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地神魔决 > 第三章 抉择

第三章 抉择


“抓住了!抓住了!”

一名少女站在河边,拍着手叫好,一脸的兴奋。她面对的河里有七八个少年,有的十七八九岁,也有十三四岁的。他们光着膀子在河里嬉戏,而其中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双手正捧着一条白花花的大鱼,对着少女笑。

少女一身灰色短衣,头上别着一枚木簪,长发及腰,瓜子脸上一双眼睛水灵水灵的,她一笑就露出了那整齐洁白的牙齿,其中两边还各有一颗可爱的小虎牙。虽然少女衣着粗糙,但仍然掩盖不了她那雪白的肌肤和灿烂的容颜,一眼看去,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小美人。

那个双手抱着大鱼的少年对河岸上的少女道:“我把鱼扔给你,你可要接住了。”

少女道:“知道啦,李云哥哥,快扔给我。”

“那你可要接稳了啊!”这个叫李云的少年说着,就往河岸一抛,少女伸手就要接。哪知少年只是故作抛状,抛是抛了,鱼却还在少年手里。少女白紧张一场,气呼呼的看着少年道:“你,你耍我!”

“哈哈哈哈!”河里七八个少年都大笑起来。

少女又道:“李云哥哥,快把鱼给我嘛!”少女不生气了,开始撒娇了。

李云笑着说:“墨雪妹妹,你要鱼可以,不过你得自己下来拿!”

这个叫墨雪的少女道:“我哪里好下来啊,快给我,说好的给我的!”

李云又道:“不给,除非你下来!”

“就是,下来啊。”其他人跟着起哄,也惹得路人停下来看,一个老伯笑着说:“我说墨雪呀,你跟李云也是从小玩到大,感情好着呢,将来肯定要在一起的,下去又有何妨?”墨雪对老伯说:“老伯您别开玩笑啦,哪能这说。”墨雪说着脸上一片红一片白的,几个路人都在笑。

墨雪又对李云道:“快给我嘛!”

“不给!”

“给不给?”

“就不给!”

墨雪涨红了脸,气呼呼的看着李云。

“不给是吧!”墨雪说着,就从旁边拿起一根竹竿,往李云身上打去,不过她也不是真的往李云打去,而是使劲打河里的水,如此一来河里乱成了一团。

“叫你不给,叫你不给!”墨雪边打着水嘴里还叫着。

少年们乱成一团,那个叫李云的少年也拿不住手里的鱼,结果大鱼一溜烟的跑了,李云叫道:“鱼跑了!鱼跑了!”说着竟一手抓住了竹竿,将墨雪一把拉入水中。墨雪也是一惊,整个人扑通一声栽入水中,直接喝了两口水,瞬间成了落汤鸡。看着墨雪在水里狼狈不堪的样子,少年们纷纷笑了出来,墨雪气不打一处来,双手捧水使劲往李云浇去,如此一来,墨雪和少年们居然打起了水仗,不亦乐乎。

正当他们打得火热,岸上传来一声厉喝:“还不上来,成何体统!”这一声断喝,河里瞬间安静了,墨雪低着头一言不发,而岸上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正瞪着眼睛,他旁边还有一个皮肤微黄的中年男子。皮肤微黄的男子道:“哎呀兄弟,小孩子打打闹闹不是很正常,更何况我家云儿跟你家雪儿自小玩到大,你就别生气了。”皮肤黝黑的男子道:“李家哥哥,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家雪儿,可是毕竟男女有别,一个小姑娘跟一群光着膀子的男人打打闹闹,成什么样子,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你说的对!”皮肤微黄的男子只好笑着敷衍。

“还不上来!”

墨雪上来岸上,来到中年男子面前,低着头道:“爹。”

“跟我回去!”

墨雪正要走,河里的李云道:“墨叔叔,雪儿妹妹,你们等会。”说着往水里一钻,过了会儿他手里捧着一条大鱼从水里出来,然后上岸,来到墨雪面前,把鱼递到墨雪面前,道:“给。”墨雪一脸通红,她看了看她父亲,她父亲道:“人家给你你就拿着!”墨雪双手接过,然后顾不得一身湿乎乎的,低着头就跑了。李云来到那个皮肤微黄的男子面前,叫道:“爹。”这人正是李云的父亲,他对墨雪父亲道:“小孩子嘛,别在意,不过咱们家云儿对你家雪儿可喜欢的很呐,是不是……”他正要再说下去,墨雪父亲道:“这件事往后再说吧。”说着就走了。

