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盛世大明 > 第199章 唯一的机会

第199章 唯一的机会

  若是别人说这话,恐怕没人会当回子事儿,认为不过是虚言恫吓而已。但陆缜说这话的意义就不同了,他可是才刚敲响过登闻鼓,在天子跟前告过御状之人,同样的话从他口里说出来,其威慑力自然非同一般。

  曲平也好,韩跃也罢,在看到陆缜那郑重其事的模样,听他斩钉截铁地说出这话后,整个人都是一阵发慌,眼中已满是惊恐之色。

  陆缜见此,气势更盛,再次一拍惊堂木:“说,你们为何要纵火陷害他人,这其中到底有何阴谋?”这一回,他索性连怀疑都不说了,直接就认定了这些人就是此事的元凶。

  眼下既有物证——那箱宝物可是从他们手里夺来的,又有人证,他们就算再想争辩都有些不知该怎么说话才好了。

  虽然这案子其实还有诸多疑点,但如今可不同于几百年后,对官府来说,能拿出这些实质性的证据,就足以把罪名给彻底定下来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无论他们是否承认,只要陆缜把案子报上去,就会把之前所断尽数推倒,他们也将取代青竹帮众人成为纵火和偷窃的元凶。

  明白这一点,几名锦衣卫更是吓得面如土色,直在那儿低头发颤,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事实上,现在他们唯一的指望就是自家大人能出面,把这案子从大兴县手里夺走,然后再另行审理。不过这可能么?

  陆缜也看得出来,他们还死抱着最后的一点期望不想放弃,所以便又是一笑:“看来你们不但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甚至是见了棺材都还在硬撑。既然如此,本官就只有如实禀奏,让刑部等衙门来作最终的定夺了。来人,把他们先押下去!”

  伴随着陆缜砰地再次拍响惊堂木,这一场审讯就此结束,虽然还未真叫他们认罪,但明显看来事情已成定局。

  京城里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藏得太久,尤其是这种最能惹来众人议论的事情。所以才到傍晚时分,大兴县衙门把几名锦衣卫都给捉拿进去的消息就已传得满城皆知了。

  随后,一个更叫人感到难以置信的消息也传了出来,那些打着旗号去捞人的锦衣卫众,居然也身陷其中,看情况也是被大兴县衙给扣下了。

  这实在是太也超乎众人的常识了,以往只听说锦衣卫拿人,谁能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也会被拿?而且只是一个县衙,就敢连续把锦衣卫的人都给扣下,这不啻于直接拿大耳刮子抽锦衣卫的脸哪。

  此刻,徐恭的脸上便已多了几道鲜红的掌印,正是被人狠抽了几巴掌的结果。不过这位锦衣卫头子却不敢有半点怨言,甚至刚才巴掌过来时,他连闪都不敢闪一下。因为抽他巴掌的,正是王振。

  在狠狠地抽了他几巴掌后,王振恨声道:“废物,这锦衣卫在你手里是彻底成了一群废物了。居然连一个小小的大兴县都敢把锦衣卫的人给拿进去,你居然还全无办法,居然还有脸来请咱家帮你,你说,咱家要你有什么用?”

  被喷了满脸唾沫的徐恭低着头,只能唯唯称是,连冤枉都不敢说上半句。

  说实在的,他确实有些怨得慌,事情都是底下那些家伙瞒着他做的,包括之前的行动,以及今日去大兴县衙生事。可是现在,王振却又把一切都怪到了他的头上,就好像都是他的责任一般。

  谁叫真正闹出事来的马顺是王振的亲信呢,而且王振有意把马顺立起来取代徐恭,所以自然是要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到他徐都督的身上了。

  徐恭心下虽然很是不满,可当着王振之面却连反驳的话都不敢说出半句来。这固然有王振势力够大,一直压着他的缘故,但其性格的懦弱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身为锦衣卫头目,彻底成为王振的爪牙,甚至连一点自主性都没有,他这个锦衣卫都督也确实太失败了些。

  “现在咱家给你两条路,要么就去大兴县衙把那些人给我捞出来,再狠狠地教训那陆缜一番,让他知道锦衣卫的名头。要么就直接辞官了吧,咱家另找一个有担当的人来出任这锦衣卫指挥使一职!”王振最后哼声道。

  得,这下是下了最后通牒了,这让徐恭只觉着一阵心寒,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其实就是逼着他走上绝路了。

  徐恭虽然胆小懦弱,但头脑还是清醒的,即便这次自己真照王振所说的去和陆缜斗,而且斗赢了,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依然会被刁难,被马顺取代只是个时间问题。而且,他并不觉着自己真有把握能把陆缜给吓倒,这位县令可是京城里人所共知的疯子,根本不把任何权贵当回子儿,自己难道还能吓到他不成?

