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地神魔决 > 第六章 晓风残月

第六章 晓风残月


墨雪和钟云出了镇子,一直走到了晚上,才停下来歇息。他们在一家农户借宿一宿,第二天接着赶路,如此走了三天,眼前又是崇山峻岭。

“怎么那么多山啊!”墨雪抱怨道。

钟云叹道:“平常心,越过去山越多,而且越加的险峻!”

墨雪一屁股坐在地上,嗲声嗲气地道:“哎哟我真的不想走了。”钟云道:“你现在就是不想走也得走,总不能回头吧,回头路也远着呢。”

墨雪又爬了起来,继续赶路,他们翻过了一座山,前面又是一条河,墨雪立马来劲了,马上跳到河里去,用水洗了洗脸,然后发现河里居然有鱼!

“你看有鱼!”墨雪指着河里,钟云却道:“有又怎么样,我又抓不着。”墨雪阴沉着脸说:“你抓不到鱼又不代表我抓不到!”说着卷起裤管,拔出剑来,然后下到河里,看准了就往水里插,很快就插中了几条鱼上岸,钟云在岸上看得一愣一愣的。

墨雪从河里上来,她上半身事实上都湿透了,不过她一脸高兴劲,钟云惊道:“想不到你还是抓鱼能手啊。”墨雪自豪地道:“那当然,我好歹混迹于乡间田野,抓鱼不是随随便便的!”钟云道:“也是,不像我,啥都不会。”

墨雪把鱼解剖干净,这回她直接用剑把鱼串起来放在火上烤,另外弄一条鱼,把那铁碗拿出来,舀了一碗水,放在火上,又把鱼划成小块,放进碗里煮。然后她又从竹篓里拿出几个竹筒,打开竹筒,先是倒了些油出来,接着换一个竹筒,又倒了些盐,然后又换了一个竹筒,倒了些酱油,一旁的钟云更是看得一愣一愣的。

“嘿,你这竹篓里可是聚宝盆啊,啥玩意都有,油盐酱醋,还有碗,挺会享受的啊。”

墨雪边看着碗里边说:“那是,人嘛,出门在外总得有点准备,要不是这样,哪能离家几个月还能活着?还有,这山里水里可到处都是宝,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要是不会利用资源,那迟早要被饿死。你光有银子可不行,很多时候银子是买不到能吃的。”

“你说的挺有道理的,也就我这样的出门没了银子就会饿死。”

鱼烤熟了,墨雪就分了两条给钟云,钟云几天没开荤,看着鱼早已垂涎三尺,所以刚拿到手里就饿鬼投胎一般啃起来。

墨雪见他饿鬼投胎一般,就道:“你慢点,感情饿鬼投胎呢,也不怕鱼刺卡你喉咙!”

墨雪拿起鱼汤碗,架起一个平台,又取了双筷子,自个儿吃起鱼汤来。钟云见她喝汤,又咽口水,墨雪见他那么渴望,就递给他道:“给给给,别全喝了。”钟云喝了几口,很是享受的样子,还道:“啊,多美的鱼汤啊!”墨雪看他那表情就不顺眼,一把抢回来,道:“吃你的烤鱼去!”

吃饱喝足,墨雪收拾了一波,然后又捉了十几条鱼烘成了干,让钟云背着,又上路了。

后面几天就是上路了,看不到别的村落城镇,而且越走越荒凉,不过幸亏墨雪厉害,一路走过去,要是路上遇到能吃的就摘下来,蘑菇果子啥的,这让钟云佩服的五体投地。

话说一天下午,二人在山中行走,茅草荆棘甚多,于是墨雪拿着剑一路扫荡,正好看到一只野鸡被荆棘挂住了,这可让他俩喜出望外,立马把它给抓了,然后让钟云用绳子绑着腿,带着走。到了晚上,他们找了块好地,拾了一堆干柴,然后做好架子,将野鸡的毛拔了个精光,墨雪把它内脏啥的全掏了,用剑串着,放在架子上烤。墨雪顺便拿出白天找的蘑菇还有以前晾干的香菇出来,打了一竹筒子水泡开了,然后撕成一瓣一瓣的,把铁碗拿出来,煮汤喝。

钟云兴奋的说:“哈哈,今晚又有烤野鸡又有蘑菇香菇汤吃咯。”

墨雪道:“你也就会吃现成的,啥都不会!”

