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交锋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打探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打探

  草岛信夫其实对晚上的战斗,也不是很了解。他之所以参战,是因为六师的请求。原本,汪清海只想让他督战。但草岛信夫认为,六师都敢上阵杀敌,大日本帝国的勇士,岂能落在他们身后?

  只是,参战之后,草岛信夫发现,对面的新四军,确实很顽强。他带了不足一个小队,但面对的“新四军”,恐怕有两个连以上。对方火力强大,要不是他的手下英勇善战,恐怕伤亡会更大。

  “新四军一向擅长夜战,今天晚上算他们走运。”草岛信夫对晚上的战斗还是不甘心,自己怎么能失败呢?一个日军小队,应该能击溃国军一个营才对。就算是面对新四军一个团,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西流河的战斗,让他真正认识到了新四军的战斗力。虽然日军能以一当十,但新四军据险以守,还是没能击溃对方。相反,他的小队还有所伤亡,如果是在白天,必定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

  “草岛队长,我还要借用你的电话,向上级汇报。”朱慕云说,他相信,草岛信夫应该向宪兵队本部汇报了今天晚上的战斗。

  可是,自己向李邦藩汇报,意义又不一样。况且,朱慕云还有自己的想法。六师仓促搞出这样的“戏”,不可能瞒天过海。这件事,不用多久就会露馅。如果自己跟着时栋梁,与他们一同欺骗李邦藩,以后自己的前程,也就断送了。

  虽然六师前后送了朱慕云三十根大黄鱼,可朱慕云需要承担的风险,也是很大的。一个不好,朱慕云就会锒铛入狱。如果朱慕云确实是不知情,那没什么说的。但这件事,他称得上了始作俑者。当然得想办法扭转乾坤,不但要把责任推卸干净,还得让六师孤立无援。

  “我这里电话和电台都有,如果电话信号不好,建议你发电报。这段时间,这个时候的线路,一般都会出问题。”草岛信夫说,古昌与古星虽然只有几十里,但电话线路并非随时都通的。就算他的是军事线路,但有的时候,也会遭到抗日分子的破坏。

  “我没有局里的密码本,只能发明码。”朱慕云苦笑着说。他之前是在草岛信夫办公室打的电话,以前也基本上电话联系,根本没想到,古昌与古星之间的通信,还要靠发电报。

  “没事,可以通过宪兵队转。如果需要,可以把电报稿交给我。”草岛信夫说,朱慕云来古昌,是为了调查六师与新四军私下签订停战协议。他当然要全力配合,这也是本清正雄之前叮嘱过的。

  事实证明,草岛信夫是有预见性的。抗日分子真是可恨,他们白天不敢破坏,可到了晚上,只需要派人爬上电线杆,一把钳子,就能断了古昌与古星之间的联络。

  朱慕云到草岛信夫的办公室打电话,果然打不通了。根据草岛信夫的经验,这是电话线被剪断。要明天派人修复后,才能恢复。

  “既然电话不通,那就发电报吧。”朱慕云无奈的说,他向李邦藩详细汇报了西流河的战斗经过,并且报告,明天自己去趟西流河现场察看,同时,会带回六师与新四军的最新防御情况。

  草岛信夫看到朱慕云洋洋洒洒几百字的电文,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电报要言简意赅,字数越好越好。朱慕云倒好,生怕宪兵队的报务员没事干,一下子写了这么长的电文。

  “朱桑,还要麻烦你翻译成日文,我们的报务员,不懂中文。”草岛信夫说,朱慕云的电文,不但是中文,还用上了文言文,生涩难懂,宪兵队的翻译不在,只能让朱慕云自己翻译了。

  “怪我,没注意这一点。”朱慕云说,他故意写了封几百字的电文。这样,他才有机会,待在宪兵队的报务室。

  朱慕云一个到古昌,与组织暂时失去了联系。虽然他在认真执行组织交待的任务,但古昌的最新情况,不能随时告诉家里,会让新四军错失良机的。

  几百字的电文,翻译到日文后,变成了一千多字。日文比中文要简单,有些字,用汉字一个字就能表达。但换成日文后,需要一句话来陈述。

  “朱桑,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这封电报发完,恐怕天都快亮了。”草岛信夫看到朱慕云翻译好的电文,如果按照朱慕云的原文,没几个小时,别想成功发送。

