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谭天传 > 第四章,粘衣十八跌

第四章,粘衣十八跌


晚上回家,谭天跟雷炎说了二赖子抢羊的事,并表示自己想学火球术,用于防身。雷炎略一沉思道:"火球术不到练气期一层是真的不能学,要不这样,我这里有一套沾衣十八跌的武技,传给你,学会了,对付一群小混混,那是绰绰有余,雷炎毕竟是修真者,身体恢复的很快,这才一个多星期,就能下地,简单的教谭天武技了。沾衣十八跌其实是九式十八跌,共有九式,分别为:抽身换影,乘势借力,脱化移形,引进落空,避锋藏锐,闪转走化,以斜击正,以横破正,以巧制拙。

在雷炎一招一式的演练下,谭天也跟着像模像样的学着,一个时辰后,谭天已经能够完整的打出九式十八跌了。这让雷炎相当吃惊了。心里暗叹:这小子学武技的天赋也太强了吧!谭天又在雷炎面前打了两遍九式十八跌,就出门来到大院里继续操练九式十八跌。

谭天在院内用练气期一层的真气带着九式十八跌打的那是虎虎生风。颇有些气势,一般人哪里近得了他的身?谭天见沾衣十八跌也有小成,就回屋泡完药浴,继续修炼赤焰决。一夜无眠修炼了100多圈赤焰决,谭天天实在是熬不住身体的困意,昏昏睡去。修炼的好处是,只需要睡一个多时辰就恢复如初。

神轻气爽的谭天泡完药浴,吃过早饭就放羊去了。他心里还惦记着二赖子的约战。来到一处好的草场,谭天先打了三遍沾衣十八跌,确定没有遗忘招式后,就继续修炼赤焰决了。

当谭天修炼赤焰决有50圈的时候,远处传来一群人骂骂咧咧的声音。谭天耳聪目明,只听到二赖子对一个人说:"就是谭天那个小兔崽子,竟然敢打我,方哥,你一定要替我出气,好好教训教训他,抢光他所有的羊。"

谭天收功而起。目视着匆匆赶来

的六人,他们都是附近村子不务正业的小混混,几乎都不会武功,唯一让谭天重视的是隔壁村的陈方,听说他是个练家子。五个不会武功的混混手拿刀,棍,铁锹等凶器,唯有陈方赤手空拳,但也唯有陈方让谭天重视。思索间,几人已经围了上来,牧羊犬小狼看见主人被围,一阵狂吠,被谭天制止离去,继续看护羊群,正在吃草的羊群也似乎感觉到未来,抬起头看着谭天。

谭天镇定的说:"二赖子,你们这是想干嘛呢?"二赖子拿着铁锹,闪着腿说:"谭天,你小子,不是挺能打吗?今天大爷们就教教你怎么打架。兄弟们都给我上,别打死就行。"说着,他手持铁锹向谭天砍来。谭天动了,他动若脱兔,气如惊鸿,一个抽身换影避开二赖子的铁锹,在二赖子还没反应过来时,再一个乘势借力,一脚踹飞二赖子,其他人见二赖子被打倒,他们的凶器也都向谭天袭来,谭天一招脱化移形避开,再一个引进落空逐个击破。陈方见众人都不是一合之敌,一个靠山贴撞向谭天,谭天一招避锋藏锐让开,陈方见其避让,一个下勾拳打向谭天,谭天一招闪转走化避开,谭天连让两招,决定反击了,一招以斜击正打中陈方胸口,打的陈方胸口发闷,谭天又一拳以横破正击中陈方头部,陈方惨叫一声,倒地不起。谭天拍拍手说:"这么不经打,我的招式都没有用完呢?"众人看到不是对手,拔腿就跑,谭天冷呵一声:"我让你们走了吗?都给我站住,否则……。"众人都不敢动了,面面相觑,看向二赖子。

二赖子硬着头皮问道:"小天,你想怎样?别把我们惹急了!"

谭天轻松笑道:"把你们惹急了,又能怎样?你们不是要抢我的羊吗?那么,你们就要作好被抢的准备。听着,把你们身上所有的财物都留下,我就放你们走,否则,一人留下一只手吧!"众人吓的脸色卡白,赶紧把身上所有的银子都拿出来,差不多有十来两。几人刚准备走,又被谭天叫住道:"你们都交完了吗?"几人唯唯诺诺的说:"都交完了。"

谭天来到昏迷的陈方身边摸索一下阵,摸出二两银子,又把他脖子上的一个墨绿色玉佩取下,厉声说道:"带着他滚吧!再招惹我的话,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几人抬着昏迷的陈方快速离开,再也不敢招惹这个瘟神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