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3章 第 3 章

第3章 第 3 章


明木枝一只手搭在冰冷的台面上,双唇紧闭,似乎不打算说明来意。

许星重也按兵不动,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无声地对峙着。

行啊,明白私人恩怨私下解决不把其他人扯进来,比赵俊那就知道叫妈的王八犊子有种多了。

许星重还在琢磨怎么开口,旁边的佳佳早已眼冒桃心,她用力推了推许星重的胳膊。

“小许,那是客人隐私,刷了身份证就快给人家上机。”

她话说得很快,不乏催促的意味,生怕明木枝下一秒就掉头走掉似的。

这时明木枝终于说话了,他朝佳佳微微颔首:“谢谢。”

许星重冷哼一声,心说装模作样,他站起身,扬了扬下巴说:“二十块钱。”

明木枝摸出二十块钱给他,许星重收钱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

“你怎么穿着校服就来了?”

他工作的这个网吧算是条件比较好的,但网吧终究是网吧,遇见找事的人比在大街上高不少,明木枝这样穿,等于直接告诉别人——

我很好欺负,快来勒索我。

许星重看他一眼,手指噼里啪啦在电脑上敲了几下,屏幕的荧光照在他脸上,明显透露出不耐烦。

“221号,一直往这边走。”许星重指了个方向,递回身份证的同时捞过黑色皮质椅背上的外套给他。

“我就劝你一句,把这件衣服换上,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握着衣服的手就停留在明木枝的面前,一股好闻的味道直往他鼻子里钻,和眼前这个脾气不好却异常坚韧的少年出乎意料地相符。

网吧里光线昏暗,明木枝眼睛里泛着一点细碎的光:“这是你的衣服?”

许星重利落地收回外套:“不要算了。”

“谢谢。”明木枝说了今晚的第二句谢,他手臂很长,赶在许星重又把衣服搭在椅背上之前截了下来。

他顺着许星重指的方向走,明明身高直逼一米九,脚步却放得很轻,流经他身边的空气都仿佛怕惊扰了他,一点点地凝滞了。

许星重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从鼻子里哼了声:“得了便宜还卖乖。”

他甫一坐下,佳佳就扑过来,语气激动地说:“小许小许,刚刚那个漂亮弟弟你认识?”

许星重素来不把对别人的看法展现在他人面前,他灌了口咖啡提神:“你就知道人家是弟弟?万一人家比你大呢?”

佳佳得意地笑了两声:“我什么眼神?刚刚我瞟了眼他身份证,98年的,哇他简直绝了!身份证的照片都那么好看!哪像我,丑得惨绝人寰1

“98年?”许星重倒真没注意,他问,“98年几月的?”

佳佳回忆了下:“三月吧好像。”

许星重陷入沉思,他是99年十月的,在班上已经算是比较大的学生,明木枝这个出生年月,大他两届都够了。

可明木枝又不是复读生,他们从高一就开始在一个班,难道他以前留级过?

想到常年稳居年级第一的学神居然存在留级这个可能,许星重忽然低头笑了下,刚刚那点不愉快的阴霾一扫而光。

“小许,你还没告诉我你认不认识他1

“佳佳姐,我和他关系不好,你想要微信自己去要。”许星重推脱道。

佳佳插着腰:“得了吧,关系不好,关系不好你把外套借给人家?还给人家安排周围人最少的机位?”

许星重解释:“我那是怕别人给他找事,影响我们工作。”

佳佳嘟囔:“都考虑到这份上还狡辩哪,算了,自己要就自己要。”

刚好有个客人点矿泉水,佳佳拿着手机和水朝明木枝那边走去。

但没过多久,佳佳又慌慌忙忙跑回来。

“小许小许,快点!你朋友和别人打起来了1

“什么?”许星重猛地站起来,黑色的椅子摇晃两下,“操,就知道他来没什么好事,一天到晚净给我找麻烦1

许星重跟着佳佳走,发现方向不对,他给明木枝开的电脑没在这边。

到地方以后,许星程看到两拨人相互对峙。

说是两拨也不正确,对方的人很多,明木枝只有他自己。

但尽管对方在人数上占优势,许星重觉得,明木枝似乎并没有站在下风,反而在某种奇怪的地方隐隐压了他们一头。

问了一下周围的人,许星重终于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是对方头头带着兄弟和女朋友来打游戏,结果明木枝一坐下来,他女朋友的眼睛就一直往明木枝身上瞟。

头头察觉了女朋友的动作,瞬间觉得脑袋上被戴了一顶温暖的帽子,火气一冒腾就要找明木枝的麻烦。

没想到是因为这么无聊的原因,许星重无语,甚至对这些人脑子的构造有点好奇。

他瞥了眼头头的黄毛,很想对头头说你把你那几根头发染回黑色说不定还能挽救一下颜值,好留得住一些女朋友的心。

但该做的事还是得做,总不能真由着他们胡来。

“不好意思,是我们考虑得不周到,这样吧,我把他安排到最角落的位置,你们谁都看不见他,这样行吗?”