钟云一脸委屈地说:“这也不能怪我,我从小住在长安,连杀猪都没见过,到了野外那就更别提了,只能靠你了,你也怪辛苦的。”说着就对她笑。

墨雪摇摇头,心想自个儿咋就碰到了这么个累赘,这也不会那也不会,全都靠她一个人,心里那个苦啊。墨雪见野鸡熟了,又见野鸡肉少,心中还是不忍心,就把多的一边给他,钟云一眼就看出来了,就说:“还是这边给你把,毕竟是你捉来的,还是你做的。”墨雪道:“算了吧,我也不用这么多。”二人吃着野鸡,又见汤也熟了,就拿个竹筒,一人倒了一半,蘑菇香菇也分一半,钟云实在过意不去,就把自己竹筒里的蘑菇夹了给她。墨雪见状,就推辞道:“不用!”钟云道:“没事,本来就是你出力,何况你还是个女孩子,理应让你多吃点。”

墨雪心想这家伙倒也不是什么坏人,只是过惯了公子哥的生活,在外面不知道如何生存而已,不过此时墨雪对他好感度高多了。二人吃完了,钟云就抢着洗碗筷,又把竹筒洗干净,还去弄了几个大柴,这样烧的更久,毕竟此时山里的晚上还是挺冷的。

二人坐在火堆旁烤火,钟云本就喜欢说话,他就问墨雪:“对了,你家那么远,你还是一个女孩,为啥也选择去积石山?”墨雪一听,深深地呼了下气,道:“我本来也不想,可是我要是不来,我爹就逼着我嫁人,可我不想嫁人。”

“啊?不是吧,你爹逼你早点嫁人?”

“是啊,不然呢,可是出来的话我又舍不得我爹,在这世上我就老爹一个亲人。”

“那你娘呢?”

墨雪摇摇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娘长啥样,我爹说我出生不到一年,我娘就得了急病死了,所以是我爹一个人把我带大的。”

“那你是怎么遇到神仙的?”

“是我八岁那年,我爹摔废了腿,正好神仙老爷路过,就把我爹腿治好了,还给了我我爹这把剑。”

钟云嗯了一声,又道:“一个女孩子家敢于一个人出来闯荡,也是了不起的,我呀,还不如你呢。”

墨雪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就说:“不说了,我困了,睡觉!”

钟云也不再说话,睡就睡吧。

凄冷的夜,寒气越来越重,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阵寒风吹过,墨雪身子抽搐了一样,她立马就醒了。此时天空中挂着一弯寒月,看上去就有一种凄清的感觉,地上的火堆也只剩一堆灰烬,再一看钟云,他正蜷缩着,墨雪心想钟云肯定也很冷,于是就把干柴堆在了灰烬之上,想重新点燃火堆。

就在这个时候,墨雪忽然听得远处茅草哗啦啦的响,她心下一寒,莫不是有什么鬼怪吧,她小心翼翼地拿起宝剑,看着远方。没过多久,那远处灵光闪现,两个人影一闪而过,然后居然听到树林那边有打斗的声音,而且还夹杂着吆喝声,墨雪本来就耳朵灵敏眼睛也看的远,她立马过去摇了摇钟云:“快醒醒快醒醒!”

“怎么了?”钟云睡梦中醒来,很是不情愿。

“我刚才看到那边有人影闪过,好像还有人打架!”

“哪啊,我怎么没看见?”钟云揉了揉眼睛,他也不大相信,就又要睡觉。

墨雪气不打一出来,一把拉住钟云,连续晃了他几下:“你给我醒醒!”

“哎呀,你干嘛呢你,好好的觉不睡,在这里发神经。”

墨雪气道:“谁发神经呢,我跟你说正事呢。”

钟云实在是怕了她,就起来道:“行行行,我怕了你了,哪有人影闪过啊,哪里在打架啊?”

