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错嫁权臣:倾国聘红妆 > 第一百一十四章,审问

第一百一十四章,审问

  小郡主连说不用不用,让吕远起身。楚云期夫妻走来,给吕远等人介绍大家。一一的见过以后,吕远对楚芊眠介绍江南的情况。

  原来江南也曾有乱的迹象,但繁华贸易之地,守护的人多。各家商户配合当地官府,把外省涌下的乱民和本省的骚乱强压下去。

  这样坚持一年,在第二年收到楚云期托国舅私兵送回的信件,本省的大人们坚决不参与外省之乱。第三年,楚云期在西宁王麾下和曾带往京中的叔伯兄弟们会面,打发他们回家帮助维护治安,又给熟悉的官员们带去一封信,另外还有西宁王怎么制乱的正式公文。

  “家里挺好,原先该怎样,现在还怎样。我们收到胜哥代话,让来些人保护芊眠妹妹,我们就来了。”

  吕远说完,对着稷哥纳罕:“楚叔父,你还真的生下儿子。”

  楚云期抬手就要打他:“难道你背后拿我也打赌,赢多少钱,这就吐出来吧。”

  “没有没有。”吕远一闪让开身子,对着稷哥反复再看几眼,随即是个哭丧脸儿。

  小郡主对张春姑嘀咕:“看他?像是输一大笔钱。”

  张春姑对他诽谤公婆不乐意,低声道:“该。”

  铁权收拾残局,楚云期带吕远等人休息,楚芊眠让带上凤七姑和刘二傻子。

  “说吧,要我的字据能当以后的赎罪金牌吗?”

  凤七姑嚅嗫着不肯说。

  花四姑娘提起刘二傻子,手起一刀,刘二傻子失去一条腿。

  刘二傻子惨叫:“我说,这个贱货和西留镇的张大官人有一脚,”

  凤七姑对着刘二傻子冲去,让吕胜一巴掌打得飞出去,落到地上以后,吐一口血出来。

  “这个贱货是让邵六抢上山,邵六不长眼抢张大官人运送的东西,张大官人和土阳城的官有亲戚,带兵杀了邵六,相中这个女人放她回来。三年前京里换皇上,张大官人让这个女人传话,守住这附近,大家趁乱好发财……”

  呼几声痛,喘口气,刘二傻子道:“我只知道这些,”

  凤七姑惨白着脸:“我,什么也不知道。”

  楚芊眠冷淡:“哦,那就不问你也罢。”

  凤七姑不敢置信的望着她,挺起的那口气松泄下来,想到自身安危,面容重新失去血色。

  楚芊眠当着她的面吩咐下去:“胜哥,远哥虽然刚到,但事情要一鼓作气办完,也就不能休息。”

  吕胜不当一回事儿的晃晃圆脑袋:“让他们来就是干活的。”

  “你们打过交道的人多,比别的人强。请你们分成两批,一批去西留镇弄明白张家的底细,和张家这几年做了什么。一批去土阳城,把城城的情况弄明白。要是和广白城的夏县官一样,让他们给自己准备后事吧。”

  凤七姑发出一声尖叫。

  楚芊眠对她冷冷一笑:“你手中沾多少血,已不用你再说。等我们办完事一起处置,这几天就先留着你。别想太多,我不等你吐露什么。你有话,留着黄泉下面说去吧。”

  强大的气势压得凤七姑低下头,等到挣扎出来,见面前空无一人,楚姑娘真的丢下自己,没有打算从自己嘴里掏消息的意思。

  失落的凤七姑对押解她的人勉强道:“你们不敢动他,张家有后台。”

  两个女兵撇嘴:“别人不敢,我们敢。”

  凤七姑紧紧闭上嘴。

  ……

  楚芊眠去见俞太傅,对他说下,没有问过他,自己就安排了。再就倚着车壁坐着,等着往前寻找住宿之地的花夫人回来。

  北风卷雪又厚一分,稷哥、铁标和花小五在视线内欢快的玩着。楚云期走来,见到女儿出神,关切地问道:“我的女儿怎么会有烦恼呢?”

  楚芊眠一笑:“爹爹,没有烦恼,就是想着我们只离开舅舅一个省,就遇到这些精彩的事情。”

  她吐一吐舌头,用精彩显然不合适,但是用诡谲形容,楚芊眠又认为伤到自己的威风。

  她的父母告诉她,一般情况不要压制自己的士气。二般情况下更要提升自己的士气才行。

  就用精彩这两个字吧。

  “等咱们把稷哥送回去,要经过好些省呢。下面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事情呢?”

