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数学教授重回日常 > 第404章 老宫,你也不想

第404章 老宫,你也不想


第404章 老宫,你也不想……

唐婉放下餐盘,坐到陆悠身边,说道:“你开始狡辩吧!”

“我……”陆悠正欲开口。

唐婉抬手打断,道:“等等,先别说话。”

唐婉拿起手机,手指如雨点般落在屏幕的虚拟键盘上。

陆悠探出脑袋,装作不经意的瞄了一眼。

唐婉正在vx上与某人激情对话。

而这个某人的猫咪头像,陆悠也熟悉,他的好友列表也有。

就是先前离开的王菱花。

唐婉注意到陆悠在偷看,伸手抵住他的额头,将他推开。

陆悠嘟囔一声,转头继续吃饭。

“做不到,你就别提出来嘛!”

唐婉抬腿搭在陆悠腿上,老气横秋道:“这次念你初犯,我不跟你计较,下次再有此类事情发生,你要还敢隐瞒。”

陆悠打量着唐婉的表情,试图揣摩她内心的想法。

陆悠心里一喜,道:“伱不生气吗?”

她的第一念头,不是两人之间有猫腻,而是陆悠竟然违背答应她的话,为自己的舍友向王菱花搭线。

当然,事实也确如所想。

唐婉贴到陆悠耳边,勾起唇角,小声道:“我会让你体验到,什么叫长夜漫漫,白日扶墙。”

唐婉斜眼看向陆悠,语气莫名道:“你很希望我生气?”

其实,对于自己没有生气,唐婉也很惊讶。

陆悠三下五除二的将剩下的饭菜吃完,刚要起身收拾餐盘,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件事。

唐婉甩了陆悠一个白眼,夹起偷来的鸭肉送入口中。

如果非要对不起一个人,两害相较取其轻,就只能选择王菱花。

见糊弄不过去,陆悠只好如实相告。

“鉴于你的诚实,暂且放你一马。”

“滚!找你的右公主撸去!”

“道歉还有赔礼的吗?”唐婉一脸震惊。

陆悠说的和王菱花说的基本没有区别,顶多是两人所处的角度不同,导致转述出来有细微的差距。

一双筷子突兀的出现在陆悠面前,夹走了餐盘里最肥美的一块鸭肉。

“聊完了?”陆悠看向唐婉问道。

“小气鬼。”

“对了,爱妃,既然你没生气,那我提前准备的赔礼是不是不用给你了?”

只可惜,唐婉始终摆出一副高冷女神的态度,一点机会也不给。

“嗯,轮到你了。”

唐婉抓着陆悠手臂,急切道:“白嫖的东西谁不要谁傻逼!”

尤其是当她亲眼看见,陆悠在没有告知自己的前提下,与王菱花单独吃饭。

“事情是这样的……”

“她说她的,你说你的,两者不冲突。”

陆悠连连摆手道:“不不不,没生气最好!”

虽说这么做有点对不起王菱花,但事有轻重缓急,人有亲疏远近。

“不行!”

“看看都不行?”

陆悠将先前的对话内容尽数说了出来,包括挑明王菱花暗恋自己的事情,也没有半分隐瞒。

“你就说要不要吧!不要我拿去退了。”

几分钟后。

“要!当然要!”

“王菱花应该都告诉你了,还要我再说一遍?”

“我说完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唐婉咬着筷子,陷入沉思。

陆悠:?

“要不,你还是跟我计较吧,我挺想体验一下的。”

“女生聊天,男生勿扰。”

“你等一下。”

陆悠将书包抱在胸前,拉开拉链,从里面翻出一个纯黑色,看起来极具逼格的礼盒递给唐婉。

“给,拿去用吧!”

唐婉接过礼盒,上下左右翻看一轮,好奇道:“什么来的?”

“这不是秋天到了吗?北方的秋天风大、干燥、烟尘多,送你一套护肤品保养一下。”陆悠解释道。

“你还挺会送!”

“那是!”

唐婉把礼盒放在大腿上,轻手轻脚的掀开盖子。

一阵馨香扑鼻而来,随后呈现在眼前的,是五個大小不一,但包装风格一致的瓶瓶罐罐。

“哦~有点高级!”

唐婉随意挑了一支牙膏状的瓶子拿在手里。

一边端详,一边开口道:“为什么连个中文说明都没有的?让我怎么用啊!”

“啧啧啧!”

陆悠挨着唐婉的肩膀,调侃道:“一个女生,连护肤品都不会用,真给你的同胞丢脸。”

唐婉反手踹了陆悠一脚,不满道:“说话就好好说,别阴阳怪气的!”

“你以前没用过这类东西吗?”

唐婉摇摇头,道:“我只会用护手霜、面霜、还有唇膏。”

“那怎么办?找你室友咨询一下?”

