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17章 第 17 章

第17章 第 17 章


废这么多话。许星重脸上发烫,心里忍不住腹诽。

明木枝把他的变化尽收眼底,他一粒粒解开许星重的扣子,分开两边的衣服,露出形状好看的锁骨和一大片胸膛。

许星重的皮肤肉眼可见地泛起红来,他不自觉放轻呼吸,不想被明木枝看见起伏过于明显的胸口。

“嘶——”许星重蓦地睁眼,“你手怎么这么冷?”

明木枝手一上一下放在他胸口,闻言慢慢松开:“真的很冷吗?要不要我暖暖再继续?”

“算了吧,我忍忍。”许星重别扭地动了下,衣服要脱不脱让明木枝为所欲为已经够尴尬了,他可不想让尴尬的时间再延长。

“好,”凉意再次覆上来,许星重听见明木枝说,“你身上很暖和。”

许星重掀开一只眼皮:“你把我当热水袋呢?”

“如果有你这样的热水袋,我一定全部买回家。”明木枝开始一下一下地按压,嘴里数着节律。

许星重被按得难受,怼了句:“有钱也不可以为所欲为啊,我这样的无价之宝,你买不起。”

明木枝扫过他的脸,那张脸即使是闭着眼睛也也十分具有叛逆和生气,他说:“买不起,抢回去就可以了。”

许星重翕开一条眼缝,随便开的玩笑居然也被这人说得有几分认真的味道。

他动了动僵硬的脊椎,心想大概是他想太多了吧。

大约按了三十次,明木枝一只手抬起许星重的下巴,另一只手的拇指挤进他嘴里,象征性动了动。

许星重见黎薇薇没有提醒,推测这大概也是心肺复苏的内容,但这个姿势这个动作莫名带有一种处于下风的屈辱,仿佛处处被人压制却翻不了身。

微凉的手指剐蹭在牙齿上,许星重好胜心占了上风,一时气不过,在明木枝手上力度不小地咬了一口。

明木枝顿了顿,抽出手指,把上面残留的一点涎液全部抹在了许星重嘴唇上,嫣红的嘴唇立刻出现一层水光。

许星重很爱干净,看到明木枝这样做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干什么!这可是口水你往我嘴上擦什么擦1

明木枝看了眼手上的牙印,俯下身,在离许星重十厘米左右的位置时停下,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你连自己的口水都嫌弃,以后接吻的时候怎么办?”

许星重一边用袖子擦嘴一边气愤道:“关你什么事?管得着吗你?我又不和你亲1

明木枝深深地看他一眼:“这可不一定。”

许星重愣了瞬,耳朵“腾”地红了:“操,明木枝话剧比赛的时候你要是敢把口水糊我嘴上你就死定了1

回教室时午休刚刚结束,教室里闹哄哄的,汪小灿一抬头就“卧槽”了一声:“老大你们排练得……有点激烈埃”

许星重回忆起刚才种种,用手背冰了下脸:“别瞎想,是空教室太热了。”

“是吗?我觉得挺凉快啊,人少又通风,你看班长就一点变化都没有。”

许星重转头,发现明木枝的脸白皙如常,呵呵道:“脸皮厚,当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说是不是?”

他下巴朝明木枝扬起,明木枝坐下打开书:“我觉得,是你脸皮太薄,容易害羞。”

许星重还以为他听错了:“你再说一遍?我害羞?我那才叫正常反应好不好?倒是你。”

他上下打量着明木枝,嫌弃之意溢于言表:“表面上看起来是个纯情男高中生,背地里已经谈过不少对象了吧?”

许星重只是随口一说,但转念一想这家伙搞氛围那套这么熟练,连他都差点招架不住,显然不是一个成天钻研于书本的学霸该有的表现。

他越发确定了自己的猜想,恰好上课铃打响,许星重压低声音批判道:“不守男德。”

明木枝侧过脸,表情平静无波,他举起被许星重咬过的手:“物以类聚,如果我不守男德,那和我鬼混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的拇指上还残留着清晰的牙印,许星重只觉一股血流冲上头顶。

这个卑鄙可耻的小人!居然还想拖他下水!

汪小灿不知什么时候又转过来:“你们在说啥?什么‘男德’、‘鬼混’的,我们班话剧要演这种东西?”

许星重在他凳子上踢了一脚:“闭嘴!转回去!好好上课1

汪小灿一脸懵逼,他是不是听错了?许星重居然劝他学习?

强行堵嘴把人轰走后,许星重愤恨地瞅了眼明木枝,翻书都带着火气。

这节课是数学课,许星重又不能睡觉,他撑着下巴看老王在黑板上板书基础题,百无聊赖地转了转笔,眼神一撇就看到明木枝在对着最后一道题出神。

“哈,年级第一居然还有不会的题。”许星重嘲讽道。

明木枝手一摊:“你来。”

许星重还在气头上,自然而然地把他的行为曲解成了“我不行难道你行?”

他一把抽走明木枝的手中的笔:“我来就我来。”

最后一道题题干一如既往的精简,许星重浏览一遍,熟悉感扑面而来。

他蹙紧眉头,思考一会儿唰唰写下几行思路。

“怎么样?”

明木枝在他得意的目光中缓缓说:“上次月考最后一道题和这道差不多。”

从窗口吹进一阵风,许星重的笑容瞬间淡了许多,明木枝接着问道:“你考试的时候为什么不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