看到许星重出来,旁边有个人跟头头耳语两句,头头这才想起他们今晚最主要的任务是什么。

“行吧,我先原谅你们,把他弄得远远的啊,你们这网吧太差劲儿了,老子以后再也不来了。”

许星重心说求之不得,但表面上还是微笑着表达了歉意,拉起明木枝的手腕往其他地方走。

可他拉了半天,明木枝就是一点不动,他压低声音怒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明木枝没有解释,拿出手机点开一个视频给他看。

视频是从黄毛他们后面拍的,因为拉进了距离有些不清晰,但明显能看得出来他们在干什么。

他们在破坏设备。

一个视频放完,明木枝又放了另外一个,这个视频要清晰很多,看样子就是在明木枝刚刚坐的位置上拍的。

许星重的脸色越来越黑,这片的监控下午坏了还没来得及换,晚上他们就跟闻着味儿的苍蝇似的来搞事。

要是他们做的事没被发现,他和佳佳肯定要负责任,先不说赔不赔钱,工作肯定是没了。

黄毛情绪有点急躁,往嘴里塞了根没点燃的烟,含糊不清地说道:“怎么还不带他滚?老子还等着带人下副本呢。”

许星重冷冷看他一眼,黄毛一愣,忽然感觉背后有点凉嗖嗖的。

“滚开。”许星重冷声说。

佳佳对许星重的举动表示不解:“小许,怎么了?”

许星重翻了翻黄毛他们坐过的桌面:“你看。”

佳佳顺势看过去,眼睛顿时睁大:“我的天,鼠标,键盘,主机有问题吗?”

“不知道,得打开看看。”

这些人坐过的位置,鼠标和键盘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乍一眼看过去没有问题,但只要下一个客人来,就会发现这些东西根本无法使用。

许星重朝黄毛步步逼近,黄毛吞了口唾沫:“什么?这些东西是坏的?我就说怎么今天晚上老输,原来是你们网吧拿一些便宜货来忽悠人1

佳佳双手叉腰:“你不要血口喷人!怎么其他人都没有问题,就单单你这儿出毛病?”

黄毛作势要打人:“给老子闭嘴1

他捞起袖子想朝佳佳挥拳头,许星重眼疾手快地拦住他,单手抓住他的小臂,抬腿在他膝窝踢了一脚,瞬间就把他反剪祝

黄毛疼得呲牙裂嘴,嘴里还不干净,他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他妈的,想打架是不是?来啊!老子这么多兄弟不怕你1

许星重扫了一眼他带来的歪瓜裂枣:“跟我打架?钥匙十块钱三把你配吗?”

他咧开嘴笑笑,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都落到我手上了,当然要干些更有意思的事情。”

明明用的是很平淡的语气,黄毛却莫名有种阴恻恻的感觉。

“你……你他妈要干什么?”

“我干什么?”许星重另一只手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肩膀,然后掏出手机按下三个数字,在众目睽睽下说——

“当然是报警。”

警察很快就来了,在警察后脚到的还有网吧的老板。

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剃着寸头,穿着白色t恤和宽大的黑色衬衣,脖子上还戴了条银色的项链。

他身上散发着些微的酒气,大概是因为被临时从酒场上叫下来,有点不高兴。

“人呢?”他走到许星重面前问道。

许星重指了个地方:“那里。”

青年转身朝那边走去。

为了避免打扰网吧的客人,他们去了网吧里面的房间,明木枝是证人,手里又有证据,所以也一起进去了。

他们一进去就是大半天,直到快要交班时也没有出来。

佳佳开始收拾东西:“小许你今天太猛了,你跟他们说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你真要单挑他们所有人。”

许星重比佳佳小两岁,却比她还要懂得摸鱼真传:“该甩锅的时候就甩锅,工资就那么点儿,我除了当网管还得当打手?”

佳佳哈哈大笑:“对,不是有那句话嘛,‘只要我足够努力,老板就能早日开上法拉利’,反正是给别人打工,多操那么多心干嘛?”

她跟许星重说再见后去上了厕所,顺便提醒他饿了的话可以拿点零食回去吃,网吧每个员工每个月都有四百块钱的内部卡,吃东西也可以上网也可以。

许星重想了想说算了,老板没跟他说这件事,不能自作主张。

不过他仍旧转到吧台后面摆放零食的房间,做交班时的清点,忽然,他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

许星重整个人警惕起来,喊道:“鸣哥。”

老板叫雷鸣,大家都叫他鸣哥。

吧台和零食房就放了几盆绿植做隔档,许星重眉心皱了皱,老板应该没听到他们刚刚的玩笑话吧?

“鸣哥,”许星重试探道,“事情已经解决了吗?警察怎么说的?”

雷鸣正在回复消息,闻言抬起头来瞧了他一眼,然后按下语音键对那边说道:“开你那辆法拉利。”

“……”

“许星重,”明木枝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他嘴里叫着许星重,眼睛却死死盯着雷鸣,“还没下班吗?”

“啊,下了。”许星重回头答道,没看见雷鸣散漫地做了个投降的动作。

没过多久许星重就清点完,他把书包往上拉了拉:“一起走?”

再怎么说人家刚刚帮了自己的忙,以前的龃龉嫌隙许星重暂时忽略,言语少见的友好。

明木枝左手手臂上搭着蓝白色校服,应道:“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