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没有熟到说再见 > 第十五章 手撕水龙头

第十五章 手撕水龙头


  钟逸今天真的喝高了,摊在床上,眼神迷离,思绪却异常清晰。

  傍晚她拉着乔雨在外厅平复心情之后,歉意地看着乔雨,梁乔雨平时大大咧咧,这会儿却贴心地只抱抱她以示安慰。

  好在,温恒似乎也很忙,无暇顾及这边。

  席行过半时,见她状态不太好,乔雨替她找了个借口助她提前离场。她很不愿意扫兴,奈何脸色太糟糕,强留下来反而不好。

  她没有回家,而是绕道王萌家,她这会儿太需要个人陪着。王萌什么都没说,只拍拍她,走去厨房。

  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瓶酒,和两个高脚杯。

  两人酒量酒品都还可以,不至于喝醉到发酒疯,喝得差不多了也就停了。坐在沙发上揉了揉阵痛的太阳穴看出窗外的雨声,自己居然在喝嗨了之后还能想起今天出门没关窗户,也算是个才人!

  回到家后窗户却是全都关着的,烦躁地把自己丢在床上,无奈地捂着眼睛,想让自己彻底装醉。可是,室内洗手间里不停的传来哒哒声,哎,死人都得被烦活!

  一定是今天出门时的姿势错了!钟逸狠狠地锤了几下床出气,用力把自己推起来,就算是鬼,她也要把它揪出来让它再死一次!

  怒气冲冲地冲进洗手间检查了一遍,发现只是水龙头没关紧,泄气地走过去拧紧,嗯?难道是最近力量训练起了作用,看着手里被她掰下来的水龙头把手,钟逸欲哭无泪。

  没了把手的约束,哒哒声唱得更欢脱了,钟逸真想为自己点三根香拜一下,大半夜的,这么大的滴水声让她怎么过。沮丧地回到卧室把自己摔到床上,准备闭着眼睛继续装醉。

  说好的喝了酒会不省人事呢,为什么她还能听到水声!

  啊~~大叫了几声,打开手机想找人来修水龙头,脑袋里想起林北让她别老是点外卖,小心入室抢*劫什么的,这会儿已经有点晚了……

  我自己修还不行么,在酒精的作用下,钟逸觉得自(du)己(niang)无所不能……度娘才是世界上最美的,任何难题它都能解决。

  她很快查到了怎么换水龙头,记录下来所有需要的物品,感谢亲爱的老爸,全都有。

  准备好所有工具,为防万一,她再次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用扳手使劲拧水龙头。

  没动静,钟逸眯了迷她有些迷离的眼睛冷笑,这岂会难得倒她!用毛巾捆住扳手增加阻力后,换了个姿势,再拧,哧……拧开了!

  钟逸快疯了,水龙头里的水不停的往外喷,用手使劲捂住水管,可手都捂痛了,水一点止住的意思都没有,怎么可能止得住!酒醒了几分的钟逸心中怒号:度娘骗我……

  手机铃声从洗手台上欢快地响着,我没有手了呀,别再响了……没停几分钟,手机又开始响起,钟逸也终于认清自己捂不住了的事实,双手随便往身上擦了几下,直接划开手机有气无力地说:“喂……”

  “钟逸,是我,温恒。”手机另一头传来醇厚的男声。

  直到钟逸开门把温恒迎进门,她还处于懵圈状态。温恒一进来,顾不上观看钟逸被水炸了的“闺房”,直接问:“总开关在哪?”

  什么总开关,她不知道啊……

  干脆撇下一问三不知的钟逸,径自走进卫生间,顺着水管一路找,总算在洗手台下面找到总闸,拧上,水管的水花在噗噗几下垂死挣扎后,总算消停下来。

  钟逸急忙跑进来,感到不可思议,“没事了?”

  “嗯,感谢你们装修时用了明管。”瞥了一眼钟逸,随手从挂钩上拿下一条毛巾,丢到钟逸头上,“快擦一下,别感冒了。”

  哦,钟逸这才有时间低头看自己的衣着,穿的是还是寿宴时的那套小礼服。当时为了表示自己的尊重又不过于显眼,她今天特意选择了相对安全的香槟色裹胸短裙,外面套件针织薄衫显得端庄带了一点点俏皮,刚刚回来的时候自己把针织衫嫌弃的丢在沙发上。

  这会儿因为淋湿,原本挽上去的头发已凌乱散落,裙子更是皱皱巴巴,幸好裙子蓬松不至于紧贴在身上。钟逸恨不能用毛巾把自己捂死,为什么见到他的时候表现得这么狼狈。

  “我,我先去换衣服。”转身要跑出去,结果脚底一滑,啊……我要先保护头还是先保护屁股啊……摔下去前钟逸居然还有时间思考。

  当然是温恒在她摔下去前把她接住,还打了个旋,她昂着头深情地与他对视,然后他的头渐渐低下,她闭上眼睛……

  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

  其实卫生间不大,就算是真摔下来,既不会撞到头也不会摔到屁股。不过温恒确实是把她接住了,但后来钟逸每一次回想到这一段往事都会感叹小说骗人,他接住了她,准确地说是用右手手臂拦住了她不让她摔下去,他低下头,顺着角度看向钟逸……脸上的毛巾,大毛巾把钟逸的小脸盖了个严实,感谢毛巾,钟逸已经没办法面对温恒面对自己了。