唐婉灵光一动。

她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不化妆就不出门的女人。

<div class="contentadv"> “你这话倒提醒我了,我舍长化妆非常厉害,她肯定会。”

“你舍长长成啥样,好看不?”

“什么意思?你想认识她呀?”唐婉眯着眼睛,似笑非笑道。

陆悠举起双手,作出投降的姿势,道:“误会!单纯好奇,没有多余的想法。”

“谅你也不敢。”

唐婉轻哼一声,道:“她化妆前,很一般,化妆后,算得上一流水准。”

“和你比呢?”

唐婉咧开嘴角,自信道:“那还是一定的差距!”

“看来,东方邪术还是有上限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

唐婉重新盖上礼盒盖子,转头在陆悠脸上亲了一下,道:“陆同学,你的礼物,我非常满意,愿你不忘初心,再接再厉!”

“你不问下多少钱吗?”

“不问!反正是我买不起的,问了只会徒增心理负担,就当作地摊货来用,心安理得。”

“当代掩耳盗铃了属于是!”

……

吃过午饭。

陆悠又陪唐婉唠嗑了半小时,才不紧不慢的返回宿舍。

刚一推开宿舍门,陆悠就被眼前一幕惊得愣在原地。

张志创坐在宫庆的大腿上,前者圈着后者的脖子,后者搂着前者的腰。

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

“老宫,你好香啊!”

“你也是!”

“我想和你蛇吻!”

“来吧,我不介意!”

陆悠默默掏出手机对准两人,毫不犹豫的按下快门。

一道闪光亮起。

宫庆和张志创齐刷刷转头看向陆悠。

“卧槽?忘记关闪光灯了。”

陆悠将手机背到身后,若无其事道:“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

“陆哥,你不厚道啊!”

张志创从宫庆身上跳下来,缓步朝陆悠走去,面无表情道:“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玩归玩闹归闹,宿舍内部别拍照。”

“哦?是吗?没听说过呢!”陆悠微笑道。

张志创揽过陆悠肩膀,面容和蔼道:“陆哥,识相点,把照片删了,咱们还能做好兄弟,不然的话……”

“不然怎么样?”

张志创伸出右手,用力握紧拳头,语气森然道:“你会见识到,什么叫做砂锅一样大的拳头。”

“呵!我好怕啊!”

陆悠不为所动,反而冷笑一声,拍了拍张志创的肚子,讥讽道:“几块腹肌啊?一口气做得了十个引体向上吗?一千米三字头还是四字头?不会是五字头吧?”

张志创憋红了脸。

陆悠说的每一句话,犹如Apex中绿色玩家伸出的每一颗子弹,精准的打在他的痛处上。

论数学,张志创自认不落于人。

可论体育,说是一坨狗屎,那也是对狗屎的侮辱。

“别欺人太甚,我也是有脾气的!”张志创咬牙道。

“脾气?那也得你实力发出来才行!”

无视掉张志创想要杀人的目光,陆悠随即将视线放在宫庆身上,和声道:“老宫,你也不想你女朋友收到你和其他男生暧昧的照片吧?”

宫庆扯了扯嘴角,眼神幽深的盯着张志创。

若不是张志创一时起意,非要拉着自己整活,又何至于落下把柄被陆悠抓住。

宫庆收敛发散的心神,低眉顺眼道:“大神,最近有什么烦恼吗?”

陆悠微微一笑,道:“就喜欢和有脑子的人说话,够轻松!不像某人。

陆悠斜眼看向张志创,鄙夷道:“要体力没体力,要脑子没脑子。”

“尼玛!”

张志创死死按住心中的猛兽。

如今是法治社会,打人是犯法的。

陆悠沉吟片刻,道:“我最近生活挺不错的,家庭美满,夫妻和睦。不过说到烦恼,也不是完全没有。”

“你直说。”宫庆目不斜视道。

“我们上周不是商量好,每周五下午拖一次地,四人轮换吗?正好这周轮到我,可是呢,我又想陪女朋友看电影,所以……”

话说到一半,陆悠便闭上嘴,静静的看着宫庆。

只需略加思索,宫庆立马明白陆悠话里的深意,回道:“没事,你尽管去,卫生我包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

宫庆板起脸,严肃道:“为兄弟分忧,我义不容辞!”

“唉,盛情难却啊!”

陆悠抬手搭上宫庆肩膀,道:“既然如此,我也只好拜托你了!希望下周回来,能看到一个崭新的宿舍。”

“那照片……”

“照片?什么照片?我有拍过照吗?”陆悠满脸疑惑道。

宫庆与陆悠相视半秒,不约而同的会心一笑。

“没有,你没拍过照片,是我记错了。”

就在这时。

毕杨德直接从椅子上弹射而起,兴奋得上蹿下跳。

“她加我vx了,她加我vx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