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数学教授重回日常 > 第402章 你生气了?

第402章 你生气了?


第402章 你生气了?

傍晚时分。

红日西斜。

唐婉走出图书馆大门,深吸一口不算新鲜的空气,神情愉悦道:“写了一下午的PPT,真累人啊!”

陆悠站在身旁,斜眼望去。

在阳光的照射下,唐婉精致的侧脸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让她的美丽更添了几分说不出来的韵味。

有个漂亮的女朋友,生活处处是风景。

陆悠收回目光,按下荡漾的心绪,轻笑道:“你不过是拿我的PPT,替换掉名字和照片,再改上一改,怎么好意思说累的?”

“这叫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懂又不懂啊!”

“脸皮真厚。”

用手一抹,如瀑布般流淌而下。

回南天,亦称为回潮,是南方独有的气候现象。

不知是不是下雨的缘故,往日空气中那股惹人厌烦的燥热已然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微凉的清风。

唐婉扔掉手上的枯叶,扭头看向陆悠,问道:“咱们在家不是住负一楼吗?到了回南天,岂不成水帘洞了?”

当强冷空气衰退,湿暖气流迅速反攻,致使温度回升,空气湿度加大,一些冰冷的物体表面遇到暖湿气流后,容易产生水珠。

“秋天啊!”

“不清楚,看看再说。”

“我懂了。”

唐婉揉了揉眼睛,困惑道:“什么情况?难道我穿越了吗?怎么去一趟图书馆回来,冒出了这么多东西?”

唐婉停下脚步,右手向前伸出。

多发生在每年的一月往后。

两人走在校道上,与众多学生擦肩而过。

“北方最大的特点,就是四季分明,不像我们那边,除了夏天就是冬天。”

“有的,幻化成各种家具,你多留心就能注意到。”

眼前一幕令他们深感意外。

望着枯叶了无生机的脉络,唐婉感慨道:“榈庭多落叶,慨然知已秋,原以为诗句里都是骗人的,没想到秋天这个季节还真的存在!”

“确实。”

具体表现为,几天不见太阳,衣服湿润难干且有异味,地板墙壁大门被一层密密麻麻的水珠覆盖。

陆悠牵着唐婉往前走,时不时打量周围。

“还有万恶的回南天!”

“看来,咱家还有不少奥秘等着我去探索啊!”

在道路中间,还有一批学生穿梭于人群中,逮着有缘人往他们怀里塞传单。

……

“随便。”

“还有这玩意?我在家怎么没见过?”唐婉诧异道。

陆悠揽过唐婉的肩头,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一下,回道:“入秋了,凉点很正常,回去记拿外套出来穿。”

“说到回南天。”

“没有随便这个选项。”

热闹的场面,不禁让人联想到清晨的菜市场。

受重力影响,空气中的水汽向下沉降,楼层越低,回南天的症状越明显。

陆悠牵起唐婉的手,问道:“晚饭想吃什么?”

“不会,家里有专门的除湿机,可以抽走大部分水汽。”

行至饭堂大约百米处,两人再次驻足。

唐婉搓了搓手臂,疑惑道:“怎么有种冷冷的感觉。”

“你懂什么了?”

每个雨棚下,都摆上了木质的书桌和长椅,聚集起不少学生。

“还没想好,到饭堂再说。”

一片枯黄的落叶打着旋轻轻飘落在她的掌心。

“行。”

来时还是宽敞的道路,此时两旁已被众多蓝色雨棚所占据。

看着雨棚挂起的花花绿绿的横幅,陆悠恍然大悟。

陆悠指向侧前方,道:“看见那边的横幅没?”

唐婉抬眼望去。

只见横幅上,有一個被稻穗围住的红色十字图标,旁边还写有五个大字。

校红十字会。

“看见了,然后呢?”

“还不懂吗?校组织还有兴趣社团要招人,他们在摆摊在摆摊给新生做宣讲。”

“原来如此。”

突然,唐婉想起学生会的事情还没告诉陆悠。

正准备开口,一位面带笑容,阳光开朗的男生出现在两人面前。

“同学,面孔很生啊,是大一新生吗?”

“是的,学长有事吗?”陆悠礼貌的回道。

“我是学生会的。”男生抽出两张传单递给两人,“有兴趣了解一下吗?”

“我们……”

陆悠刚想拒绝。

唐婉先一步接下传单,微笑道:“我们很有兴趣,谢谢学长!”

陆悠挑了挑眉,意外的看了眼唐婉,却没有插话。

男生的笑容愈发和善,看唐婉的眼神就如同古时青楼揽客的龟公,异常的热切。

“学妹,需要我给你们讲解学生会吗?”

“麻烦学长了。”唐婉微微躬身。

“不麻烦,不麻烦!”

男生连连摆手,熟稔的说道:“我们首都大学学生会,脱胎于上世纪初成立的首都大学学生干事会。

是我国高校中历史最为悠久、最具影响力的学生组织之一。

现行组织机构由学生会常务代表委员会和学生会执行委员会组成。

前者是学生会的权力机构,负责解释学生会章程、决策重大事务,反映学生意见、维护学生权益等工作。

后者是学生会工作执行机构,主持开展校园内的一系列活动项目,比如新生训练营、校庆、校运会之类的。”

陆悠抬头望天,这一连串的话语,从他左耳朵进去,又从右耳朵跑了出来。

他对于这类管理组织,真的毫无兴趣。

有时间搞这搞那的,还不如多思考数学问题。

与陆悠的心不在焉相反,唐婉听得很认真,甚至开始思考进哪个部门了。

“学长,我能问一下,学生会具体有哪些部门吗?”