“这,这是怎么了?”李云父亲站在原地一愣一愣的,看着墨雪父亲走远。

话说少女抱着鱼回到家里,她父亲也回来了。这少女名叫墨雪,她父亲自然就是当年的墨海。自从当年墨雪遇到神仙老爷之后,至今已经八个年头,而她也从当初八岁的小女孩长成了如今亭亭玉立的少女。她父亲墨海以前读过书,所以他一有时间就教自个儿的女儿读书写字,加上后来有个算命的说墨雪虽然是女儿之身,但是她八字奇异,将来必能坤载万物大有作为。墨海想想先前神仙老爷说的话,就更加深信不疑,于是又让他女儿扮成男儿去学堂读书,所以他一年赚的钱大部分都拿去墨雪读书了,日子过得很是清苦,幸亏后来张大夫愿意出钱帮他,生活总算过得去。所以墨海对张大夫家很是感激,毕竟这世上有几个人会去帮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呢?不过墨雪读书是读了,什么《论语》《孟子》之类的诸子百家,还有《诗经》《楚辞》之类的,只是女儿家的秉性却与其他乡下女子大不相同,性格不似其他女子那般收敛,女红绣花也样样不会,也不愿意去学,而且喜欢跟一群男孩子混在一起,这可让墨海头疼,所以墨海每次看到她跟一群男孩子混在一起打打闹闹,就出声训斥。

墨雪换了衣服,此时太阳也快落山了,她把鱼给解剖了,剁了鱼头下来做了鱼头汤,又把鱼身子切块炸了。待到天黑,桌子上摆好了饭和鱼头汤,还有炸鱼块,另外还有一碗青菜,晚饭就好了。

“老爹,吃饭啰!”墨雪喊着,院子里的墨海正在劈柴,他应了一声,道:“来了!”

墨海进来坐下,看着鱼头汤,就舀了几勺尝了尝,笑着说:“雪儿的手艺倒是可以的嘛。”墨雪看着墨海,笑着说:“那当然。”墨海道:“你就是跟个男孩子一样,能不能收敛点,书白读了?”墨雪听到这里,鼓着腮帮子,墨海又道:“你也别气,我说的又没错,一个姑娘家的哪能这样?那书里面不是说,窈窕淑女么,你怎么也得淑女点是不是?”墨雪却反驳说:“可我身边也没君子啊,我干嘛做淑女,再说了你看看附近的姐姐们,哪个是淑女,开口粗话!”墨海道:“人家是没读过书,你难道没读书?读了书也那样,那不白读了?”

墨雪也不跟他争,闷头扒饭,墨海也不说了。吃完了饭,墨海就一个人坐在了门口,墨雪里里外外收拾了下,看墨海坐在大门槛上,她也过来坐在他旁边,学他的样子,双手拖着下巴。

墨海转头一看,就问:“怎么了?”墨雪长叹一声,也不说话,墨海又问:“怎么了小丫头?我的大小姐?”墨雪又是一声长叹,墨海这回提高了音调,又问:“哎,年纪轻轻的,你叹什么气?”哪知墨雪又是一声长叹,墨海又问:“你这是一唱三叹?可你也没作诗吟赋蜿蜒婉转啊?”

“女孩子的心思你不懂,何况还是读过书的女孩子!”

“哎哟,居然在我面前充文化人了?了不起了啊。”

“哼!”墨雪扭过头去。

“好了好了,你个小丫头跟我怄什么气,我也是为了你好,将来要是嫁出去了,也不至于别人说你,是不是?”

“我才不嫁呢!”

“你跟李云不挺好的?”

“李云哥哥好是好,可是他大字不识,老爹你说,我跟他能过得下去吗?”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老爹去跟你说说?”

“我说了我不嫁,起码现在不想!”

“你都十六了,还不急啊,你看人家很多姑娘跟你差不多都嫁出去了,孩子都有了。再说了,老爹我也累,求亲的人可不少,去一趟镇上都能遇见好几个,都说什么李家村有个貌美如花的少女,还读过书,什么愿意结为连理之类的,都来了,我都烦,你干脆早点找一个,免得他们来烦我!”

“我不嫁我不嫁,我就不!”

“你!你个丫头,怎么这么倔犟呢。”

事实上墨雪一听什么貌美如花啥的,她心里也舒坦,只是一听到嫁人就反感,所以墨海一开口她就很抵触,只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总不可能一辈子不嫁吧,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墨海才有机会跟她说更重要的事了。

墨海又道:“既然你不肯,那你总得干点啥,你还记得八年前分神仙老爷吗?”

墨雪一听到“神仙老爷”四个字,眼睛立马一亮,来了精神,她赶紧问:“神仙老爷,当然记得,他又来过咱们家吗?”

“没有。”

“哦!”墨雪立马没了热情。

“不过呢,当年神仙老爷跟我说过一些事情,而且是跟你有关。”

“跟我有关?”墨雪又来了兴致。

墨海故意咳了两下,然后不理她,墨雪立马摇晃着他道:“跟我说说嘛,神仙老爷说什么了?”

