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地神魔决 > 第一章 风雪奇遇(上)

第一章 风雪奇遇(上)


呼—呼—呼—

凛冽的寒风咆哮着,虽然这时候还是下午,但是天空中彤云密布,天很是阴暗,鹅毛般的大雪簌簌地下着,大地山川已是一片银装素裹,也包括背靠大山的李家村。

李家村背后就是大山,村子两侧以及前方都是田地和几条小河,还有一条通向镇子的大路。

这个村子之所以叫李家村,是因为村子里的人基本是李姓的,其他的姓氏的很少。此时大雪仍然在下,村里的人都躲在家里取暖,加上天色如此阴暗,天气又冷,村庄里没有一个人外出,这时候村里很是安静。

就在此时,村头大路上出现了两个人,一小一大,一前一后,正在路上跑着。跑在前面的是一个小女孩,她头上戴着一小斗笠,身上披着小蓑衣,脚上穿着棉布鞋,身形短小,看来年纪不大。只因她跑的太快,脚下一滑,身子一个前倾,立马摔了个嘴啃泥。这时候后面的大人追了上来,手里提着一个箱子,来到小女孩的身边,把她拉起来道:“小雪跑慢点,你看你摔得!”

这个人是个老头,也是头顶斗笠,身披蓑衣,年纪大约有七十二三岁了,长着一撮山羊胡子,整个人干瘦干瘦的,不过目光却是炯炯有神,人也显得很精神。

小女孩道:“张爷爷快点呀,您要再不去,我爹可要痛死了!”

“知道啦,爷爷年纪大了,跑不过你,可你也要小心啊,别摔着了。”

二人进了村子,径直往村子后面走,一直走到了村子最后面的一栋木屋前。二人直接走了进了篱笆围成的小院子,然后又进得了木屋里面。木屋的厅子不大,左上角落只放了几件农具,厅子中央还有一张桌子几张凳子,右上角落堆了一堆杂物,就这样,整个厅子就感觉很挤一样。

这时候二人刚进厅门不一会,就听到了右边房里传来了呻吟声。小女孩急道:“张爷爷您快去看看吧,我爹真的好痛。”

二人进了右边房里,只见房间很是阴暗,在房间门斜对角处铺着一张床,床上正躺着一个人,身上盖着被子,不过被子上居然有血迹。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四十岁模样的男人,浓眉大眼,长着些胡须,面皮惨白,仿佛受了什么折磨一样。

男子一看小女孩和老头,他有气无力地道:“小雪,张大夫来啦。”

张大夫道:“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女儿全都告诉我了。”说着把斗笠蓑衣全都取了下来。

那个叫小雪的女孩也把小斗笠和蓑衣取下来了,她扎着两只小辫子,眼睛一眨一眨的,甚是可爱,加上皮肤雪白,五官精致,倒也是个小美人胚子。

张大夫把被子掀开,不由咋舌,只见男子左腿血迹斑斑,而且膝盖肿得老大,全是青黑之色。

“张大夫,我这还能医好么?”

张大夫也不答话,他伸手轻轻碰了碰,男子立马疼得嘶的一声,张大夫将男子左腿膝盖处洗了一下,然后道:“你这肿胀的剧烈,我刚才试了试,膝盖骨头已经裂开了,我也无能为力啊。”

“这,这可怎么办?”男子皱起了眉头。

“我先替你包扎,只是这肿胀的厉害,上夹板都难,只能给你弄点药涂抹上去,另外再开个药方给你,一来消肿止痛,二来活血化瘀,只是想要正常走路,恐怕是不可能了。”

张大夫又是把脉又是清洗伤口又是包扎,忙了近一个半时辰才完事,男子道:“多谢张大夫,只是这医药费和诊费……”张大夫立马道:“这个无妨,我也知道你的情况,拉扯着一个女儿不容易,又无亲戚相助,钱以后能给就给吧。”

“真是麻烦你了。”

张大夫收拾东西,就道:“墨海,不是我说你,你说你天寒地冻的跑去山里干嘛,那山里坑坑洼洼的,一不小心就有一个洞,偏偏植被茂盛,看也看不到这些洞。这不,你一不小心掉进去了吧,幸亏有人发现了,不然死在那里了都没有人知道呢。”

