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上门女婿穿越啦 > 第十九章 好戏开场

第十九章 好戏开场


  
3月5日这一夜,注定是盛京许多人的不眠之夜。
赌这东西,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不劳而获,以小博大,有人称小赌怡情,大赌养家,那都是纯属扯淡,自古以来,嗜赌之人,家必败之,所以呢,朋友、同事、亲戚之间的玩玩耍耍尚可,因为无伤大雅,聚赌呢,千万不要沾。
夜无眠,安星月开着车,拉着我,听着那首张宇的《给你们》。
“他将是你的新郎
从今以后他就是你一生的伴
他的一切都将和你紧密相关
福和祸都要同当
她将是你的新娘
她是别人用心托付在你手上
你要用你一生加倍照顾对待
苦或喜都要同享”
车停在人工湖边,她静静的靠在我的肩膀上,眯着眼睛,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明天,即将是我们两个一生中的最美时光,它无关金钱,无关权势,人最终逃不出宿命的安排。
安星月不在乎我无父无母无家产,不在乎我缺胳膊少腿残废一个,只因为那做了十几年的梦。
“小虎,你相信命运吗?”沉默许久,安星月温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心中一荡,她吐气如兰,馨香入鼻,那处子体香让人沉醉其中。
“恩,以前不信,自从见了你之后,我就相信了,命运如梦,相信他,就像在梦中,不相信他,就像在梦中惊醒,无论命运如何安排,但求我心与你心永恒。”说完,我低下头,轻轻地吻在安星月的唇上,只感觉她的唇微微颤抖,很软,很甜,很幸福。
她居然流下了眼泪,我知道,那绝对是幸福的泪水。
我多想时光定格在那一刻,让它不再流逝,让我们平凡的爱平凡下去,但世事无情,不经历千锤百炼的爱情,怎能刻骨铭心。
我们永远也不会想到,九天之后,所有的美好将被彻底的打破,那将是一场死去活来的爱。
这该死的宿命,我不止一次的怒骂,却绝没成想,这宿命,其实,与我有着天大的关联。
前因决定后果,前生决定后世,福祸之起因,皆自圆成。
3月6日,黄道之吉日,宜嫁娶、纳婿,难遇的好日子。
盛京大酒店的门前人山人海,因为我与深有钱赌约之轰动效应,牵动起一大批人的心,猎奇心切。
好戏,即将开场,鹿死谁手?
盛京大酒店,准五星级酒店,酒店老板是此次我与深有钱婚礼赌约的见证人,所以接待规格史无前例的高,两家的婚宴大厅分别在二楼的东西两厅,每个大厅均可同时容纳上千人聚餐。
东西大厅的入口均设有前台,设有礼簿台和礼品台,两个大厅前台的中间位置设有专门负责统计的长条办公桌,办公桌之后坐着会计师事务所的精英,还有珠宝鉴定师、古玩鉴定师、玉石鉴定师等等,用于鉴定礼品的价值,以此作为决定双方胜负的依据。
这些负责统计礼金、礼品的人都是经过外围盘口推选出来的,能够确保公平公正,毕竟这场赌约之大,大到无法想象。
目前赔付比例已经锁定,如果我赢了,将是1比60的比例,沈家兜底。
可想而知,沈家这一次是下了血本,想借此在东北各行业打出士气和威风来,野心不小,看上了东北第一家族的位置,即可以打压我和安家,又可以扬名立万,真可谓是一石二鸟。
想法很美丽,现实很残酷。
上午九时,整个盛京大酒店的门前堵满了人,几十个保安紧张地维持着秩序。
只见二楼西婚宴大厅的前台前站满了人,十个礼薄司仪正在紧张地收取现金并且登薄记名,大额的礼金则是直接刷的银行卡,不一会,西大厅前台就堆起了几个装满的储钱箱。
而东边婚宴大厅前却显得冷冷清清,只有一个礼薄司仪在记录,零星的几人前来贺礼。
进行了一系列的婚礼前活动,我和穿着洁白婚纱一脸幸福的安星月来到婚宴大厅前台,准备迎接亲朋。
这时,沈有钱也带着安星雨站在西婚宴大厅的前台,一边得意洋洋的看着我,一边与前来贺礼的众人打着招呼。