墨海眼睛故意看上面,道:“刚才是谁在那说着不嫁不嫁来着?口气还那么大?态度那么恶劣来着?”

“好啦好啦,是女儿不对,女儿给你磕头赔罪。”说着还真起来站在墨海面前,跪下来磕头。

“行行行,少来这一套。”

墨雪又坐回墨海身边,笑嘻嘻地看着墨海。

墨海这才说:“当年神仙老爷于我们有恩,他老人家走的时候跟我说,他说他来自积石山,是积石山的神仙对不对?”

墨雪点点头道:“是啊,积石山,我在书上看过,相传积石山是昆仑山上的一座神山,那上面住着神仙,神仙老爷不会真的来自积石山吧?”

“这还能有假?那一年你应该还记得,老爹我整条腿都废了,走路都不能走,可是神仙老爷什么都没做,就说了一句话,结果我就完全好了,你说他是不是真的神仙?不然一句话我这腿也好不了,是不是?”

墨雪点点头道:“也是哦,神仙老爷的确是神仙老爷,可是他说他来自积石山就一定是?”

“他连我都愿意救,还干嘛骗我们?”

“好吧,是我多心了。不过老爹,你跟我说这个有什么用?”

墨海拍了下巴掌道:“当然有用,还有很大的关系呢!”

“什么关系?”

墨海顿了顿,接着道:“神仙老爷走之前,他跟我说,你天资聪明,是一个修行的好材料,他想等你十六岁的那年去积石山找他,拜他为师,也好求个长生大道。”

“啊?”墨雪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你骗我的吧?”

“谁骗你了,你见过父亲这样骗女儿的?”

“可是这也太离谱了吧,我怎么可能被神仙老爷看上,再说了,积石山那么远,我要是走过去的话,哪里到的了?且不说千山万水路途遥远,就是半路遇到豺狼虎豹强盗啥的,我这小命可就没了。”

“是啊,我也在想,一个普通人哪有那么厉害,可是他说了,他会给一个信物,那个信物可以保护你一路平安,也不会迷路。”

“不行不行,我这一小姑娘,哪里受得了这苦,走路都会把我走死。”

墨海见她不相信,就起身道:“你等着!”说着进了屋内,过一会儿他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把剑,然后坐了下来。

“这是什么?怎么我们家里还有剑?只是你手里的剑柄剑鞘怎么黑不溜秋的,一点都不好看。”

墨海双手拿着剑,说:“我哪知道,当年神仙老爷给我的时候还是金灿灿的,那可美极了,后来不知道咋了,变黑了,而且我一直放在你床底下,我隔几天都会看一下。”

“就放在我床底下?我居然不知道!”墨雪愣着说。

“是神仙老爷不让我告诉你的,他说你十六岁的时候再告诉你,今年你十六了,我就告诉你了。”

墨雪总算明白了,怪不得自家没几个闲钱她父亲还要她去读书,原来是希望她将来能够去积石山啊,也免得万一修行起来别字都不认识。

“可是,这把剑也没什么奇特之处,它怎么保护得了我?即使保护得了我,我也走不了那么远啊。”

“这我就不知道,不过说来奇怪,我曾经想把这把剑拔出来看看,结果我不论怎么用力,就是拔不出来,加上又是神仙老爷嘱托,我也不敢乱弄,就一直放着不动了。”

“拔不出来?”墨雪一脸好奇,她伸手接过来看了看,这把剑三尺来长,浑身黑乎乎的,只不过她一拿在手里,便觉一股清流从手掌心流入,不由得精神一振。墨雪站了起来,惊讶的说:“哎?为什么我一拿在手里,感觉有一股气流涌身体里,精神都好了许多,浑身都是力气!”墨海坐着没起来,就说:“看来神仙老爷真的没骗我们,不然为啥我拿在手里没任何感觉,你拿着就有了呢?”

墨雪拿着剑在院子里学着侠客的模样走来走去,然后蹦了蹦,竟然丝毫不费劲。墨雪既兴奋又高兴,然后跑到墨海面前,笑着说:“看来这把剑还真是个神物,是个宝贝!”墨海道:“那当然了,难不成我还能帮着神仙老爷骗你不成?”墨雪又到院子里,她左手握着剑鞘,右手握着剑柄,用力一拔,没想到居然拔出来了一截,墨雪不由一惊。此时的这一截剑身金芒闪耀,墨海也是一惊,他差点一屁股从门槛上向后倒了下去。他立马起身来到墨雪身边,惊道:“闺女,你居然把它拔出来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随便一拔,老爹你不会骗我吧?”

“我怎么骗你,要不你回鞘,我来试试!”

