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52章 第 52 章

第52章 第 52 章


明木枝贴上来那瞬间, 许星重整个人好像被烫了下,他忙不迭往旁边滚,结果一滚就滚到了床下,

明木枝马上跳下去把他抱起来,一刻不停地塞进被子里:“怎么这么不经吓?”

许星重把被子拉过头顶:“滚滚滚, 都赖了一晚了,你还想留这儿吃午饭?”

明木枝再床头蹲下来, 隔着被子问他:“不可以吗?”

“当然不行,”许星重闷闷道, “再不走, 我把你行李丢出去。”

“好无情。”明木枝这么说着, 还是背过身去穿衣。

简单洗漱一番后, 时间不过过去十几分钟, 明木枝倚在门口说:“我走了。”

许星重依旧没出来:“记得关好门。”

行李箱咕噜咕噜的声音渐渐远去, 年纪大得掉漆的铁门吱呀吱呀地打开, 紧接着再“咚”一下关上。

许星重在被子里动动,钻出一个脑袋,仔细听了一阵,确定明木枝已经走后, 下床趿拉着拖鞋走到窗边。

他的房间正好对着路,没过一会儿, 明木枝就从楼梯口走出来, 许星重撑着窗台看着他的身影, 猝不及防暗中观察的人突然抬起头来。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撞, 尽管隔得远,看得不是特别清,许星重也能感受到明木枝脸上的笑意。

他“腾”地升起一股热意, 立即贴着墙根坐下来。

冬天的地砖很冷,饶是如此,也没能让他那颗怦怦直跳的心平静下来,反而让他更加清晰地体会着那份羞赧与甜意。

除夕这天,许星重出发去了虎哥家里,他去买了一箱牛奶和水果,敲开门时周静嗔怪道:“带个人过来就行了,都是一家人,买什么东西。”

周静穿着他之前买的那件黑色外套,拿出一双拖鞋让他换。

换鞋的时候虎哥刚好从厨房里出来,他俩对视一眼,都没对周静那句话表示什么反对,仅仅是淡淡地点了下头。

年夜饭是虎哥做的,为了方便他煮了锅火锅,各种食材很新鲜,绿色的叶子上还挂着水珠。

电视上放着春晚,三个人虽然少,伴着火锅的热气,时不时聊两句,倒也不显得冷清。

周静给许星重夹了块牛肉:“你这次考试又是前十,王老师跟我夸你稳得住,照这么下去高考不成问题。”

许星重不喜欢把话说得太满:“还有半年呢,说不准。”

周静很乐意看到孩子在学习上的成就:“你目标院校是哪个?我帮你参考参考。”

二十多年前周静也是个大学生,摆脱许良后她经常了解国内大学和专业的情况,足够为许星重指点一二。

许星重喝口橙汁说:“还不知道,等成绩出来再说吧。”

“你们现在的小孩一点都不积极,想当年我们刚进高中就开始想以后要去哪个学校,明木枝妈妈也跟我说他孩子也不爱跟他说这些。”

许星重一顿:“明木枝妈妈?”

周静理所当然说:“对啊,她在班级群里加了我。”

“哦……”

“大过年的,不说那些了。”虎哥拿出一个红包,“来,新年快乐。”

许星重犹豫一瞬:“我真收了?”

“我还能找你要回来?”虎哥硬把红包塞给他。

吃完饭后许星重也不好意思直接往房里钻,想着帮他们收拾一下桌子,却被周静和虎哥齐齐赶了出来。

他只好回到沙发上坐着,百无聊赖之时,明木枝给他发消息。

明木枝:在做什么?

许星重:发呆。

明木枝:要出来玩吗?

明木枝:[图片]

照片上是一堆烟花爆竹,许星重精神一振:要!

很快他反应过来:市内能放吗?

明木枝:下楼,我有办法。

许星重朝里面看了眼,喊道:“我出去一下!”就跑出了门。

虎哥住的小区不大,刚下楼就正对着大门口,许星重跟门卫大爷笑着点点头,一边呵气一边走了过去。

他四周看了看,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正准备问时,停在路边的车忽然按了按喇叭。

许星重手抖了下,朝那辆车看去。

汽车的车床慢慢降下去,坐在驾驶座上的人赫然是明木枝。

许星重惊喜道:“你居然会开车!你有驾照吗?”

