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太初 > 第七百九十五章 何时忘却初心意【一更】

第七百九十五章 何时忘却初心意【一更】

  “此事断断不可执行!”赤炼子第一个站了出来,“小畜生你傻了吗?桀狱是何地你不知道吗?两百年?”

  “是啊,秦堂主,你不要乱来,桀狱……两百载?”

  “秦堂主你这次回来,带回了老祖,这已然天大的一件功劳啊,而且罗茂勋已经去了,你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啊。”

  自然堂所有弟子跪倒在地:“堂主!弟子求堂主不要冲动用事!”

  古云子走到秦浩轩身前,脸上是浓浓的疲惫,是解不开的心酸,他用嘶哑的声音道:“浩轩,你这是又何必呢?张扬死了,小罗也死了,这其中巨大的痛已然是对我们最大的惩罚,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没有必要自罚。”

  “诸位为我好,我懂……可……。”秦浩轩缓缓摇头说道,“我自有我这般做的理由,小罗的事情上我本欲徇私,想来诸位也都看到了。我本打算徇私之后自请处分,只是小罗自裁了。我的徇私同周天生,没什么不同。我知道,大家是为我好……。可我确实动了徇私的念头,那念头对得起被血妖杀死的同门吗……”

  “你毕竟是人啊……”古云子叹气道:“动情没什么不对……”

  “前辈……”秦浩轩罕见的没有称呼古云子为堂主:“我自然堂的人化为血妖杀人,这是事实。我身为自然堂主,确实没有管教好弟子。若我不是自然堂主,他杀人……我确实可以置身事外。可我是堂主……堂主不只是为了享受权力跟好处,也有责任。希望各堂以后,以我为戒好了……无规矩,太初会亡教。”

  “你,你不该这么拗!”古云子皱眉道。

  “秦堂主,我们也都知道了你的弟子是被陷害变成血妖的,现在他也……,我碧竹堂与血妖的恩怨自周孝木死后一笔勾销!”碧竹子朝秦浩轩道。

  苏百花也说道:“他不是主动犯错,是该给他一个机会,秦堂主又何必如此自责?更何况,他是那么好的一个弟子,算了吧。”

  “堂主,罗师兄的罪我来扛!”一名自然堂跪着出列!

  马定山一脚把他踹到,然后立刻来到秦浩轩面前,道:“堂主,我可以受得住桀狱,让弟子去吧!自然堂不能没有您啊!”

  秦浩轩看着马定山,又看了看众人,慢慢的摇了摇头,他提高声音对所有人说道:“这次,太初教的损失,我自然堂一并承担,请大家回去之后,将损失列出清单,我自然堂会分期、分批的还给大家。”

  所有人都震撼了,愣在原地,从来都没有想过秦浩轩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古云子也转身对大家说道:“血妖事件本来应该由我们古云堂负责,是我们没用,才让血妖肆意嚣张,残害同门,我古云子罪不可赦,也入桀狱,面壁百年;这一次太初教的损失我们也有责任,我古云堂会和自然堂一起承担。”

  苏百花看着古云子和秦浩轩,她苦笑一声,道:“我们整天分你们堂我们堂,却从很早就忘了,太初教本来就是一家啊,我们是一家人啊,为什么总要分你们我们?!”

  苏百花的这句话一出现,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是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五大堂不再是同气连枝,而是每天都在抢夺资源,你是你,我是我分得一清二楚呢?

  从什么时候,他们都忘了太初教是一家人啊,他们是一家人啊!

  夏云子走到他们面前,说道:“我也有罪,身为夏云堂的堂主,每日自诩精通八卦,却没有为太初教卜算到今日之事,造成今天的局面,我也要入桀狱自关百年!这次的损失,也算上我们一份!”

  孙薇带着几个护法长老走上前,对秦浩轩说道:“我们身为护法,却没有及时的察觉出身边人有异动,是我们的失职!我们护法愿意与你一同承担这些损失。”

  碧竹子笑了:“还算什么损失啊,这是大家的损失,不用你们任何人还!”

  苏百花也点头,流着泪笑道:“就是这样,我们是一家人,所有人齐心合力,还有什么难关过不去吗?!”

  听到苏百花这句话,回去闭关的华一真人的脸上露出笑意,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对身边的太上长老道:“能把太初教的祸事最后化成团结,此子……可做掌教培养……”

  太上长老指了指张狂,对华一真人说:“我们太初教有紫种,他之前表现也不错。”

  华一真人看着张狂,点了点头道:“此子也可当掌教,非常优秀,我太初教,要大兴!”

