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六章铁剑依然在

第三十六章铁剑依然在

  一片哗然,青山弟子们猜到了井九的意思。

  他想要挑战整座两忘峰?因为他想要替柳十岁报仇?

  当然也不见得是这个原因,因为井九与两忘峰之间早有宿怨。

  青山弟子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修行,但很多人都知道当年洗剑溪畔发生的事情。

  两忘峰弟子居然被一名普通的洗剑弟子弄的无话可说,实在是太罕见。

  顾寒会不会接受他的挑战?

  这个问题不可能有别的答案。

  剑光微动。

  顾寒落在石柱上,看着井九说道:“我一直都很不喜欢你,今天终于对你有所改观。”

  这说的是井九愿意为柳十岁站出来,向两忘峰发起挑战。

  井九明白他的意思,说道:“我对你的看法没有改变。”

  很多年前,两忘峰开始在青山里拥有特殊地位,他就开始不喜欢那里。

  很多年后,他还是不喜欢两忘峰,比如那个胖子和过南山。

  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顾寒,这与他现在的徒弟顾清有一些关系,更多的当然是因为柳十岁。

  或者是因为四年前那夜在溪畔的洞府里,柳十岁提到顾寒的次数太多,叫顾寒师兄太自然,还称赞顾寒是好人。

  “就算你破境入无彰,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顾寒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我知道我的脾气有些差,但我的剑道没有问题。”

  井九说道:“我曾经对你们说过,在我看来,你们的道都是错的。”

  整个道都是错的,那么剑道自然有问题。

  顾寒记得很清楚,三年前在昔来峰井九对过南山说过这样的话。

  “证明给我们看。”

  顾寒轻挥剑袖。

  一道白色剑光破空而去。

  高空里的云层忽然绞动起来。

  剑光过处,隐有雷鸣,带着无数道细微的光丝,就像是缩小了无数倍的闪电。

  他出手便是碧湖峰的八方剑法!

  令人称奇的是,井九的剑真的很快,竟然后发而先至!

  在两根石柱的中间,两道飞剑相遇,发出一声巨响。

  伴着气浪,铁剑斜飞而回。

  井九的剑元再如何充沛,还是无法靠纯粹的速度弥补境界上的差距。

  顾寒静静看着他。

  白色的剑光继续向前。

  井九神情不变,伸手握住剑柄,转身便走。

  嗡的一声,他的身形在石柱上消失。

  下一刻,他出现在数十丈外的另一根石柱上。

  但与此同时,顾寒的剑又到了。

  井九仿佛能够看到身后的情形,驭剑而去,避开这一剑,来到了石林北面的那片崖壁。

  铁剑在崖壁之前穿行,没有云雾遮掩,看得非常清楚,引来地面的阵阵惊呼。

  人们没有想到,井九的剑快,驭剑的速度竟也是如此惊人。

  顾寒的飞剑在他身后如附骨之蛆,逐渐靠近,却暂时未能追上。

  驭剑竟能与飞剑相比,这是什么样的速度?

  此时的情形与先前那一战完全翻转过来。

  井九似乎像马华那样陷入了完全的被动。

  现在顾寒占据着绝对优势,自然不会错过,眼神微冷,右手捏了一个剑诀。

  那道白色的剑光骤然变长,向着崖壁斩落。

  铁剑陡然一转,带着井九避开。

  白色剑光再次突前。

  铁剑再避。

  崖壁出现数道深刻的剑痕,碎石簌簌而落。

  井九驭剑向着更远处而去,白色剑光紧追不舍,数息之间,已经来到了石林极西处。

  这里的石柱要比峰前稀疏很多,每道石柱之间隔着百余丈距离。

  剑光敛没,井九停在一根石柱上。

  这时候,他与峰前观战石台已经有了数里距离,在众人眼里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顾寒是无彰上境的剑道高手,也无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发起攻击。

  他冷笑一声,踏上早已被召回的飞剑,向着井九所在的地方飞去。

  片刻后,西面的石林里亮起无数道剑光,石屑到处溅飞,烟尘大作,遮住很多境界稍低弟子的视线。

  弟子们知道那边的战况进行的非常激烈,却看不清楚具体情形,不由很是着急。

  有些胆大的弟子顾不得规矩,纷纷驭剑而上,来到石林上方。

  石台上也有很多师长站起身来,向那边望去。

  ……

  ……

  “无端剑法果然繁密如雪,我觉得比七梅剑法更适合拦住去路,顾寒用的如此之熟,看来颇下了几年苦功。”

  “快看,顾师兄用的还是八方剑法?只怕碧湖峰上的师兄也不如他纯熟。”

  “顾师兄果然对六龙剑诀的造诣最深,难怪当年顾清学的也是这种。”

  “三峰真剑,信手拈来,顾师兄果然不愧是两忘峰排行前三的剑道高手,真真令人敬佩。”

  “不要忘记,顾师兄出身天光峰,到这时候他还没用过承天剑法。”

  “两忘峰的绝剑呢?那才是顾师兄真正的水准,只要施展出来,井九必然惨败。”

  一片赞美声里,自然也有很多人会想到另外一个事实。

  顾寒的剑道修为当然极高,剑法更是绝妙。

  然而。

  井九的铁剑依然在。

  不管他的剑被压制的如何辛苦,隔上一段时间,总能看到他的剑光,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真是令人震惊的事情。

  如果他真的是刚刚才晋入无彰境界,怎么可能在顾寒这样的高手面前撑了这么久?

  各位峰主与长老们把数里外的战斗画面看得清清楚楚。

  他们已经确定,井九用的是神末峰的九死剑法。

  传闻里,景阳师叔飞升之前,把九死剑法的剑谱与弗思剑一道藏在神末峰顶,那夜被赵腊月找到。

  现在看来,这个传闻是真的。

  令他们感觉惊异的是,井九的剑法无比纯熟,哪里像是只练了三年,就像是练了三百年。而且九死剑法在他的手下施展出来,与传闻里的九死剑法的气质明显不同。

  有些老人在心里想着,小师叔当年的剑法何其孤清冷绝,哪里像你这般平淡。

  是的,井九手里的九死剑法非常平淡,毫无一往无前的蹈死之意,更像是一种看破生死之后的淡然。

  无论顾寒的剑光如何强盛,那道铁剑始终是那般平静,根本看不出来处于绝对的弱势。

  剑光纵横,只开始了十数息时间,还很短。

  但在顾寒看来,用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能击败井九是非常丢脸的事情,根本无法忍受。

  他决定尽快结束这场战斗。

  一声清啸从他的唇间迸出。

  他的飞剑不再理会井九的铁剑,骤然加速,化作一道刺眼的白光,直袭井九面门。

  铁剑再无阻挡,破风而至,几乎同时斩向他的身体。

  顾寒神情不变,双手在身前一错,一道强横的气息油然而生。

  看着这幕画面,迟宴微微挑眉,猜到他准备做什么。

  一位长老惊声喊了出来:“寒井锁清秋!”

看过《大道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