安星雨稚嫩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笑容,恐怕也是受她父亲的逼迫才答应这场婚礼的。我心中不由得为安俊感到悲哀,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就牺牲自己女儿一生的幸福,心肠歹毒至极,让人不屑之。
十一时,老丈人焦急地看着收礼前台那零星的几个前来祝贺的亲朋,眼睛在沈家收礼前台前的人群中搜寻着,我看见有几个人一碰到他的目光,就低下了头,很显然,那些人,其实都是答应了老丈人来我这边贺礼的。
我的心中是毫无波澜,可急坏了老丈人,他翻看着礼薄,前后加起来没有几十万的贺礼,礼品更是一些摆台什么的,不值几个钱。沈家的前台已经摞起了几十个储钱箱,贺礼恐怕已经上亿。
十一时三十分,这时候,一些大佬级人物开始出场。
早有迎宾站在二楼楼梯处唱诺。
”建龙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常建龙前来祝贺沈有钱、安星雨新婚志喜。“
”雨花啤酒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雨花前来祝贺沈有钱、安星雨新婚志喜。“
“盛京航空有限公司董事长陆一航前来祝贺沈有钱、安星雨新婚志喜。“
不时的有人将来人身份的条子递给迎宾。
盛京大酒店前厅的众人已经多数进入了沈家的婚宴大厅,重量级的人物总是在最后的时候出场,彰显其重要性。
十一时四十五分,沈有钱和安俊、沈百万三人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大哥,你还是认输了吧,你看看你大厅里有几人?看在一奶同胞的情份上,我会在我的公司给你留一个副总的职务,保你下半生衣食无忧如何。”安俊假惺惺地对老丈人安帅说。
“自你安排张晓天窃取我公司机密,做假合同诓骗我上当,联合安家众人分家的时候,我就早没了你这个兄弟了,愿赌服输,输了我安帅下半辈子要饭吃,也绝对不会要到你家门前。”老丈人斩钉截铁地对着安俊说道,亲兄弟反目,他心中的痛楚和即将输掉的赌约,让他的背一下跨了下来,整个人显得那样的落寞和沮丧。
“杨小虎,怎么样,马上十二点了,看看你们那点零钱,拿什么跟我斗,早说过有一百种弄死你的方法,还不快跪下来磕头,没准大爷高兴了,赏你口饭吃。”沈有钱阴阳怪气的对我说,沈百万则在旁边哈哈大笑起来。
我眼皮挑了挑,攥住已经慌了神的安星月的手,然后指了指前台的钟表说:”急什么急,十二点半才正式开席呢,我的宾客还没到,也许路上堵了车。”
“哈哈哈,堵车,亏你想的出来,好,就等你半小时,看你怎样起死回生,下午我就去收了安狗的家产,你真是我的摇钱树啊,不但送上了安家的财产,还让我在外围盘口狂赚几百亿。”沈有钱嚣张的狂笑起来。
“啪”,我抬手就是一巴掌,骂我可以,骂我老丈人却是不行。
众人皆愣,没想到我一言不合就动手。
沈百万与安俊见状就要上前动手,沈有钱却是拉住了他们,我往身后一看,却是看见大力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在抛来抛去,呵呵,这个梗能到沈有钱死的那一天。
“你有种,一会看你怎么跪下来求我,我们走。”沈有钱捂着脸,转身就往西大厅走去。
这时,一楼的大厅却是一阵人声鼎沸,沈有钱急忙揉了揉脸,准备迎接客人。
“爱新觉罗丶福临恭祝老师杨小虎、师娘安星月新婚大喜,早得贵子。”
迎宾一脸懵逼的念着手中的纸条,居然有人叫这个名字,而且是来给我祝贺的,迎宾有点怀疑的看着身着黑色燕尾服,浑身散发着王者霸气的男子缓缓走上二楼。
我与福临对了眼,随即相视而笑。
“好戏开场,老师,我来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