  而且,若是真做了这些,恐怕等待自己的将是更加难缠的责难,到时即便王振不出手,光朝中那些文官就足以把自己给弹劾罢职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去出这个头,做这个恶人呢?

  虽然拿定了主意,但徐恭还是唯唯称是,随即有些狼狈地退了出去。

  直到徐恭离开,王振的脸色才稍微转好了些,只又骂了一句废物,方才看向一边脸色一样不是太好的马顺:“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置?看徐恭那模样,恐怕你是不能指望他了。不过韩跃他们几个却都是你的心腹,知道你太多事情,一旦真让陆缜问出些什么来,可就麻烦了。所以必须尽快把他们给弄出来。”

  马顺沉吟了一阵后,试探着道:“公公,如今之计,似乎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赶紧把陆缜给打发离开。只要他一卸任,再换个大兴县令来,我们就足以让他放人了。不过这事小的是肯定办不到的,只有公公你有这面子了。”

  “唔,这倒不失为一条釜底抽薪的妙计。这个陆缜一直留在京城确实是个问题,之前听说吏部已要将其调任江南了,这事确切么?”

  “确切。几日前,就传出调令,说是把他提拔为杭州推官,好像调令都已经送到他手上了。”马顺到底是掌管着锦衣卫的人,对官场上的一些事情还是颇为了解的。

  王振轻轻点头:“既然如此,他确实不好总是留在县衙里,而是该启程离京了才是。这样吧,我会去找吏部相关之人,立刻催促其离开京城。”

  “公公英明!”马顺忙拱手奉承了一句。

  王振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来:“这次事后,徐恭的锦衣卫都督的位置也做到头了,我会安排你取代他的。你也看到了,锦衣卫在他这个废物手上现在都成什么样了。所以你上任后一定要把锦衣卫的威信重新树立起来,再不能出现这等糟心之事。”

  “是,小的记下了。”马顺随即又道:“公公也请放心,虽然暂时救不出人来,但小的会让人给曲平他们传话,让他们先忍住,不要认罪,一切留待把陆缜驱逐出京后再作应对。”

  王振这才满意地一笑:“那就去好好做事,这次的帐,我们大可以留等以后再找那陆缜好好的算。”说这话时,王振的眼中透出了刻骨的恨意,对此人,他实在是恨入骨髓了,只因为有些忌惮天子的反应,才一直忍耐不发作。但他相信,等这一回陆缜离了京城,自己还是有法子整治他的。

  “是!小的告退。”马顺忙抖擞了精神应了一声,心里却是暗喜,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能彻底掌握锦衣卫的大权了。

  有人欢喜,就有人忧。从王振府上出来的徐恭很是灰心,翻身上马时差点就摔到地上。好在一旁的亲信上前扶了一把,他才没有真个出丑。

  “大人,这次的事情明明是马顺他们闯下的祸,怎么王公公也要把责任推到你的身上。”手下颇为不忿地说了一句。

  徐恭苦笑:“谁叫我不是他王公公提拔起来的亲信呢?其实早两年他就想把我换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个合适的借口罢了,再加上之前我还有些亲信手下……只可惜我一时退让,主动把那些好兄弟都给外调了,现在才成了人家砧板上的鱼肉……”说这话时,他的脸上也有后悔之意。

  “那大人你难道真打算就这么把位置让出来?”手下不安地问了一句。

  “不这样,还能怎么办?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哪。”徐恭叹了一声,他性子本就懦弱,到了这一步就更不敢争了。

  “大人,这口气我们怎么都忍不下来了。我们必须有所反击才是。”

  “你这说的是什么浑话?当初我们就不是王公公的对手,现在就更不可能是了,现在与之为敌,只会死得更快!”徐恭当即把脸一沉。

  “那倒未必。”不料,这个年纪不大,还带了些胡人血统的手下却轻声道:“或许我们不能真个回击,但好歹也能让他们付出些代价。大人,这或许是咱们唯一的机会了。”

  “清格勒,你到底想做什么?”徐恭有些心惊地问了一声。

  唔,终于找到可以放这个名字的龙套了。。。。。

看过《盛世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