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上门女婿穿越啦 > 第十章 安家的危机

第十章 安家的危机


  
再次踏入安家别墅,恍如隔世。
少年归来,却不再是那个少年。
再见老丈人安帅,他的头上已经满是白发,看来这三年他过得太难太难,劳心费神。
我心中满是内疚,如果不是我这个上门女婿上门,也许他也不会如此憔悴劳神,家门落魄。
“安叔叔,对不起,我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没能建功立业,却变成了一个残废,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我低着头说着,左手将一等军功章递给安帅。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一等功臣,好样的,没给我丢脸,不愧是我安帅的女婿。”看到我的那一刻,安帅本来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笑着拍了拍我的肩头。
大家相继落座,我将假肢摘下给他们看,虽然可能提前知晓了,但是安帅和张静还是一下子就流下了泪水。
这孩子,真是苦了你了。他们嘴里嘟囔着接过我左手递过去的纸巾,擦干那心疼的眼泪。
“叔叔,婶婶,你看我现在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和星月的婚事还是算了吧,我配不上她,也不想耽误她。”
虽然深爱着安星月,但是越是如此,我更想要她幸福,开心和快乐,所以就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心中所想。
听闻此言,两人却是勃然大怒,就连安星月都气的点着我的鼻子骂我负心人。
我是负心人吗?答案是否定的,我不想再拖累安家了。
“小虎,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安家的大女婿不会变,将来我们两口子还要指着你来养活呢,现在科学这么发达,假肢也和真的一样,没有太大的影响。”
“这样吧,你们两个也不小了,下个月找个黄道吉日就把事办了吧,我们也想早点抱上外孙。”
安帅和张静你一言我一语地计划着,丝毫没有因为我的残废身躯而改变初衷。
我的心就好像沐浴在和蔼的阳光下,踏在温暖不烫的沙滩上,又仿佛躺在摇篮中幸福的婴儿,暖暖的幸福。
“爸,妈”,我这一生第一次叫出了这两个字,随后起身一下子跪在他们二老的面前,泪如雨下。
生我未养我,断指可报;生我养我者,舍命可报;未生我为养我,何以为报?
安帅和张静急忙起身拉我坐下。
“好女婿,就算我们不愿意,这大丫头也不愿意啊,你不在的时候她天天就是念叨,数着日子,盼着你回来呢。”
“妈,说啥呢。”安星月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安帅招呼着小刚和大力喝茶,大家有说有笑,我稳定了一下情绪,正要准备将假肢装上。
别墅的门这个时候被推开了,几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人。
沈有钱,看到他的那一刻,我的恨意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眼睛眯了起来,那杀意似烈酒,早晚我弄死丫的。
小刚和大力也紧张起来,随时准备着出手。我急忙打了个手势,有警察在场,不能冲动。
战场上杀人不犯法,现如今打谁都要付出代价,打赢了坐牢,打输了住院,得不偿失。
沈有钱扫了扫众人,眼睛一下就盯在我残缺的胳膊和小腿上,嘴角一下就咧到了耳朵上。
“哈哈,杨小虎你个废物,当几年兵当残废了,缺胳膊少腿啦,你也有今天,真是一家子废物,来啊,再来打我啊。”
听到此言,大力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也许是心里有阴影,沈有钱吓得一下就躲在一个警察的身后。
我拉住大力,示意他坐下。
即使面对讽刺与挑衅,我依然心静如水,左拳却是捏的紧紧的。
“安帅,今天你再不还钱,就封了你的别墅,除非你呢,将闺女嫁给我一个,嘿嘿。”沈有钱的眼中流露出猥琐的表情。
“你想得美,就算是倾家荡产,我也不会卖女求荣,你死了这条心吧。”面对着沈有钱的逼迫,安帅咬牙切齿地喊着,丝毫不为所动。
安星月曾对我说,安家遇到了**烦,我没想到却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我们是法院的,现在进行查封,无关人等退出门外,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别墅里的任何东西都不允许拿走,给你们两个小时时间。”
“清场吧。”一个两杠二花领导模样的挥挥手。
在战场上,我们三人可以打退几百人的敌人,面对人民警察,我们唯有听从。
我和小刚,大力无奈走出别墅等待,再大的能力,也无法改变现状。
自我叫出爸妈那一刻,在我心中,安家四人就是我的亲人了。老婆,小姨子,老丈人,丈母娘返回屋内收拾,拖着行李,然后依依不舍地走出别墅,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习惯了,满是留恋。
我不由得为我的窝囊而懊恼着。
法院的人员仔细的检查着安家几人的行李。之前被大力吓了一跳的沈有钱没有再说话,只是对法院的人说必须检查的仔细些,任何财物都不能带走。
“安星月,把车钥匙都交出来。”沈有钱看到我老婆准备拿行李放到车上,对着她就喊道。
“我说安星月啊,这个残废到底有什么好的,跟着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豪车别墅样样都有,你安家的产业也会还给你们,怎么样。”沈有钱信心满满地说道。
“呸,做梦,滚一边去,烂蛤蟆。”我老婆连看都没看沈有钱一眼,一把将车钥匙甩了过去,掉进了下水道。
按理说,沈有钱长的还算挺帅,自信心非常强,被我老婆一顿呛,气的连连跺脚,自觉颜面扫地。
这个人吧,他越是在乎的东西,被别人踩在脚下的时候,越是无法接受。
看着大力瞪成铜铃的眼睛,沈有钱就跟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还别说,那模样就真和烂蛤蟆一样,前一秒气鼓鼓,下一秒就放了,跟个屁一样。
别墅转眼被贴上了封条,小刚已经找来了一辆面包车,装上众人行李,在沈有钱气急败坏的目光中,我们绝尘而去。
车后隐约传来沈有钱歇斯里底的叫喊声。
“杨小虎,你给我等着......”
老子弄死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个,不差你一个,只要你敢来找麻烦。对于沈有钱的狠话,我嗤之以鼻。
面包车渐行渐远,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老丈人在车上唉了一声,这一声道尽了心酸。
从始到终,我那小姨子一直一句话都没有说。
“爸,实在不行的话,我嫁给他吧。”听到父亲的哀叹,她石破天惊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似乎也是想了很久,鼓足勇气才说出口。
平时大大咧咧的她,此时却是一本正经。
“不行,绝对不可以,沈有钱这个人渣,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孩,我安家就是讨饭吃,也不会做出卖女求荣的事。”
接下来,我们从我老丈人口中得知,原来沈百万想要吞并安家的生意,当初我的到来虽然一度打破了他的如意算盘,但是安家的分家却也是他的第二计划。
安俊,也就是我老丈人的亲弟弟,为了达到吞没安家的目的,不惜与虎谋皮,与沈百万联手,一起打压分家后我老丈人的些许生意。
甚至于,安俊将其刚满18岁的女儿许配给沈有钱做老婆,据说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真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同一个妈生的,价值观居然有如此的差距。
安俊买通了我老丈人公司的一个副总,设计了一个圈套,使得我丈人当初为了大力而妥协的合作出现了巨大漏洞,也让老丈人欠下了沈家上亿元的债务。
现在的安家除了欠沈家的债务,还被银行追债,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别墅被封,所有银行卡被冻结,一家人无处可去,面包车司机问去哪里?最后,我和小刚、大力商量着先买一套房子给大家安顿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