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上门女婿穿越啦 > 第七章 天上掉下两个兄弟

第七章 天上掉下两个兄弟


  
第二日清晨,餐桌上的早餐非常丰富,我突然发现众人看我的眼光各异。
安星月眼中既有羞涩,又有喜色;安星星冲我挤眉弄眼,安帅意味深长地冲我一个赞许的眼神,张静则热情地给我盛上一碗鸡汤,这大早上的就喝汤吗?
莫名其妙,我们真的是纯洁的,买个菜也不会有这么快的。
安星星这个小丫头,早晚我要......此处省略一万字。
暧昧的早餐,浓情气氛,那段日子算是我记忆里最无忧无虑,最甜蜜的时光。此后刀光剑影,刀山火海几十年,生死擦边,忆及此,心花怒放。
安星月开车带着我,几乎逛遍了盛京的大小旮旯,吃遍了无数小吃美食。
她对我说,梦中的男人不见了,那一晚,她看到那人的面孔特别地清晰,那笑容会永远留在她心中,负他一生,拿这一世来还,永不相忘。
我则问她,男人究竟长得什么样?是不是我?
面对我的疑惑,她没有回答,而是微笑着看了看我,随后牵起我的手,抬头看向远方的云朵,拉着我奔跑起来。
我看她那精致的五官布满了幸福,双眼含笑,这一梦十几年,十几年又如这一梦,爱,也有轮回。
手中柔柔,我的心中顿时一暖,此时无声胜有声。
我相信,这就是属于我们的爱情了。虽父母约定,但前缘使然,虽一直未见,但见即倾心,水到渠成的爱。
我自己都开始羡慕我自己,那该死的宿命,却每每棒打鸳鸯,拆散那一对对痴男怨女。
那一刻我想,就算当时我马上死了,也是心满意足的了。
美好时光总是短暂的,九月悄然而来。
后来的的两个月,我几乎很少看到老丈人安帅的身影,他一直忙着整理分家后的生意,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几岁。
安家终究是分了家,众叛亲离,无论是不是因为我这个上门女婿的到来所导致的,归根结底也是我加速了整个事件提前发生。
那时的我心中满是愧疚,开学我便决定住校而非走读,老丈人没有强求,而是背着别人,拿出一张卡给了我,密码居然是我的生日。
他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顶天立地,用事实证明给别人看,他的眼光没有错。
我没有推脱,这两个月我忘乎所以,与安星月黏在一起,上学是需要学费和生活费的,这一点,老丈人想的比任何人都周到。
大恩不言谢,纵有千言万语,不如今后用行动去表达。
当我带着我的行李来到男生宿舍楼的时候,暗下决心,一定努力,不辜负岳父的恩情。
树欲静而风不止,生活中,却总有人想破坏那份美好,让你无法安静的走下去。
拖着行李,推开306宿舍的门,有两位同学已经提前到达,一位正在整理床铺,一位脸上扣着帽子躺在床上睡觉。
“两位同学好,我叫杨小虎,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宿舍的兄弟了。”我热情地打起招呼,我的性格其实非常地外向,在安家的这两个月,已经让我摆脱了爷爷故去的悲伤,生活总会是美好的。
正在搭理床铺的叫做王小刚,来自黑省,听到我与他打招呼,热情地拉过我的行李箱,自我介绍起来。
那位蒙脸的同学则是摘下帽子,看了我们两个一眼,就扣上帽子继续睡觉,没有说一句话。
王小刚摇了摇头,下巴一点那位同学,随后冲我瞟过来了一个对其相当不屑的眼神,回身继续的整理自己的床铺,这位同学够高冷的。
快速地整理完床铺,我便决定回安家找安星月,晚上去学校食堂一起吃个饭,提前感受一下大学的生活。她没有住校,不用安排宿舍。
与王小刚说了一声后,他表示自己一会也要出去,让我先走一步。
“呦,这不是安家的那个废物上门女婿杨小虎吗?怎么,软饭很好吃吧?”
校门口不远处,迎面走过来一伙人,有七八个,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听闻此言,我定睛一看,为首之人却正是沈有钱,他正一脸不屑地冲着我喊着。
好鞋不踩臭狗屎,我准备绕过他离开,不是怕了他们人多,而是不想惹是生非。
“废物就是废物,怪不得全家死光了,跟我抢女朋友,我说过有一百种弄死你的方法。”
有些事,你越是想要躲避,它却如影随形,这也许就是宿命。
我听他越来越恶毒的话语,当时也是怒火上头,冲着他左右来回拦截我的可憎面孔就是一拳。
虽然没有练过,但是从小打过来的我,手头却是不弱,只一拳,沈有钱的鼻子便是开了花,鲜血四溅。
和沈有钱一起的几个人显然是他的狐朋狗友,见到我突然动手,却是都愣住了。
“给我打,往死里打,出了事我兜着。”这时,疼的一下弯下腰的沈有钱冲着他们龇牙咧嘴地喊道,眼神凶戾。
这帮人一下就反应过来了,一场混战顿时开始,在胡同里打了那么多年的群架,都是别人群殴我一个,我心中明白,便不管周边别人的拳脚,冲上去抱住毫无防备的沈有钱就一起摔倒在地,然后骑着他就是雨点般的暴拳。
骂我废物,就让你尝尝废物的拳头。
我的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却是不管不顾,只是加剧着打沈有钱,人多又能咋样,弄不死我,我就弄你领头的。
他们的人毕竟太多了,其中也不乏打架的老手,有人拽着我的头发,一下就将我甩到一边,随后,我只能紧紧地护住头。
沈有钱杀猪一般地嚎叫着,落在我身上的拳头和脚虽疼,心里却是痛快。君子有可忍不可忍,都被人骑在头上了还无动于衷,那还是年轻人吗。
国人对于看热闹,那是如同苍蝇见了腐肉一般,我们打架的周圈迅速围拢了一群人,指指点点。
“住手,干嘛呢,小虎。”我听闻有人喊我的名字,却是无法透过围打我的众人看那是谁,也顾不上。
突然,那人却是上了手,围在我身边的人一下就少了两个。
躺在地上我感受到踢打我的力度小了,抓住机会拽着一人的腿就是顺势而起,抬眼一看,被打肿的双眼只有一条缝隙,却是看到,原来是王小刚,我那初见的一个宿舍的兄弟。
讲究啊兄弟!
他也不是很擅长打架,在抱着两个围攻我的人的脖子后,三个人一起摔倒了,随后你一拳我一拳地对打起来,毫无章法。
“杨小虎,你这个死孤儿,你特么的敢打我,我要弄死你。”沈有钱被我一阵打,刚刚缓过劲,一只手捂着流血的鼻子,一只手指着我骂道,却是不敢上前。
绣花枕头一样的渣子。
他这一喊不要紧,却是给另外一个人喊了出来。那人绕过围观的人群,只见他一拳一个,又准又狠,将围攻我和王小刚身边的几个人打倒在地,然后拉着我和王小刚就跑开了。
留下一地哎呀哎呀的痛叫。
“别打了,快跑,围观的有人报了警了。”我的耳边传来了一声低沉的话语,这时候我才看清,原来这人竟然是在宿舍中不言不语的那位同学。
没想到,从天而降两位兄弟,将我从拳林脚雨中救了出来。
没想到的还是后来,我们三人一起在枪林弹雨中驰骋的日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