墨雪心里暗骂他就是个豆豉眼,就拉着道:“你跟我过来就知道了。”

钟云拗不过她,被她拉着一路走过去,果然随着走近,打斗的声音就听到了,钟云一愣:“还真有人打架!”

他俩靠近了,躲在草丛里一看,眼前景象着实让他们一惊。只见一个人身蛇尾的浑身黑乎乎的男子正和一个长着几条雪白尾巴身上满是白毛的女子打得不开交,那个男子黑乎乎的,没有一点是白的,那个女子全身雪白,就头发是黑的,不过这女子头上的耳朵却不是人耳朵,而是一对狐狸耳朵,连她的脸也不完全像人脸,倒有点狐狸的模样。

墨雪和钟云看得面面相觑,尤其是墨雪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到这么奇异的事物,墨雪小声道:“他俩是人是鬼啊,怎么没有一个是人啊?”钟云小声道:“他们当然不是人啊,他俩是妖怪啊。”墨雪惊道:“他他他他俩是妖怪?”钟云答道:“这还用问,那个男的是一条蛇尾巴,是个蛇妖,那个女的一副狐狸相,是个狐妖。”

“啊?狐妖?”墨雪满脸疑惑,“不过她为啥那么多条尾巴?”

钟云道:“你没看过《山海经》啊,那上面不是有记载,在东方有一个国度,那里面住着一个奇特的种族,他们一出生就有灵性,跟人一样,每一百年就会多一条尾巴,到了八百年后就有九条尾巴,所以叫九尾狐。”

墨雪恍然大悟:“原来是九尾狐啊,怪不得尾巴那么多,我数数看,哇,她有六条尾巴!。”

钟云道:“那就说明她已经有五百年的修为了。”

墨雪从没见过妖怪,更别说九尾狐,一时之间竟然看的津津有味,还不想走。这时候钟云道:“咱们快走吧,他俩哪一个都不是咱们惹得起的。”墨雪哪有心思理他,只是道:“让我再看会。”

“哎呀咱们快走吧,不然被发现了可就惨了!”钟云心急如焚,墨雪却道:“要走你就走,我再看看。”

“你个姑奶奶就不要命了!”

话说蛇妖和九尾狐打得不可开交,不过很明显那蛇妖更占优势。只见蛇妖扑了过去,九尾狐伸手就挡住,蛇妖的尾巴却盘了过来,居然把九尾狐给缠住了。九尾狐既要挡住蛇妖进攻,还要防止被缠住窒息,压力倍增。她感觉到身体被缠的太紧,喘气都难,终于忍无可忍,即刻抽出一只手来,往蛇妖尾巴抓去,蛇妖却一掌打在她头部,二妖同时退来,不过蛇妖只是身上被抓了一下,九尾狐却坐倒在地上,嘴里吐着鲜血。

蛇妖得意的看着坐在地上的也九尾狐,得意的笑着,接着道:“怎么样,小狐狸,都说了把仙草交出来,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被我打的就剩半条命了,到头来你还不是要把它给我?”

“仙草?”墨雪和钟云同时一惊,面面相觑。

九尾狐坐在地上,看着蛇妖,冷冷地道:“只怪我技不如人,败于你手,但要我交出身上的仙草,我是万万不可能的,就是丢了性命也绝不会交给你!”

蛇妖笑道:“你个小狐狸,嘴巴挺硬的,死到临头了还是这般说辞,看来我今天非好好收拾你不可!”

九尾狐道:“我身上的仙草乃是一位上神所赐,他要我带在身边但不许食用它,乃是我去神山的信物,若非如此,我早就把它吃了!”

“你说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只管把它给我就行!”

“那位上神说过,若是有人要夺仙草,也不许吃下去,否则必遭惩罚,今日我也不会吃,但也绝不会留给你!”九尾狐说完,从身上拿出一株青草,那青草泛着灵光,此时墨雪钟云都是一惊:“莫非这狐狸也是要去积石山的?”

