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公主她不想演戏 > 第七十五章
  系统防盗, 不过不能及时看到最新文章, 请三小时后刷新  见到简唯烟手边放着的几本书更是惊讶,看的竟然是《史记》、《孙子兵法》、《二十五史》这类的古代典籍。

  落日的余晖从窗子里透进来, 洒满整个房间,简唯烟挺直的坐在窗下的桌子前微低着头,一撮长发俏皮的垂在耳侧, 手里捧着一本书,阅读的十分认真。

  贺弈城看着这幅景象,心神一晃, 怪不得少言说自己千万不要被他给美色给诱惑呢, 这样看的确很美,即使不是穿的复古的女装,也给她穿出一副美人图的韵味。

  看见她看的书籍,脑子里忽然就蹦出来自己下午搜的网上的一些黑料, 说简唯烟是个胸大无脑的草包。

  呵呵,草包能看得懂《二十五史》?还那么多本, 污蔑人至少也找个靠谱点的理由吧。

  不愧是他爷,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看人就是准,真没祸害他!

  贺弈城到目前为止越和简唯烟相处越觉得有惊喜,有种自家这位是宝, 却只有自己知道的感觉。

  不过美色虽然秀色可餐, 但是毕竟大家还是凡人, 都是要吃饭的, 钟点工阿姨楼下的声音,一下就同时惊醒了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两个人。

  吃饭啦!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不仅简唯烟是个按时吃饭的主,贺弈城养成的生活习惯也是十分规律的。

  “你回来啦!”简唯烟一扭头就发现站在门口的贺弈城,有些惊讶。看来刚才自己太过投入,警觉性放低了呀。这绝对不行,以后要收心了,大凉已经远去,不能再沉浸在旧的日子里消磨现在的自己。

  简唯烟的房门没有关上,是因为她还没自己这间房的钥匙,怕把自己关进去出不来。不过现在贺弈城回来了,一切就都好办了。

  “你怎么搬进来这间房了?”贺弈城问出来之后才发觉自己的意思好像表达有点不准确,有点质问她为什么没住主卧的意思,不过真没有呀!

  好吧,他是有点奇怪她为什么把东西搬进来这间房,不对,他是根本没想过去她会住哪的问题。

  啊啊啊!贺弈城心里咆哮,已经乱了,就是他忙了一下午,没想过简唯烟住进来会住哪这个问题。而且不是已经领过证了吗?这现在……

  贺弈城的眼神太过露骨,不过简唯烟打哈哈直接回答了问题的最表面:“这间房朝阳,还能看到花园,感觉很舒服呀。”

  不要再问了,再问她也不会说实话的。不过如果贺弈城真的要两个人住一块,行,一闭眼,她认了。

  反正在古代嫁人也是盲婚哑嫁的,即使作为公主也顶多出嫁前看看对方的画像而已,更别说见面和说话了,好歹眼前这个男人长得还算不错。

  虽然上辈子一开始她喜欢李家三公子那样的白面书生,但是国破后,她倒是喜欢周护卫那样铁血护家保卫妇孺的勇士了,从贺弈城这一米八六的身板来看,显然不是个白斩鸡。而且网上不是都说了吗,现在当兵的都是浑身有肌肉,说不定脱下这身西服,身子骨硬邦邦的呢。

  好吧,这是简唯烟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呢,不管怎么样,就他本人外在形象和家世还都是不错的,最重要的是,从短暂的相处来看,人品也不是很差,至少是一个愿意对成亲对象负责的人,没有因为简家爷爷去世就扭头不认账。

  其实这才是为什么她敢提出来住进他家的原因。

  无论何时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男人都能让人有好印象。

  两个人在阿姨的再三催促下开始下来吃饭了,关于住宿地点的事也就打住没有再提。

  这个钟点工的阿姨十分负责,工作还特别认真,是贺母找了好久才给儿子寻到的,本来是打算雇个保姆的,但是儿子脾气怪,不喜欢不相干的人住家里。儿子刚回来,当然说什么是什么,所以贺妈妈找了个钟点工,但是开的工资可是点都不比保姆少,再三的叮嘱把儿子照顾的好点。

  朱阿姨手艺好,还没到饭厅呢,简唯烟的鼻子就一阵享受。

  鱼,今天的晚餐有鱼,味道太香了!

