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嫡女锋芒之狂妃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陛下突临

第三百九十五章 陛下突临

  “让世子受惊了”吴志同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向赵凌赔罪,“未曾保护好世子的安危,让世子遇险,实在是在下的失职,在下一定亲自上书,跟朝廷请罪”

  赵凌淡淡的说道:“我既然安然无恙,那么吴大人你也不必太过于自责,眼下比起跟朝廷请罪,更重要的事情是将凶手找出来”

  “是是是”吴志同连忙点头说道,“在下一定会将这一次的刺杀查明白,给世子你一个交代世子此行为钦差,若是在青州出事,只怕在下也难辞其咎,足见这背后之人用心之恶毒,只要对方还在青州境内,纵然是掘地三尺,在下也一定会将他们全部抓起来,任由世子你处置”

  “我相信大人一定会将此事处理好的”赵凌淡淡的说道,“如此我就不再多加询问,我就先回去休息一下,待你有了线索,再来通知我就是”

  “是”

  赵凌回来自己暂住的院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待出来的时候,却见这吴盈盈已经清醒了过来,朝着他这里跑来了,边走边关切的问道:“世子,杨大哥,你们没事吧”

  赵凌微微笑道:“我们都平安无事,小姐不必担心,倒是连累小姐受惊了,是我的罪过”

  “不不”吴盈盈急忙摆手说道,“要不是我非要拖着你们出去玩,你们也不会遇到危险,我娘已经骂过我了,我再也不敢了,你们身上有任务,我还那么任性,实在是不应该”

  “事情过了就让它过去吧”赵凌淡淡的说道,“此事吴小姐也不必挂在心上的,你今日也受惊了,回去休息吧”

  吴盈盈扭捏了一下,咬了咬唇说道:“那个,我想要跟世子解释一下,今日的时候绝对与我父亲无关,他只有我一个女儿,平日又最是疼爱我,所以不会让我置身危险之中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就是我父亲对今天的事情绝对是不知情的”

  赵凌的唇边还是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我知道”

  吴盈盈重重的点了点头,笑道:“这我就放心了,我回去了,世子也请好好的休息吧”

  吴盈盈跑开,赵凌看着换好衣服出来的杨星说道:“你瞧,两个丫头都知道此事与吴志同无关呢”

  “世子方才说想通了一些事情,不知道世子指得的是哪一方面”杨星抱着手臂问道。

  赵凌的眸子略略有些阴沉,沉默了一下说道:“虽然暂时手上还没有证据,但是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联系起来,大致可以将事情推断出来”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不管是骁骑营的刺杀,还是今日的刺杀,都与长孙家无关”

  “世子心中有了怀疑的人”杨星问道。

  “陈国”赵凌斩钉截铁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切可能都是陈国策划实施的”

  “陈国”杨星蹙眉,面上微微有些讶异。

  “陈国跟大周签订的停战盟约,不过只是暂时的,双方都不甘心,而现在陈国想要对国力强盛的大周开战,却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想要通过刺杀将帅,留下关于青州的证据,将事情引到长孙家的身上,逼长孙家造反”赵凌冷冷地说道。

  “如果陈国开展,长孙家必然会内部响应,为什么陈国要多此一举”杨星面上闪过一丝疑惑,“这是我没有想通的地方”

  “首先来说,陈国的大将军与太子正在相斗,双方势力僵持不下,大将军开战就必须要有一个理由,这个理由就是大周内部不稳定,所以想要提早逼长孙家出手,其次陈国也不确定长孙家与陛下之间到底有无缓和的可能,会不会出现他们开开战之后,而长孙家却与陛下握手言和了,那么陈国则是无异于掉入了陛下与长孙家合谋的陷阱之中,陈国要做的是让长孙家与陛下之间绝无缓和的余地”

  “原来如此”杨星点了点头说道,“今日若是对方成功,世子在这里出事,那么青州就更加百口莫辩了,果然毒辣”

  他顿了顿问道:“既然此事已经有了眉目,我们何不提早回京去”

  赵凌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估摸着陛下的人已经掌握了陈国从中作梗的证据,我们来此的目的也已经达成了,但是现在我们想要回京城去,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看着外面的月色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陛下决定去泰山封禅,泰山距离青州不远,只怕对于长孙家来说这是一次机会,如果长孙家真的决定下手,那么我们现在想要离开青州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吴志同会强制留下我们”杨星冷冷的说道,“他有这个胆子吗”

