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无限制神话 > 第八百六十六章再登楚王位 上
  “是天帝吗?”楚河心中这般自问。

  但是很快又否认。

  他连魔天都只能算是勉强见过,更别提天帝了。

  所以这种眼神的熟悉感,绝不该是由天帝而来。

  而且以天帝之尊,这等凡间争龙事,暗中动些手脚便罢了,亲自下场···那太掉份了吧!

  天帝为当之无愧的祖神,或早已改换根源,化作大罗金仙,掌管着无穷世界,无数可能,皆为三界至尊,只有极少数的世界中,被拉下了天帝之位。

  所以,在这方世界,与楚河斗智斗勇的,应该也只是天帝在这方世界的一缕念头。

  既可为本尊,也可为化身。

  但无论是本尊还是化身,他的精力必然绝大多数都被与其同级别的大能牵引,落到楚河身上的注意力,只怕十万分之一都不见得有。

  楚河虽然从不小觑自己,却也从来都不会高看了自己。

  他看似与天帝博弈,即便是迄今为止,因为天帝的作弊,输了半手,那也不至于丢人或者得意,自以为与天帝势均力敌。

  思绪重新回归眼前之事。

  项伯提及了熊玺,那项羽看在项伯的面子上,也自当见见。

  而范增也并不反对。

  他虽然将楚河视为有威胁的对手,但是对项伯却由来不放在心上。

  项伯如果不是有项羽叔父这层身份在,放在普通人中间,着实没有太多亮眼之处可提。

  短视、贪婪、愚蠢、善妒,种种弱点在项伯身上,皆是其软肋。范增想要玩死项伯的,却有一百种办法。

  “不知此人现在何处?”项羽对项伯问道。

  项伯听了项羽的询问,这才心中稍微有点发慌。

  此事他自以为为他一人所提,熊玺之处未有半点交代,他若是直接将熊玺供出来,或许···有那么点不妥当?

  犹豫了三秒钟,项伯便毫无节操的让卫兵去他府上,将熊玺请来。

  而大帐之中,众人依旧交谈,只是暂时换了个话题,转回到灭秦这件正事上来。

  近来项羽灭秦之心更加积极,勇猛冲杀的有些过分,范增就此事提醒了项羽数次,只是项羽充耳不闻。

  旁人不解其中缘由,只当项羽建功心切。

  唯有楚河心中明白,项羽一定是用了游梦宝枕,在两件宝枕所沟通的梦中世界里,他与秦始皇的那个女儿见面了。

  有些女人,一见倾心,但是时间长了,难免会腻。

  但是有些女人,初见不喜,再见却难忘,年岁只会成为妆点她的珠宝,而不会成为她的遗憾。

  两个立场对立的相恋者,如何走到一起?

  懦弱者选择私奔或者殉情。

  而如项羽这般强势者,选择的便是将另一方所属的势力,彻底覆灭,让反对者,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这方面,后世之秦皇李世民,也很有发言权。

  谈兴正浓,就连定陶一战后,渐渐寡言少语的楚河,也时而出来补充两句,虽然没什么大的建议,却在细节上予以补充,即使是范增也不好反驳其意,心中不痛快,却也要认同楚河说的确实有理。

  就在这谈兴渐高之时,那被项伯打发去请熊玺的卫兵却来回报。

  “什么?他要走?”项伯豁然起身,将桌上的酒盏都掀翻了,酒液洒满了衣袍。

  项羽重瞳微缩,同时也放下了手中的玉质酒爵。

  而范增脸上也露出诧异之色。

  他大约以为项伯对熊玺的夸赞只是一种推销,并不能当真了听。

  没料到,这位项伯口中,身份比熊心还要高贵的楚国王室,竟然如此洒脱,连项羽一面都不见,招呼也不打,便直接告辞。

  “有趣!没想到还有人敢拒绝某的邀请!”项羽威势日重,已然有了说一不二,不容旁人拒绝他的霸气。

  “也罢!既然这位楚王室贵族要走,那我便送他一送。”项羽说这话时,语气莫名,很让人担心,他是不是要送熊玺下地府。

  一众人跟随项羽出了营帐,醉醺醺的都骑着马,迅疾而奔。

  不入武关城,而是直往武关东面的城门口而去。

  还未赶至,却正好听到涓涓的琴声,从远处的山峦上传下来,琴声犹如潺潺流水,清澈而又安详,充满了一种自由活泼与高洁难以束缚的味道。

  举目望去,便见有一人,端坐在一座矮山上的草亭之中。

  盘腿坐在山石上,膝上摆放着一把瑶琴,似乎正在轻抚。

  却看不到,在此人的身后,两个录了音的大喇叭,正在播放着他们此刻听入耳中的琴音。

  “好清澈、纯粹的琴音,音声既为心声,果然是个品行高洁之辈。”范增阅历最广,各方学术都有涉猎,乐器谈不上精通,却也颇有造诣,听了这琴声,便觉得是世上难见的悦耳琴音,仿佛能洗涤心灵。

  项羽、项伯等人虽然听不太懂,却知道附和范增之言,也免得在众人面前出了丑,显得没见识。

  琴音渐稀,却又有歌声从远处传来,且听:“高人千丈崖,千古储冰雪。六月火云时,一见森毛发。俗人如盗泉,照眼多昏浊。高处挂吾瓢,不饮吾宁渴。”

  虽然歌中全意,一时间难以尽数领会,却也能听出其中缥缈淡薄之意。

  范增又忍不住评价道:“好一句‘高处挂吾瓢,不饮吾宁渴’这或有许由之风。”

  许由者上古隐士贤人,帝尧在位的时候,见到了贤人许由,便想传位于许由。许由认为这是对他的一种羞辱,便到颍水河洗他的耳朵。

  范增说这歌声中,隐隐有许由之风。

  便是更加说明了歌者无心江山,只愿做闲云野鹤之意。

  这种心态,这种豁达···岂不正合了项羽之意?

  就连原本对此事有所抵触的范增,也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放开了成见。

  如果真的是这样一个人做了楚王,那就真的是不会在扯后腿了,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吉祥物,然后等项羽收拢山河之后,再退位让贤,平安过度。

  “留下他!必须要留下他!如果他的身份真的像项伯说的那般,必须留下来。”

  “即使是项伯语中有假,但只要是楚国王室身份无错,都必须留下。这样的人做了楚王,正是我的福气!”项羽心中想着,神色坚定,一拍座下宝马,策马朝着那矮山之上的人影奔去。

看过《无限制神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