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 975、云南王欲换郑旦 吴三桂送嫁花蕊

975、云南王欲换郑旦 吴三桂送嫁花蕊

  王猛听到苻坚的话,也被惊得险些不能站稳,虽然他还没有正式提亲,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苻坚都已经知道,他和苻坚一样,怎么也没想到,郑旦竟然被稀里糊涂的嫁给了吴懿。

  “景略,此事实在是本王的过失,怎么没有想到王后他竟然如此妒忌成性,做了这不可挽回的事情。本王答应你,以后定然会再给你选一门好亲事的,曾旦就忘了吧!”

  苻坚此时也只能这样说了,当时他也算是答应了王猛,可是现在到了这样的情况,那苻坚自然是负有一定的责任。

  “王上,属下与二小姐情投意合,实在不忍心就此抛弃。若是她有幸能够脱离虎口,某必然不会介意……”

  王猛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他明白苻坚的意思,现在即便是将郑旦接回来,也不是最初的完璧之身,那样再嫁给王猛的话,王猛可能就不会愿意接受。

  “既然如此,那不如本王现在就下令,再拿五万石粮食换回她吧!”

  在苻坚眼中,王猛是他最坚强的后盾和助手,所以王猛想要的,别说是五万石粮食,就是再多一倍,他都愿意换。

  “王上万万不可!岂可因为一人而坏国家大事?若是无法救回二小姐,那只能说明我和她缘分浅薄!”

  虽然苻坚如此看重王猛,但是王猛怎么也不可能让苻坚为自己牺牲那么多,这五万石粮食虽然不算多,但是对于现在的局面,双方的对峙,却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如果还给了西蜀,那就相当于是十万石粮食。

  苻坚原地踱步,思索了一会,叹了口气道:“也罢,那就抓紧时间实行计划吧!”

  而此时的成都,郑旦正在惴惴不安地端坐在床榻上,等着那个未曾谋面的新郎。在她的姐姐郑袖告诉自己,已经被苻坚许给了吴懿之后,她当时十分不明白,但是郑袖却用了苻坚的大业和王猛的苦心经营,最终劝服了她。虽然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嫁过来,嫁过来到底会有什么好处,可是在三国这样的时代,女人,根本没有什么地位可言。

  此时,新房外面,吴懿却没有来得及进去,被一个人纠缠着。

  “大将军,兄长,如今你也迎娶了新人,这大喜之日,不如将费氏就许给小弟吧!”

  此人正是吴三桂,他所说的费氏,正是植入成了刘璋的众多妃子之中的一个花蕊夫人。吴三桂植入成了吴懿的兄弟之后,竟然看上了花蕊夫人。而今刘璋已经去世了大半年,所以趁着吴懿刚刚迎娶了郑旦的时候,他便想请吴懿替他做主,迎娶花蕊夫人。

  “休要胡闹!费氏乃是先王的人,怎么可能嫁给你!”

  吴懿不由得有些微怒。

  “兄长又不是不知道,先王一直宠信吕方、陶阳之流,费氏刚嫁过去没多久,先王便归天了,费氏根本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只要兄长稍微说句话,便可将费氏从王府中逐出去,到时候小弟自去迎娶便可。兄长若是果然能帮小弟玉成此事,小弟必将感恩戴德!”

  吴三桂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但是吴懿却摇了摇头,“三桂,你也是我吴家之人,若是我真的按你所说的来做,那这蜀中上下如何看待我吴家?人言可畏,所以这费氏再好,永远也轮不到你!”

  吴懿说完,吴三桂顿时变得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他本来以为这件事,只需要吴懿一句话,可是哪想到,现在看来竟然毫无可能,这让吴三桂心中愤恨不已。

  看到吴三桂的变化,吴懿叹了口气道:“大丈夫不要总是想着儿女情长,多想下建功立业,挣得功名,到时候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吴银非费氏不娶!”吴三桂一字一句说道。

  吴懿扬起手,一巴掌打在了吴三桂的脸上,恨铁不成钢地骂道:“汝若是果然如此执拗,休怪某不顾念兄弟之情!”不过,看了一眼吴三桂,他还是缓和了一下道:“正好,之前黄权劝我派人结交马腾,好对抗苻坚。为了断了你的念想,我决定将费氏献给马腾,时间久了,自然你就忘怀了!人不风流枉少年,为兄也是过来人。”

  听到这句话,吴三桂心如火焚,他没想到吴懿竟然用这种极端的方法,他立刻跪下哀求道:“大将军,小弟求你,千万不要如此!”

  “我意已决,赶紧给我退下,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吴懿一挥手,让人将吴三桂带了下去,他也含着怒气走进了新房,望着床边坐着的新娘,他呵呵一笑道:“听闻夫人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那就让为夫看看吧!”

  这个时候,吴懿才看到眼前的女人竟然是那么的美貌绝伦,而且此时她还刚刚哭过,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添了几分柔弱可人,让吴懿愣是站在那里愣了一愣。

  “夫人果然天姿国色,我见犹怜!”

  说完过去就想抓住郑旦的手,这个时候郑旦一缩,将手收了回去。

  “嘿嘿,夫人,大概你远嫁他乡,有些不习惯吧!只不过我最近仍在守孝,叔父新丧不久,暂时还不能行房,权当是给你留点时间适应一下吧!”

  第二天,天刚一亮,这个时候就有下人来禀报,原来那吴三桂一夜都不曾回去,一直在吴懿的门口等着。

  吴懿一听,不由得怒气更盛,直接冲出去就要打将过去。然而这个时候,吴三桂拱手说道:“既然大将军要将费氏远嫁马腾,那末将愿为送嫁将军,护送费氏前往西凉!”

  听吴三桂这样一说,吴懿终于将抬起的手给收了下来,赞许地点了点头道:“你总算是有点长进了!好吧,这事就依你!”

  与此同时,司马懿也在吴懿新婚之后,便径直离开了成都,回邺城复命,只不过一路上,他还是在念念不忘,到底为什么这个和谈就成了。

  这个时候,跟着他来的仆人,满面春风地说道:“恭喜公子,不负王命,终于说服两家和好,这下回去,一定可以得到魏王的奖赏了!”

看过《三国之我是无名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