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难产夜,傅总在陪白月光分娩 > 第377章 擦出了不一样的火花

第377章 擦出了不一样的火花


“别,爷爷比你还夸张。”黎栀慌忙开口阻止。
耳边响起南景棠的笑声。
黎栀思索了两秒,开口问道。
“那个……你介意中午吃饭多加一个人吗?”
“嗯?”
中午,傅谨臣的车开到了南氏传媒的停车场,他给黎栀发了短信后,便对着镜子又整理了下领带。
算起来,这是他和黎栀重逢后,第一场正儿八经的约会。
傅谨臣不想被人打扰,没有带司机。
他自己开车过来的,将微微歪了的蓝宝石领带夹调整好,他瞥了眼副驾驶座上的礼物袋,深眸中闪过些许期许。
不远处的电梯门打开,看到黎栀的身影出现。
傅谨臣立刻提起礼品袋,打开驾驶座车门下车迈步迎上前。
男人今天一如既往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暗哑质地,矜贵低调。
西装修饰着他挺拔颀长的身影,阔步而来时,宝石袖扣和领带夹闪烁出一点碎光。
即便停车场光线暗淡,也能看出他发型一丝不苟,那张沉静清冷的俊颜倒罕见露出外显的愉悦和迫不及待。
“栀栀……”
傅谨臣话没开口,就见迎面而来的黎栀朝他略一点头,接着便看向了另一个方向,挥了挥手道。
“这里!”
傅谨臣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转身看去。
果然预感得到印证,一辆迈巴赫正缓缓开过来,后车座车窗打开,露出南景棠那张令人生厌的脸。
车子停下,南景棠下车,姿态从容,在傅谨臣微沉的视线下,面不改色的走了过来。
“傅总,又见面了。”
南景棠态度谦和,冲傅谨臣伸出手,白衬衣微微上缩,露出百达翡丽淡金色的表盘。
傅谨臣留意到,这块表,上两次见南景棠,他便一直佩戴着。
他伸出手和南景棠握手,淡声道。
“南总的表不错。”
南景棠扬眉而笑,“傅总有眼光,我也非常喜欢……”
他顿了下,看向旁边站着的黎栀,补充道。
“栀栀送的。”
傅谨臣敷衍一握,要松开收回的手,在听到这句时候倏然用力,又握了回去。
用力之大,让他手背浮起一根根分明的脉络。
而南景棠显然也有所准备,同时加重了力量,两个男人剪裁得体的西装肩膀处都凸显出了肌肉线条。
暗中较劲,暗潮涌动。
黎栀又不瞎,自然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剑拔弩张,她盯着两人交握的手。
“你们相见恨晚,要不我先上车?”
见鬼的相见恨晚。
傅谨臣和南景棠几乎同时嫌弃的松开手。
傅谨臣转头看向了黎栀,一颗心酿着苦酒酿着陈醋,情绪浓重的顷刻显露到了那双盯视她的深眸中。
黎栀被他盯的有些嗓子发紧,下意识迈步朝前走。
只是她才刚刚挪步,傅谨臣便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冲南景棠道。
“南总,我和栀栀约好了一起吃饭,先走了。”
他拉着黎栀便要向自己的车走,南景棠迈了一步挡住去路。
“我知道,傅总帮了栀栀,我很感谢,我和栀栀一起请傅总吃饭道谢。”
他说着也伸手,扯住了黎栀的另一只手臂说道。
“坐我车吧。”
黎栀尚未点头,傅谨臣便倏然加重了拉扯她的力道,男人深眸沉沉,浮现裂纹。
“吃饭他也去?”
黎栀看向傅谨臣,“我也没说要单独请傅少啊?有问题吗?”
她语气轻飘飘,傅谨臣却要气死了。
她确实没明确说。
可是,傅谨臣还是感觉自己被愚弄了,他感觉从昨天便在准备期待,精心打扮的自己像个傻子。
但这种情况,他若是生气离开,怕是南景棠最乐意看到的。
傅谨臣咬了咬后槽牙,沉声开口。
“没问题,你坐我的车!我有话跟你说。”
黎栀见他神情格外冷肃难看,俨然已在忍耐的极致。
她怕傅谨臣再发什么疯,正迟疑,南景棠便开口道。
“栀栀,等会儿爷爷奶奶要打视频电话过来,他们应该是关心你第一天上班的情况。”
黎栀立刻便甩了下傅谨臣的手,“傅总听到了吧,我……”
她自然没能甩开傅谨臣,话没说完,反倒被傅谨臣一个用力,扯的往他身边跌了一步,半个身体都要跌进男人怀里。
与此同时,南景棠也下意识攥紧大掌。
黎栀身体一个左右拉扯,魂儿都要惊吓飞了。
“放手!”
“你弄疼她了!”
两个男人几乎同时开口,目光交锋盯向对方。
黎栀头皮发麻,这顿饭还没吃,她便感觉没什么胃口了。
她觉得自己临时叫上南景棠的决定,做的太草率了。
她闭了闭眼睛,有些忍无可忍。
“你们都放开我!”
她声音在停车场中清脆可闻,分明就是生气了。
傅谨臣和南景棠倒是同时松开了手,黎栀甩了甩两边儿手臂,快步便朝南景棠那辆车走。
南景棠薄唇微挑,看了面色阴郁冷沉的傅谨臣一眼,正准备跟过去,便见黎栀坐进了副驾驶,重重甩上车门。
南景棠微愣,黎栀已是系上安全带,吩咐司机道。
“开车。”
“大小姐,南总他……”
“南总坐傅总的车,他们之间擦出了不一样的火花,我们不要打扰他们。”
司机是南家的,知道不管是南老爷子还是南景棠自己对这个好不容易回到南家的大小姐都是宠到不行。
当即,他也没迟疑,开车便载着黎栀扬长而去。
站在原地的傅谨臣和南景棠看着那辆车消失,各自冷呵了声。
傅谨臣转身便朝自己的车走过去,南景棠紧跟其后,去拉后车座的门。
傅谨臣冷声道:“南总把我当司机呢?”
若不是怕丢下南景棠,到了餐厅,黎栀怕是也不会再跟他吃这顿饭,傅谨臣早开车追黎栀去了。
南景棠也看向傅谨臣,挑了下眉。
“我坐副驾驶,傅总若是不觉得别扭,我倒也可以。”
他松开后车门把手,有黎栀刚刚那话,想到自己本是准备给黎栀的副驾驶座,为此还在那里放了一个抱枕,转眼坐上的人却是南景棠……
傅谨臣心里一阵恶寒,嫌弃道。
“算了,你还是坐后车座吧。”
刚刚要拉开副驾驶车门的南景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