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振南明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多铎班师(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多铎班师(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小冰河时期气候十分寒冷,在北方那就是深入骨髓的干冷。

  邻近年关多铎终于率领大军来到河南,即将班师回朝。

  干冷的气候让多铎仿佛认为自己置身辽东,八旗兵们并没有什么不适应,倒是刚刚投降不久的绿营军士兵冻得瑟瑟发抖。

  一路上多铎也得到了高杰率所部明军偷袭河南的消息。金玉和、祖可法这两个废物真是难堪大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河南拱手让人。

  好在高杰兵力不足,打下这些城池也没有分兵驻守,多铎率大军一到这些城池便又姓了清。

  城头变幻大王旗,对于城中的百姓来说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他们早就已经习惯,麻木了。

  不就是继续留辫子吗?那就留吧。只要能够活命,让他们做什么都行。

  百姓们愿意继续做清廷的顺民,小吏差役也不例外。基层的组织结构没有任何的破坏,多铎只需要重新任命一批官员即可。因为之前清廷任命的官员已经被高杰杀光了。

  多铎在河南稍作休整便拔师开往京师。

  此先多尔衮已经派人将令旨送到多铎军中,命他火速回援。

  原来高杰这厮利用八旗军西征的空隙一口气打进了北直隶,一路攻城略地好不嚣张。

  最让多铎感到难以理解的是,多尔衮命勒克德浑率领正黄、镶黄旗前去阻击高杰,结果竟然直接吃了个闷亏,被高杰率部伏击折损了不少士兵。

  那可是两黄旗精锐啊!

  虽然从个人利益的角度考虑,顺治小皇帝“亲掌”的两黄旗实力受损对多尔衮、多铎、阿济格三兄弟是好事,可对于八旗、对于满清整体来说却绝对是坏事。

  努尔哈赤刚刚创立八旗时不过几万人,通过不断的补充生女真才凑到了如今将将十万的规模。可以说满洲八旗的每一个士兵都是极为重要珍贵的。

  如果勒克德浑折损的是绿营兵、汉八旗甚至是蒙八旗,多铎都不会觉得那么难受,可这次战死的却是真满洲勇士啊!

  多铎发誓一定要把高杰扒皮抽筋!

  他下令急行军,务必要在十日之内抵达京畿。

  ......

  ......

  陈顺才的心情很不错,这次西征他收获颇丰。

  金银自不必说,关键是他还买到了一个媳妇。这女子如今是扮作男人待在陈顺才身边,对外陈顺才便说她是抢来的包衣奴才。

  多铎王爷领着大军班师回朝,陈顺才便可以跟着返京。一想到能够安安稳稳的过个年他便觉得十分满足。

  当然为了稳妥起见最后这一段路陈顺才走的十分谨慎。他时刻让媳妇保持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每天起来必定先用泥巴在她脸上抹上几把,确认旁人看不出她的女儿身。

  不然莫说是多铎王爷亲领的满洲八旗军,便是恭顺王、怀顺王麾下的藩兵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万一把媳妇掳走奸淫了,陈顺才可没地方哭去。

  等到了京师就好了,到时陈顺才把她安置在家中,平日里也不需要她出门,只要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缝衣做饭就好。

  陈顺才疲了累了,想过几天安生日子了。

  他粗略算了一算,他这十来年积攒的钱财加上这次西征抢来的金银,足足够他和媳妇过完下半辈子。他一定要多生几个儿子,到时子孙满堂尽享天伦之乐。

  陈顺才正自想着,牛录章京突然传令让陈顺才等人停下来,说是王爷有命全军扎营。

  陈顺才自然遵命照做,只是他有些难以理解,距离京师越来越近了,为何不索性一口气直接赶至城下。

  过了好一会陈顺才得到消息,原来是多铎王爷遇到了率军赶来的多罗贝勒勒克德浑。

  这位贝勒爷可没带来什么好消息,据说他又忍不住主动和高杰部明军打了一仗,结果被生生吃掉了一千人。

  高杰打赢之后也不恋战主动率军向东面退去。

  勒克德浑不知道高杰是否有诈不敢再追,在范文程的建议下最终率军和班师的多铎汇合寻求帮助。

  再具体的细节陈顺才就不知道了,那都是主子爷们之间的隐秘事,不是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应该打听的。

  .......

  ......

  “啪!”

  多铎狠狠一掌掴在了勒克德浑的脸上,把他扇的一个趔趄。

  勒克德浑捂着滚烫的脸不敢抬头。

  多铎背负双手在帐中踱了一圈,猛然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盯着勒克德浑道:“真是一个没用的废物,摄政王怎么会叫你领兵出征!”

  两黄旗的甲兵都是八旗军中的精锐,竟然就这么被勒克德浑折损了数千人。

  便是放一头猪在那里领兵也不会做的比勒克德浑更差了吧?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勒克德浑到底是个年轻人,行事太莽撞了。

  “王爷息怒,那高贼诡计多端,他先是在河谷伏击奴才麾下大将,过了几日又命士兵在奴才大军追击的路上撒下碎银子,奴才麾下旗兵争抢着去捡,他埋伏的军队趁机杀出,奴才也控制不住啊。”

  满洲八旗内部有着极为严格的等级制度。

  严格意义上来说,所有旗人对皇帝都是奴才,王爷也不例外。

  而贝勒对王爷自称奴才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何况勒克德浑这个刚刚复爵的贝勒。

  他之前已经被除爵,此番重新被多尔衮封为多罗贝勒,地位比之豫亲王多铎低了不止一档。

  他有心抱着多尔衮兄弟的粗腿往上爬,在多铎面前自然把姿态摆的很低。

  可这摇尾乞怜的态度并没有得到多铎的同情,这位摄政王的胞弟就像训斥真正的奴才一样训斥着勒克德浑。

  “愚蠢,真是愚蠢之极!你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没点数吗。那高贼虽然狡诈,但你若是稳扎稳打,怎么会让他白白赚这么多便宜。”

  多铎稍顿了片刻,又接骂道:“还有范文程那个老东西呢,他也不劝着你点?”

  多铎对范文程可不像多尔衮那么重视。事实上,多铎和范文程之间还有一点小过节。一次多铎偶然间见到了范文程的妻子,一时惊为天人,便命人将其带回府中享用。后来虽然范文程通过斡旋最终救回了妻子,但二人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

  ......

看过《振南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