这个男子叫墨海,是李家村少有的异姓居民,据说他祖父就迁到这里来了,只因从祖父到他都是单传,所以到现在也只是他一个人,并无兄弟,而他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名叫墨雪。墨海道:“我这也不是想在过年之前弄点野味嘛,家里一年到头没碰过两次荤腥,这不快过年了,想想小雪天天和我吃糟糠般的食物,我,我真的不忍心啊!”说着,墨海的眼泪已然滚滚而来。

“我知道你想让你女儿吃点好的,可是那山里凶险的很,你再怎么样也不能在大冬天的去冒险啊,天寒地冻,地面湿滑,现在好了,啥也没有了,还搭上一条腿。我也知道你苦,你要是想让小雪吃点荤,你跟我说不就行了,小雪这孩子我很喜欢,你何必跑去冒险呢?”

墨海不再说话,只是长叹一声,张大夫道:“我先回去了,待会我让我孙女给你送点肉来,顺便让她做好了,另外我再让我孙子也一起弄二十斤肉给你腌着,过年怎么也得过,你就安心躺着吧。事情我会帮你办好,还有你们村里的李大本事跟你也挺熟的,他肯定会来帮忙的。”

“这,这怎么好意思,这肉我们是万万不能要的,您还是自己留着吧,我,我过意不去啊。”

“都这样了还在乎什么面子人情!别说了,我待会让他们带给你!”

张大夫似乎有些生气,墨海看着他,一脸的难为情,张大夫又道:“好了,我先回去了,天都快黑了!”

“张大夫慢走啊!”

话说张大夫走出房间门,正见墨雪站在对门,她正一动不动地看着张大夫。张大夫走过去笑着说:“小雪,怎么啦,在干嘛呀?”小雪道:“爷爷,我爹爹能好吗?”

张大夫不忍直说,就道:“能好,能好。”墨雪一句话不说,然后转身跑进房间里,接着又来到张大夫面前,双手举着碗道:“爷爷,这是我煮的粥,爷爷吃吧!”张大夫憨态可掬地道:“小雪真懂事,不过爷爷不饿,爷爷要回去了。”墨雪不再举着,张大夫走到厅门口,墨雪把碗放桌子上,然后也到门口,摆手道:“爷爷再见!”

张大夫走了后,墨雪把桌子上的罩子打开,用筷子夹了一堆咸菜放在粥碗里,然后端着来到墨海身旁。

“爹爹!”墨雪双手端着碗,看着墨海,墨海看着眼前的女儿,又想到自己左腿废了,鼻子一酸,心中更是百感交集,他用他颤抖的手接过了碗,然后含着泪吃完了。墨雪把碗接过去,然后自己也弄了一碗吃了,吃完后就搬条凳子坐在墨海身旁。

墨雪一直看着墨海,直到他睡着了,她才跑到里面的房里睡觉。

话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墨海立马醒了,他叫道:“是谁啊?”

敲门声虽然来自厅门,但他还是听得清清楚楚,这时候就传来一个老婆子的声音:“我是一个四处乞讨的老婆子,只因风雪太大,加上饥饿,所以想来讨碗粥喝。”

墨海一听,就对着里房喊道:“小雪,快起来,有人来了!”墨雪也被叫醒了,她跑到墨海身旁道:“怎么了爹爹?”墨海道:“门外有人想讨碗粥,你去看看。”

墨雪来到厅门,她从门缝看到门外果然有一个老婆子,于是就把门打开了。门一开,霎时间寒风涌入,墨雪立马瑟瑟发抖,老婆子拄着根竹棍酿酿跄跄地走了进来,她面皮褶皱,头发花白,身上更是单薄,全身正瑟瑟发抖。墨雪赶紧关上门,老婆子坐了下来,墨雪跑去厨房,很快端了碗粥出来,老婆子接过粥,就狼吞虎咽起来,如此吃了三大碗才算吃饱了。

“谢谢你,小姑娘。”

这时候房里传来墨海的声音:“大娘,现在天气这么冷,外面又有大雪,你就在这里住着吧。”老婆子一听,就起身来到墨海身边:“多谢小兄弟,只是你这腿是怎么回事?”墨海叹了口气,道:“别提了,我腿摔了。”老婆子道:“你家里如此境况还愿意帮助我这么一个落魄的老婆子,足见你是个好人啊,我相信好人有好报的。”