  两个人坐下来,贺弈城由于从小的家教素养,餐桌礼仪自然是不差的,虽然这几年过惯了糙生活但是回来家住了几天,有些东西又慢慢回来,除非在特别熟的人面前,不然他还挺能装的。

  第一次人家在他家里进餐,当然是礼仪得当。潜意识里想给人留个好印象。但是没几分钟他就发现,哪好像不对。

  简唯烟的餐桌礼仪好像比他还有模有样,怎么回事?今天中午的时候难道真不是错觉。

  看着对面正在小口进食的简唯烟,贺弈城有点想揍王少言一顿的**,什么嘛,这说得信息没一点跟本人一样的。

  相比贺弈城心里的活跃,简唯烟可一点都不差,不过她全部心思都给了这一餐桌的菜。

  这阿姨手艺还真好呀!不仅鱼好吃,就连这粥都熬得特别香。嗯,明天见面要不要让贺弈城赏一下?哦,不对,是加工资,用现在说法是,做得好给加工资。

  沉浸在美味的糖醋鲤鱼中的简唯烟,唯恐哪天人家阿姨嫌弃工资少就走人,不过如果知道人家现在每月到手的小钱钱能让她再外边随便潇洒过日子,估计就该羡慕手艺人就是能挣钱了。

  莫名的两个人不知怎么就进入了食不言的状态,整个餐厅除偶尔餐具相互碰撞发出轻微的声响,再无其他声音。

  整个餐厅气氛竟然诡异而和谐。

  终于心满意觉得吃的可以了,简唯烟放下碗筷,才又把心思拉回对面男人身上。

  不愧长得这么高大,吃饭都比别人多!

  不过对面贺弈城放下手里碗筷,大概看出来简唯烟吃的食量的时候就不是赞赏了,眉头有些微皱。

  她们这些个公主,小时候全都被武师傅训练过,长大如果继续学武也没有人阻止,可惜当时的社会主流认知是姑娘家家的还有是有点女孩子的样比较好,所以基本上她们都是抱着锻炼身体的目的,学武并不精细。

  可她学的那些在古代学武练武的人眼里被称为三脚猫功夫,放到现代就不一样,就凭这些三脚猫那依旧是可以秒杀一群人的。

  不过,简唯烟今天还真就在武戏这里出了问题。

  “cut!简唯烟你怎么回事?六次了!你看看你表情,一个忠心护主的侍卫就那么难演吗?”导演指着她气呼呼的说完,扭头就走,副手示意大家休息一下,然后去追导演了。

  完全出乎意料,昨天武术指导的刘导和他说简唯烟可能练过舞或是学过武,招式一教就会,领悟的快做的也像模像样的。他以为今天会很顺利,但没想到简唯烟的表情,怎么做都不对,完全演不出一点焦灼担心的感觉。

  “消消气,之前的都挺好的,新人没演过几次戏,可能磨炼的少,这次不仅要有武术动作还要在无声的情况下表现心理变化,可能对她来说有点难,再教教?”

  “不这样还能怎么办?赶紧的,你去催催,让她长点心。”导演喝了一口水,平复了一下情绪。拍戏都是有进度的,之前因为男主已经耽误太多不能再拖了。所以今天本上一切顺利的时候简唯烟突然给多次NG,他没气才怪呢。

  “没事的,你动作基本已经,其他方面多注意就好。”一个年级四五十,圈里老演打戏的前辈拍了拍简唯烟肩膀安慰她。

  “都这样,谁还没NG过呀,不必放在心上啦。”看导演走远,男主角晁阳嘻嘻哈哈的过来说了两句。

  不过也就这两个人,其他的人基本上都在各忙各的,毕竟她刚被导演训,可没几个想在这时候触导演霉头。

  “简姐?”阿诺看着不说话站在河边不知道想什么的简唯烟有些担心。

  “没事啦,不用放在心上,拿人钱财,替人做事,你姜姐说的很对。不过动作都照着他们要求做了还想怎么样呀,就那样的假招式我能给武出来已经不错了。”

  昨天简唯烟还兴致勃勃的练招呢,她担心自己这点子三脚猫的功夫表演的时候太过拙略,到时候会被人揍趴下,但是事实呢,看到今天正式拍武戏的场面,简唯烟一点提剑的心都没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嘛!假的完全是假的,武术的精髓和意境全无,根本就是造假胡乱的怎么好看怎么摆划,纯粹的欺骗,她感觉像个笑话。气血上头,所以应付性的耍了耍。

