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上门女婿穿越啦 > 第二十二章 梦醒不知来去事

第二十二章 梦醒不知来去事


  
就像在电影院中看着看着电影,自己却睡着了,从头到尾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么,电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又是从什么时候结束的。
电影就这样结束了,灯亮了起来。
我睁开眼,灯光刺眼,错了,哪有什么电影院,那灯光便是头顶天空的阳光,无法直视,而放眼望去,万里无云,晴空万里。
我就躺在一条土路的边上,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一身黑色休闲服上满是灰尘。
“我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躺在这里?”看见自己这一身土猴打扮,我脑袋里空空如也,不知道去问谁,因为四周寂静一片,杳无人烟,脑海里只有那电影的片段在不断的徘徊着。
“抛妻弃子,抛妻弃子?”我的脑袋突然一疼,啊的一声就喊了出来,声嘶力竭的喊着。
喊累了,我便坐在路边的草地上,如同一个傻子,也的确是一个傻子,因为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更不用知晓这个地方是哪里了。
过了许久,太阳逐渐西下,我感觉到有一点点冷。
这时,从我双眼可见的这条土路的尽头,尘土四扬了起来。
那是一马队,护着一辆马车。
我赶忙站了起来,躲在路边,虽然脑袋里没有东西,但躲闪马蹄还是有所本能的。
“吁”,几声唤马声响起,马队在我身旁停了下来,将我团团围住。
马上的人穿着一身蒙古服饰,头戴的帽子顶有羽翎,耳朵旁边有两条动物尾巴状东西垂着。
如果我是清醒的,就会知道,这特么的就是金国的服饰啊。
那时我没有一丝的害怕,因为我感觉不到害怕,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傻子没有痛苦是真的,因为他不会思考。
那辆马车停在我的面前,从车上走下一个姑娘,只见这位姑娘头戴白色帽子,身穿白色狐皮大衣,那五官无出奇之处,但是组合到一起,却是让人百看不厌。
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的脑袋如遭雷击一般,她,她,她是谁啊?啊的一声,我突然痛苦的捂着头叫喊了起来,她是谁?她是谁?她是谁?脑海中满是这个声音。
这位漂亮的姑娘,为什么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这一叫不要紧,只见骏马上的众人却是拔出了刀来,纷纷指向我,见我只是捂着头乱叫,没有别的动作,那位从马车上走下的姑娘开了口。
“你是何人,是不是明贼派来的奸细?”似曾相识的姑娘拔出一把弯刀,指着我问。
那把刀距离我的喉咙只有万分之一毫米,傻傻的我根本不敢动一下,怕是稍微动一下我的喉咙就会被割开一样。
“我,我,我也不知道我是谁,这位美女姑娘,请问这是哪里啊?我到底是谁啊,你能告诉我吗?大美女。”我虽傻,但是语言没有阻碍,顺口就将脑中所想的说了出来,也真是奇了怪了。
可能,我只是失去了记忆罢了,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好奇怪,什么是记忆?真是莫名其妙,等等,莫名其妙是什么意思?我的脑袋又是一阵的剧痛袭来,我强忍着不敢动,我怕那把弯刀将我割了喉,没有想到,见到这位姑娘之后,我学会了思考,许多东西出现在我的脑袋中,除了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在这里干什么之外的东西。
“原来是个傻子,什么美女,大美女的满口胡言,先带回府里再说。”见我身无长物,说话又颠三倒四的,那位姑娘收起了弯刀,对着我四周马上的人说道。
话音一落,便有人应声跳下马,拿着绳索将我捆绑起来。
我没有任何的反抗,也不知道反抗,绑就绑吧,无所谓了,反正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来这里干什么,跟着他们走,没准还能搞清楚。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突然就有了那么多的想法。
将我捆绑之后,那人将我一提溜仍在马背上,随后他一跃而上,驾的一声喊,我顿时感觉腾云驾雾起来。
那马背之上的我就犹如掉在地上的乒乓球一样,颠起又颠落,尿都快要被颠出来了。
还好马队很快就进了一座城里,速度降了下来,已经被颠簸出浑身汗的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我已经双眼迷茫,只能看见青砖的路在眼前晃动,看得久了意识就迷糊起来。我不敢再看,只好闭上眼睛。
马停了下来,我又是一阵腾云驾雾,被人扛着走了起来。
不一会,我被丢在一间房屋的地下。
“松绑吧。”是那位姑娘的声音。
有人将我身上的绳索割断,我挣扎着想起来,有一只腿和胳膊却已经不听我使唤,挣扎了几下,却是没有起来。
忽然,我的后脖颈被人捏住,一股巨力传来,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哐当,”我的右臂突然掉了下来,不仅我一愣,屋里的众人也着实都吓了一跳,这好好的一个胳膊,怎么就掉了下来。
马背颠簸,假肢的接口松动了,我那一阵挣扎,就彻底开了。
有人捡起来仔细的观看着,我心里却是琢磨着,我这是个残废啊,左腿也是僵僵的,恐怕也是如此一般啊。
“居然是只假臂,做的倒是精巧的很。”这时,顺着声音我抬眼看去,那侍卫对那位姑娘说着。
看到我一脸茫然死死的盯着她看,她的脸居然红了起来。
接过侍卫递过的假肢,姑娘沉思了一会,对我说:“看来你也是个可怜之人,只要不是袁崇焕那厮派过来的奸细,就是无罪之人,打扮虽然奇特,相貌倒是堂堂。”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可无论怎么看,也想不起来她是谁?从哪里见过?
“小六啊,府中后院可是缺个浇花之人,就给他一口饭吃吧。”她并未对我的目光感到厌恶,反而是给我安排了容身之处。
“还不赶快叩谢鄂小姐。”
原来她叫鄂小姐,我急忙道谢。自从见了她之后,我也有些适应了我现在的状态。我根本不傻,我只是脑子坏了,忘了一些事。
随后,鄂小姐将假肢递给我,我接过后也是不知所措,这东西怎么装的我也不知道啊?算了,先拿着再说吧
“我累了,好了,你们出去吧。”鄂姑娘对我们挥了挥手。
那名叫小六的侍卫领着我,穿堂过院之后,将我带到一处满是花草的院落,院落中有一小舍。
“你真是好命,能让鄂小姐亲自安排住在这里,有多少人挤破头皮想进来为她养花浇水都被她赶了出去。”那小六酸溜溜的对我说。
“以后你就住在这小舍中,小舍西边有口水井,每天辰时要起床浇水,不可贻误,每日的饭食自有人送来。”吩咐了一番之后,小六就拍拍手离开了。
面对着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我的脑中一团乱,走进小舍之内,屋内杂乱无章,东西倒是挺全,我只好先行收拾起来。
一切动作都是那么的熟练,仿佛与生俱来一样,我非常的适应一只手臂干活。
天黑了下来,有人送来了吃的,见到三个馒头一碗汤的时候,我才有了饿意,原来人需要吃饭的,我好像突然明白这个道理。
吃完了饭,我躺在了已经干净的床上,脑中还在想着这个鄂姑娘我从来没见过啊,为什么却又是那么的熟悉呢?我究竟是谁?叫什么?来自哪里?
想到这里,我的头越来越疼,我没有停止想象,突然,我感觉整个脸上都有液体流出,用手一摸,热热的,红红的,然后就是一阵意识的模糊,晕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