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子阅齐斋 > 第167章 万籁俱寂

第167章 万籁俱寂

  祝春元正与琳儿、常远达、武保亮等相持着,忽见申公豹一道葫芦里发出的白光打过来,难以分出手去抵挡,心中暗道不好,我命休矣!

  那白光后发先至,眼看着就打过来了。

  忽见青衣闪动,孙不十二飞奔过来,大叫一声:“师叔小心!”堪堪用血肉之躯抵挡住飞来的光芒,被申公豹的法器斩为两段!

  祝春元亲眼所见,悲恸之下,脚下连着终南山地脉,就觉得无数的玄功涌入,他催动招法,那泰山压顶之势更强大了。眼看着琳儿、常远达等就要魂飞魄散,也吓得不轻。

  常远达大声嘶喊着:“祝春元,李翠翠现在我们手上,只要你撤下这法术,我们还有的商量!”

  远处的飞扬真人李培贤见状,急忙喊道:“春元,助手啊!翠翠在他们手中!”

  可是此时的祝春元,已经六神无主,满脑子都是妖蛊占据,他丝毫听不进去一言一语,甚至都分不清李翠翠是谁了,就见他又大吼了一声:“气撒泼也独祥,泰山压顶之法,杀!杀!杀!”

  一股浑厚之力拍下,硝烟弥漫开来。

  申公豹急忙催动手中的葫芦,想要把琳儿、武保亮、常远达等拉回来。忽然间就见武保亮哈哈大笑道:“师兄,做好人,证天道,乃我小三手派门人之宗旨!我去也!师父,师尊,不孝弟子武保亮,今舍身取义也!”

  就见他催动乌鸦兵,缠住琳儿和常远达的双腿,不让取逃离。申公豹怒道:“你疯了吗?这样下去连鬼都做不成!”

  武保亮体内的邪神也发作了,就见他周身上下无数的黑色空洞之内涌出来那种红色小蛇,噬咬着他周身骨肉。

  刘忠华、曾伟等同门连同孙半月、程希夷、李培贤都叫苦不迭,眼见着琳儿和常远达无法遁出,被祝春元的玄门罡气拍落下去。

  只见申公豹怪叫一声,化作一只体如巨象一般的金钱豹,只扑上去。祝春元低着头,一翻手腕,迎着金钱豹的血盆大嘴直插向前个。只见飞沙走石横行无忌,迷了众位道者的双眼,千万条闪电划过,众人根本无法近身,任凭一人一豹拼斗起来。

  申公豹舞动如飞,小狐飞刀迟迟无法祭出。想他自幼得到昆仑山碧游宫元始天尊真传,后又入截教修行灵宝道法,三清已得其二,而祝春元有李元所传授的三清道法加之狐一刀叔侄秘传的轩辕坟速成大法,近期又得到张天师九卷天书秘授,加之体内妖蛊之力和掌中一把清灵大宝剑,辅以小狐飞刀,一时间两道者道者一个经验丰富的上古真仙,一个机缘巧合天地之身的后辈子弟,斗了个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忽见申公豹大喝一声,祭起来那个紫金葫芦,祝春元一宝剑直劈他面门,哪料到这老道道法超绝,居然随着宝剑团团旋转,一下子豹头离开身体,居然一个黄龙大转身,来到了祝春元身后。

  只见他张开嘴,猛地吹起了一把神风,只吹得祝春元汗毛倒竖,趁此良机,就见那紫金葫芦口大开,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眼看着就把祝春元吸向葫芦内。

  众人都看呆了,狐尔摩斯猛地吐出来自己的内丹,对狐一刀道:“小刀,他俩拼斗之时的罡气太甚,你含着我的内丹,定住风头,速速过去祝他一臂之力!”

  狐一刀心领神会,接过内丹,飞身向前。

  谁料到为时已晚,祝春元眼见着自己难以离开那紫金葫芦的控制,索性使出三花聚顶分身法,几个分身趁申公豹不备,跳在他身上,上下抱住,连着祝春元的本体,一并被那紫金葫芦吸到其中。

  狐一刀飞上前时,葫芦口已经关闭。

  只听得祝春元大声喊道:“老东西,今天索性咱俩就来他个二一添作五,谁也别想好!”

  紧接着申公豹的声音道:“你年纪轻轻,就像自寻死路了吗?而今天神都没有了,老老实实配合贫道夺这个朗朗乾坤,成仙作祖有多好!我真是想不明白,你为何如此的执迷不悟!”

  祝春元道:“天将降大任于我,让我得此机缘,年纪轻轻就有了诸多玄门秘书,我现在体内还有你们种下的妖蛊,这魔一日不除,普天之下苍生哪有出头之日!申公豹,你等了这上千年,终于等到跟你同时代的上仙们都离开了三十三重天,不过很抱歉,有我一个道士在,你也无法得逞!须知道,后以身而身先,外以身而身存,这不是道法高低与否能衡量的!”

  狐一刀一听话风不对,连忙在外面喊道:“祝春元,你个小王八羔子,你可不能跟这个臭豹子抵命啊!你的命值金子值银子,你……你可别拿着玉器撞石头,自甘堕落!”

  他语无伦次,早已经流下了眼泪。

  此时,轩辕坟的诸多狐仙也已经杀到,狐一刀看着爷爷狐北南,不知所措。狐北南轻轻地拉着他的手道:“大衍之数,岂可轻逃?所谓无事一身轻,无为而无不为,小刀,春元一身玄门之功,担负着天下苍生的生死存亡,不是你能左右的了的!”

  苦痴大和尚双手合十道:“这位仙家所言极是,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狐一刀抹了一把眼泪道:“谁他妈爱入地狱谁去,春元,你给我听着,再不出来,孙不十二他们都他妈的白白替你送死了!你要真是个英雄,就出来,想办法以后怎么收拾这个臭豹子!”

  忽听葫芦内的申公豹惊恐地问道:“你……你……你要做什么?真的要同归于尽吗?”

  祝春元的声音缓缓道:“大道泛兮,其可左右。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功成而不有。衣养万物而不为主,可名于小;万物归焉而不为主,可名为大。以其终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

  张天师单手问讯,闭目不语,只听葫芦内一阵雷霆之声,咔嚓一声碎为齑粉。一道华光直奔东北方而去。终南山中,只留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硝烟弥漫中,狐一刀惶恐不安地问狐北南道:“爷爷,这……春元就这么死了吗?”却见旁边的狐尔摩斯忽然眼睛一亮,说道:“死了,说不定这是个好事儿呢!”

  张天师和苦痴大和尚,看着那道霞光飞逝而去,也眉头舒展,连连点头道:“申公豹确实是死了,可是我们差点儿忘了,小狐飞刀可是无生无灭的,春元的真灵不泯,附在他身上,转世投胎去了,也未可知!”

  只有人群背后的贾梦奇流下了两道清泪,默默道:“师妹,你为小师叔而去,他的真灵记挂着的,却还是关东一刀门抓去的李翠翠。小师叔一道残魂,已去东北转世投胎,而师妹你,此时又在何处?”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终南山上的积雪,必然会融化的。

  《子阅齐斋》第二卷,大雪终南山,至此告一段落,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第三卷:烟雨少年游

看过《子阅齐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