“不可!”蛇妖惊叫道。眼见九尾狐要把仙草扯烂,这时候墨雪却从草丛里跳了出来,大叫道:“住手!”

霎时间,所有人都静了下来,蛇妖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墨雪,九尾狐的手也停在半空中,还没去抓仙草,就连钟云也愣住了,不过钟云立马回过神来,嘴里骂道:“你个小丫头这时候跳出来干嘛,害死我也,真是脑子进水了。”

蛇妖转过身来,笑着说:“嘿嘿,想不到又冒出来两个,还是人类!”

墨雪结结巴巴的说:“人,人,人类怎么了,你个臭妖怪,给我住手,不许你伤害那只狐狸!”

蛇妖一听,这下可乐了:“哎哟,一个人类的小丫头居然管起了妖怪的事情来了,胆子可不小啊。”

墨雪挺着胸,撅着嘴道:“怎么就不能管了,何况咱们两个跟那只狐狸还是有关系的!”

“你说说,有什么关系?”蛇妖饶有兴趣的看着墨雪,双臂环抱着。

墨雪转身对钟云道:“拿出你的仙草来。”钟云只好把仙草拿出来,那蛇妖一看,眼睛立马放光,而九尾狐却是愣道:“你,你们也是去积石山的?”墨雪转过身对九尾狐道:“对啊,所以咱们是同门,同门受到欺负,我们怎么会袖手旁观?”

墨雪说完,蛇妖却哈哈大笑起来,墨雪问他:“你笑什么?”蛇妖停下来不笑了,就道:“我笑你们真是不自量力,本来嘛我就赚了一只五百多年的小狐狸和一棵仙草,没想到你俩跳了出来,又送了一棵仙草,还有两个人,哎呀,小姑娘,我看你长这般水灵又细皮肉嫩的,味道肯定不错,让我咬一口试试。”说着蛇妖就过来了,墨雪这才意识到危险,她拿着剑鞘也不知道拔剑,结果被蛇妖一个冲撞,他俩都被撞倒在地,剑也被甩到一旁,这时候钟云道:“完了,都怪你,没本事还要强出头,现在小命不保了。”

这时候九尾狐道:“你们不应该替我出头的,结果连累了你们。”

墨雪道:“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大家都是神仙老爷收的弟子,肯定要相互帮助的。”

蛇妖慢慢走了过来,又笑着说:“小姑娘,原来你们都是一伙的啊,不过你的肉好香啊,让我先咬一口尝尝。”

“啊,啊,走开!”墨雪被蛇妖抓了起来,她双脚使劲蹬着,双手也是乱抓乱挠,蛇妖一只手抓住了她双手,然后凑过去正要咬她。这时候九尾狐叫道:“不许伤她!”整个人都扑了过来,把蛇妖扑倒在地,扭打在一起。墨雪这才被放开,伸手摸了摸喉咙,刚才差点被蛇妖掐死了。

话说九尾狐和蛇妖扭打在一起,很快就被蛇妖推开,然后蛇妖一个打滚,一跃而起,一掌朝也九尾狐头顶击落,墨雪和钟云同时一声惊呼,九尾狐双手同时结印挡住,才没被蛇妖一掌击中要害,只是她早就受了重伤,哪里挡得了蛇妖的力量,很快就被震的飞起,撞在了一颗大树上,狠狠地摔在地上,吐了一地的血。

“好你个小狐狸,看我不弄死你!”蛇妖说着又要过去,墨雪却扑了过来,将蛇妖一把抱住,蛇妖用力一震,墨雪被震的飞出几丈远,摔在地上吐着鲜血,而蛇妖似乎非杀了九尾狐不可,又继续过去,来到九尾狐面前,蛇妖冷冷的道:“去死吧!”然后单掌结印,朝九尾狐头上打去。