墨雪也进来了,墨海道:“大娘,今晚您就住我这里吧,里屋还空着呢。”老婆子很不好意思地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墨雪道:“老奶奶,您就住着吧,我和我爹睡一起就行了。”老婆子笑着伸手摸摸墨雪的头,笑着说:“小姑娘现在就这么好看,长大了肯定更好看。”墨海道:“外面风雪这么大,您就住着吧。”老婆子推不过,就道:“好吧,就住一晚。”

墨雪睡在墨海里侧,老婆子则睡到里屋去了。

第二日早上,墨雪早早地爬了起来,她忽然记得睡在里屋的老婆子,于是就跑过去一看,结果床上根本没有人,她又出来对墨海道:“爹爹,那个老奶奶不见了!”

墨海感觉奇怪,就问:“难道她趁我们睡着了就走了吗?你出去看看。”墨雪跑到厅门口,发现门还是拴着的,她又跑进来道:“厅门还是拴着的,难道老奶奶是穿门穿墙出去的吗?”墨雪看着墨海,墨海也是一惊,心下暗暗思忖:“莫非这老大娘不是凡人?”他又一想,不由恍然大悟,立马懊悔道:“哎呀,我怎么这么笨,我家住在村子最后面,后面都只有上山的路,一个老婆子哪有那么厉害,还能翻山越岭么,就算她在村前过来乞讨,也不会轮到到我家乞讨啊,前面那么多人家早给她吃的了,我真笨,我真笨!”墨海甚是后悔,可又能怎样,只是一脸懊恼。

“爹爹怎么了?”墨雪看着墨海,墨海道:“爹爹没事。”墨雪却道:“那个老奶奶肯定是神仙是不是,爹爹肯定是因为错过了才懊恼的是不是?”墨海一愣,心想这丫头还真是聪明,事实上墨雪也确实聪明,从她会说话开始就很聪明了,村里人都说她年纪小智力却高于常人,这不墨雪一看事情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墨雪道:“我要是早知道老婆婆是神仙,我就一定求她把爹爹的腿治好,可是……呜呜呜!”说着居然还哭了,墨海安慰她道:“小雪别哭啦,我相信神仙肯定会回来的。”

“真的吗?”

“当然啦,小雪这么聪明,神仙肯定喜欢你,他肯定会回来的。”

墨雪也不哭了,就说:“我去做饭。”

墨雪出了房门,来到厅里,忽然听得敲门声,墨雪打开门一看,却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站在门前。少年手里提着一边猪肉,少女一只手也提着一小块猪肉,另一只手还提着一大包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少年对墨雪道:“雪儿妹妹,我们送肉来啦。”墨雪一看立马叫道:“云哥哥好,萍姐姐好好,是张爷爷让你们送的吗?”

“是啊,是爷爷让我们送过来的。”少年说着,就和少女一起进来了。

墨雪赶紧跑进房里对墨海道:“云哥哥和萍姐姐来啦,他们还带着好多肉呢!”

“啊?真的吗?”墨海赶紧坐了起来。这时候少年少女二人进得房来,他们把肉早已放在外面的桌子上。

“墨叔叔好。”二人一齐叫道。

“两位侄儿好,真是麻烦你们了,你们给我免费看病还送这许多肉来,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谢才好。”

这两人正是张大夫的孙子孙女,一个叫张云,一个叫张萍。

那个被墨雪称作萍姐姐的道:“墨叔叔不用介意,按理说昨天我们就应该送过来的,只是我爷爷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回家后早就忘了,待到今天早上我爷爷才忽然想起,就让我们把东西送过来。”

“哎呀,承蒙老爷子挂记,愧不敢当,真是太麻烦你们了。”

张云又道:“对了,我爷爷还开好了药,顺便也让我们送过来了。”说着出去一下然后又进来了,手里提着一大包东西。

墨海又是千恩万谢,张萍道:“爷爷告诉我们说,这里面有七副药,每一副药分三份,每一份炖三次,早中晚各一次,每一次炖药半个时辰即可,药水服下。”

“知道了,真是多谢你们了。”

