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细说红尘 > 第470章 想躲清闲的江龙王

第470章 想躲清闲的江龙王


第470章 想躲清闲的江龙王

不得不说龙族确实在某方面的欲望会比较强烈一些,但毕竟大多也算有头有脸,还不太过出格。

加上夏灵蓝和陆雨薇是和江郎一起回去的上宾,所以那边即便有一些龙族在,也不敢多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偶尔的视线多少让人有些不自在。

所幸两人被江郎安排在一个相对安静的小亭中,避开了大多数人。

妖物化形的时候都有一次上天所赐的机会,很多妖物也会因为皮相,牺牲一些本应该随着自身修行而自然延展的因素。

甚至一些小怪化形完成也有用后天手段改变皮相的,所以妖物中论皮相美貌的可是不少。

但若论及一切都浑然天成又气质绝佳者,更以自身之道延伸出自身气数,那种气息便是真正的美艳不可方物,在水族中,灵鲤夫人便是其一。

即便不认识灵鲤夫人的也会被吸引,若是认识甚至对她多有了解的,或许便会更加倾慕,其中不乏修为上能稳压夏灵蓝一头的一方大妖。

相比之下,就连陆雨薇在母亲身边,都在那种成熟而平静,慵懒而不失清灵的气息下显得相形见绌。

这种情况下,在龙族的地头,哪怕是江郎的贵宾,安置的地方也比较僻静,可对这边多有留意的水族可不少,也总有些不清楚情况的“迷途”龙族过来聊几句。

陆雨薇都有些怕母亲暴起伤人,毕竟也不是没打过龙。

但显然母亲的养气功夫也不差,很多事要么熟视无睹,要么还能耐心应付几句,在点明在等候江龙王之后,大多数迷路之人也就识趣退走了。

时间久了,来的人也就少了,当然也是因为星罗法会接近尾声,陆续有人离开了。

远处的宫阁内,江郎总是最忙碌的那个身影,不断有龙族和各方水族前来问候辞别,有的还会送上一些礼物。

“唉,做龙王好像也挺麻烦的,这么些时日,都不见江龙王休息啊.”

听到女儿这么调侃,夏灵蓝也笑了。

“因为易先生的关系,江龙王此番可谓是出尽风头,东海龙君那也没有水族有胆子去轻易打搅,那星罗会中,他可不就成了龙族中风头无两的人物了嘛!说不定人家乐在其中呢。”

这一点夏灵蓝确实说对了一部分,但并不是全部。

江郎一开始确实是乐在其中的,毕竟谁不喜欢听人吹捧呢,只是再开心的事也得有个度,后面烦了,完全是应付客套了。

现在陆雨薇母女看到不过是江郎客套的表象,但身为龙王,必须表现出足够的气度。

只是大半年下来,内心深处已经烦得炸裂了。

终于,在陆雨薇与母亲等候了几天之后,天河边的动静又大了不少,无数水族尤其是龙族纷纷去往一个方向。

陆雨薇都忍不住好奇起身。

“娘,发生什么事了?”

“坐下!”

“哦”

夏灵蓝笑了笑道。

“还能有什么事,便是东海龙君要回去了,龙君一走,江龙王估计立刻就会来找我们,所以我们在这坐着就行了。”

“这样啊!”

陆雨薇立刻明白了。

龙君起驾,江郎当然也要去送,不过以他对龙君的了解,这种形式性质的送没什么意义,所以他半途就飞向天河其他方向了。

找齐仲斌还是比较难的,毕竟如今天河气数不定再加上老易门下那独特的仙道敛息之法,在这宽广的天河找一个老头不容易。

但是找石生容易啊,不出意外的话,找到太阴宫的人就行了。

果然,江郎御风低飞,在问过许多人之后,找到了太阴宫的红璃宝舟。

船边的太阴弟子不认识江郎,但感受到那滚滚龙气顿时心生戒备,在江郎飞近之后还是一副直接要落到船上的样子,立刻有弟子喝道。

“太阴宫谢绝男客,这位龙族道友请自重!”

江郎身形在空中顿住,就静止在离船三丈外的空中,看了看宝舟甲板和楼阁,微微皱眉道。

“我找石生,师仙子呢?”

“石生已经走了!”

有人回应一声,江郎便又问一句。

“可知去了哪?”

“原来是江龙王,我还以为你去送龙君了。”

师唯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门下弟子的声音,她和太阴宫的一些阁主一起从楼船仓阁中开门出来,她们看到江郎倒是没有其他太阴宫弟子那么戒备。

“师仙子在就好,石生呢?我知道他之前肯定在这。”

江郎说着就落到了船上,视线也不由在附近的太阴宫弟子身上多看几眼。

相比起来,女仙确实更胜大多数妖族女子一筹,太阴宫弟子则更有一种清冷气质,这些修为都不算太高呢,不过你们躲什么啊?

接触到江郎的视线,周围太阴宫弟子都纷纷避开。

随后江郎又看到了跟随师唯一起出来的杜小琳,顿时眼前一亮,难怪石生这小子小时候就念念不忘。

“小琳也已经长得亭亭玉立了啊!”

一句感慨,换来的是师唯等诸多太阴宫阁主不悦的眼神,江郎再看向周围,这下顿时明白了过来,心中大呼误会。

世人对龙族的误解太深了!

好吧,可能对相当一部分龙族那确实不算误解,但我江某人还是很有底线的啊.

“咳,江某只是来询问石生去向的。”

在师唯正要回答石生去向的时候,杜小琳却抢先开口了。

“江龙王可是有什么要事么?”

