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没有熟到说再见 > 第六十章 始末(一)

第六十章 始末(一)


  钟逸是从王萌口里知道自己被救经过的。

  钟逸用实力证明运动宝宝的恢复能力确实比别人高出不少。

  她没有医生说的眩晕和呕吐症状,如果不是耳鸣和身上的擦伤提醒她之前的遭遇,她真觉得温恒在小题大做了。

  哦,左耳检查后确诊为鼓膜穿孔,现在她的左耳除了能听到嗡嗡声,几乎听不到声音,不过医生说了,还是又希望修复的。

  不过劫后余生的人,更庆幸的是自己还活着。看到温恒的担忧,钟逸投入他的怀里,她最近越来越喜欢跟他黏在一起,感觉能从他身上吸收到阳光和空气。

  她把右耳趴在他的胸口,感受来自生命的撞击,“瞧,我还是能听到你心脏的跳动,一定要说不好的,估计就是你以后说爱我的时候只能在我右耳说了。”

  低头注视了她好一会儿,捏捏她的耳垂,再次将她拥得更紧,轻声说:“我爱你。”

  钟逸轻轻推开,问道:“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她刚刚右耳趴在他胸口,通过他的胸口振动猜测他说了什么,但真的没听到。

  他弯下腰与她对视,“想听我说了什么,就快点好起来。”

  从她醒来后被温恒勒令在病床上又躺了两天后,躺得腰酸背疼准备反抗时,主治医生先不高兴了,把她赶下床出去晒太阳。

  不理会温恒那一脸的她要是摔个跟头我跟你没完,医生嚣张无比地指着门口说道:“立刻、马上!”

  正巧王萌开门进来,钟逸碰上救星,抓起外套,准备拉着她往外走。

  “等等,我洗个苹果。”王萌打掉钟逸的手,从她的床头柜拿了个溏心苹果。

  温恒帮她把外套的纽扣都扣好,又绕了围巾,塞给她一个暖宝宝,两人才顺利下楼。

  看着好友沙沙地啃着苹果,一脸的满足,钟逸嫌弃,“你来医院看我,没带水果礼物也就算了,还一进来就顺了个苹果吃,你还要不要暴发户二代人设了?”

  王萌啃掉最后一口苹果,慢悠悠地把果核丢进垃圾桶,再拿出湿纸巾把每一根手指擦干净,才指着钟逸这一身厚重的装备:“你的人设都没了,我一配角无所谓吧?”

  钟逸翻了个白眼:“我的人设难道不是貌美如花就行?”

  你对貌美如花有什么误解?裹得跟个球有什么区别!

  不过,还是仔细在钟逸脸色扫描了几遍后,发现原本肿得像个猪头的脸终于恢复得七七八八,抬起她的下巴,发现脖子那里的划痕都已经结了痂,放心之余,又摆出一脸地不可思议:“天啊,你的恢复能力堪比蟑螂!”

  打掉她的手,“看起来你很失望啊王萌萌!”

  王萌摆摆手,无所谓地道:“我倒是想紧张你啊,你们温恒根本不给我机会,要不是你恢复得还不错,他肯让咱俩单独出来?”你别逗我好嘛?!当时知道钟逸失踪,她跟林明森一起出现的时候,温恒甚至怀疑她也参与了绑架!

  要说王萌有什么最不容忽视的优点,那一定是在聊天转换无数话题之后,总能绕回最初。

  比如此时,王萌又勾起她的下巴:“再说,你的人设难道不是一切压力自己扛,自强不息、自力更生、自不量力、自生自灭、自取灭亡?”

  再次拍掉她的手,钟逸停下来双手叉腰,“王萌萌,你最好现在就选好是要不要继续活命!”

  “哦,你的人设是只要貌美如花就行了。”

  两人嬉闹一阵后,又相互感叹世间美好和庆幸她的劫后余生。最后,王萌才开始绘声绘色地向钟逸解说她被英雄救美的整个过程,当然,这个过程有很大一部分是由林明森向她描述并且由她脑补的。

  王萌清清嗓子,“那天,天空下着鹅毛大雪。”

  一开场,就没法听下去。“呵呵你一脸你信不信,H城下着鹅毛大雪!”

  王萌怪她破坏自己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文学灵感。“不说鹅毛大雪,难道我说艳阳高照,万里无云?那我还要不要烘托出当时温恒散发出来的凉意?”

  不等钟逸反驳,王萌举起手拦截,“你就说你要不要听吧?要不你让温恒给你说?”

  钟逸抑郁,她不是没问过温恒。那人发现她恢复得还不错之后,为了让她以后别再轻易相信别人,并希望她能够记忆深刻,已经半个小时没有搭理她。

  对此,他只回了一句:“发现你失踪后,报警,警察抓了坏人,好人终于得救,医生又治好了你。”

  钟逸追问:“就这样?你从头到尾没有起到什么决定性作用?”

  “起了,是我报的警。”

  钟逸:“……”

  于是,她摊开右手,做了个请继续的姿势,王萌才又清了清嗓子,“我先喝口水。”

  见钟逸濒临爆发的档口,王萌终于识相地开始说。

  平安夜那天,天气不错,H城的冬天,只要不下雨,就能把它当夏天过,不过到底是冬天,天色很早就暗了下来。

  温恒一下飞机已经是接近下午7点,拿起手机想问钟逸在什么位置,他直接去找她,接过看到她给他发的微信:下飞机了吗?我跟贺佳佳还在排舞,最后一天了,估计会有点晚才能结束呢。

  于是他让司机拐往工作室的方向,并且给钟逸打电话,准备让她先在工作室等他,免得两人错开。

  电话刚打过去没响几下,就被接起来,不过不是钟逸,是个男声接的。

  给温恒备注的还是“梁舅舅”,严俊超没犹豫多久就接起电话:“你好?这是钟……”

  温恒一听,就知道是严俊超的声音。

  “钟逸呢?”

  “梁……舅舅,我是……”

  他耐着性子,“钟逸呢?”

  听声音,严俊超马上就联想到温恒,但是又见对方这么没耐性,于是否了,他印象中的温恒严肃不是儒雅,正义且温和,又联想到对方总是让自己发怵,迅速摇摇头把自己给否了。

  但既然是舅舅,那就是长辈了,于是回答:“没见到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