前面刚好堵了一队辽兵,后面和左右两侧也皆有辽兵围拢而来,易寒便把速度放慢了。

  他抱紧了林清婉道:“姑奶奶,我只怕不能护着您了。”

  林清婉握紧他的手,脸色微变后笑道:“没关系,我们下马投降就是了。”

  易寒微微摇了摇头,他知道,就算下马投降,林清婉活得,他却是一定要死的。

  不然辽人是不会放心的。

  林清婉便低声道:“你把我扔下去,我往营内跑,你往营外跑……”

  易寒摇了摇头,一手抱紧了他,一脚狠狠地踢在马肚子上,马便嘶鸣一声,疾跑向前……

  拦在路中间的辽兵大吼一声,握着手中的枪便狠狠地向前一刺,易寒快马飞过,手中的刀一路不停歇的杀过去,枪太过密集,马腹中枪,嘶鸣一声后倒下。

  易寒抱住林清婉飞下,直接跃到旁边的帐篷上,借着帐篷往外一飞,恰在此时,苏章领着兵马杀过转角,林清婉眼睛一亮,就是易寒也精神一振,带着林清婉便飞过去。

  骑着马追在后面的副官见状狠狠地一咬牙,挥手道:“放箭!”

  苏章砍向拦在身前的辽兵,大吼道:“拦住,给郡主一匹马……”

  话音才落,如雨般的箭矢飞来,而梁军这边同样飞过去不少箭,还有人飞马上前打落空中的箭,但依然有箭朝着林清婉飞去。

  易寒的身形在空中一扭,直接将林清婉往怀里一扯,飞落到苏章准备的一匹马上。

  林清婉听到易寒的闷哼声便知道他受了伤,脸色微微一变,伸手往他的后背摸去。

看过《林氏荣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