  反正她又没打算以后做个戏子,只想尽快的完成手上原主签完合同的几个任务,然后去寻些其他事做。

  一个公主真让她彻底沦为戏子,简唯烟心里接受不了。

  简唯烟不上心,而这次的主要镜头又都是她,所以效果可想而知,根本不令人满意。

  “简姐,你先坐下歇歇吧,下一场估计还要一会时间。一上午连着吊威亚拍了六次,腰疼不疼呀?”阿诺关心的问,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简姐今天心情不太好,好像很难过。

  “嗯,我没事。”简唯烟看着不远处,武导还在教和她对打的几个人怎么假摔,嘴角微翘,笑的有些讽刺。

  这个时代,有些东西丢了,真是的彻彻底底的丢了。

  短暂的休息过后,副手过来交代了几句,但是简唯烟的厄运好像还没用完,NG继续,这次导演彻底咆哮了,冲着她就是一顿乱喷。

  “一个新人,还没演几部戏呢,你最好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也不看看你之前网上的名声,怎么?现在稍有点好转就尾巴翘起来,不知道自己是谁啦?演不好就滚,花瓶多得是,我这里不缺你一个……”

  导演脾气一上来,唾沫横飞i,指着人就有些口不择言,什么话都往外说。

  简唯烟长这么大,还没几个人敢这样指着鼻子骂她呢,之前她忍简彤彤是当替原主还债了,现在呢,看着这个越说越过分的导演,简唯烟心里竟然突然的平静了,十分的平静,周围的一切,全都被她一点一滴的看在眼里,无限放大。

  看着导演发脾气躲着当鹌鹑的有,事不关己说说笑笑的有,看她被骂心里痛快嘲讽的有,讨好导演对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也有。

  简唯烟柳眉一挑,脸上的笑容明媚而张扬,这种场合,她的笑脸,怎么看怎么诡异。一时间导演竟然卡壳了。

  “你你……,你想干什么,简唯烟我告诉你,不要以为现在自己现在有点名气了,就各种不看在眼里,侍卫这个角色你不演外边还有大把的人排队等着呢!”被简唯烟莫名其妙的笑,搞得一瞬间的呆愣,之后导演又暴脾气的开始嘲讽。

  “好呀,不是人多吗?那我不演了。”说完简唯烟就把刚才下戏手里还没顾上放下的剑,往道具那边一扔,转头就走了。

  “呵呵,一个小艺人还反了天呀!”导演气极反笑:“我倒要看看你能耐什么!”

  两个都是倔的人,现在这个场面真的是出乎大家预料,别说简唯烟这种不是很出名的小艺人了,就是影帝影后也没见过几个敢跟有些知名度的导演摆脸,喊着不演的。

  牛气!

  厉害!

  不少人都知道许导这人拍的作品质量是有,但脾气是真坏,说句不好听的,有点恃才傲物,在片场骂哭演员是常有的事,但是敢跟他这样强犟的人还真没见过。所以见到简唯烟这样,一时间还真有几个人佩服。

  不过心里喊完威武牛气之后,都默默的在心里给简唯烟点了根蜡烛。一个艺人敢跟导演这样横,前途堪忧哦。

  除了几个佩服的,大部分人则是觉她傻,演员嘛,拍戏哪个没被导演骂过,忍忍就过了,为此得罪导演,不是傻是什么。

  “这次我是真相信,之前网上说她没脑子的帖子了。”一个演女配的女演员和身边的助理小声的说了一句。

  “也就这样了,娱乐圈最不怕的就是心高气傲,这样脾气性格,有人捧都走不远。”助理看着走远的简唯烟的背景有些不屑大的说。

  “扶不起的阿斗?”

  “哈哈,哈哈……”

  片场里别人怎么议论,简唯烟不知道,现在也没心情听,连衣服都没换,转身就直接出片场回酒店了。

  “对不起导演,真的对不起,简姐不是故意顶您的,她今天有事心情不好,还请您见谅。”阿诺都快急哭了,这种事情她没遇见过呀,是不是闯大祸了?姜姐不在,这种情况她处理不好呀!

  阿诺道完歉,一边转身去追简唯烟,一边掏手机给姜扬打电话。

  姜姐,快来救命呀!