  秦浩轩站在已经空无一人的黄帝峰,看着满地狼藉,看着滩滩血迹,慢慢的闭了闭眼睛。

  一道白光闪过,道童服侍的童子立在秦浩轩身前,躬身行礼,说道:“秦堂主,华一老祖请秦堂主去一趟云雾峰。”

  秦浩轩睁眼,点了点头,随他来到云雾峰的凌云洞。

  云雾峰浓郁的灵气不比黄帝峰少,各种珍奇的大树在这里随处可见,或者高达百丈直冲霄汉,或者郁郁葱葱高不见顶,也有半人高的矮灌丛,数不清的灵草淹没其中,间或有翩飞的白鹤飞来,一点都不怕人。

  凌云洞宽三丈高约七丈,里面装饰甚少,却件件灵宝。

  华一真人立在一块灵境旁,还在与三个太上长老说着什么,见秦浩轩进来,便停止了说话,均看向秦浩轩。

  被四个仙婴道果境的高手注视,秦浩轩丝毫不见窘迫,姿态大方,神色从容。

  秦浩轩进来之后,按照礼仪朝他们躬了躬身子。

  华一老祖同三位长老都撤去了护体的白光,清清楚楚的站在秦浩轩身前。

  这里的人个个都是发须全白,却没有多少皱纹,眼睛也全都澄澈如婴孩,他们没有释放上位者的威势,粗一看来,与凡间和善的老爷爷都没多大的区别。

  老祖华一道人抚须笑道:“孩子,还是要谢谢你,将我这个糟老头子从那个冰窟窿中带了出来。”

  三命太上长老也同样笑着点头,其中鸣钟长老道:“浩轩,你这次算是为太初立了大功啊,太初的功德策上会记下你的名字。”

  秦浩轩低头拱手道:“太初任何子弟遇到那种情况,皆会如此。浩轩只是意外撞上罢了……。”

  华一道人听着秦浩轩的话,缓缓摇了摇头,他十分清楚,那个坠仙谷里面危机重重,杀机四伏,就算能够到达那个山洞,太初教也不可能有人将他带出来,就算是黄龙去了,走到那里,也会被当场冰封。

  “年轻人你的确很出色,坠仙谷千百年来多少世间大能进去,却无一人能够出来。”

  秦浩轩道:“弟子也是运气好些,得到几个朋友相助,才能从里面安全出来。”

  三大太上长老之一的知秋长老笑了,他对秦浩轩道:“运气也是修仙者实力的一部分,你不必谦虚。”

  华一道人又说道:“好好管理自然堂。”

  秦浩轩神色端然的说道:“弟子以后会尽心,此次是弟子的错。连自然堂的接班人都没有照看好,弟子失职。”

  几人静了静,刚刚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

  华一道人对秦浩轩道:“你刚刚对着众人说的话,老夫也都听见了,你的所作所为,老夫也全都看见了。”

  秦浩轩深深垂首。

  华一道人接着说道:“其实你不必如此,现在老夫虽然不是掌教,却也算得上太初教的太上长老,也有权利赦免你的罪责。”

  不等秦浩轩说话,华一道人又接着用包含了苍郁沉厚的声音说道:“我看你是个可造之才,虽然天生弱种,却有不输于紫种的钢骨跟坚韧的道心,何必去那个桀狱,日后你可以到我这里来,听我讲经说法,对你日后的修为也是有好处的。”

  秦浩轩静静听着老祖的教导,华一道人不像一个久居上位的掌教,倒像是家里的老爷爷,话里话外透着对小辈的关心。

  “毕竟,我这个老头子还能活下来就是天意恩厚了,我的时间也不多了,能多为你们做些事,也是好的。”

  秦浩轩心头惊诧,他看向老祖,急急的说道:“老祖已经半入道宫境了,怎么会……”

  华一道人笑了笑:“半步终究是半步,能不能真的成就道宫境还两说。自天地初始至此,多少人都止步于半步之上,身殒道消。但是……我这一生,无数次徘徊在生死边缘,甚至还被冰封了数百年,对于生死,早已看开了,寿元还剩多少,心里也清楚,但我从不畏惧。”

  华一道人的话,如同平地惊雷般响在秦浩轩耳中,那种真正的超脱于生死,将寿命置之身外的大气磅礴,令秦浩轩从心底折服,老祖的声音中带着千帆过尽的淡然,带着看透生死轮回的苍郁。

  三位太上长老脸上也没有多露出什么表情,静静听着老祖的话。

  “能不能真的冲击到道宫境,两说。如果真的成就了,那么便多庇护太初教几年,若是失败了,那就失败了,没什么,也无需难过,生死天道,大道轮回,也是天意。”

看过《太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