“之前考了。”明木枝敲着方向盘说。

许星重这才反应过来明木枝已经二十岁了,如果不是小时候被拐卖,他早就上大学了。

他坐上副驾驶,明木枝忽然倾身上来,他警惕道:“你要干什么?”

明木枝左手一拉:“给你系安全带。”

许星重“哦”一声,嘴角忽然被轻啄一下,明木枝眼神定定道:“顺便亲你。”

美色误人,明木枝放大数倍的美颜攻击实在无法阻挡,许星重紧紧贴在座椅上,吃下这个闷亏。

车子缓缓驶出市区,周围的灯光越来越暗,许星重问:“你要带我去哪儿?”

明木枝向左打方向盘:“到了你就知道了。”

周遭的环境渐渐有种熟悉的感觉,许星重迟疑道:“这是……柳湾?”

“嗯。”

柳湾是江城一个小景点,算是在郊外,因为过年,往日略显拥堵的车道此刻畅通无阻。

许星重看着窗外笑着说:“我来这儿兼职过。”

车在河道边停下,两人双双下车,明木枝打开后备箱:“来搬东西。”

许星重瞠目结舌,原来他发的照片只是冰山一角:“你买这么多,放得完吗?”

“这些放起来很快,而且一放就停不下来了。”明木枝解释道。

许星重下巴一扬:“我才不会对这些小孩子喜欢的东西上瘾。”

十分钟后,许星重捏着打火机,眼神亮晶晶地说:“那个,那个再给我试试!”

忽略他不久前才说过的话,明木枝弯着眼睛递给他一颗春雷。

许星重嘱咐他:“你就站在那儿别动。”

他点燃引线,飞也似的跑过来,捂住明木枝的耳朵。

春雷爆发出一声惊天巨响,停在不远处的电瓶车甚至发出了报警,呼啦呼啦叫个不停。

“响吧?”

“嗯。”

许星重在一棵倒下的树干上坐下来:“你怎么想到来这儿的?”

“看了几个地方,只有这里能放鞭炮,又离得近,”许星重点点头,又听见明木枝说,“以前被拐走的时候,在这儿停留过。”

许星重一愣,明木枝缓缓眨了下眼:“过年的时候说这些,会不会太晦气了?”

“哪有,”许星重靠近一些,“你什么时候说都可以。”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明木枝望着天空,没了城市里无休无止的光污染,这片天繁星闪烁,像缀满了宝石的幕布。

“那时带走我的人选择了这条路出江城,路过这里的时候他们下车吃了顿饭,我就被绑在车上,怎么也动不了,好不容易弄出点响声,也被周围的嘈杂掩盖过去了。”

“被卖给买家后,我以为一辈子应该也就这样了,没想到他们为了卖农作物,又回了江城。”

“他们把我拴在菜市场旁边,然后,我就遇到了你。”

许星重揽过他肩膀,安慰地蹭了蹭他:“你受苦了。”

“没有,”明木枝笑了声,“后来周末我们一家人来这儿玩,我一看到你,就认出来了。”

“我听到你跟别人说你妈妈非要你去一中读书,回去之后也跟家里说,我不去江城外国语了,要去一中。”

原本是美好的重逢,许星重却又起了嘀咕,明明孩子在这里受过伤害,父母却还把他带来这儿,不是生怕伤口愈合得太好,赶紧给他撒把盐吗?

明木枝像是看穿了他在想什么,捏了捏他的下巴:“我没跟他们说。”

许星重作势要咬他:“那你今晚怎么不换个地方?”

明木枝俯身亲了下去,用吻掩盖过这个问题。

远方传来了鞭炮声,有的人家已经开始放烟花,许星重看了下时间:“快十二点了。”

“我们也放。”

明木枝把两箱烟花并排放好,他看着同样半蹲着的许星重:“准备好没有?”

许星重一下一下按着打火机,比了个“ok”的手势。

他们同时点燃引线,手牵手向远处跑去,跑出去没几步,许星重突然被石头绊了下。

明木枝被他一拽,不受控制地往下倒,幸好地上不算太硬,倒地的那一瞬间并不疼。

许星重的头磕到明木枝的胸膛上,他挣扎着要起来,却被明木枝按住:“就这样看也不错。”

引线燃到尽头,两束烟花同时飞向天空,一声尖鸣过后,整个儿在空中爆开。

放烟花的地方越来越多,到处都是鞭炮的声音,有养狗的地方还传出几声狗叫。

许星重说道:“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明木枝胸膛震动道,“许星重,我要跟你坦白一些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篇文快完结了orz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