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上门女婿穿越啦 > 第十五章 赌约

第十五章 赌约


  
席间,老婆安星月打来电话,问我何时能够回家,说有一个大喜事要告诉我。
我笑着告诉她,在外边有个应酬,一会就会回去,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不用猜测,我也知道是银行贷款批了下来,当然这都是因为,我手中这一张千亿股东银行卡的特权使然,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叹,到底是学习好比不上命好啊。
一行人走出酒店,挥手而别,刘行长派车将我们三人送回到小区门口。
我们三人相互搀扶着,醉醺醺地进了家门,二王冲着坐在客厅中有说有笑的安家众人打了个招呼,就跑进我们三人的屋子里休息去了。
自退伍之后,他们两个人就从来没有这么踏实的喝过一次酒,最起码不会再因为钱而发愁。
此情此景也是让我心中难过,我这多苦多难的兄弟啊,委屈你们了。
老丈人一家子全都在,小姨子安星月在玩新款手机,老婆和丈母娘在小声说着什么,老丈人躺在茶几边的一个小摇椅上,那是方便我还假肢的。
我看到老婆的脸红彤彤的,煞是好看,更增添了几分妖娆。
摇摇晃晃的走到沙发前,我一屁股就坐在了老婆的旁边,感觉胃里一阵翻腾,随后就是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
坐在旁边的老婆赶紧拿杯子跑去给我倒水,老丈人则微笑着从茶几边的摇椅上起身,然后走过来,坐在了我的身边。
“小虎啊,明天咱们就能搬回别墅了,沈家的钱我已还清,也向法院申请了解封令,以后不要借酒发愁了,酒大伤身啊。”老丈人兴高采烈地对我说,一改昨日的颓废。
可能是看到我们三个喝的醉醺醺,他还以为是借酒消愁呢。
“爸,恭喜您了,以后安家一定胜过沈家,成为盛京第一家族的。”借着酒劲,我也是豪情万丈,摸着兜里的卡,心中底气十足。
“好,好,我托人看过黄历,3月6号就是黄道吉日,我已经为你和星月在盛京大酒店定下了酒席,好好操办一场婚礼。”老丈人听我豪情壮志,也是大笑连连,说出他对我的婚事的安排。
我心中一阵的激动,要么说老婆的脸怎么会那么红呢,原来之前是商量着我们的婚事。之前我自卑,也没条件,想都不敢想,现在有了条件,也是该给我这个上门女婿正名了。
无论是上一世她欠我,还是这一世她还我,我这缺胳膊少腿的样子,她能不离不弃,我还要什么自行车呢!
没等我说出我的想法,敲门声却是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我想站起来去开门,小姨子看我醉的起身都不利索了,就跑过去打开了门。
“是你个瘪犊子,你来干什么,给我滚犊子。”听到小姨子用东北腔骂人,我和老丈人同时扭过了头看了过去,却是看到沈有钱皮笑肉不笑的从门外硬挤了进来。
“沈有钱,欠你们沈家的钱也都还给你们了,你来这里还有什么事吗?还想给我们喷字吗?”老丈人为人敦厚,并没有像小姨子那样让他滚出去,但是话语中也是充斥着软钉子。
我则是闭起了眼睛,根本不去看他,以前没钱时候就看不起他,现在的我更是他仰望不起的高山,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心态决定高度,高度决定气度。我啊,好歹也是帝师,虽然我不记得,但是不代表我没做过。
心有多高,天就有多高。
“安叔叔,您误会了,我这是特意前来给您下请帖来了,3月6日我和您的侄女安星雨在盛京大酒店举行结婚典礼,您一定要来哦,也请顺便带上您的废物上门女婿,看看我沈家的排面,可惜啊,您还没老,眼睛怎么就瞎了。”沈有钱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当做没听见一样,继续闭着眼睛,老婆安星月将水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坐在我的旁边给我捏着肩和头,我只顾享受,无暇其他。
这一幕看在沈有钱眼中,顿时让沈有钱咬牙切齿起来,离得那么远,我都能听得到。