  “不错嘛,挺漂亮的,不过如果真放到古代,一个堂堂王爷正妃要是穿成这样,是会被喷口水的。”简唯烟看着不远处在拍定妆照的女人,小声的和姜扬吐槽。

  姜扬一听她说,赶紧拉了一下的她的胳膊,扭头看旁边的人没有注意到这边,才开始教训她:“我知道你古代知识丰富,但是好学是一回事,演戏是一回事,现在做出来都是个观众看的,所以衣服和着装都要考虑到观众的接受度。”

  相处了几天,姜扬发现简唯烟只要说起某些历史朝代风俗什么的,完全像个历史系毕业的,说完头头是道。

  “我知道。”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而已,一个朝代灭亡消失了,历史连她的文化都留不住,感觉有点悲哀。

  简唯烟收回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另一边已经在叫她去上妆了,一会她和童颜也要拍几组照片。

  一米七的身高,头发柔滑黑长,在加上简唯烟对身材的管控,简直是个行走的衣架,给她换完衣服,工作人员就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了。

  “好帅呀!”

  “嗯嗯,感觉要弯了!”

  “想去要照片!”

  “别去了,万一被嫌弃。”

  ……

  简唯烟的服装是一身紧身的深紫云纹锦衣,十分偏男性的衣服。高挑的身材穿上这身衣服,显得十分干练,一把七尺炫纹飞影剑,抱在怀里,一头墨发玉簪高束,再加上白嫩的肌肤和深紫的衣服形成鲜明的对比,配上冷着的俊脸,帅气的拿剑英姿,真的是雌雄莫辩。

  “好!就这样,脸色再冷一些。”摄影大哥对简唯烟突出的气质十分满意。

  导演今天第一次和简唯烟打交道,整个人出来的时候,也是给惊艳了一把,就算真是个花瓶,就这颜也气势也是够了。

  两个人都不过,但是几张照片拍下来,导演就开始皱眉了。

  “不行,她需要内敛一下,气势太过,压了主角。”导演在旁边看着正在拍照的简唯烟和童颜和副手说。

  “让她换身衣服?”副手想着说。

  “不是衣服的问题。她和王妃站一块,这效果出来人家还以为她是王爷呢。”

  高贵的气质和雌雄莫辩的脸,站在王妃一侧,两人认真的看着同一个方向,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剧情,光看照片确实容易让人误会,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

  “这张照片留着,再给加把椅子,让童颜坐着,这样主次就能分明了。”两个人之前的气氛太和,摄影师不想简唯烟去换衣服,他们两这种感觉就很好。

  摆着各种姿势拍来拍去,简唯烟拿着剑十分淡定,她早就想尝试这种装扮了,可惜以前在宫里为了顾忌形象,只有眼睁睁羡慕二姐的份,现在自己穿身上,果然没公主裙方便,怪不得二姐姐喜欢穿男式的衣服呢。

  “好,最后一张了,来看镜头。”摄影师招呼两个正打算聊天的女人,来拍最后一张。

  这组照片拍完,效果比想象的好太多,本来定妆照如要拍的事主演,女侍卫和王妃的只打算拍几张就好,没想到简唯烟给大家带来一个意外,摄影师不自觉就拍多了。

  “脸不舒服,黏糊糊的。”一说拍完了,简唯烟跟童颜点头,礼貌打过招呼就冲过来的姜扬抱怨。

  “可能粉上多了,你忍一下,一会儿卸了妆就好。”姜扬这次倒没有训她,说什么她吃不了苦。“你似乎给了大家一个意外,他们之前好像一直以为你只是个花瓶。”

  “嘿嘿,花瓶?我可比花瓶漂亮多了。”简唯烟一点都不谦虚,笑的一脸张扬明媚。

  “咔嚓,咔擦……”几声细碎的声响,两人一转头就看见旁边有两个女孩在拍照,姜扬有点印象,这两个是跟简唯烟一样,演王妃的跟班,是两个宫女。

  一看偷拍被抓包了,两个女孩阵脸红,不好意思的连忙道歉:“对不起,就是感觉你太帅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们删掉。”

  刚出道的两个女孩,这是她们第一次接戏,刚才被美色所惑,一时间忘记了简唯烟也是名声在外的。

  素质低的人最不能得罪,一时间两个小姑娘战战兢兢的不住的跟她道歉。

  “没关系。”简唯烟笑笑。

  两个女孩看没事,赶紧离开,姜扬皱着眉,看简唯烟:“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再说,这种照片你也敢随便流出来,不怕惹事。