就在墨雪趴在地上无能为力,钟云被吓傻的瞬间,一道金芒闪过,把蛇妖单掌震开,顺便击退了蛇妖。

“是谁?”蛇妖看了看四周,却没任何异样,就连墨雪她们也是一脸疑惑。

就在这个时候,地上那黑乎乎的天行剑突然发出金光,黑乎乎的表面居然开始脱落,然后露出里面金黄的一层,闪耀着光芒,几个人都不由得伸手遮住眼睛,毕竟灵光实在是耀眼。

“这是怎么回事?”墨雪心下道。

这时候剑居然自动出鞘,虽然出鞘以后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但是剑身却又泛出无数密集的金色光华,那些光华犹如丝线一般在地面上方缠绕,形成了一个比人还高一截的蚕蛹状的金色椭球,最后长剑上的金色光华散去,而地面上竖着的金色蚕蛹的光辉犹如瀑布一般泄了一地,继而发出更为耀眼的光芒,待光芒散去,大伙儿也睁开了眼睛,此时的情景确认所有人呆住了。

一个男子面对着他们站着,他皮肤白净精致,面如冠玉,英气逼人,身上穿着金色衣裳,腰系翠绿的玉带,那腰间的流苏犹如瀑布一般下泄,衣裳上绣着龙纹,衣裳的边缘则是银色的花纹,显得甚是华贵,身上还发散着淡淡的金辉,亦如瀑布的水汽一般,他往那一站,简直惊为天人。

墨雪从来没有见过这般俊美华贵的男子,早已惊的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事实上其他人何尝不是,尤其是九尾狐,眼睛更是直直的,都忘了自己受了重伤。

“你是谁?”蛇妖问男子。

男子答道:“我是天行剑的剑灵!”

“剑灵?”墨雪钟云九尾狐无不有疑问。

“剑灵?”蛇妖疑问道,他似乎不大相信。

男子道:“你走吧,我不想伤你!”

蛇妖冷冷的道:“不管你是谁,你想让我走,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男子又道:“我知道你的本事,不就是千年的蛇妖而已,在我眼里还不是弱者?”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蛇妖很是不服气,说完双手结印,朝着男子击出,男子只是笑了笑,他也懒得动,蛇妖的法力打在他身上居然丝毫没反应,蛇妖大吃一惊。

“你,你究竟是谁?”蛇妖指着他,一脸的不可置信。

“我说了,你不信而已,你走吧,不然我真的要动手了!”男子说完,右手灵光闪现,蛇妖自知万万不敌,吓得赶紧跑了,人影都没了。

墨雪几个看的呆了,男子走到墨雪面前,伸手往墨雪额头上一触,吓得墨雪赶紧退开,男子道:“紧张什么,我在给你治伤。”墨雪这才回过神来,男子又走近了她,伸手在她额头上一触,墨雪立马感到心旷神怡,舒服多了。男子然后转身到了九尾狐面前,蹲了下来,九尾狐一看到他赶紧低着头,男子柔声道:“来,小狐狸,我给你治伤。”九尾狐这才抬头,不过眼睛还是不敢看他,男子抓起她的一只手,然后与她掌对掌。事实上九尾狐的手跟人的也不一样,虽然是手掌,却是狐狸的爪子,还布满了白毛。这时候墨雪和钟云走了过来,看着男子给九尾狐治伤。只见他俩对掌处灵光闪耀,过了阵子,男子才松开了手,道:“你没事了。”

“谢谢你。”九尾狐拜谢道。

男子起身,九尾狐也起身,然后男子对墨雪道:“你这几个月拿着我又是插鱼又是烧烤的,可把我累坏了,以后可不许这样!”

“哈?我,我拿着你烧烤?”

“你说呢?”

这时候钟云拉了拉墨雪道:“你还不知道啊,你手里那把剑就是他!”

“不是吧,真的是你?”

男子道:“那还能有假?”

墨雪挠挠头,然后笑嘻嘻地看着男子,又道:“对不起啊,我也是没办法。”

男子又道:“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咱们就互相认识一下,我叫风语!”说完就在地上写了风语两个字。

“我叫墨雪!”

“我叫钟云!”

这时候九尾狐吞吞吐吐的说:“我,我叫晓月。”

“晓月姐姐好!”

风语笑着说:“你这小丫头嘴巴挺甜的。”

墨雪对着晓月笑,晓月也笑了。

风语又道:“咱们回原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