  “谋反都不怕,何况是将你我留在青州”赵凌讽刺的笑了笑,“无妨,我们暂时不动声色,该调查的调查,该玩儿的玩儿,再寻机离开这里,林轩来的正是时候,他也会从旁协助我们”

  “是”

  赵凌再一次看想了窗外,希望京城一切顺利,希望小鱼跟父王一切都平安才好。

  京城,楚王府。

  最近没什么大事发生,楚王本就没有职位在身,过的倒也惬意,只是今日却突然传来了旨意,周帝突然来了楚王府,而且现在已经到了门口了,楚王立即更衣前去迎接,同时让左右去通知府上的其他人准备迎驾。

  “陛下来了他怎么会突然来这里呢”听到这个消息,江小鱼惊讶了一下,直觉觉得陛下此次并非一时兴起,她急忙更换了衣服,到了门口迎驾。

  匆匆赶去了大门口,只见着楚王跟周帝二人已经在说话,江小鱼急忙上前行礼:“小鱼见过陛下”

  “世子妃啊”周帝和蔼的一笑,“这与世子成婚才两个多月,倒是丰腴了不少,看来这楚王府你住的很舒服啊中秋之后,你就没有入宫过了,抽空的时候,去宫里面陪太后跟德妃说说话儿,去年的事儿,该过去的,就过去吧”

  “过去的事情,小鱼从未放在心上”江小鱼垂眸说道,“寻了空,小鱼就入宫给太后和德妃请安”

  “是个听话的孩子”周帝边走边说,“世子不在府上,都是你在伺候你父王,替世子尽孝世子知道了,也必然是十分欣慰呢”

  “这都是小鱼应该做的”江小鱼微微笑道。

  周帝抓着楚王的手臂,又道:“听闻自上回子你毒复发以来,身子就一直不太康健,一直呆在屋内,少有外出的时候,不妨叫柳神医前来再替你看看,这么拖着也不是个办法”

  “多谢陛下关心”楚王抱拳道,“臣弟的身子现在感觉好多了,就不必劳烦柳神医了,还是让柳神医好好儿的为姜帅疗伤吧”

  “你自己看着办吧,毕竟这身子只有你自个儿最清楚了”周帝说道,“朕今日前来就是为了探望你一下,不过朕在来的路上一时棋瘾发作了,我们兄弟也许久未曾对弈了,今日顺便交手好了朕记得你房内就有一副黑白玉的棋子,不妨我们现在就去杀一局如何”

  楚王的眸子转了一下,没有反驳周帝的话,低头道:“是,陛下请吧”

  江小鱼咬了咬唇,心中隐隐紧张起来,这就是陛下来这里的目的么

  几人一道来了楚王的房外,周帝突然玩笑道:“楚王这房中,不会藏了其他人吧”

  楚王微微错愕了一下,反问道:“皇兄为何这么说”

  “只怕朕突然闯进去,惊扰了里面的人,若是有人,朕就改日再来,楚王只需要跟朕说一句实话就好”周帝定定的看着楚王的眼睛说道。

  楚王略微沉默了一下,主动将房门推开,说道:“臣弟近来喜欢一个人独处,故而这房内没有旁人,只有臣弟一人,皇兄,请吧”

  “那好,那朕就好好得跟你杀上一局,解一解棋瘾了”周帝笑了笑起来,拉着楚王的手臂,一起入了房内。

  江小鱼几人也随之入内,她亲自将棋盘准备好,心中松了一口气,周帝今日前来,果然是知道舅舅藏在父王的房内么

  好在两天前,江小鱼发现楚王为了保护舅舅而经常不离开房间,而自己来给舅舅请安的时候,在房内呆的时间过长,必然会引起人的怀疑,跟父王商议了一下之后,将舅舅送到了另外的安全的地方,若非早就做了准备,今日陛下突然出现,必然是措手不及的

  她将柳侧妃看了一眼,这楚王府的事情是她泄漏出去的,还是陛下在这里留下过其他的眼线

  棋盘摆放完毕,周帝与楚王各做在一侧,开始对弈。

  “这么多年了,朕最信任的人就只要你跟母后二人,这么多年以来也是你们一直在朕的背后支持朕”周帝落下一子说道,“在未来,楚王你也会是朕最信任的人,都说皇家无亲情,可是朕不相信,朕跟你永远是兄弟”

看过《嫡女锋芒之狂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