  “哈哈……”温恒闷笑。

  钟逸迅速起身弹开远离他,可是逼仄的空间里哪有地方给她跳,于是砰的一声还撞到了墙壁上,顾不得疼痛,她抱住毛巾去卧室拿衣服,没两分钟又趿着拖鞋跑回来说:“那个,麻烦你去客厅等我,那啥……”钟逸指着手里的衣服表示需要换衣服。

  温恒点点头走出卧室。

  吼……我真是够了,还能再天才一点吗……

  钟逸再三确认了自己的穿着没问题了之后,走出卧室。

  温恒交叠着长腿,舒服地靠在沙发上,单手指着头,站在卧室门口都能闻到他独有的那股好闻的男士香水味,像是能通过她的鼻腔渗入到心尖。这种家常的画面太过温馨,钟逸贪心的不想打扰。

  听到动静,温恒转过头,看向钟逸。尖俏的脸蛋在直发的映衬下显得更小,宽松的卫衣搭配紧身牛仔裤,如果她身后的卧室不是湿漉漉,真想坐着好好欣赏。拍拍旁边,“坐。”

  这只有一张双人沙发,钟逸坐下后,因为重力的原因身子有点向温恒那边倾斜,她抓住扶手稳住。

  “大晚上为什么要跟水龙头过不去?”语气里带了点无奈又有点戏弄。

  “我没有跟它过不去,是它跟我过不去。”她回答得嘟嘟囔囔,温恒很费劲才听明白她说了什么。

  “为什么不找水电工,物业应该有的。”温恒很好奇地问。

  钟逸抬头直视他:“如果发***杀惨案怎么办?”这次理由充足,她说得理直气壮。

  温恒一口气提不上来,重重的呼出说:“轮胎坏了你自己换,被网络暴力了自己找律师,水龙头坏了自己拆,钟逸,你是男人吗!”

  越往下说,钟逸头低得越厉害,小声辩解:“我不是自己拆,我是要换……”

  “这是重点?你为什么不找人帮忙?”温恒突然有点头疼。

  钟逸瞪大眼睛看他,她确实没有想过找人帮忙。

  温恒见她没有回答,她的表情变化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没想过。这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儿?冲动的、倔强的、独立的、坚强的、脆弱的……这都是她。

  钟逸感觉温恒似乎有点生气,虽然不知道他在气什么,脑袋还有点昏沉沉的不愿深究,又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负责,于是解释:“度娘很靠谱的,我以前照着步骤做,基本都能成功……”哎,解释不下去了,今天度娘背叛了她,居然没说要先关总闸。

  不打算跟她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讨论,“现在准备怎么办?先声明,我不会修水管。”温恒指向一团糟的卧室。

  收拾啊,怎么办?钟逸疑惑的看他。

  对面男人敲了敲手表声音接近用吼的:“钟逸,现在快要零点了!”

  !他这么一提醒,钟逸知道她忽略了什么了!“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是听乔雨说了寿宴时的事,有点担心……

  “收拾衣服,走了。”为掩饰脸上的不自在,温恒突然站起来说。

  钟逸没反应过来,“去哪?”

  温恒一脸嫌弃地指着她的卧室说:“你卧室像被水球炸过,难不成你睡客厅?这个单人沙发?”

  这么说钟逸就不愿意了,马上反驳道:“这是双人沙发!”再看温恒那一脸嫌弃,又说:“再说我还有一个房间呢。”

  这次换温恒愣了一下,顺着钟逸指的方向看过去,还真是有个门是关着的,之前没仔细看这房子的布局。

  大学毕业后,为了方便,钟逸用钟父的保险赔偿金把房子重装,把卫生间改成主卧的室内卫生间,她的小房间改成了练舞室。

  钟逸解释道:“这原本是我的房间。”随即把门打开,空间不算大,但因为里面没有放任何物品,加上一整面墙都是镜子的缘故,显得有一点空。

  “没有床,洗手间也没有水,你不洗澡?不上厕所?”温恒弯下腰与钟逸平视,眼神里充满了诱惑。

  这双眼睛不需要太费劲就能把人说服,钟逸避开他的眼睛。

  “可是大晚上的要找酒店很麻烦啊,”冬季的H城是旅游旺季,很难订房。

  “我家离你这不远,去我那儿住一晚上?”

  ------题外话------

  叮叮~把更新时间改成每天早上8点啦~吸取前天章节被屏蔽而我睡死了到第二天下午才发现的教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