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团宠农家小糖宝 > 第1800章 :咱家很穷了吗?

第1800章 :咱家很穷了吗?


南疆国君仿佛看穿了女儿的想法,忽然就怒气上涌。
“你的面子值几个钱?”
“她笑话你,你又不会少块肉?”
咱整个南疆都要被天下人笑话了!
咱少的可不仅仅是一块肉,是真真实实的真金白银!
“你说说你,整天巴巴的给人家的宠物喂肉,又是鹿又是羊,又是鸡又是兔……”
南疆国君一阵心疼,心里话一股脑的冒了出来。
“那些东西自己吃了不好吗?”
“拿去卖了不好吗?”
“换成钱不好吗?”
“你知不知道咱家穷成什么样子了?”
“你知不知道……”
“父王?”紫陌公主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仿佛没有听明白自己父王的意思。
什么叫拿去卖了?
什么叫穷成什么样子?
南疆国君:“……”
声音一滞。
表情一变。
他怎么当着这么多人,把心里秃噜出去了?
“咳咳!”南疆国君掩饰的干咳两声,摆了摆手,说道:“父王还有事儿,你退下吧。”
紫陌公主哪里肯走?
“父王,咱家很穷了吗?”
南疆国君:“……”
岂止是穷?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
南疆国君看着女儿纯真的眼睛,再想到女儿自小对自己的信赖,到了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女儿天真烂漫,就应该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过日子,这些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她了。
南疆国君长叹一声,正要搪塞过去,一个大臣开口了。
“公主有所不知,现如今国库空虚,国君的私库也快被搬空了,臣等众人的家底也都被掏空了,咱们南疆从上到下,穷的叮当响了……”
大臣说到这儿,心酸的直掉泪。
他不但穷,还连官都丢了……呜呜……
紫陌公主:“……这、这怎么会这样?”
紫陌公主一脸吃惊。
她这些日子只琢磨着诱拐大白和大狼了,根本就没有注意整个南疆的高层,都处于愁云惨淡之中。
当然了,也没有注意到她的父王,每天都愁眉不展。
“妹妹,因为要化解逍遥散的瘾毒,父王和诸位大人手里的钱财,都拿去买逍遥散的解药了。”萨吉王子给自己妹妹解惑,说道:“现如今,咱们南疆大部分财富,都到了大燕小郡主的手里了。”
萨吉说到这儿,顿了顿。
又道:“苏小郡主富可敌国,比咱们所有人都有钱,妹妹还是不要免费给人家喂养宠物了。”
他身为王子,现在手里连零花钱都没有了。
紫陌公主:“……”
“原来咱们的钱都给了苏糖……”紫陌公主喃喃的道。
“正是如此。”一个老臣干咳一声,厚着脸皮说道:“公主这些日子经常和苏小郡主往来,想必有了一定的交情,不知道公主能不能向苏小郡主开口,让苏小郡主看在公主的面子上,减免一些药费?”
他已经丢了官了,再不挽回点儿钱财,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不过,心里这样想的,嘴上还要把自己的私心摘出去。
“自然了,臣等穷一些没关系,但是国库空虚实属不妥,且南疆的钱财全部流入大燕,对我南疆更是不利。”
“正是正是……”
其他人纷纷开口附和。
虽然是老话重提,在大祭司那里失败了,现在也有忽悠紫陌公主的嫌疑,但是不可否认,这件事对于南疆来说,也确实非常不利。
此时,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期待的表情,眼睛里满是希冀的光芒,看着紫陌公主。
仿佛紫陌公主,就是他们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紫陌公主:“……”
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吗?
自己和苏糖有交情吗?
自己每次去了苏糖那里,都是去投喂大白和大狼的,和苏糖根本就没有交集。
紫陌公主张了张嘴。
不知道咋的,她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拒绝的话突然说不出口了。
更何况,这件事关乎到了南疆的安稳。
“你们是不是傻?”紫陌公主想了想,语带不解的说道:“苏糖那么有钱,咱们把她留在南疆不就行了吗?她的钱不就等于还是咱们南疆的钱吗?”
众人:“……”
他们是不想留吗?
他们也想啊!
“公主是想把苏小郡主扣为人质?大祭司怕是不会答应吧?”有人迟疑的说道:“更何况,若是大燕以此为由,攻打南疆……”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但是事关两国邦交,他们不敢妄动。
再者,不管是现在的大祭司,还是即将继任的大祭司,也都肯定不会同意。
“你怎么会这样想?”紫陌公主瞪大了眼睛,看向说话的那人,说道:“苏糖在神祭之日解了我南疆之困,对我南疆有大恩,你怎么能恩将仇报呢?那是卑鄙无耻的小人才会做的事!”
那人:“……”
我没有!
我不是!
那人涨得脸色通红,连忙给自己找补。

“公主误会了,老臣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明明很简单就能解决的事情,你却偏偏要想要背信弃义,狼心狗肺,不惜引发两国的战争。”紫陌公主一脸奇怪的说道:“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那人:“……”
他没有!
他不是!
其他人:“……”
他们咋感觉脸上烧得慌?
没办法,他们也都暗自想过,要把大燕的小郡主扣留在南疆。
甚至于,若是不能把人扣留下,也要想办法把那些钱财留下。
反正大燕距离南疆千里迢迢。
这一路上遇到几波劫匪也很正常。
那么一大笔财富,谁不动心谁是傻子。
特别是对于现在赤贫的他们来说,更是舍不得放过了。
此时,被紫陌公主这样一说,这些人不由自主就对号入座了。
“咳咳,依陌儿的意思是……”南疆国君干咳两声,询问道。
他是为那个老臣解围,也是为他自己解围。
因为,他也那样想过。
“父王,您是不是也糊涂了?”紫陌脱口说道:“苏糖还没有成亲,咱们南疆那么多好儿郎,只要把她的心勾住,就能让她留在南疆了!”
南疆国君:“……”
张了张嘴。
他咋没想到呢?
他果然是老糊涂了!
紫陌又看向了萨吉,一脸埋怨的说道:“哥哥,我早就说让你追求苏糖了,你却偏偏想要求娶伊沫,真是眼瞎!”
萨吉:“……”
他错了!
他眼瞎!
他咋知道一个商户家的小姑娘,忽然就变成了大燕的小郡主?
而且,还是一个动动手,就能富可敌国的小郡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