这时,老丈人却是冷笑声声,我也觉得吧,狗咬你一口,你也不能反过去咬狗一口吧。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大岗,人贱自有我收拾,时候未到而已。
有些冷了场,随后,老丈人淡淡的对他说:“不好意思,3月6日,我的好女婿杨小虎和女儿安星月也在盛京大酒店举办婚礼,恕我不能参加你们的葬礼了。”
“你说什么?艹”,沈有钱大声喊道。
“不好意思,说错了,恕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了。”
我听着老丈人一本正经的瞎掰,想笑却又不能笑,就那么干憋着,真是难受极了。
“哼,你这刚从银行贷出来点钱就开始嘚瑟了?就凭你和你这废物女婿,能有几个人给你祝贺?也用得着到盛京大酒店,我劝你还是别去自找其辱了。”沈有钱阴沉着脸说,显然已经撕破了脸皮。
这时候,我缓缓的坐直了身体,张口说道:“呵呵,跟只狗一样,你特么的也能跟我比,就算比,你也只能算个屁,沈有钱,你自认为这盛京就是你沈家的天下了?可笑至极,我家这里不欢迎你,夹着你的尾巴滚出去吧。”
纵使是泥捏的人,也有三分脾气。我一脸嘲笑地看着沈有钱那张英俊到扭曲的脸,直言打脸。
“你,你,你个臭残废,你要是不服气咱们就赌一把?”沈有钱气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
“哦,要跟我赌,怎么个赌法呢?”我也不怕他起什么幺蛾子,无非就是钱和权。
听到我的应承之后,沈有钱的嘴角扬起了一丝阴险的弧度,这阴笑看起来有些傻波伊。
“咱们就赌谁的贺礼宾客多,谁收的礼金多怎么样?”他瞪着那双死鱼眼,指着我说道。
“可以,那么输的一方要如何呢?”我看都没看他一眼,淡淡的问。
这时候,老婆安星月却是拽了一下我的袖子,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没有说话。
睁开眼,我递给老丈人一个肯定的眼神,让他知道我不会无的放矢,老丈人的身子顿时放松了下来。
“谁输了,当着所有参加婚礼的人的面,给赢的人跪下磕三个响头,叫三声爷爷,从此滚出盛京,你看如何?”仿佛看我上了勾,沈有钱喜形于色,急忙说出条件。
“没问题,但是呢,我有一个要求,我输了,跪下磕头,叫爷爷都没问题,安家所有财产也会一并归你所有,但是你要是输了,跪下磕头叫爷爷,但盛京就不用你滚出去了,你沈家将吞并我岳父大人的财产十倍归还即可,你可敢赌?”听到我这样要求,老丈人顿时激动了起来,这段日子,忍气吞声的活着,任谁都有扬眉吐气的想法。
“好,只是这安家何时能轮到你这个废物来做主?你说的能算得了数?”沈有钱听我许下重诺,顿时就有些怀疑,想要确定。
“我同意,完全支持我女婿的决定。”老丈人也是热血之人,对我那是完全信任,瓦罐难免井边碎,将军难免阵前亡,拼了。
“空口无凭,3月6日我们就请盛京德高望重几位家族长共同做见证,并且立约为证如何。”认为自己胜券在握的沈有钱步步紧追,恐怕我们反悔一样。
“你可以滚了,事就这么定了,咦,大力,你手里拿着水果刀要干嘛啊。”我晃晃荡荡地站起身,朝着沈有钱身后就喊了一嗓子。
沈有钱一听大力拿着水果刀这句话,吓得头都没敢回就跑出了门,上次被扎的阴影依然存在。
“杨小虎你个废物真有种,3月6日我看你怎么跪下给我磕头。”人没则声落,这家伙玩跑酷绝对是可以的。
哈哈哈,看着沈有钱那夹着尾巴跑出去的样子,屋子里的众人是一阵的哄堂大笑。
大力还在屋里呼哈大睡,哪里有时间来听我们的赌约,我完全是恶搞沈有钱而已。
“小虎啊,你放心,我豁出去我这张老脸了,也要将婚礼操办的热热闹闹的,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这么多年在盛京,我也不是白搭的,这一次就让他沈家看看我的实力。”老丈人安慰着我,他多少有些担心我是一时气盛才口出狂言,却不知我早已胸有成竹。
反而是他心中忐忑,分家以后,对他的名望有一定的打击,而沈家在盛京明面上可以说是一家独大。
“爸,您就放心吧,沈家该我们的就该还给我们,而且是十倍返还。”我坚定地对他说道,也表明了必赢的信心。
老丈人听罢连连点头,然后走进内屋打起电话来,雷厉风行,刻不容缓。
这老头子脾气,跟我对胃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