  楚云期还没有回答,“姐姐姐姐,”稷哥跑回来:“小五姐姐要吃羊肉汤,稷哥也要吃,标哥儿表哥也要吃。”

  小脸儿活泼生动的欢乐,让楚芊眠笑容加深:“去见母亲,请她洗手做羹汤,稷哥要喝一大碗才行。”

  “我喝两大碗。”稷哥吹个大牛。

  铁标跑来:“表弟你只能喝一大碗,可是大碗呢。”

  稷哥想想:“那我喝一大碗,再一小碗。”和铁标去见铁氏。

  从背后看,两个小身影笑嘻嘻,楚芊眠不太多的一些为稷哥前路的担心不翼而飞。

  “爹爹,”

  叫上一声,她笑容更加灿烂:“等咱们把稷哥送回去,就游山玩水去吧。”

  楚云期清楚看到女儿心头的变化。

  太子还京,一件大事情,完全交给女儿肩头,她有时候会徘徊,有时候会犹豫,有时候也担心,并不奇怪。

  让他骄傲的是女儿随父母性子,总是很快扭转心情。

  十二岁的芊眠带孩子,不可能没有忧愁的时候。但是她呈现给别人包括自己父母的,都是一派自若胸有成竹。

  楚云期含笑,在女儿肩头轻轻一拍,柔声道:“咱们现在不就是游山玩水吗?”

  “是啊。”楚芊眠眼睛亮了:“就当是带着稷哥游山玩水好了,”而事实上呢,也是。

  比如去过西岳庙,也去过首阳山。

  铁氏端着羊肉汤过来,见到父女有说有笑,聊的投机。

  “你们在说什么?”铁氏一面说,一面招呼稷哥、铁标和花小五喝肉汤。

  楚芊眠迫不及待:“母亲,爹爹说这附近有好玩的地方,只可惜天寒地冻,咱们玩不成。”

  铁氏也是擅长开解,笑道:“这个我虽没办法,但我知道咱们回家的季节,适合玩也适合吃。”

  “我要!”稷哥一本正经举手:“娘,我要玩也要吃。”

  “我也要。”铁标、花小五高高举手。

  楚芊眠盈盈的笑了起来。

  ……

  西留镇是个媲美小县城的大集镇,张家是这里最大的一家。出过官员,有不少的铺面,俨然本镇最有权势。

  张大官人不满足的看向窗外的远处,自语道:“凤七姑办成没有?”

  “我还是不信凤七姑,我也一直对你说,你把女强盗当相好的,仔细哪天让她咬一口。”

  身后,一个中年男子不满的道。

  张大官人回去火盆边坐下:“谁会拿她当相好,不过是那年邵六劫走我家运送的年货,我不发狠吧,十里八乡的强盗瞧我不起。我发狠,十里八乡的强盗都让我得罪。凤七姑哀求我,说她怎么苦怎么难,我就放过她,把余下的人马也还她,让十里八乡的强盗都看看,我张家是仁义的,你不动我,我就不动你。”

  中年男子略微放心的神色。

  张大官人再道:“再说你看我这步棋走的不算错,京里一乱,外省跟着乱,要不是早就安插一个强盗,咱们上哪儿能在乱世里赚钱。”

  望着外面雪茫茫,悠然道:“遍地都是钱呐。”

  “这些钱,可以和西宁王谈条件?”中年男子忽然道。

  “我看不能。有消息出来,说西宁王其实不服京里也不服二殿下,莫非他想乱世出头?”

  中年男子骇然:“这这这,这也是篡位?”

  “所以从龙之功大过其它。”张大官人沉声道:“我让凤七姑去和楚姑娘说话,西宁王要是借外甥女之名收服各省,楚姑娘会收下凤七姑。那咱们一点儿乱世打劫的小小恶名,也就不算什么。如果楚姑娘不答应,”

  他露出阴险:“我让凤七姑带所有强盗围剿,而咱们出手援助。死些强盗算什么,最终和西宁王拉近关系才是重要的一棋。”

  往外面看:“我在等消息,我在凤七姑身边安插的有人,打还是不打,他应该回来报信。应该到了啊?”

  ------题外话------

  这两天状态不佳,保证每天六千到八千这样。

  仔没有存稿,前阵子发的不是存稿。

  么么哒,希望早早回复。

  求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过《错嫁权臣:倾国聘红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