  “长的美又不是我的错,人家只是欣赏而已,嘿嘿,姜姐你不会是嫉妒吧。”简唯烟打趣姜扬。出来混都不容易,除非得罪她的人,不然简唯烟不会随便找人麻烦。

  “嫉妒个鬼呀,姐姐我当年也是我们院里的一枝花呢。”跟简唯烟呆一块,姜扬不自觉的性格也恢复了几分上学时的开朗。

  两人嘻嘻哈哈又聊了几句,等简唯烟拍过合照,今天的工作才算完。

  这是一部大IP剧,由小说改编的,剧组在开拍前就开始宣传造势了,小说粉丝不少,有期待的也有对改编不报希望的。

  等第二天官微的定妆照一发,瞬间就炸了,谁都没想到,只是简单的九张照片,连个名字都没配,竟然会想起一股话题潮。

  “啊,男主好帅,演技可以,就是女主……,不说了,我去看小说。”

  “女主怎么了,童颜其实演技也没那么差了。”

  “什么嘛,不就是一张脸!”

  “一张脸怎么?你家的有吗?嫉妒了吧。”

  “好了,不要吵了,大家没发现多了个男配吗?”

  “冷面带剑小哥!我看到了!”

  “不会吧?这个男配是谁呀?小说里男二不是尚书公子吗?”

  “是呀,是呀,剧组之前还说公子人选是我家祁哥哥呢。”

  “祁寒!祁寒!我家祁寒第五张!”

  “那这新冒出来的男配是谁呀?有没有觉得面熟的?”

  “女主好妖冶,这个带剑的哥哥好酷哦,我站这两了!”

  “对呀,对呀,他俩好配呀,不管是颜,还是气质。”

  “不要逆我CP!”

  “哼,你们瞎说什么!王妃是我家晁阳的!”

  ……

  网上官微下边讨论的话题,早就不是之前剧组担心的嘲男主小鲜肉、女主演技了,完全被简唯烟和童颜的一张照片带偏。

  “怎么搞的,不是另一张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的照片吗?”导演虽然满意现在这个效果,不过心理还是有点意见。

  “是宣传,他们看到照片,小姑娘觉得这个更好看,所以传错了。”

  “算了,算了,如今这个效果比想象的好多了。”

  一部剧,最怕的就是你刚开拍网上就一片喝倒彩的,现在关注点偏就偏了吧,总比网上那群键盘侠扒着童颜的演技乱咬的好。

  “不过简唯烟……”

  “怎么了?”导演看了一眼副手,示意他赶紧说,他还有其他事做呢。

  “网上名声并不太好。你忘了,当初她是要演徐侧妃一角的,是后来被换成侍卫的。”

  “昨晚上吃饭感觉小姑娘挺不错的,老刘呀,网上那些个事你还信,看看就得了。只要她好好演戏,其他的咱们不管。”

  导演是不管演员的私事,不过经纪人就不能不管了。

  “现在还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你现在没真正的作品出来,如果被人扒出来那侍卫是你,估计提的就又该是那些黑料了。”

  “没事的,嘴和手长在人家身上,咱们管不住,所以阿杨,咱们还是走一步说一步吧。”

  “也只能这样的,把你微博给我,我去给你清一遍,把不合适先删掉。省的被人拿着乱说。”

  “啊,”简唯烟想起来,“我之前的都是上一个经纪人柳迎管的,她不让我自己玩,不过有个小号。”原主小号密码是多少来着,她给忘了。

  “算了,正好重新申一个,之前的锅全扔给柳迎吧。”姜扬迅速做出决定,一点都没让人背锅的愧疚和不好意思。

  不熟悉的人可能看不出来,这是简唯烟,但是对于关心的人来说,一眼就足够了。

  简唯烟走后,平时不看娱乐新闻,不关注娱乐圈的贺弈城每天下班都要专门打开电脑瞄一眼。

  今天一看不得了了,这,这……,这还是他媳妇儿吗?

  贺弈城回来之后没剪过头,带着简唯烟上车,然后等着听她指挥。但是简唯烟是一个异类呀,以前原主的世界她能回避就回避了,所以也不想去她知道

  的地方。

  看着瞪着水汪汪亮晶晶的大眼看着自己的美人,好吧,贺弈城自觉的拿起手机给好友拨了电话,让王少言给介绍个比较靠谱的地方。

  “不会吧,就你那小短发还用专门找人打理!”王少言顿时叽叽喳喳在电话里叫了起来,“好好,没想到呀,原来弈城还是这样的人!”

