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九章我也知道很多秘密

第四十九章我也知道很多秘密

  井九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问道:“怎么了?”

  大夫问道:“第一次?”

  井九说道:“是的,以前没有打听过事。”

  大夫心想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从长辈那里知道了卷帘人的秘密便跑了过来。问题在于对方开始说的那句海棠依旧否是很多年前的暗号,现在还在用这个暗号的都是那些传承不断的大宗派或世家,是卷帘人也不愿意轻易得罪的对象。

  他叹了口气说道:“没有人会这么问,因为这个问题太大,而且涉及的层面太高。”

  井九问道:“有多高?”

  “昔来峰主方景天,是青山宗的大人物,破海上境,再进一步便是通天大物,你说有多高?”

  那位大夫无奈说道:“太平真人就更不用说了,那是最高层级的存在。”

  井九说道:“我听说你们什么都知道。”

  大夫神情郑重说道:“但以我的资格不可能知道这些,而且就算知道,你也付不起代价。”

  井九问道:“多少钱?”

  大夫心想你以为这是买菜?

  “非常多。”

  大夫看了眼他的双手与背后那根用布裹住的铁剑,说道:“至少你身上带的不够。”

  井九伸手,地面上出现两个箱子,箱盖打开,里面满满的都是金叶子。

  满室金光。

  大夫微微一怔,说道:“依然不够,但如果你肯……拿出这件空间法器,或者可以商量。”

  井九摇头说道:“不行,我要用来装东西。”

  大夫说道:“那就只能抱歉了,或者……你可以拿消息来换。”

  井九想了想,说道:“前夜景阳真人假洞府开启,出了些事。”

  大夫说道:“我知道禅子莲驾现身。”

  井九说道:“方景天也在。”

  房间变得很安静。

  大夫沉默片刻,拿起蘸水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字。

  那些字看似普通,但每个字都会多几道笔画,任谁也看不懂。

  “这个消息确实能值些钱。”

  大夫抬头望向井九继续说道:“但还远远不够。”

  井九没有理这句话,转而问道:“卷帘人把联络地放在这里,难道不怕被人寻仇?太显眼。”

  大夫说道:“这些留在世间的通道,想断就能断,至于我们这些普通执事,死了也无所谓。”

  “但你并不是一个普通执事。”

  井九说道:“你没有与外界联络便能确定方景天这个消息值钱,表明卷帘人的所有情报你都能在第一时间知晓。”

  大夫放下手里的笔,看着井九微微眯眼。

  这个戴着笠帽的年轻人走进医馆,表现出来的都是不经世事,没有任何经验,谁能想到他的眼力却是如此锋利。

  “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我需要确定你在卷帘人里的位置,才好说事。”

  大夫沉默了会儿,伸手把桌上铡药用的金斩推到尽头。

  悄无声息,房间四周被封死,一道阵法启动。

  这座阵法很小,也很精致,确定能够遮掩房间里的所有气息,又不会让阵法气息传到街上。

  做完这些事情,大夫再次望向井九,神情认真很多,说道:“请讲。”

  井九说道:“几年前,赵腊月通过你们查碧湖峰,结果你们当中有人走漏风声,惹出了很多麻烦。”

  大夫自然知道这件事情。

  这是卷帘人最近十余年里最大的耻辱。

  他没有想到这个戴着笠帽的年轻人居然知道这件事情,而且看样子是代表赵腊月而来。

  “抱歉,我们还在查。”

  “三年了,你们还没有查到。”

  井九说道:“按照我听过的规矩,你们应该做出补偿。”

  大夫说道:“请说出你的要求。”

  井九说道:“我已经说过,我要查方景天。”

  大夫叹息说道:“那可是青山宗的大人物,这怎么查?”

  “我知道你们在青山九峰里有人。”

  井九非常确认这一点,那应该就是赵腊月的信息来源。

  “我需要保证那个人的安全,所以我需要先知道你是谁。”

  大夫已经猜到井九的身份,只是无法确认。

  井九没有理会,说道:“另外我还想查一个人。”

  大夫说道:“谁?”

  井九说道:“西王孙。”

  大夫说道:“这已经超过了补偿的范围。”

  井九说道:“我会拿别的消息与你们换。”

  大夫说道:“那要看你的消息值不值钱。”

  “前任神皇究竟是不是假死去果成寺出家?禅子又是何来历?为何他从来不肯以真身见人?”

  井九说道:“这些够不够?”

  他说的这几件事毫无疑问都是朝天大陆最大的秘密。

  那位大夫却笑了起来,说道:“这些事情在世间流传已久,但没有证据就只能算是故事,一分钱都不值。”

  “我说的话自然都是真的,可以印证。”

  井九说道:“我可以提前赠送你们一个。禅子俗家姓名叫做金生生,自幼父母双亡,被一位山妖养大。你们可以查一下二十七年前的汝州翠屏县志,县志上写的很清楚,当年正月十七天降暴雪,忽有霞光起于东山,便是那位山妖度劫没有成功,同日,果成寺菜园和尚在山后拣到一个弃婴,此事被记载在律堂日志里,以你们的能力应该能够看到。”

  一片安静。

  大夫震惊至极,半晌说不出话来。

  按照他先前的说法,没有证据,便是故事。

  问题在于,井九说的时候很平静,而且给出了足够的线索去证明。

  “我们会尽快查证。”

  大夫的神情非常认真,而且很尊敬。

  卷帘人最尊敬那些比他们知道的事情还要多的人。

  井九起身准备离开。

  “且慢,你给的这个消息太大,我不敢单方面接受。”

  大夫说道:“我想回赠你三个消息。”

  井九停下脚步。

  “第一个消息是,今年梅会的五位胜利者会得到禅子灌顶赐福。”

  大夫说道:“第二个消息是,天近人近期会来朝歌城,点评参加梅会的诸家宗派弟子。”

  井九问道:“天近人是谁?”

  大夫有些吃惊,心想你连禅子的本名都知道,怎么不知道天近人是谁?

  ……

  ……

  天近人自幼双目失明,曾求学一茅斋,后飘然赴海外求道,无法修行但学识渊博,创建了白鹿书院。

  他最出名的是不能视物却能洞察天地玄机,一言断人生死前程。

  据说当今的剑神还是位籍籍无名的少年时,报考无恩门没有被录取,在江畔决意觅死,被正好路过的天近人拦住,还赠了一句诗,剑神毅然远赴海外,命运就此转变,于某座岛山里继承前代真人洞府宝藏,成为一代通天境大物,开创西海剑派,这些年把无恩门打压的极为狼狈,剑神至今对天近人依然尊敬有加,还请求他帮助建立了西海的算天阁。

  据说就连水月庵的两界通与果成寺的两心通,都不如他的洞天绝学。

  无数达官显贵、修道天才为了得到他的一句评语,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听完介绍,井九说道:“倒是挺能唬人。”

看过《大道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