  “不必,我要第一时间看到局座的回复。”朱慕云摇了摇头,他可以等,但不能回去休息。

  当然,在宪兵队报务员译码时,朱慕云把周志坚叫到了一旁,给了他一个任务。

  “杜矶虽然死了,但他的尸体得运回去,让林帆验明正身后才能埋。此事你去安排一下,争取明天早上就送回古星。”朱慕云说,送一具尸体回去,比送一个活人容易得多。

  至少,不用再担心杜矶逃脱,甚至都不用押送。这种事情,交给车马行就可以了。甚至,也可以交给运输公司。

  “是。”周志坚说,他去看过杜矶的尸首,确实是本人。昨天晚上来古昌时,他还与杜矶有说有笑,没想到,才一天时间,杜矶不但成了军统人员,还被击毙了。人的生命,在这个时代,真是太脆弱了。

  “另外,再交给你一个秘密任务。今天晚上六师与新四军在西流河的交战,你暗中去打探一下,看六师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朱慕云突然轻声说。

  朱慕云不会跟周志坚说起,这是六师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如果汪清海安排合理,让周志坚查不到什么,他自然不会向李邦藩汇报。但是,如果周志坚找到了证据,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当然,周志坚一定会找到证据。因为只要他没找到证据,朱慕云就不会认可。一次不行,那就两次,两次不行,那就三次。只要朱慕云不满意,周志坚就必须一直去调查。六师出动了两个营以上的部队,这么多人,以周志坚的本事,一点消息都打听不到?

  如果周志坚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他也不配在二处当科长。朱慕云在政保局,确实有任人唯亲的意思。但是,他提拔的人,也会有一定的能力。如果烂泥扶不上墙,这样的人放到重要的位置,只会害人害己。

  “皇军都参战了,会有什么猫腻?”周志坚惊讶的说,他根本没有想到,晚上的交火,只是一出闹剧。根本就没有什么新四军,一切都是六师的做戏。

  “有没有猫腻,你去查了,不就知道了么?”朱慕云不满的瞪了周志坚一眼。这个周志坚,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提出一些不恰当的问题。

  “是。”周志坚缩了缩脖子,他这才想起,这是朱慕云交给自己的任务,并非与自己讨论。朱慕云既然交待了任务,必定有理由的。

  “要注意保密,不能被六师知道。这是给你的经费,省着点花。”朱慕云拿出一沓中储券,也没有数,看了一眼,应该有几百元,递给了周志坚。

  “多谢处座。”周志坚高兴的说,只要有钱,事情就容易办了。

  “明天上午,我会和六师的人再去西流河,他们的部队暂时不会撤。你就不用跟着去了,一心把事情办好。”朱慕云说。

  “明白。”周志坚说,六师的部队还留在西流河,他就更有办法了。这些兵油子,只要给点好处,什么话都能套出来。

  其实,今天晚上的交战,新四军也听到了动静。只是他们也很奇怪,上级并没有下达作战命令,为何会在西流河,会有部队交火呢?然而,十五旅的部队,全部问了一遍,都没有与六师交火。

  最终,十五旅将情况向师部汇报。师首长命令,马上派人去西流河一带侦察,同时派人潜入古昌打探消息。另外,师首长指挥边明泽,迅速联系古昌地下党,让他们配合部队的侦察员,获取最新情报。

  很快,边明泽就收到了两个情报,第一,西流河的交战很激烈。但是,很多地方的枪口是朝上的,只有日本人参加战斗的那个地方,才是真刀真枪的打。第二,政保局派了朱慕云,再次来古昌调查。

  第一个情报,是侦察员报告的。第二个情报,则是古昌地下党提供的。虽然吴渭水被捕,但古昌地下党,并没有遭到破坏。吴渭水被捕后,古昌地下党在党的领导下,迅速恢复了工作,并且取得了显著成绩。

  边明泽听到朱慕云到了古昌后,很快陷入了沉思。“猎手”的活动能力很强,而且与六师的关系也很不错。今天晚上这出戏,会不会是六师为了洗清嫌疑,特意在日本人面前,搞的这一出呢?

  但朱慕云为何会这么做呢?新四军故意将汪清海写信请求停战的消息泄露出去,就是为了让六师被怀疑,从而让日本断了支援。现在朱慕云的做法,是破坏新四军的反间计嘛。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看过《交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