张萍又道:“叔叔不必客气,这是爷爷嘱咐的,我们照做而已,好啦,我帮叔叔做饭吧,顺便做道肉汤给叔叔和小雪吃。”

“谢谢萍姐姐!”墨雪高兴地叫道。

话说张萍拉着墨雪到了厨房,二人忙的不亦乐乎,而张云则提着尿桶子进来,然后扶起墨海方便,毕竟身上屎尿可把他急坏了,墨雪年纪小肯定帮不了忙的。

墨雪和张萍做好了饭菜,让墨海一起吃了,张萍和张云兄妹俩也不走,帮墨雪把肉腌制好,存于缸中,还道:“这样就可以存着过冬了。”

话说三人玩的正高兴,外面又来了一群小孩,有男有女有高有矮,为首的一个大约十来岁,一身灰布棉袄,头上戴着棉帽,他对着墨雪叫道:“墨雪,一起出去玩啊!”墨雪见状,看了一眼厅门,就道:“李云哥哥,我不去啦!”

那个小孩唤作李云,乃是村里李大本事的小儿子,跟墨雪玩的很好,他正好来找墨雪玩了。这时候张萍看出了墨雪的意思,就对墨雪道:“你就出去跟他们一起玩去吧,你爹爹有我们照顾呢。”

“那我去玩啦,谢谢哥哥姐姐!”

看着墨雪碰碰跳跳而去,张云笑着说:“雪儿果然冰雪聪明,怪不得爷爷很喜欢她呢。”

墨雪和李云一伙小孩跑到了后面的一片空地上,你追我赶我玩的甚是高兴。玩了大约半个时辰,大家都停了下来,这时候李云问墨雪:“墨雪,你爹爹怎样了?”墨雪道:“我爹还在床上躺着呢。”李云惊道:“啊?不会真的摔断腿了吧。”这时候旁边一个八九岁的男孩道:“我听我爹说,墨雪的爹爹一不小心摔到深坑里了,摔得好惨。”李云又道:“那你爹不是以后走路都难,变成一瘸一拐的瘸子了?”

“你才是一瘸一拐的瘸子呢!”墨雪涨红了脸,激动起来了。

李云见她生气,也不敢再这样说,就又道:“好好好,你爹不会一瘸一拐的,肯定会没事的。”事实上李云虽然年纪大些,但是也挺怕墨雪的,尤其是墨雪一生气,他就赶紧让着,要么应和要么就不敢说话了。

“要不咱们玩捉迷藏吧,谁要是石头剪刀布输了谁就捉我们!”

“好嘞好嘞!”

“石头剪刀布!”

“为什么又是我!”墨雪一看急了,她没想到其他人都是石头就她剪刀。

李云几个相互偷笑,然后道:“你蒙上眼睛不许偷看,我们先去藏起来!”

墨雪蒙着眼睛开始数着数:“一,二,三,四.......”

墨雪蒙着眼睛许久,又不听得什么动静,就问:“你们好了没有,我可要来找你们了!”可她一问还是没有人回答,就继续蒙着眼睛,就在这个时候,她迎面扑来了一股热气,这股热气带着极重的腥味,她放下手一看,立马惊呆了。

只见眼前两只巨大的鼻孔正对着她,然后她看到一双巨大的血红的双眼正盯着她,眼前俨然是一头巨大的怪兽,面目狰狞,身上的皮肤通红,头上长着两只大角,似牛非牛,墨雪娇小的身躯在它面前显得更加的渺小了。

墨雪呆立着,看着这头巨大的怪兽,然后突然大哭起来,接着转身就跑。巨兽从后面追赶而来,而墨雪也是闷着头使劲跑,嘴里喊着:“救命啊,有怪兽!”墨雪此时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没了回应,肯定是藏起来的时候看到了这只巨兽,于是都不敢出声,都躲着了。

墨雪一路跑着,只因太过着急,立马被绊倒了,摔了个嘴啃泥,然后转身看着巨兽慢慢逼近。

“哇呜!”墨雪哭的更加厉害,巨兽再次用鼻孔对着墨雪,喷着热气。话说其他小孩见巨兽只针对墨雪一人,于是就赶紧跑了,边跑边叫喊着:“怪兽啊,救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