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诡三国 > 第八四八章 风雅颂 1

第八四八章 风雅颂 1

  就在赵云带着部众往平阳而来的时候,斐潜却在平阳的后院看着黄月英端上来的菜肴,不由得有些纳闷。

  嗯,不是说菜肴不好,而是相当的不错了。、

  桌案之上,一个主食,一个肉羹,一个青菜,虽然样式不多,但是数量上却是不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行军作战多了,斐潜少了一些书生气质,却增加了一些血勇之气,就连在汉代的食量似乎也是练出来了。之前在后世,斐潜吃一小碗米饭也就差不多有七八分了,而现在,七八个大包子下肚才有点饱的感觉。

  今日的主食就是包子,虽然并不像后世那种各种添加漂白之下的白色小麦粉,但是也算是精致小巧,光看这个表面平整的样式,就知道用来做包子的小麦经过了多次的筛选和研磨之后才会有这么的细腻的粉末。

  再看看这个肉羹,已经算是黄氏招牌菜了,虽然斐潜吃了好多次了,但是觉得黄月英确实是做的不错,至少是没有了现在汉代绝大多数的以羊肉为主的菜肴那种过重的腥膻味,而是突出了羊肉的鲜美,确实很美味。

  还有一旁的青篙,切得细细,然后用酱腌制入味,虽然没有像后世那样大火翻炒,但是也清爽可口。

  不管是主食还是汤菜都很好,只是,这个做菜做的越来越不错的黄月英,还是斐潜所认识的黄月英么……

  “吃啊,郎君,不吃就凉了哦……”

  黄月英坐在斐潜的对面,托着腮帮子,眯着眼睛,弯弯得就像是上弦的月亮,津津有味的看着斐潜吃饭,似乎斐潜这样吃,比她自己吃多少都香,都开心。

  “……好吃么?”

  斐潜三口两口将羊肉包子塞到嘴里,没说话,只是鼓着腮帮子点点头,表示味道不错。

  带兵打仗的时间多了,斐潜吃饭的模式,也是改了原本习惯,现在吃东西根本就是狼吞虎咽,像后世说的那样细嚼慢咽才对身体好啊,才有利于肠胃消化啊等等,都基本上丢到一边去了。

  行军作战,有时候野外就是一层帐篷御寒,菜肴什么的,哈,哪有什么像样子的菜肴,基本上都是一大碗粗麦饭,然后再加上肉干和野菜什么的,就这样简陋的饭食,还必须吃快一点,要不然天寒地冻的说冷就冷,也就更加的难以下咽。

  斐潜旋风一般,呼啦啦将桌案上的饭食扫了一个干净,然后很不雅的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引得黄月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转了转亮晶晶的黑眼珠,笑道:“嘻嘻,郎君……如今也是‘伯兮朅兮’了……”

  斐潜看了看黄月英,等小墨斗将餐具撤下去,便向黄月英招了招手,示意黄月英靠近一点。

  黄月英不明所以,便往斐潜身边凑了凑,却被斐潜出其不意的伸手在其额头上弹了一个脑嘣。

  “啊呀!”

  斐潜并没有用多大的气力,虽然不是很疼,但是猛地被弹一个脑嘣,黄月英也是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捂着脑袋叫了出来。

  斐潜笑笑,说道:“现在长本事了啊,都来调笑我了哈……”

  “……哪有……我的意思不是说你‘邦之桀兮,为王前驱’了么……”黄月英虽然在分辨着说道,但是看得出还是有些心虚。

  “那后面的一句呢?是说我‘飞蓬无膏’吧?”斐潜似笑非笑,看着黄月英说道。正常来说,飞蓬无膏是说家中的女子等待出征的丈夫回归,所以无心梳妆打扮,但是现在斐潜既然已经回来了,黄月英现在也有装扮,那么就要反过来理解了,更何况“朅”字有离去的意思,也有武勇的意思,而武勇之人,当然是不够文雅了。

  “……才没有啦……”黄月英转着眼珠子,断然否认道,“……我,我就只是觉得郎君了不起,收复阴山,国家英杰呢……”

  斐潜笑笑,不置可否,然后停顿了一会儿才说道:“月英,为何这两天都没见到你做点什么器械之类的,倒是看你顿顿忙着给我做羹汤?”

  “啊?郎君不喜欢我做的羹汤么?是我做的味道不好么?”黄月英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也有些担心的看着斐潜。

  斐潜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喜欢啊,也很好吃,不过……我记得你也喜欢捣鼓一些什么器械之类的……现在都没做了么?”

  黄月英轻轻拍了拍胸口,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然后说道:“……吓了一跳……器械么,也有啦,不过现在郎君回来了,自然是要多做些饭食……而且,老是做器械什么的,似乎……嗯,好像也不是很好啦……”

  说着说着,黄月英就略微低下了头,声音也越来越小。

  斐潜愣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伸手将黄月英的手牵了过来,握在手中。黄月英的手细细长长,骨节匀称,肌肤也是细腻,只不过不知道是因为素手为羹汤的原因,还是因为制作器械的原因,手指肚上略显得有些粗糙,还有的地方感觉得出似乎长了一点点的茧子。

  在原本斐潜所知道的那个历史上,黄月英是嫁给了诸葛,在各类传记上留下的身影也不多,斐潜自然也不知道历史上的那个黄月英跟诸葛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也不知道为了蜀国鞠躬尽瘁的诸葛在家庭当中是扮演了一个什么样子的角色。

  但是有一点是很明显的,诸葛迎娶黄月英,最重要的肯定不是看中了黄月英的相貌或是才能,而是黄月英所代表的荆襄士族的关系网络。

  虽然不否认斐潜当初迎娶黄月英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想法,但是在和黄月英这么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斐潜也是深深的感受到了黄月英的那一颗善良的心,还有在那不经意之间表露出来的绕指柔情。

  “谢谢你……”斐潜看着有些害羞的黄月英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月英,不管你喜欢做羹汤还是做器械,都行,最重要的是,别委屈了自己,不用在意一些庸人的言语,明白么?我希望你能每天都开心,都是你自己……在我的印象里,那个敢动手抢士元天平的,才是充满了活力黄月英……”

  “噗嗤!”黄月英忍不住笑了出来,不由得嗔道,“啊呀,郎君啊……这个事情不许再提了……”虽然黄月英转过脸去,还微微嘟着嘴表示不满,但是却依旧紧紧的抓着斐潜手不放……

看过《诡三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