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相术官途,从去扫黄办平步青云! > 第49章 别人玩剩下的,我会要?

第49章 别人玩剩下的,我会要?


  毕竟他所说的种种事迹实在是太详细了,详细到连受害者叫什么,说过什么,是什么原因在卖都通通逻辑清晰、有理有据!

要知道,这些内容是当初几个部门联合调查都没调查到的,甚至所有人都一度认为抓住的那个人就是真正的凶手。

刘青山听到这的时候,整个人已彻底傻眼,因为他真是做梦都没想到,易天居然知道的这么具体,连他是怎么杀害的潘维、怎么勾结的钱总都讲得出来。

难道……这家伙和钱总认识?不然除钱总之外,还能有谁这么清楚当年的事情?但这也不可能啊!钱总和自己命脉相连,自己一旦被案件纠缠上,他也逃脱不掉干系,届时,自己落网,他也势必会成为帮凶,就算他知道内幕,也断然不可能将这些事讲给别人听!

何况潘维在酒店房间留下录像器的事恐怕是钱总都不知道的,不然他早就派人去清扫现场,将一切不利于他们的证据销毁掉。

可恶!!这个易天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他会这么清楚当年的细节?而且既然他能提出录像器的存在,说明酒店里可能真有这么个玩意还藏在那儿!

一旦公安找到这东西,调出里面录制的视频,自己可真就完啦!!

刘青山内心挣扎着,看向易天等人的眼神更是缥缈不定,他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低个头?或者说,现在低头还来不来得及?

“小陈!”这时,张强山招招手,喊来随从的办事人员,冷冰冰的说道:“你去联系下公安部门,让他们到易兄弟说的地方去查查,要是确有此事,你就让他们来这里抓人!”

噗通!!

几乎在话落的瞬间。

也就出现前面刘青山跪在地上磕头的一幕——

“不要!张书记,不要介入公安部门!”

刘青山整个人几欲崩溃,慌慌张张的求饶道:

“各位领导,请你们高抬贵手、给我和我家人留一条生路啊!这些事……我、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才去做的!我要是知道会闹出这么严重的后果,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这么做啊!张书记,孔副局,你们给我次机会吧,我……我回去我就申请调职,哦不,我申请离职,我不在工商局干啦行吗?”

见状,众领导不禁唏嘘不已。

因为刘青山这一跪,他们根本不用去查,也能十分确定易天所说的都是真实情况啦!

三年前的马桶分尸案的罪魁祸首竟真的是这个刘青山!!

“刘青山,你!!你真是害群之马,你……你怎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张强山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孔海丘也气不打一处来,“哼,做出这种事还想让我们放过你?你违背法律,违纪违规,你做的任何一件事都够你喝一壶的咯!”

刘青山哭哭啼啼道:“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一定悔改,我……”

“刘主任,你恳求这里的领导放过你,是想让他们一起包庇你,成为你犯罪的帮凶吗?”易天冷冷一笑,“你是不是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我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对,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是谁跟你说的?!”刘青山愤恨的瞪着易天。

张强山、孔海丘等人闻言,也纷纷好奇的看过来。

毕竟这种事情非当事人不可能知晓的如此清楚,易天几乎把整个案件的起因经过都还原一遍,这让所有人都无比费解。

易天直视着所有目光,尤其是刘青山的,说:“你杀害潘维,致使她这些年阴魂不散,只能一直都跟在你的身边,而这些话……自然也是我从她嘴里问出来的!”

嘶!!

张强山等人目光一颤,满脸的不可思议,很快回想起易天刚刚的喃喃自语原来不是在装神弄鬼,而是在和死去的潘维对话?

可是这……

这种事情听上去总让人很难相信啊!

若有这种能力,破案什么的岂不是非常轻松?

不光他们。

这些疑惑也同样萦绕在刘青山的心间。

他摇头晃脑的喝道:“不可能!人死如灯灭,这世界上不可能有什么鬼神,你……你他妈少忽悠我!”说着,他形态痴狂的望向张强山几人:“领导,这个易天绝对也有问题!你……你们快去查他,他肯定跟当年的那件事有关系!!”

易天冷冷一笑,“查呗,我又不怕查,倒是你们一家……接下来可得让纪检委等部门认真查查咯!安局,您找人先把他和刘鸿恩抓起来吧!”

“嗯!把他们送去公安部门!”

安局长挥挥手,身后立马有三名壮汉冲上前,强行将刘青山、刘鸿恩带走。

两父子像两只落网的猴子般被押着出门,只得狼狈的大喊大叫。

而在与王家众人擦肩而过时,刘青山还冲王平海喊道:“快,快给我请律师,我要请最贵最好的律师!!我要是垮台,你们王家也不会好过的!”

“这……”

眼看着刘青山、刘鸿恩被押出去,尤其是在听到他最后那句话时,王家众人无不是心惊胆战、惊慌失措的面面相觑。

这整件事情的发展未免也太戏剧化了吧?

刘青山过来给领导敬酒,酒还没敬,却被反手送去坐牢,甚至还揭出三年前的一场悲惨命案!