墨雪把剑回鞘,交给墨海,墨海也一手握着剑鞘,一手把剑。哪知他一用力竟然纹丝不动,他又使劲试了试,还是纹丝不动,墨雪看他也不是装的,心里也纳闷:“为何我一拔就出,老爹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拔不出来?”

墨海最终放弃了,给了墨雪,道:“你看,我没骗你吧,我都拔出一身汗了,你随手就拔的出来,看来神仙老爷对你可是很眷顾的,不然也不会只有你才能拔的出来。”

墨雪沉默了一会,然后道:“可是就算让我去,我也不想去。”

“为什么?”

“因为我要跟爹爹在一起!”

“傻孩子,就算你不去,你还不是迟早要嫁人?既然你不肯嫁人,那就听神仙老爷的话,去找他,兴许到时候修个长生,那不挺好?有多少人想长生不老而求之不得呢,你看看那些帝王,不就知道了?”

“可是,我不想。”

“那就早点嫁人,神仙老爷说过,他不勉强你,选择在于你自己。”

墨雪低着头,心里很是纠结,毕竟她是读过圣贤书的,道理都懂,所以才两难,墨海又道:“现在晚了,你好好想想,要做决断。”

墨海回屋里去,墨雪站着一动不动,她面临着人生第一次选择,而且是如此重大的选择,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她看到院子里一块大石头,就抱着剑坐在上面。

“怎么办啊,哎,真是让人头疼。”

一边是长生之道,墨雪是知道的,毕竟她读过神话典籍,何况当年是真真正正遇到过,换作是谁都想长生不老,可另一边是亲生父亲,墨雪偏偏又只有这一个亲人,想想是何等的弥足珍贵,所以才让她头疼。可是她要是不去,老爹肯定要逼着她嫁人,很大可能就是庸庸碌碌一生。

墨雪毕竟读过书,她又怎会甘于平凡,就算她是女子,而所谓的长生之道离她很遥远,不大现实,可她似乎也想不甘于平凡,加上神仙老爷可是实打实的存在,于是她心里念叨着:“我好歹读过书,知道的多,要是随便嫁个人岂不白费了,李云哥哥虽然好,可我不想这样。”

“嗯,就这样了,我要去找神仙老爷,哪怕千难万险,也得拼一把!”

墨雪心下似乎做好了决断,她看着手里黑乎乎的剑,便随手一拔,结果一道金芒飞出,然后居然从她眉心进去了。

“哎呀!”墨雪头一痛,险些从石头上栽了下去,待她回过神来却又没事,她摸了摸额头,心想刚才那是什么东西进了她脑袋里。不过就这一瞬间,她再一看篱笆围成的院子,却看的清清楚楚,是比先前清晰的多,连篱笆上攀爬着的藤条的叶子都看的清楚,这时候可是晚上了,屋里的灯光可是很暗的。更惊奇的是,她连叶子上的青虫也看的清清楚楚,这可吓坏了她。

“我的天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仅如此,她的头脑也比以前更加的清醒,她又站起来在院子里跑了起来,想不到连续跑了十几圈,居然丝毫感觉不到累。

墨雪越来越惊奇,想不到自己刚决定要去就发生这样的事,她却不知道此时的它自然脱胎换骨,异于常人。

“唉,看来神仙老爷什么都算好了,我刚心里下决定他就这样,我就是不去也得去了。”

墨雪虽然有些抱怨,可她也是更加佩服神仙老爷了,居然这都能算到,心里更是对他充满敬仰之情。

这时候墨海出来问她:“怎么了?”

“没事!”墨雪说着对他一脸坏笑。

“看你这样笑,准没好事!”墨海有些不信。

“真没事!”

“那行,我睡觉去了。”

墨雪看他又回去了,就又拔出剑来看看,看着黑乎乎的剑鞘剑柄,拔出来的剑居然如此光滑细腻如镜子一般,还能照出人影来,加上剑身散发出淡淡金辉,这金辉如瀑布一般泄了一地。她不由得道:“人们都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把剑恰恰相反,乃是败絮其外金玉却在其中,果真是宝剑啊。”

墨雪试着挥了挥,剑有三尺三寸长,对于她来说并不好用,何况她也没练过武功剑法,只是一开始那一道金芒进入她眉心,她现在挥舞起来居然也不费劲,反而得心应手,这让她惊喜不已,又挥了挥。

“以前也听先生讲过不少宝剑,什么太阿剑,干将莫邪剑,不过这些宝剑很多都是人间所有,这把剑可是神仙老爷的,想必比那些剑还要厉害,就是这剑鞘剑柄太难看了,黑乎乎的。”

墨雪看着剑,心中却是一酸,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流了出来,她擦了擦眼泪,然后又坐在石头上,望着浩瀚的星空,发呆了许久,到了很晚才回去睡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