“找他倒是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他师父叙叙旧,让他帮我去会知一声,免得我贸然去找老易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杜小琳微微点头。

“江龙王,石生之前刚走,却不知去了哪,但是我想他过阵子肯定会回这来的,要不您过两天再来?”

<div class="contentadv"> 师唯微微诧异地看了杜小琳一眼,石生说了不是去天坊宫为妹妹求件衣裳嘛?

江郎眉头紧锁。

“过两天啊?算了,到时候再说吧,告辞了!”

江郎也不废话,直接跃出宝舟御风离去,过两天他就又被诸多水族妖族缠上了,大不了直接上门找老易。

就凭自己和老易的交情,登门拜访不至于吃闭门羹吧?

游戏人间嘛,谁不会啊,不用什么法力不显什么特意身份就是了!

是的,江郎很清楚,自己那好友如今九成可能就在那凡尘家中。

江郎一走,师唯和身边几人就看向杜小琳。

“为什么不说实情呢?”

“可能觉得织女们不喜欢吧”

杜小琳尴尬笑了笑,她虽然和江郎接触时间不长,但当年那段时日接触也算深刻,加上石生也没和她少说各种趣事,所以对江郎的性格也算了解。

卓姨这会可在天坊宫呢,又和易先生的女仙之身这么像,常人一看就会以为是姐妹,闹出点误会可好玩了

不得不说,杜小琳这会有些胡思乱想了。

——

其实一来一去根本没用多久,江郎很快回到了天河边的楼阁,并且径直来到了母女二人所在的小亭,一过来就满是歉意道。

“抱歉抱歉,让二位久等了,这段时间怕是也有不少人前来骚扰吧?”

这种带着歉意带着真诚又带着几分玩笑的话,并不让人反感。

“也就是几天而已,没什么!”

陆雨薇这么说着,又好奇问一句。

“江龙王,我们什么时候走?”

江郎看了看周围,凑近几步悄咪咪道。

“现在就走,你们是不知道啊,多少人盯着我呢,估计就算回了长风湖我也得被烦好一阵时间,正好去老易那躲清闲,趁现在人少,还不快溜?”

堂堂长风湖龙王这副心有余悸的模样,让夏灵蓝和陆雨薇都忍不住笑出声,而此龙如此做派,反倒让人更有种真诚感。

“走走走,别笑了,赶紧溜,代重,摩夜,帮我打发一下剩下的!”

“是!”“遵命!”

老龟和长须蓝龙一起领命,在目送江郎和两个女妖离去之后,各自相视一笑,龙王到底也是血气方刚的龙啊。

殊不知江郎确实不介意同天元池的这一对水族母女多待一段时间,但想去见见易书元,同时躲清闲也是真的。

一片云雾出了天界,随着季风在天地间流转一圈之后,直奔大庸月州境。

清晨,扩南山脚下的西河村周围有一层薄薄的雾气,夏日的元江县和阔南山算得上是避暑的好地方,初夏时节更是透着一股凉意。

此时的易书元还在睡梦之中,但又不只是单纯的梦境。

梦中的易某人,乃是一位披甲天神,站在伏魔宫外望向天河深处道器丹炉所在的方向。

显圣真君身上的神光如今都有了一些变化,显然天庭气数已经开始影响到四极了。

此时天帝出手,将丹炉搬离天河。

为了这一尊丹炉,天界神工在星罗法会期间都不得休息,扩建神药宫,并建立了一座恢弘的玄真殿用来存放丹炉。

此道器一出,天界气数暴涨,即便不动其器安放在此也是镇压天界气运的重宝,可是这宝物是丹炉啊,怎可不用呢?

只不过神药宫的药神,连同药师星君在内,有一个算一个,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做到发挥丹炉效用的。

或许也就只能勉强开炉炼药,想炼仙丹却却太过困难。

所幸有地卷书在,理论上有炼仙丹的可能,只是肯定需要摸索,只能说是天界幸福的烦恼。

此刻,在天帝法力之下,丹炉飞入了玄真殿,轻轻落到三个鼎足方位。

“咚~~~”

洪钟般的声音响起,瞬间传遍天界,玄真殿地上和墙上都亮起一道道流光,道器丹炉正式入基了。

伏魔宫中的易书元也听到了这声响,或许这才是星罗法会结束的钟声。

“先生,我能回去了不?”

灰勉走到了易书元身边,易书元看看他,此刻冷峻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吾也从没说过不让伱回啊,是你自己要在天界待这么久的!”

灰勉咧了咧嘴,先生这也就是玩笑话了,自己的事自己清楚,这十年来,神变能到今天的境界,纯粹就是没松了那一口气。

否则中途泄气,在先生不在的情况下,不经过休养,灰勉都没自信再变回云莱大神,而现在星罗会终于结束了,他也有种自我圆满的感觉。

正说话着呢,易书元脸上忽然眉头一皱,他又看了灰勉一眼。

“吾便先离去了!”

话音才落,显圣真君神躯法相就在灰勉面前消散。

“哎哎哎,说走就走啊!”

灰勉抱怨的声音仿佛回荡在遥远的梦中,而床榻上的易书元则已经睁开了眼睛。

此时一缕时而像烟时而似龙的云雾已经随风到了元江县,飘向了西河村。

和常人还得从路上入村再问人不同,那一缕云雾直接落到了易家大宅的门外,化为了江郎三人。

夏灵蓝和陆雨薇好奇地抬头看向院门上方,上头有个匾额写着“易宅”,而江郎也是差不多的动作,毕竟他也是第一次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