他们不禁唏嘘,幸亏自己这些人来晚一步,没来得及替刘青山解释,不然水有源、树连根,刘青山倒台,他们也得跟着出很大问题!

而这一切……竟全部源于他们谁都看不起的易天!

前一刻他们还一个个踩在易天的头顶上拉屎撒尿。

下一刻易天反手就将他们费尽心思攀上的靠山扒拉下台!

这个杀千刀的!!

这不是摆明儿跟我们王家作对吗?

“老爷子,现在怎么办?”

马冬雪悻悻的收回目光,轻声询问。

本来她想上去骂易天的,但这里有这么多领导,刘青山又被抓走,眼下她还真不敢跑上去乱说话。

其余人也同样如此,甚至……他们连招呼都不想打,就想赶紧离开这儿,免得易天那混蛋又说出什么话,害的他们王家也锒铛入狱!

王德忠深吸口气,眉目间透着诸多疑惑和不悦。

他深吸口气,没有回答马冬雪的话,而是往前踏出两步,站在人堆的最前面,笑呵呵的拱拱手,先是客套的给这些领导打声招呼,随后眼神复杂的看向易天说:“易天啊,你……方不方便过来和我聊两句?有些话我想跟你单独说说!”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易天和这些领导的关系不简单,这一点不仅是从他们对易天的称呼得知,也能从所有人的座位看出来,易天这家伙坐的可是主位啊,连书记和副局都只能坐在他的左右,这是一般公务员能做到的?普通人能有这个待遇?

王德忠久经商场、和政界的那么多官员打过关系,他的眼睛还是很毒辣的,因此他想着还是把易天拉拢一下,隔阂什么的日后慢慢再去,至少现在别把关系处的那么僵!

可惜……

易天又怎会看不出王老爷子的心思?

正所谓:开弓绝无回头路,好汉不吃回头草!

弃我去者,我亦弃之!

“老爷子,我说过我们早已恩断义绝的,因此,你我之间我看也没什么可聊的!”

易天靠在凳子上,优哉游哉的点上一根烟,看向王家等人的眼神不再有半点感情,有的只是冷漠。

王德忠叹口气,“唉,这几年你在王家,我真的没少照顾你!我……”

“老爷子,你不会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把我留在王家是图什么吧?还是说,你不断的默许家里人冷落我、欺凌我,从而试探我到底具不具备我师父的真传,是在贴心的照顾我吧?”易天打断他的感情牌,毫不客气的揭露出真相。

王德忠一愣,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吐不出来,最终,他只能抿着嘴、苦笑的摇头。

倒是马冬雪这大嘴巴,见王德忠被怼的无言以对,扒开人群便说道:“好你个易天,认识几个大领导,你就能耐起来了是吧?你就是这么跟老爷子讲话的?你没钱吃饭的时候我们王家是怎么养你的?你吃三年软饭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些话?”

“就是!现在翅膀硬起来,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啦?易天,你真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

“行啦,你们别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批评易天啦!”这时,刘秀梅却忽然唱起反调,说:“要我说呐,就让易天和雅芝复婚,毕竟他俩才是原配嘛,易天,你呢有我们王家在背后撑着,在体制内也会好混些,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就当没发生过,行吧?这件事三姑替你做主啦,你回来吧!”

“三姑!!”王雅芝一听这话,一对柳眉瞬间皱成一个‘八’字,“我才不要和这种废物复婚呢!”没好说出来的是,这个易天不就是认识几个领导吗?他跟这些领导的关系究竟怎样还是个未知数呢,哪能一看到他和领导坐在一起,就草率的让自己跟他复婚?

谁知不光三姑刘秀梅,就连马冬雪,也就是王雅芝的亲妈也举起双手表示赞同,“我看也是,易天本来就是我们王家的人,夫妻间出点岔子、闹点矛盾不是很正常吗!”

“易天,你回来吧,你要是愿意和雅芝复婚,我可以给你十个点的分红股,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们是骗你的了吧?呵呵,其他人说话我不保证真假,但……我说这话绝对是够诚意!”最终,就连王平海也抛出橄榄枝,企图用王雅芝的美色和一小部分的股权换取易天的回头。

毕竟刘青山垮台已成事实,他们王家丢掉这份关系,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势必会大受影响。

而要是能让易天回心转意,再借用他身边这些领导的权力,他们王家何愁赚不到大钱?!

“呵呵……”

听到这一家奇葩的发言,原本一本正经的易天不禁被气得笑出来。

他妈的,这帮人可真是一点脸都不要啊,不,不仅是不要脸,甚至连思想都因为利益变得极度扭曲!!

当初王雅芝这贱女人出轨的时候,他们都举双手赞成,一个个还无比自豪。

现在刘青山垮台,他们看到自己认识几个领导,竟又想把王雅芝推回到自己身边。

靠!真当我是什么垃圾回收站啊?别人玩剩下不要的,我特么会要?

易天鄙夷的瞪着王家众人说:“讲真的,我刚吃完饭,你们少恶心我,我怕我吐出来会恶心到这些领导,到时候他们一气之下把你们通通都给抓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