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上门女婿穿越啦 > 第二十一章 黄粱一梦前世惊

第二十一章 黄粱一梦前世惊


  
3月15日,天气晴,宜出行。
早在14日,我就已经仔细的检查了空间之轮里的各种物资,确认万无一失后,将小刚、大力、强子和福临等人叫到一起,将他们一起收入空间之轮。
除了福临之外,没进来的众人是一阵的惊呆,毕竟如此神境,彻底颠覆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我简单的向大家讲了一下我们此次出发的目的地,好在大家对这个已经了然于胸,纷纷的摩拳擦掌起来。
福临被我安排在那座古堡边上的一栋别墅内,里边各种生活用品齐全,几公里外的发电机无时无刻不在发电,油料我已经叫大力准备了几万吨,敞开了用。
一切准备就绪,穿越在即。
我给老丈人留下了一张卡,里边是新婚的礼金,这些钱足够让老丈人在整个星球都可以来去自如,我并没有说什么,老丈人还沉浸在痛苦之中,也并未看出我的异样,只是默默的接过卡。
15日早上,我叫来安星星,对她说:“星星,你要好好照顾你的姐姐,我要出一趟远门,也许明天就回来,也许过很长时间回来,这里有一张卡,里边的钱足够请世界上最好的大夫,拜托你了。”
“姐夫,你要去哪里啊?”小姨子看着我通红的双眼,关心的问道。
“你不要管了,总而言之,一定要治好你姐姐的病,不管是她欠我的,还是我欠她的,都不应该让她一个人来承担。”我语气低沉。
听我这么说,小姨子也没有再说什么,我从她的眼中看出她的担忧,恐怕是怕我想不开,寻了短见而去了。
来到老婆的房间内,那本是我们的婚房,现在却变成了病房。
她就静静地躺在那里,我知道,那颗本该打到我身上的子弹,被她挡了下来,躺在这里的人本该是我。
我应该照顾她一辈子的,但是又不甘心看着她一辈子躺在床上。有了空间之轮的神秘事件,有了福临的穿越而来,我更迫切的想要回到过去,找到能够回到婚礼的那天的方法,阻止她被枪击的事情发生。
这也许是救她唯一的希望。
“星月,我走了,也许明天我就回来了,也许从昨天回来,那个时候你就应该,应该不再承受这痛苦。”我抓着老婆的手,放在我的嘴边,呢喃的说着。
“你说上一世你欠我的,到今天,也还清了,以后我们互不相欠,你醒一醒好不好?”我低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希望她能够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哪怕只是一眼呢。
可是,一切都是痴心妄想。
她就那样静静的躺着,如同一直文静如兰、温柔典雅的她,只不过是沉睡过去了而已。
眼泪不争气的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众人已经在之前就被我收入到了空间之轮,擦了擦眼泪,我感觉到我的脑海一阵的翻腾。
我知道,那是因为胸口的玉环感应到了什么。
本来晴朗无云的天空,却是忽然就暗了下来,整个太阳仿佛蒙上了一层黑纱,不错,就是黑纱,我眼中的世界如同被屏蔽的空间一样,顿时就是漆黑一片。
时间到了,我摘下脖子上挂着的玉环,只见玉环在黑暗中散发出璀璨的光芒,这光芒笼罩着我,顿时让我的灵魂都仿佛被刺穿一样。
意识突然有些朦胧,就好像马上进入梦乡一样。
“姐夫,姐夫,你怎么了,啊,啊。”在我意识也进入黑暗的那瞬间,我依稀的看到房门被推开,小姨子安星星那张惊恐的脸,如同躺在床上安星月一模一样的脸上流露出可怕到极点的神情。
我想要开口说不要过来,但是无边的黑暗已经袭来,那时我的眼睛猛然看到从两女的身上各飘起一团气体,安星月没有动,安星星则是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说起来时间有些长,但实际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
什么反应都没来得及做,意识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我就仿佛漂浮在遥远的外太空,静,静到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任何感觉,五感顿失。
什么都忘记了,当时我做了一个梦。
空间之轮的那尊黄金雕像缩小了,俨然就是我,只不过浑身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两道颜色的轮子围绕着黄金雕像旋转着。
如同我被枪击之后昏迷时做的梦境一样,一道红金色,一道绿金色。
黄金人坐在一个大大的殿堂之上,手中握着一个鸡蛋大的石头,如果我有思考能力的话,就会看出来,那就是海棠之心,也就是我身上的时光之轮。
他仿佛入定一般,可能人处于空间之轮之内。
突然,他身上的绿金色轮子从他的身上飞出,悬挂在他的眼前。
只见他睁开眼,双眼中星光闪烁,仿佛有万千星月在内。
绿金色轮子高速旋转着,只听黄金人轻轻的咦了一声,双手朝着绿金色轮子一抓,闭上眼睛快速的随着绿金色轮子点出手指。
就在这时,变故发生了,一道剑光从天而降,直接击在绿金色轮子之上,绿金色轮子一下就被击散开去,而黄金人的胸口则是缓缓地透出一段剑尖。
梦中的我仿佛是上帝的视角,我看到黄金人后边站着一个黑影,他一身黑衣,手中的利剑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将黄金人的躯体照的如同水晶一般。
“司命仙君,你这个抛妻弃子的恶魔,这时间,这宿命轮回,这空间之力,也是该由我来掌握了。”
被称为司命仙君的黄金人的意识还处于绿金色轮子之中,绿金色轮子的破碎大大震伤了他的神魂,仙体的疼痛一下就将他拉回了殿堂之中。
艰难的回过头,他仿佛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是你,为什么是你,时间之轮中的手脚也是你做的,为什么?”
“为什么?桀桀桀,为什么?你还有脸问为什么?”黑衣人阴沉的笑声充满了一种凄凉。
“你,你可是我的......”司命仙君眼中流下了血泪,再无力说下去。
“住口,你没有资格说。”黑衣人恨恨的将剑抽了出来。
随后,黑衣人抬手挥剑就要斩向黄金人,突然,司命仙君手中的海棠之心散发出金色光芒,将散落在司命仙君周边的绿金色碎片皆笼罩在内。
金色光芒碰到黑衣人的身影,黑衣人仿佛非常惧怕这种光芒的照射,浑身居然散发出黑烟滚滚,他凄厉着就是一剑刺向司命仙君,刺在司命仙君的左胸口心脏处,一股紫金色的血液瞬间就流了出来,司命仙君就此殒命。
刹那间,海棠之心仿佛凝聚了空间内所有的力量,金色光芒暴涨,一下就逼退了黑衣人,然后将司命仙君的仙体收入空间,金色光芒包裹着绿金色碎片徒然而飞出大殿之外。
没有司命仙君的操作,它无法将绿金色碎片收入空间之内,那绿金色碎片,也就是时间之轮的碎片,两者皆为同源神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