“呃……这个……”

男生尴尬的挠挠头,道:“学生会的部门比较多,一时半会我也说不全。”

“没关系,非常感谢学长为我们解惑。”唐婉恭敬道。

<div class="contentadv"> 男生有些脸热,似乎是因为自身的不专业而感到窘迫。

“对了,周四晚上七点半,我们在教学楼有一场宣讲会,学妹若是想了详细解情况可以去听一听。”

“好,我会去的。”

“那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再见。”

男生抱着传单走进人群,继续寻找下一位有缘人。

陆悠也收回心神,询问道:“你想进学生会吗?”

唐婉仔细看着传单,点头回道:“是有这个打算。都上大学了,总不能天天窝在宿舍闷头学习,会变成废物的,得找点事做才行。”

陆悠揪住唐婉的脸蛋,好笑道:“你的意思是,我是废物咯?”

“你也可以和我一起进学生会。”

“不要。”

陆悠松开手,果断拒绝道:“我很忙的,没时间。”

“忙着写论文?”

“不全是。”

陆悠撩起唐婉的一缕长发,缠绕在指尖上,说道:“大学有几个数学竞赛我要参加,再减去上课和跟伱在一起的时间,已经没得剩了。”

陆悠对于数学的执着,唐婉是知道的。

别说平日里,就连高三外出旅游期间,他都没丢下数学。

即便行程再紧,陆悠至少也会挤出半个小时花在数学上。

鲸鲨王曾言,人的欲望,就如同高山滚石一般,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懒惰,也是欲望中的一种。

摆烂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每天半小时的学习虽然不能带来提升,但可以维持良好的习惯,避免堕落。

“行吧!”

唐婉将传单折叠起来放进口袋里,道:“本来我就没想过你能和我进学生会,说说而已。”

陆悠心里咯噔一响,暗道一声。

坏了!

陆悠歪下脑袋,小心翼翼的观察唐婉的表情。

“你生气了?”

“我没生气啊?”

陆悠伸出食指戳了戳唐婉的脸蛋,道:“可你的语气听起来不对劲。”

唐婉拍了下陆悠的手背,没好气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没气度吗?”

“恋爱中的女人,不可以常规度量。”陆悠一本正经道。

唐婉静静的与陆悠对视半晌,而后叹了口气。

“好吧,实话实说,我确实有点不开心,但也就一丢丢,远不到生气的程度。”

说着,唐婉竖起小拇指,在指尖上比划出一个小小的刻度。

“萌生进学生会的念头之后,我有幻想过和你一起策划学校活动的场景。

我出主意,你写方案。在会议上,你意气风发,舌战群儒,让我们的方案得到了大家认可。”

“啊这……”

陆悠犹豫片刻,难为情道:“群儒过分了,我顶多就能战你一个。”

唐婉脸色一黑,右手握拳,砸在陆悠胸膛上。

“我正自我感动着,你能不能别打岔?”

陆悠立马抿紧嘴唇,做出噤声的手势,示意自己不会再乱说话。

唐婉轻哼一声,接着说道:“在方案执行的过程中,我们遭遇了各方的阻力,一度陷入困境。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辗转各方,使出浑身解数,将所有问题逐一解决。

最终,活动顺利进行,得到了全校师生的认可。

只可惜,幻想之所以为幻想,便是不能照进现实。”

唐婉看向陆悠的眼神愈发柔和。

“真实的你,不善交际,极少与陌生人争论。

你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抱着平板看数学论文。”

陆悠视线缓缓下移,落在唐婉的小白鞋上,一言不发。

他很想说,你误会了。

他最喜欢看论文的方式,其实是用家里的电脑。

为何?

因为能解放双手,毫无顾忌的做其他事。

“你是我爱的人,我又岂能为了一己私心,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何况,还会影响你的学业。”

陆悠垂下眼帘,不敢再看唐婉。

他怕自己忍不住,将唐婉抱起来亲。

拼尽全力,陆悠勉强按住心中翻滚的情绪,故作轻松道:“你都喊我老公了,夫妻之间,又怎么能算强迫?”

“怎么不算?倒不如说,以爱之名,强行让对方妥协,更为可恶!”

“这种道理,你从哪领悟到的?”陆悠惊讶道。

唐婉翘起嘴角,骄傲道:“阅片百部,其意自悟!年轻人,多陪你女朋友看韩剧,对你没害处滴!”

陆悠弯腰贴到唐婉耳边,轻声道:“遵命,老婆,这周末就陪您看。”

灼热的气息划过耳廓。

唐婉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震。

一股寒流自尾椎骨而起,沿着脊髓一路向上,直冲天灵盖,而后蔓延至四肢百骸。

在皮肤表层,激起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唐婉的脸颊和耳朵染上一抹红晕,将陆悠的脑袋推开,嗫嚅道:“在外边不要喊我老婆。”

“为什么?你不喜欢吗?”

唐婉红着脸,羞涩的解释道:“你每回喊我老婆,下一句总是‘我要进来了’,身体都养成条件反射了。”

陆悠:?

“我不信,除非你让我看看。”

“不要!”

“摸摸也行!”

“摸你个大头鬼,滚!”

唐婉羞愤的推开陆悠,迈着大步朝食堂方向走去。

陆悠二话不说,赶紧跟上。

“你又生气了?”

“没有!”

“你就是生气了!”

“我说了没有!”

“摸摸!”

“摸你自个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