  王少言那边不知道在对谁说贺弈城找地儿做头发的事,声音大的不仅让贺弈城皱眉,就连旁边的简唯烟都听了个正着。

  啊啊,受不了了,简唯烟侧头对着窗外,来掩饰自己脸上快绷不住的笑意。

  “想笑就笑!”贺弈城脸色微红,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说。

  “哎哎,你和谁说话呢,不会吧?身边有女人?我说呢你怎么今天这么反常。哈哈哈,不说话果然是女人,谁呀,哪个美人?和兄弟说说呗!”这几

  年贺弈城别说女人了,能找着个女蚊子都算不错的了。遇见这种情况王少言能不激动吗?

  可惜,贺弈城不理他:“没有就算了,我挂了!”说完就切断了电话。

  那边王少言看着被挂断的手机,笑骂了一句,手上却继续操作着手机,把自己知道的一个不错的会所的名字发了过去。另外还给会所的熟人去了个电话打了声招呼。

  偷偷瞥了一眼亮起的手机屏幕,贺弈城松了一口气,还算王少言那个混蛋有良心。

  “可以了,找到地方了我们现在就去!”贺弈城转头高兴的和简唯烟说。

  全程围观下来的简唯烟,一脸的好心情,笑着说:“你这位朋友我应该见过,他还帮过我的忙呢,是个不错的人。”上次在超市帮她付钱的那个男人,她记得他的声音。

  “哦,还行吧,他就那样。”贺弈城有点小别扭,想到上次王少言帮过简唯烟那晚的事。

  看看自家女人,不过是帮个小忙都知道记人的好。少言呢?当初帮完之后还说那样的话,哼,看来最近皮又痒了!

  贺弈城虽然平时话不多,但是相处下来,简唯烟发现这个男人心思真的不是一般的多。

  如果认真观察,总能从他脸上发现意外惊喜。

  简唯烟做完头发之后,摸摸手感看着亮度十分满意。

  出了会所,接下来去哪呢?有付钱的在,接下来当然是豪情的买买买了。

  她现在家里的衣服都是当初挑原主没穿过的简装,没几件。明天要出去工作了,人生第一次,怎么着也得准备几件战斗服吧

  两个人买衣服的时候,思想再次的诡异的统一到了一起,那就是坚决不要露肉的!

  选衣服的时候除了好看,贺弈城是不自觉给挑的都是不漏肉的,现在才四月初,漏什么漏,多冷呀。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占有欲作怪吧,一些男人的通“病”,就是自己的女人,凭什么去给别人养眼。

  手里拿了几件长袖和长裙,要递给简唯烟的时候他自己才意识到拿的衣服的统一特点。而此时的简唯烟呢,则是被这么多千奇百怪的衣服晃花了眼,只顾好奇的着呢,还没顾上挑。

  不过看到贺弈城递给自己的衣服,简唯烟又是一脸的笑,他这是给自己往淑女上打扮的?怎么拿的都是淑女装。

  但是这些长袖、长裤、长裤她喜欢,如果他喜欢的全是短的,估计她又该绞尽脑汁想各种借口了。

  穿过来不到十天,看着满大街的大长腿简唯烟是愿意欣赏的,但是让她自己来,额……,还是再等等吧。

  以前在宫里的时候简唯烟喜欢穿艳丽的颜色,她皮肤白,又长得漂亮,活的张扬的点没什么。后来出了宫,除了必要的时候她一般都穿素色的衣服,将通身的气势全部内敛,也不再张扬。

  从前的肆意鲜亮不见了,剩下的只有气质,一个公主该有的端庄雅致。不过现在嘛?看看身边豪爽付钱的男人,她觉得她可以或许可以活回原来的自己了。

  贺弈城很有眼光,这些衣服简唯烟试了两件就发现不仅适合,而且能趁出整个人的气质。

  不过嘛,这些衣服打包的同时她又拿了几件浅紫、嫩绿这类的十分鲜亮的衣服,还眼馋的看了眼旁边模特身上穿的红色流苏外套。

  哎,算了,简家爷爷刚过世呢。

  有了衣服当然少不了鞋子和包包这些搭配了,简唯烟看着欣喜,但是这些东西她还不是太懂,没有上去胡乱搭配。

  贺弈城这次也没有动手,直接找了个专业的,整体的衣服鞋子包包按照搭配来弄了。

  好麻烦呀!贺弈城看着正兴致勃勃和人讨论高跟鞋的简唯烟,在心里感叹。他还以为只要颜色款式对就行了,谁知道竟然杂七杂八的还包括一堆。

看过《公主她不想演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